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74章 稳婆

第74章 稳婆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凤祥寨内,沿着道路修筑着成排小院子。

    简单到朴素的小院子,院内不似寻常的民居一样,有堂屋厢房的区分,而是一整排都是分隔开来的小房子。

    这种小房子就是凤祥寨眼下最普通的宿舍了。一般在作坊做活的工匠们,都住的是这种。

    若是单身汉子,就两个人住一间,若是两口子,便是两口子一间。

    曾阿大两夫妻就分得了这么一间,虽说不大,却是石头砌的,灰泥抹得平平的,看着就遮风挡雨,牢靠得很。

    他们打从湳水逃荒到此,能有这么一间独立的屋子,三餐温饱,还能挣点工钱,已是在逃难路上想都不敢想的好事了。

    曾阿大他们住的这个院子里,住的大都也是从湳水逃难过来的。

    但跟着大当家回湳水的就只有曾阿大一个。

    曾阿大这次回来,先在院子里就被老乡们围着问长道短,说得了不热闹。

    好容易才把大家要问的都答完,曾王氏觑着空拖着自家男人回屋,先上下打量看看身上有没有伤,瞧了手脚齐全也没伤,这才拍拍胸口放下了心。

    “当家的,那杜家,真的全死了?”

    曾阿大原本被众人吵吵得有点头昏脑胀的,这会儿却是精神一振,大声道,“都死了!”

    曾王氏惊喜得泪花涟涟,“那杜三爷呢?”

    “呸!什么杜三爷!杜三孬还差不多……杜家都倒了,还能便宜了他?自然是被人乱刀砍死,死后好些人还割了他的肉回去祭坟,我也割了一条,在咱娘和茂儿的坟前烧化了。”

    曾王氏捂着嘴,唔唔地哭了一阵,又想起家里的房子院子。

    “那湳水现在怎么样了?咱家的房子……”

    曾阿大目光一黯,“当时就烧塌了半边,咱们一走好几个月,早都什么都不剩了。”

    湳水被杜家和乱民们祸害了一遍遍的,老百姓的日子都不好过,像杜家一族被杀人放火,余下的人也都逃得远远的,留下的那点破房子院子,但凡有点能用的,都被人夜里给扒走了。

    曾阿大也曾经回去过旧家,然而除了还剩下半边烧得漆黑的断墙,真是一草一木都被刮干净了。

    曾王氏失望地哦了一声,“那湳水现下可是安宁了?”

    人离乡贱,这一路逃难,他们两口子可算是亲身经历了。能回到本乡本土的,谁不想啊。

    “眼下看着是安宁了,不过我看怕也长久不了。咱们还是跟着孙大当家,在这寨子里安生做活吧……”

    他们这一趟去湳水,那可真是大开眼界。

    原本他还不大信,孙大当家真能一夜收山寨,这次跟着去了湳水,见孙大当家武攻文吓,智计百出,愣是跟那位公子一道联手,将杜和一家从湳水地界上给抹了去。还阻住了杜毅想要借机占下湳水的想头,便知从前那些传说,实在是没夸大。

    “唉!”

    曾王氏叹了一口气,却是附和男人道,“这山寨里倒是过得安稳,有吃有喝的,做的工也不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长久。”

    男人一走一个多月,换成是在老家或是旁的地方,就算是住在这全是老乡的院子里,她一个妇道人家也担心被人欺负,可这一个月倒是挺安生的,上工的那个制衣作坊也不累,吃喝其实比在家还稍强一点。

    “这山寨山高路远,孙大当家又英雄了得,我看只要他在,就不用怕,咱们就踏实跟着孙大当家的干,万一将来孙大当家真成了贵人,咱们也能跟着沾点光。”

    原先他只想着跟婆娘两人能苟活下去,若是能亲眼见着仇家的下场就算是奢望了,如今仇家已经灰都不剩,又发现跟着的老大是个了不得的,这心里也会水涨船高。

    曾王氏讶异道,“当家的,你说孙大当家还能成贵人?这话可不能瞎说。”

    曾阿大往自家炕上一倒,只觉得浑身舒坦。

    “你是没见……孙大当家那身本事!杜家那干人跟孙大当家比起来,都是鸡狗。要不是凤祥寨离湳水远,孙大当家能把湳水都拿下……不过,也兴许有那么一天呢!”

    曾王氏坐到曾阿大身边,听了也是心动,“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咱们就能回乡了……”

    冷不妨腰里围上了条胳膊,身子被拖了过去,男人气息有点粗哑,“咱再生个娃吧!”

    屋内没了说话声,却多了粗喘呼吸……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是三个月过去。

    曾阿大夫妻两个人终于得偿所愿,虽年过三十,还是怀上了肚子。

    而同住在小院里的湳水人,也多了一名孕妇。

    至于整个凤祥寨,竟同时有了七八个怀上的。

    这怀上的妇人,有原本就是黑风寨女眷的,有原先是溪水边的妇人,后来跟凤祥寨的汉子看对了眼,两人成了婚的,更有从外头逃难而来的女子或是附近村里的姑娘,嫁给凤祥寨汉子的。

    对于凤祥寨人来说,这算是寨子里越来越好的又一个明证。

    看到有人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凤祥寨的光棍们也能做一做娶媳妇的梦了。

    而让凤祥寨更有优越感的是,孙大当家竟然还吩咐了,只要是寨中的孕妇,每七天都能去领一份粮食菜肉!

    “听说要是孩儿生下来,还给几尺海城棉布呢!”

    “听畜牧处那边的人说了,大当家说了,孩儿生下来,还能每天去那边领一斤羊奶哩!”

    “啊呀,真的啊?那敢情好!就不怕生下来没奶水了!”

    “可羊奶有膻味,那娃娃不爱喝可怎么着呢?”

    “这有啥,听说用茶叶煮一煮,就能去膻味……再说娃娃不喝,大人也能喝了好下奶啊!”

    “阿弥托佛……大当家真是心善。”

    “那可不,这南屏山七寨里,只有咱们凤祥寨才能这么着,大当家手里有钱,还有本事,什么都能弄得出来,还没人敢惹!不然你看那几寨,早就打过来了!”

    “哈哈哈,他们怕是再也不敢打主意了,再送几回土特产,那就穷得当裤子了!”

    几个大肚子的孕妇被分了轻省的活计,坐在一个屋里纺着羊毛线,这手不停,嘴也不停,说着自己听来的八卦消息。

    “我还听说了,大当家还派了人去长阳县城,要请一个稳婆到寨子里住着……李嫂子,怕你是要先用得着了呢!”

    几位大肚婆都把目光投向那月份最大的李嫂,这位已经怀了六个月的身子,这会如同肚子上倒扣了口大锅一样,见众人瞧她,便咧嘴一笑,“那敢情好,我这头一胎都是自己在家里炕上生的,死去活来,好险送了半条命……要真有个稳婆,那是再好不过了。”

    一个只怀着三四个月身子的年青妇人道,“还听说大当家的要在医护队里招女的,不光学医,也学给人接生哩!要不是我有肚子了,我还真想去报个名哩!”

    “那有啥,你就去报名呗,正好稳婆来了跟她学两手,等你自己生的时候可不就不慌了?”

    年青妇人啐了一声,“想得倒好呢!”

    大当家的费那么大精力请了稳婆来,又要教出个女学徒,好不容易教出来,却回去生娃带娃了,图啥呢?她可不去做这种不地道的事。

    一帮妇人显然也是如此想的,一时说说笑笑,完全没料到,在她们话头里的稳婆,竟然还招来了一场惊动长阳地界的大事儿!

    长(阳)城内,县衙后的大宅院内。

    女子哀嚎痛叫一声紧似一声,自关闭得紧紧的房中传出,院内婆子丫环端水拿物地慌乱进出,都有些六神无主。

    此时此刻,正是县太爷陈继礼第四房妾生产的紧要关头。

    院内四位锦衣妇人或坐或站,表情各异,却都在细细关注着房内的动静。

    这四位便是陈家正房太太和另外三房妾室了。

    陈继礼是举人出身,陈家是长(阳)县的豪族,陈继礼能得中举人,又授了县官之职,有大半都是靠家财铺路,自他做了县太爷,陈家家势更是在长(阳)城如日中天,简直有如土皇帝般。

    陈继礼有权有势,可惜偏有一样不足。

    年过三十,却膝下一个儿子都没有。

    妻妾俱全,却只会生些个丫头片子,四名妻妾,生了五朵金花!

    如此万贯家财,岂能无子传后,为了子嗣,陈老爷义不容辞地又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

    这小娘子倒是肚皮争气,过门一年就怀上了,怀胎十月,一朝发动。

    陈家权势财力一样不缺,自然是能请得能到全县最好的三名稳婆。

    如今,三名最好的稳婆就都在临产的四姨娘床前,绞尽脑汁,使尽浑身解数,好让四姨娘平安产下老陈家的宝贝小公子!

    听着屋里传来的如同杀猪似的嚎叫,坐在回廊下的大夫人垂下眼,嘴角露出几分冷笑。

    大姨娘哎呀了一声,拿帕子捂住了嘴,忧心忡忡,“四妹妹这都生了大半日了,还是这么叫,这怕不要把嗓子叫哑了?”

    都是生养过的有经验,这生产时就不能还没怎么样就大嚷大叫,把体力都费得差不多了,等到要真用力见真章了,反而没了力气那才是……

    二姨娘双手合什,向天祈祷,“愿老爷夫人心想事成……陈家早日有后。”

    最好是生个儿子,却没了亲娘才好!让老四白为他人作嫁衣!

    三姨娘目光转来转去,娇声笑道,“四妹妹不愧是在乡下种过地的,听这声音多么有劲儿!这会儿她亲娘也在里头陪着呢……这也就是亲娘陪就让四妹妹安心呢,这几个月都一直陪在身边的,又是商量着补身子,又是吃药的,我们这些人是万万比不上的。”

    院中四人心思各异,产房内又是一番光景。

    榻上躺在锦被中的年轻产妇浑身似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却睁大着两只眼睛,死死地向上翻着,嘴里咬牙切齿地呼着痛,引得一派面目狰狞。

    “我,我一定要生,生儿子,啊……啊啊……”

    三个稳婆都是额头有汗,如临大敌。

    这要是再生不出来,怕是要完啊!

    旁边一个婆子吊着两眼目光贼亮贼亮地盯着她们,似乎她们仨是想要偷走自家银子的贼偷儿。

    “赶紧想法子使力啊?不是说是这县里最好的吗?我女儿这般康健的身子骨,怎么会生得不顺?你们可别想听了旁人的指使做手脚!”

    站在床边离婆子最近的刘稳婆撒开双手,没好气地怼了一句,“既然担心我做手脚,那便罢了,这一趟算是我白来了,没福气接陈家小公子的生!”

    说罢便转身往外走。

    那婆子赶紧挡到门口,双手张开,气势汹汹,“干啥?心虚了就想跑?我闺女,这陈家的四姨娘没安平生下陈府金孙,你们一个也别想走!我告诉你们,我女婿可是县太爷,若我女儿和乖外孙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家子的性命都甭想要了!”

    在场的三名稳婆都是心里暗暗叫苦。

    本来还当上陈府来接生是个能巴结县太爷的好活,谁知道这四姨娘和她亲娘是个拎不清的,胡搅蛮缠,不懂装懂还非要指手划脚,压根不听她们的。

    让一开始留着力气吧,非要嗷嗷叫,眼瞅着工夫越耗越长让用力吧,非说是收了其他几位姨娘的银子,来害四姨娘的……

    这也就是陈府,才让她们进退不得,不然若是一般人家,早就扭脸走人了。

    另外两位稳婆只得打个圆场,“刘家妹子,快来帮把手,我看四小夫人这下似乎马上就能生了,再加把劲儿,那参切一片过来……”

    刘稳婆忍住气,就去切参,手指头还没碰到放在桌上的老参,就被那婆子给撞到了一边。

    “我来!这可是精贵东西,要入口的!”

    刘稳婆紧咬着后糟牙才没破口大骂,什么玩意儿!

    一家子烂赌鬼,穷得只有一条裤子,把闺女卖了才吃上饱饭的货,还在这儿摆起架子来了!

    “呀,生了生了!快,快,四小夫人快加把劲儿!马上,马上就能出来了!”

    呱的一声儿啼,从产房里传了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