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67章 丧命

第67章 丧命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现在回想起来,高策只觉得自己真是蠢不可及。

    就如同正妃之位只有一个,姚氏必须得熬死了他生母,这才能抢得继妃的宝座。

    而信王世子也只有一个,高棠深得其母的言传身教,又怎能不视他如眼中钉肉中刺?

    而他不过学了几本腐儒的经义,便将其中的话当做了至理名言,最终害人害已,险死还生!

    “不,不是的,大哥!我错了,大哥!其实这些天来,小弟日夜后悔,忧心如焚,之所以没去湳水也正是因此啊!小弟就是,就是想呆在这里,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救出大哥啊!”

    高棠眼珠子转得飞快,说着说着,那些为自己辩解的话是越来越顺,不但顺,还特别真诚,真诚得让他自己都快要相信,原来他逗留这小城,是为了能想到办法救大哥的,而不是为了什么霜霜,艳艳,曼娘,清凤姑娘……

    他正说得顺溜,冷不防当胸就挨上了狠狠一脚,这一脚用的力道十足十,疼得他佝偻着腰,半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喉头一甜,满口的老血就喷涌而出。

    “当着铁叔的灵位,你也敢信口开合!你以为,我不知道铁叔胸前那一刀,就是你捅的!”

    高棠脑中轰隆一声,心中直叫,这下可完了!

    这高策难道是什么有大造化的,气运加身不成,都那般的境地了,居然还教他给逃脱出来,还知道了铁叔之死的真相!

    “……我,哇呜……我,呕……”

    高棠有心再说点什么给自己脱罪吧,这一张嘴便是血沫子,连句囫囵的话都说不全乎。

    而看高策那如同地狱罗刹一般的冰寒神情,想来,是自己再说什么都不管用了。

    “大,大……磕……”

    到了生死关头,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嫡公子,继妃心肝儿的体面尊贵,眼泪鼻涕齐下,血水口水同流,整个人瘫软在地,如同烂泥一般,偏用言语已经不能表达他的求生欲,又挣扎起来本能地冲着高棠磕起了头。

    然而这般可怜的姿态也不能引得高策的心软。

    襄公之仁,一时糊涂的代价,他早已尝够!

    “这般怂货,却害了我多少忠心之士!”

    高策叹了一声,“罢了,看在父王面上,给你一个痛快!”

    这话一出,高棠两眼圆睁,挣命般地就要爬起来便逃。

    然而只不过才转过了半边身子,便觉后心一凉,高棠的两只眼珠子瞪得快要脱出眼眶,不敢置信地望着透出前胸的剑尖……

    心中涌起无穷无尽的痛悔!

    他为什么要听母妃的跟着高策来湳水?他暗算高策的那天,为什么不亲眼看着陆贼首将高策的人头斩下?或者算计完了高策,又为何非要逗留这该死的小城,不赶紧回北原去报信?

    而高策,一向都在父王面前表现得是关爱手足,仁和守礼的谦谦长兄。

    如今却狠下杀手,根本不念着半点手足血脉之情,给自己半点机会……

    然而过去的事不可能再重来。

    当最后一口空气吐出,高棠的身子颓然倒地,一双眼睛仍是不敢置信地圆睁着,满是不甘后悔与怨毒。

    高策抽回手中长剑,眼瞧着那伤口血流如注,淌成血红水泊,他长跪于灵前,心中默默祝祷。

    铁叔叔,我用他的血来祭奠您!

    希望您在九泉之下,能稍稍安息……

    您放心,北原信王府的那个位子,该是他的,谁也抢不掉!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候,身后有人轻轻出声。

    “大公子,该走了……”

    高策缓缓起身,将放在土堆上的铁叔牌位小心地收好。

    他望着站在数十步外的众人。

    这些人有跟着他住在凤祥寨的侍卫,也有一直在县城孤军奋战,摸清高棠行踪的暗线。

    那身着绮罗天仙女装的俊俏美人,这会正用帕子擦着脸上的脂粉,伪装半褪,显出本来面目,赫然是位容貌略带阴柔的俊美男子!

    那俏丽的小丫环,此时也换了身方便行走的武人男装,居然是个清秀的少年,脸上棱角分明,英气勃勃,宛若换了张脸似的,哪里还能看出之前那个娇俏可爱小丫环的影子?

    北原高川原家,本就是当地豪门大族。

    高策生母原氏本是族长的嫡幼女,上有一姐三兄,本是家中最为娇宠的掌上明珠。

    原氏出嫁,嫁妆十里红妆自不必说,高策外祖父还暗中给了一支暗卫。

    这些人都是原家培养多年,忠诚可靠,办事利落果断。

    似铁叔等人,是放在明面上的,而这位男扮女装的俊美男子和小丫环等人,便是藏在暗处为高策效力的,连高策生父高嵘都不知道。

    这次高策率队南下,本是怕被高棠看出端倪,便没带上他们。

    只是铁叔为人谨慎,私下里传信,让这队人马在他们动身之后,再暗暗跟来。相互差了两三天的路程。

    高策身陷山寨,铁叔若是再多坚持一天,就能等到这路暗线,只恨铁叔虽提防着高棠,却没想到他如此丧心病狂,离开北原就几近公然翻脸,要置长兄于死地!

    高策冲着几人点了点头,抬脚大步而行。

    众人依序离开,走在队尾的少年还扭回头来,朝着横尸土包前的高棠尸身呸了一口,这才跟上大部队……

    清晨时分,一群人才在离渡口十里远的河边看到那老汉的小船。

    小船上自然空空如也。

    没过多久,又在河边野林荒坟之前,看到了一具倒伏的尸身。

    “啊!四公子!是四公子!”

    眼尖的人已是看出来,那血污斑斑的衣饰,岂不正是四公子身上所穿的云锦!

    这一干人昨夜在画舫上,先被炸伤了好几个,重伤气绝落水而亡的两个,余下还能动的一眼未眨,足足寻了整夜,如今总算寻到了人,这光景,却似大大的不妙!

    “四公子?四公子……呀!”

    有那腿脚快的,已经飞扑过去,就去扶人,然而将及触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高棠背上一个深深血洞,如此位置,哪里还有活命之理?

    “四公子!四公子……呜呜呜,是谁害了你啊!”

    中年文士不敢置信地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急切地把人一翻,正好对上高棠那张死不瞑目的脸,不由得骇然向后跌倒,待一口气出上来,便是嚎啕大哭!

    四公子这一死,他们这些属下,岂还有命在?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