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76章 逃生

第76章 逃生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话一出,大姨娘就微不可见地撇了撇嘴,又得了大夫人一个眼神,便张嘴道,“四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血房污秽,冲撞了老爷可不是玩的!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一家人的面儿说,只能老爷一个人知道的?”

    到了这会儿,她心里是越发肯定这老四定然是有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阴私事,说不准就还真是想来个偷龙转凤,李代桃僵呢!

    夫人不屑跟她对嘴,自己便得冲在前头。

    其他几个姨娘也同仇敌忾数落起了四姨娘。

    陈继礼眉头紧皱,心里却是失去了耐性。

    这个老四,也太不懂事了!

    有话说话,这是干了什么要这样神神秘秘的,也不看看场合?

    “行了,老四失心疯了,找几个得力的,去把那孩子抱出来!”

    他这一话一出,在场的妇人们便似得了尚方宝剑似的,来势汹汹,力大无穷。

    几个力气大的仆妇上前按住了哭嚎的四姨娘,将那孩子给抢了下来。

    一直缩在屋角的婆子瞧着大势已去,面色如土,浑身乱抖。

    “老爷……小,小公子在这里……”

    仆妇们将那孩子连着包裹一起抱出来,并不敢多瞧,这要真是生了小公子,那第一个看的,自然该是老爷了。

    此时虽是深秋,然日头正好,还有几分暖意,小娃儿被抱到了屋外,哭声倒是小了几分。

    陈继礼见这娃虎头虎脑,哭声嘹亮,倒是有几分自己的模样。

    他多年无子,心里便是一喜,伸手拔开襁褓,要亲眼瞧上一瞧。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陈继礼的视线停在了一处,整个人便似被冻住了般。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

    站在他身侧的大夫人眼角也跟着斜了过去,瞬间倒抽了一口冷气。要死死地掐住自己的手心,才能不惊叫出声。

    天神啊!

    四姨娘竟是生了个怪胎!

    然而瞧见的并只她一个,大姨娘,三姨娘两个站得近的都隐约地瞧见了!

    “啊!”

    三姨娘半声惊呼脱口而出,幸而及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悄悄地向后退了几步,悔恨自己今日没有装病不来!

    谁他娘的能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陈继礼笼在袖子里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被仆妇抱着的小娃娃,一声声啼哭着,红通通的脸上张大了嘴,仿佛一只还没长成的怪物!

    “快!快把它拿进去!”

    “把门封死,里头的人都别放出来!四姨娘难产,母子皆亡!”

    陈继礼指着产房门嘶声大叫,双眼赤红,额上青筋毕露。

    他陈家是有头有脸的名门望族,他又是一方太守,若是他的姨娘竟然生出了一个怪胎,这让外头那些人要怎么议论?他陈家的名声……

    “不,不,老爷!求求你,这是你亲生的骨肉啊!明明是个齐全金贵的小公子!都是她,是那些稳婆害了我们,是这个毒婆子的药!”

    四姨娘在房里一直竖起耳朵听老爷的声音,耳听得自己母子就要被难产丧命,也不知哪里就生出一股子力气,嗷地跳下地来,有如疯狮,先挠了自家亲娘一把,就连滚带爬地撞出房来,指着两个无辜被扣的稳婆厉声大骂!

    “大老爷啊!我们就是个稳婆,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求大老爷放了我们!我搬家搬得远远的,再也不接生了!大老爷!”

    无辜的稳婆们把四姨娘恨了个半死。

    听她跟她那个娘的声口,就知道,必是吃了什么转子丸弄的怪!

    那转子丸她们听说过,都是无良奸商想出来骗那些愚夫愚妇的。名字倒好听,可哪里能转什么子?

    乡下听信的妇人吃了,不是生出死胎就是生出怪胎。从前只听同行当笑话说起,没想到这头一回碰上就是在县太爷家里,还被牵连得要送命!

    县太爷连自己的小妾和亲生的娃儿都能弄死,难道还会舍不得她们两个普通老百生的命?

    陈继礼眼角也不扫一下那两个稳婆,视线落在自己的四姨娘身上几息的工夫,有几分不舍,更多的却是厌恶!

    本是听说她家女儿宜男,谁知却生了个祸端!

    陈继礼阴着脸,一甩袖子,“叫管家来,赶紧把人都料理了……外头若有一点风声,哼!”

    仿佛这院子里有什么污秽不堪的东西一般,县太爷大步地往外逃……

    “陈家生了阴阳人,又关着我们什么事!陈家草菅人命啦!救命啊!”

    “救命啊!你们陈家自己做了亏心事,这是要杀人灭口嘛!你们就不怕报……唔唔……”

    两个稳婆被堵了嘴拖走,四姨娘母子和她那个无所不能的亲娘一道,都被关进了产房。

    大夫人脸色苍白地看了产房门口一眼,轻轻叹了口气,一甩帕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余下三位姨娘似受惊的鹌鹑,再也不敢多说半个字,静悄悄地各回各院,一夜各种恶梦不提。

    却说那刘稳婆,一口气不歇地逃回了自家。

    她家住在城西边,离着城门不远。

    刘稳婆这手接生的本事,是从她夫家祖上传下来的,有道是传儿媳不传闺女,她嫁到周家以后才跟着学起来的。自打她男人吃酒醉了失足跌死之后,养家糊口就全凭了刘稳婆了。

    刘稳婆家里只个儿子,这儿子是个老实头,心眼不活泛,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唯一可取的就是听话,娶了个媳妇倒是勤快能干,也给老周家生了大胖儿子,可偏偏有一样不足,就是见血就晕,刘稳婆这一手本事眼瞅着就要断了传承,然而叫外人学了去又不甘,只得盼望着孙子能快快长大,将来教给孙媳妇才好。

    她孙子周大宝十来岁,正站在自家门口东张西望,看见刘稳婆就拍着手笑了。

    “奶奶,有客人来咱家寻你,都等了好几个时辰了!”

    刘稳婆却是笑不出来,一把拉着自家孙子就进了院,“你爹你娘呢?快去叫他们!”

    看这架势,这回怕是不能善了,她得赶紧离开长(阳)城避避祸,儿孙媳妇也都跟着走,不然谁知道那陈家会不会杀人灭口?

    “我爹在陪着客人,我娘在煮茶哩!”

    周大宝两只眼睛眨啊眨的,这回的客人挺不一样的,为首的那位叔叔长得好看,出手还特别大方,随手就给了他一大包松仁糖。

    要知道虽说他奶奶能挣银子,有好吃的都会留给他,但每次也就是少少的一点,哪有一大包这么豪气?

    而且客人带来的礼物足有一个大麻袋哩!

    “赶紧去叫你娘!让她赶紧收拾细软……”

    刘稳婆着急忙慌地冲进堂屋,嘴里直嚷着,“来旺,快,快,收拾东西,咱们一家子出城去!”

    眼角扫见八仙桌边上坐着几位客人,她顾不上招呼就急急道,“对不住几位,家里有急事要出城,招待不周了,你们也快离了这儿,免得惹祸上身……”

    来寻她的客人,除了是请她去接生还能是因为啥,因此她才还没搭话就先说道了一通。

    孙钗听着这话就是微愣。

    这个刘稳婆,据说在口碑在长(阳)城里算是顶好的。

    她进城来请人,其实并没多少把握,不过是想着试试总没错……但这般慌张,要急着出城,又是什么缘故?

    “刘大娘,可是遇上了什么为难事?不若跟我说说,兴许我还能帮上忙呢?”

    “娘?娘这是怎么了?可是在县太爷家里碰上了什么不好?”

    刘稳婆的儿子周来旺长了这么大,就没见过他娘这般大难临头似的模样,慌忙起身去扶他娘。

    “快,快,咱们出城。再不走怕是来不及了!”

    刘稳婆没再跟客人搭话,这逃命的时候,一眨眼的工夫都是性命攸关啊!

    客人不信她的话,难不成她还有工夫给这客人细细分说不成?

    刘稳婆儿媳妇也被小孙子那似是而非没说清楚的话给惊了下,手里还拎着半壶水都没放下呢,就冲到了堂屋,“娘,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差错?”

    难道是县太爷的四姨娘没平安生子?她婆婆失手了?

    但也不能啊,之前不是听说,三个县里的稳婆好手,一起都被请了过去吗?

    就算一个失手,还有两个啊!

    “他家生了个妖怪,怕是要杀我灭口哩!快,快,什么也别拿了,赶紧逃命要紧!”

    原本她是绝不敢乱说县太爷家里的事的,但这会被逼到了墙角,那两个同行老姐妹还不知是死是活呢,她对陈家一腔激愤,妖怪二字张嘴就来,也不怕被这不知底细的客人听了去。

    周来旺一家三口人都傻了眼!

    他娘在县里接生多少年了,可从来没听说谁家生了个妖怪的!

    刘稳婆一手抓住儿子的胳膊,另一手揪住小孙子的衣领,就将他们两个拖出了堂屋外。

    “咱们快走!”

    儿媳余氏一头雾水地抬脚追着三人,“娘,娘你先别急啊……”

    这冷不丁地就说要全家人逃命,这满院子的家私可怎么办?难道就丢下不管了?再说还有陌生人在家里呢?

    况且他们去了城外,吃什么喝什么?住哪里?

    “大当家,你看这家人……”

    小六子追到堂屋门口,也没追着这一家人逃命的步伐,不由得委屈地回头,望向孙钗。

    孙钗看了眼自己带来的几个人手,还行,除了小六子之外战斗力都很强。

    “战斗准备!”

    孙钗这一声令下,厅里其余四人都精神抖擞,刷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手掌放在了随身的武器上。

    刘稳婆打开了自家的大门,刚要抬脚,就瞅着街口处转来四名杀气腾腾的壮汉子,她心里一个打突,便知是冲着自家来的,吓得一缩头,呯地把大门给关上,手忙脚乱地上好了门闩。

    “娘!那那些人是冲冲着咱家来的?”

    “定是县太爷派来杀人灭口的!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刘稳婆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乱转。

    早知道这么快就找上门,她就不该往家跑,该直接跑出城外才是,这下可好,那伙人怕是要他们一家子的命啊!

    眨着一脸惊慌不知发生了什么的小孙子,刘稳婆一咬牙,把小孙子推到儿子身上,“快,你带着大宝,翻墙,从后院跑,不要回头,赶紧出城!出了城也别回来!留下咱家一条根苗!”

    她儿子被推到墙根,这才明白过来,自家老娘是要自己带着儿子逃命,不由咬牙道,“娘,我不走,我跟他们拼了!”

    余氏已是扑过来挠了他一把,“这会不逃就晚了!快带上大宝逃命!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周来旺满脸是泪,背上儿子就爬墙。

    这后院墙正忙乱作一团,那头大门已被敲得咣咣响。

    “开门开门!刘婆子!你收了恶贼的银子,暗中对县太爷府上的四姨娘下毒手,致使一尸两命,就算是逃到了天涯海角,也是没用的,老实跟着咱们回县衙,还能饶过你家人几条命,若不然……哼哼!”

    周来旺爬墙方到一半,余氏正使劲在背后推,听了这话就回过头来,鬼使神差地瞧了刘稳婆一眼。

    刘稳婆哪里不知道这儿媳妇在想些什么,不由得气苦。

    “来旺,还不快些!陈家做事谁不知道,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饶过家人什么的,哄鬼呢!

    然而就是这么一犹豫,那头大门已是被踹开。

    两边左邻右舍突然变得安静如鸡,就连门口街道上的嬉闹声都半声不闻,仿佛周家是住在荒郊野外独门独户一般。

    眼瞅着壮汉冲着这头包抄过来,刘稳婆快要跳出来的心又安回去了,望着壮汉,气运丹田,破口大骂!

    “放你娘的屁!老娘接生了几十年,从来没做过昧良心的事!陈家缺徳败坏之事做多了,才会生出个怪胎!又与稳婆什么相关!陈家就敢将我们三个稳婆都杀了灭口!苍天啊!你怎么不开眼啊!有本事你们姓陈的家里生孩子都自己挺着生!我看日后还有哪个敢不要命地去伺候陈家那些生怪胎的大小夫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