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73章 归来

第73章 归来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室内一灯如豆,曾王氏就着微光收拾出一个包袱。

    时不时用袖子抹一把脸。

    其实他们夫妻刚到寨子里没几天,统共有两身衣裳,两口子做工时发的吃食,因前一阵逃命的习惯,总要藏下点来以备饥时,攒了几个干饼子,都给装在包袱里了。

    曾阿大见了便拿出来,道,“这一趟是跟着寨主回湳水,路上定是不会少了吃食,这些留着给你……”

    “寨子里三餐都有,倒是你们……”

    曾王氏说着说着便说不下去……

    曾阿大握住了婆娘的手,“我知你不想让我回去,可那毕竟是咱们的老家……那杜家恶贼杀人放火,害了咱娘和茂儿,这仇,本来以为咱们没本事势单力薄,是报不了的,哪知孙大当家竟是有意去湳水!”

    曾王氏想起被杜家贼人杀死的儿子和婆婆,不由得哭倒男人的怀里。

    “可那杜家有上千的兵!”

    孙大当家只带着几十个人去,又能抵得什么用?

    曾阿大拍拍婆娘的背,目光瞪着石炕上的油灯,眼中似有火苗在烧。

    “听说,孙大当家是一个人就收服了这整个寨子!”

    若只是孙大当家自己说,便是自吹自擂,给他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但他这些日子在作坊里做活,听的见的,都是孙大当家如何智勇超群,一夜收黑风寨,又一计败三寨。这才让他这心里,燃起了希望的火苗,还曾经幻想过,若是孙大当家能在湳水多好……

    谁知没过几日,他这个幻想竟然实现了!

    因此孙大当家一提,他立马便报了名。

    这般英雄人物,能一人挑了一个寨子,若是那杜家人在湳水作恶多端,犯到了孙大当家的眼里,说不定也会……

    曾阿大眼里那蔟火苗烧得更旺。

    兵贵神速,既然起了意,第二日清晨,孙钗便带着自己亲手教导了许多日的先锋连并曾阿大这个带路的启程上路。

    远望着孙钗一行人的身影转过一道山梁,再也瞧不见了,前来送行的几人这才收回视线,准备回转寨中。

    木大通,金长发,段添财等人的视线相及,都浮起礼貌的笑意。

    虽时日不长,在这寨子里已是暗中分出了小小的派系。

    木大通,金长发这些人是一伙,段添财和作坊各管事是一伙,而先锋连和一帮妇人组成的一队二队便是她的死忠。

    因此既然孙钗离开了凤祥寨,临走之前,又把从前威慑过木大通等人的所谓独家秘药的解药分发给了众人。说的话还特别大方,道自己这一行虽然无所畏惧,但天有不测风云,而众位兄弟这些日子以来又一直勤恳效力,故而将解药发下,从今之后,大家都是一寨的兄弟,自当齐心携力,共创美好未来云云。

    这帮人不管心里如何想,至少在表面上都是感激零涕,盼望着大当家早日凯旋归来的。

    孙钗听言观色,倒是有点自信,只要自己不死,这凤祥寨便翻不了天,永远是自己的。

    孙钗这一走,便是一个多月。

    且不说凤祥寨中人如何,便是邻居西屏寨葛当家,因孙钗临走时吩咐过凤祥寨自她走后不再接待外人,葛寨主少了一处打秋风的地方,可不是对孙大当家日思夜想。

    葛寨主从每日来西屏寨后山取杜仲树皮的凤祥寨人那儿套了话,知道凤祥寨里跟孙大当家走时差不多,风平浪静的,不由得暗自咋舌,心道这姓孙的就是能耐,若是换成他离了西屏寨,说不得还没半个月,回来这寨主就换人坐了……

    这一日,他正领着手下几个兄弟,在南屏山里打猎。

    瞎忙活了半日,除了打到一条瘦巴巴的兔子之外,都没什么大收获。

    葛寨主一屁股坐在路边的大石上,拿袖子扇着风。

    这会儿的工夫,他不禁又想念起了能让他打秋风的孙大当家。

    “这都一个多月了……不会是跟那杜和给怼上,折在了湳水?”

    他是知道那三寨对孙当家又恨又怕,他们盼着孙当家再也回不来,可在没得着确切的信儿之前,是不敢轻举妄动的,不然送一次土特产就让他们伤了筋骨,再来一次可不得把全寨都给搭进去。

    他在这儿正念叨着呢,就听他手下一个小子咋咋呼呼地从山头上跑了下来。

    “寨主!不好了,从山口外来了一伙人!看着就气势汹汹的,怕不好惹!”

    葛寨主顿时惊跳起来,“在哪里,快带我去看!”

    待呼哧呼哧地爬到山头,手搭凉棚这么一望啊,葛寨主哈哈大笑起来,啪地拍了那报信小子的后脑勺一把!

    “你个没眼神的!连孙大当家都没看出来!哈哈哈,这是孙大当家回来了!哟!这人数可不少啊!”

    葛寨主望着那山道上的一队人马,虽说他算帐不行,可这会儿却是数得清楚,少说也有三四十匹马,还有好几辆大车!看那动静就知道份量不浅!

    乖乖,孙大当家这去一趟,湳水,油水可捞得不少啊!

    葛寨主一拍大腿,“快!你们谁腿脚快,快去凤祥寨报个喜!”

    顿时一个机灵小子嗷地应了声便一溜烟似的飞奔而去了。

    旁边想抢的都没他快,顿时直懊恼,“这猴精的!”

    葛寨主哈哈大笑,“去凤祥寨报喜自然是有好处的,不然他能跑这么快?这小子随我!”

    众人想了想撺掇道,“不若咱们都去贺一贺孙大当家归来?”

    这就是深知他们寨主那糖公鸡的性子了。

    谁料葛寨主摇手道,“要去贺喜也只得过一二天再说!”

    他又不傻,人家刚回到家,正兵荒马乱呢,他们再上门去打秋风……这么没眼色的事儿,能是他老葛做得出来的吗?

    西屏寨小子撒开丫子爬坡上高,手脚并用,本是半个时辰的路愣是被他只用了一刻钟便到。

    来到凤祥寨那高耸的寨门下,就跳起来大喊大叫,“你们孙大当家回来啦!”

    “啥?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话一出,一旁牵骡子运送杜仲树皮的凤祥寨人就惊得顾不上骡子,先一把揪住了报信小子,“真是我们大当家回来啦?”

    “那还有假,我们葛寨主带着俺们几个在南山洼打猎呢,可不就瞧见你们孙大当家,带了好些个人,还骑着马,赶着车,正从山洼口往这边来呢!”

    他这一下子,可算是点燃了凤祥寨的气氛。

    “大当家的回来啦!”

    “大当家的打了胜仗,还带着好些东西回来啦!”

    “大当家的打败了姓杜的,还带着人马东西回来啦!”

    “大当家的拿下了湳水,风风光光地回来啦!”

    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头,内容便成了孙大当家已经雄纠纠,气昂昂,打败了杜和,拿下了湳水,收了无数小弟,满载着金银财宝,风光回来啦!

    孙钗在马车里坐得有点乏,刚从车里跳下来,准备走两步活动下腿脚,才走了没半里路,就瞅见不远的山梁处,有两个汉子在那上下乱跳,把胳膊快要摇断了似的猛摇,还激动得大叫,“大当家!大当家!”

    一看那身上穿的衣裳,就知道是黑风寨的标配,孙钗眉头跳了下,也抬起手,冲着对方遥遥地招了招。

    然后就见那两个汉子其中之一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大叫着跳起来就往回跑了!

    “我回去报信,叫他们出来迎接大当家!”

    孙钗摸了摸下巴。

    很好,她之前还有点担心,自己新打下来没多久的山寨,会不会在自己走了挺长时间的之后就搞内乱,搞夺权,山头易主什么的,看来是多虑了!

    等孙钗到了凤祥寨的寨门前,只见寨门大开,寨中人在两边列了队,敲锣打鼓,手拿鲜花彩带的好不热闹。

    孙钗脑中闪过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这几行大字!

    不过囧虽囧,但见到了站在前列来迎接她的木大通,段添财等人还是面露亲切久违的笑容,甚至还亲切地拍拍他们肩膀。

    在队伍里的曾阿大瞧得分明,目光不由得闪了闪。

    不知道是不是在湳水见多了……现在看到孙大当家跟男人离得很近,他就忍不住这头脑里乱窜的胡思乱想。

    打住,打住!

    这木二当家还有段管事这些人都是一个比一个的丑,连人家高公子的半根小指头都及不上,孙大当家哪里能瞧得上他们?

    被寨中人如众星捧月般地拥簇着进了聚义厅,孙钗再度坐回自己那头把虎皮交椅,忽然有种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的感慨。

    “大当家平安归来,当真是可喜可贺,不知道这一趟去湳水,可还算顺利?”

    孙钗听着寨中人的问话,不由叹了口气。

    “也不算太顺利,折了先锋营一个兄弟,还有两个受了伤……”

    “这也是身处乱世,在所难免……”

    木大通心想,这上了山寨,做的就是打打杀杀的买卖,哪有不填人命的。

    孙寨主领着几十号人去,只折了一个人,还带回了十几号新人手和四大马车的东西,已经很逆天了好吧?

    “不知如今湳水形势怎么样了?大当家带回来那些人?”

    段添财从前是行商,各处的形势还是了解一些的,孙大当家虽说是不太顺利,也的确是风尘仆仆的,可看着回来时带着那么些的人和东西,想来也是赚了的。

    “杜和一家被湳水人和杜毅里应外合,杀了个干净,如今湳水是诸张两家共治……”

    孙钗摇了摇头,有点不大情愿多说的模样。

    段添财虽觉吃惊,但这个结局也在意料之中。

    那杜和本就是丧家之犬,结果到了湳水还不知道收敛,反而倒行逆施,难怪会落得这般下场。

    “我带回来的那些人,有几个是卫家和赵家的,都有点本事,愿意到咱们寨子里头来,回头我亲自来安排。”

    木大通还在琢磨着,段添财已经拱手,“恭喜大当家又有了得用的人手。”

    身为一个合格的管事,老大手下精兵强将越多,他也能跟着水涨船高啊!

    “那四辆马车里都是粮食和粮种,还有半车盐。”

    众人都是惊喜,“没想到大当家这一趟,收获不小啊!”

    孙钗摆摆手,“也没多少,就是卫家赵家被祸祸剩下的一点银子,路过长阳县城的时候,用银子都换成了米粮,粮种倒是在湳水搜罗的。”

    世道越来越乱,粮价只会越来越贵,还不如早点换了安心。

    众人正待再细问,孙钗却是伸了个懒腰道,“这一路急行,有一天一夜没安生过了,我先去歇会儿,回头再跟你们细说!”

    眼瞅着大当家打了个哈欠,一脸缺觉的困倦样儿,大家伙儿便是有一肚皮的问题想问,这会儿也都暂时憋住了……心想一会儿抓着先锋连的人再细问个究竟。

    辞了山寨中人,回到自己住的小院内,勤劳的小六子,已经给准备好了热水热汤面,孙钗呼噜了一碗热汤面,跳进木桶里泡了个澡,换上干净家常衫子,躺在自己的木床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在外虽然可以放飞自我,可有一样,一到夜里,爱干净的她就受不了了。

    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孙钗把脚翘着放在被子上,眼前不自觉地浮现出某个俊美似仙的人影来。

    缘分啊!

    只可惜,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就算是偶然投影在彼此的波心,也只能玩一玩异地恋……

    孙钗翻了个身,又想笑自己想太多。

    这人虽然看上去人品还不错,但世事难料,谁知道将来会如何呢?

    这古代男子成婚早,又能三妻四妾……他们家还有王位可以继承,若不成功,是死路一条,若能成功,那定然扑者无数……

    所以说,他跟她,大概也就是这点缘份了。

    孙钗想来想去也是无解,不过她向来不是爱自苦的,索性放空脑袋,翻了个身,睡着了。

    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

    她睡着的这段时间里,跟着她回来的先锋连,已是把这段时日里发生的那些惊险刺激的经历给编成了故事,传遍了整个凤祥寨……要是她再多睡半天,估计连附近几个寨子都能传遍。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