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50章 要走

第50章 要走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孙钗站在小楼的二层,手把栏杆,居高临下,看着整个寨子的布局,手里握着支细狼毫笔,时不时想到什么,就在手里的装订本子上勾勾画画。

    “大当家……孙老爷说想见您。”

    小六子一路小跑着过来。

    “哦,请他过来吧。”

    孙钗收了本子和笔,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凉茶润润嗓子。

    她这个亲爹自打那日谈崩了就赌气不搭理她了,正好她也乐得清静,本来就不是父慈女孝的,见了面也不愉快。

    孙守业一见孙钗,就气鼓鼓地道,“你爹我要回乡!”

    孙钗冷淡地哦了一声,从屋里的抽斗里找出个荷包递给他,“这些钱拿着吧,什么时候走?”

    孙守业本还当孙钗会拦他一拦,他反驳的话都想好了,什么你不当兄弟是亲兄弟,我还要念着亲儿子年纪还小,再不回去,孤儿寡母的怕是要受人欺负之类。

    结果孙钗二话不说,他要走就让他走。

    这态度才更噎人!

    孙守业打开荷包,里头有二百两银票,还有十来两的散碎银子。

    孙守业撇嘴,“才二百两?”

    孙钗瞥他一眼,“那爹还想要多少?”

    孙守业恼火道,“不知是谁夸下海口,要归还客商的货品,实物没了就用银子抵……哦,怎么到了亲爹这儿,我三千两的货,就给我二百两打发了?”

    孙钗嘲笑道,“爹倒真是商人行事,虚话说的跟真的一般,来时管家都跟我说了,爹出门就带了一千两银子的本钱,满打满算带了些本地特产在海城挣了些,刨去吃穿抛费,撑死了能有一千五百两,买的还都是西洋哆啰呢,费老大工夫运到南屏下,却被劫了货,黑风寨那帮子人不懂行,不知这西洋哆啰呢如何保存,就那么跟旁的货堆在一起,虫咬潮湿,早就成了不值钱的破布烂料,这也就是我心善,想着爹光杆一个,大老远的回乡不易,这才准备了些现银让爹带着,爹要是实在想多要也行,我再给你添五百两银票!”

    孙钗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大把的银票,数出了五张一百两的,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孙守业目光闪烁,心知他女儿说得其实不错,这帮子土匪能有什么见识,好东西全叫他们糟蹋了,听说柳客商贩的南洋花露还叫那个陆五当家全况了洗澡水!当真是暴殄天物!

    这也就是碰了他闺女彪悍无敌,这才捡了命还能捞回本,要不是他闺女太张狂了根本不听他的,说不得这山寨里攒的多少年的财物他也能分上一份,诶,想到这儿就心塞,还是早些回乡吧,别当真孤儿寡母的出点什么事再。

    他伸了手就去拿银票,说起来这回行商,本钱的确是一千两,要是他这糟心闺女非要让他拿货走的话,一来货都不值钱了,二来他一个人一双手能拿多少?这七百多年倒是能勉强收回本钱。

    却听孙钗道,“爹,那这银子你可得收好,你这一个人千里迢迢地回乡,山高水长的,太不容易了,要是又陷到哪里了就给我捎个信,我好再去救你。”

    孙守业的手就跟被蜇了似的,身子都是一抖,吹胡子瞪眼“你,你这……难道你竟不打算派人送我?”

    孙钗无奈摊手,“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单枪匹马上山寨来的,这山上哪个也不是我的心腹啊,我派上两个人送你,不知根不知底的,他们要是知道你身上有这么一大笔银子,到了那神不知鬼不觉的地界,放胆来抢,卷了银子跑了,那我就算是大当家,怕也难抓得回来他们啊!”

    孙守业的脸肉直抽抽,这话说得可不正戳他心里了!

    他这凶悍的女儿在,那些山寨里的汉子们才能压得下匪性,他女儿一看不到的地方,这些人会不会见财起意,还真难说!

    他是真被关怕了!

    “罢了,这五百两我就不要了,就留给你做嫁妆吧……”

    孙守业难舍地缩回了手去,嘴里却说得很大方。

    孙钗也不客气,又把五百两收了回去。

    “那爹准备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出寨。”

    孙守业哼了声,“明日一早就走!”说罢,便拂袖而去。

    孙钗瞧着孙守业的背影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她这爹倒是归心似箭,连身子骨都还没养好就要匆匆上路。

    但以她对胡氏的了解,只怕她爹回到梧城,会有“大惊喜”在等着他也说不定呢。

    自孙守业定下归期,其他的客商们也都表示了想要离开山寨的意思。

    这些日子,客商里冒出了个牵头的段添财,帮着清点货品,估算价值,又将众客商的籍贯住址都登记在册,孙钗正好让客商们同乡结伴地回去。

    就如跟孙守业说的那样,孙钗不是不能派山寨里的人送他们一程,但山寨里的人良莠不齐,孙钗收服黑风寨也才不过数天,万一真的有人眼红财物,把客商们杀人劫财,再往外地一逃,孙钗也拿他们没办法。

    “孙大当家,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显然客商里精明人也不少。

    孙钗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不知大当家可否代为保管这些银子?”

    一位姓杨的客商把八百两银票放回了桌上,向孙钗恭身请求。

    这银票刚到他手里,还没捂热,就还了过去,自己只留了一百两。

    孙钗故作惊讶,“哦?这是何意?”

    杨商小心翼翼地道,“如今世道大乱,在下遭了一回劫,身边的伙计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我孤身一个,大当家仁善,不但救了我等性命,还把那姓陆的抢去的货物折价算成银子给我们……只是这路程遥远,虽有同乡结伴,在下也是惊弓之鸟,生怕因为这些银子,再招来祸事……因此才有了这个想头,还请大当家的相助。”

    他这么一说,别的客商也不傻啊!

    先前他们来时,那都是结成了车队来的,浩浩荡荡,得有上百人,还不是到了南屏山就被陆大当家给劫了?

    如今却只有自己单帮一个,虽有结伴同乡,倒底并非亲朋故旧,人心隔肚皮,谁知出门在外会遇上啥?别没把命送在山寨,反倒因为几百两的银子给丢了命,岂不冤枉?

    一个个也都被点醒了似的,纷纷请求孙钗代为保管。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