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81章 变天

第81章 变天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看到自己这边的人手多了,陈府家丁这一方士气大涨,原先那骄盛的精气神又回来了,一时之间倒跟这群不速之客战得势均力敌,难舍难分。

    然而没过一柱香的工夫,便听得后头院子里传出来女眷的惊叫哭嚎。

    “救命啊!强盗进大夫人的院啦!”

    “快来人啊!三姨娘屋里进贼啦!”

    “呜呜,老爷呢,快去叫老爷!”

    又听见有那高嗓门的外来口音直嚷嚷,“你们哭什么!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你们陈家害了多少无辜老百姓家破人亡,现在后院里还关着两个无辜稳婆呢!”

    “俺们家破人亡的才该哭呢!你们这些人就是该遭天地雷劈!”

    又听见女子的尖叫声,似乎是二姨娘,又似乎是三姨娘,陈管家心头一凛,赶紧指挥人过去救内府女眷……虽说老爷对这些不再鲜嫩的女人们兴趣不高了,但也是顶着夫人和姨娘名头的,真被贼人占了便宜,他这个管家怕是小命不保!

    然而他这边想退,对手却更加死缠烂打,硬是拖住了他们的手脚,只勉强分出了五六个人过去……

    大夫人抱着自己的嫁妆首饰盒子,冷眼瞧着这群劫匪们翻遍了房内角落,摆出一副人在盒在,人亡盒亡的拼命架势来。

    她是想开了。

    以陈继礼那狗东西的德性,只要后院女人的房里进过陌生男人,甭管是不是无辜冤枉,他为了防止帽子变绿,也是绝不会再要了。

    她这个正头夫人,不是被休就是送去庙里为尼,既然这样,她总得守着点银钱傍身……

    要没了银钱,还不如被这些劫匪们一刀杀了呢!

    那冲进来的两个劫匪搜刮了些财物,眼红地瞧了她一眼,却没扑过来抢她怀里的东西,倒是让她庆幸躲过。

    但隔壁大姨娘院城的动静可就不一样了。

    陈二姑娘嘤嘤的哭,大姨娘嚎得撕心裂肺,“放开我闺女,我跟你们走……”

    把十二岁的陈二姑娘套进麻袋的蒙脸汉子嘲讽地望了大姨娘一眼,一脚踹开扑过来的中年妇人。

    “你这妇人!当老子傻啊?老子要你这老女人作甚!”

    说罢转身扛着不断扑腾的麻袋就出了房。

    大夫人耳朵听得清楚,脸上似笑非笑。

    幸好,她的亲生女儿已经出嫁,陈府闹得天翻地覆,也牵连不到了。

    这府里共有三个庶女,怕是一个都逃不掉。

    不是她肚皮里出来的,有个什么,也跟她没关系,反正她自己也当不了夫人几天了。

    几个蒙面汉从各房里出来,有三个身上都扛了麻袋。

    另有两个蒙面汉子则是从柴房里出来的,身上则背了奄奄一息的老妇……可不正是被关在陈府的两名稳婆!

    本来她们俩是必死的命,不过因刘稳婆一家逃出了县城,又有人在县城里四处散布诋毁陈家的话,陈家虽然是本县的土皇帝,却也还要顾及几分脸面,这才编出了刘稳婆打伤同伴,陈家好心留二人在府里治伤的瞎话。

    虽对外是治伤,但这二人在挨了一顿板子之后就被扔在了柴房,每日只有一碗稀粥,再多熬上几日,这些人见到的,就不是奄奄一息的活人而是尸首了。

    灰衣汉子们背着快没气的稳婆,从陈府后院大门里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陈府被稳婆的家眷们打上门去,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虽在两柱香之前发生,但却传遍了大半个城。

    附近的人家生怕被连累,都关门闭户装作缩头乌龟。

    但实则还是露个窗缝,暗中观察事态的,或者是被其它有点势力的人家派来打探消息的。

    也有段爷安排下伪装成路人,聚集在陈府大门和县衙大门看热闹。

    更有那傻大胆,不怕死的真路人也凑上的。

    总之看着不多,实则也有百双眼睛盯着大门口的位置。

    “呀!这老太太是谁?怎么被打成了这样?”

    “哇!奶奶啊!是谁把你害成了这样!孙儿我定要替你报仇!”

    “这两人我认得,我家娘子生娃,就是请的黄稳婆!钱稳婆也住得不远,平时都点头招呼的……不是说在陈家好吃好喝的养伤?怎么成了这样?这身上的血,都变成了黑色儿了!再不请大夫,就要没气了吧?”

    “伤天害理!伤天害理啊!陈家这是恶事做绝,连稳婆都要害,是想害得全城人家生娃娜都没有稳婆吗?”

    大声叫嚷的这些人嗓门洪亮,唱作俱佳,骂起人来义愤填膺,哭诉声声感天动地,让原本还能闭眼装做相信县太爷府里的普通平头百姓也再没了幻想……今天是稳婆们运气背晦,明儿说不准就轮到赶车的,打铁的,贩货的……

    要说陈家再没防备,倒底也还是扎根县内几十年的豪强。

    听闻刁民闹事,守备司的诸守备本就是陈家的姻亲,靠着陈家才能谋得了这个缺,这回听陈继礼的指示,将三分之二的守城卫派去剿匪,那还是还留下了三分之一么?诸守备忙点齐了五六十号兵丁,亲自披挂上阵,赶来陈府帮衬平乱。

    然而他来得究竟晚了些,那些不知从哪来的强人,竟然是三面开发,一伙人在官衙闹腾,一伙人在后院大门处厮打,另有一伙,面蒙黑巾,竟是翻墙过户,把陈家后院给端了。

    最要命的是,陈家现有的三个庶女,一个没漏全劫走了!

    诸守备见到县太爷陈继礼时,这位官威凛凛的县太爷是帽也歪了,脸也花了,官服也扯破了,腿脚也跌瘸了……可见在后院起火时,他这头也没好过到哪去!

    “陈大人,恕在下来迟之罪……您还好吧?”

    诸守备娶的是陈继礼的堂妹,二人算是姻亲,不过诸守备妻子家在陈家算是庶支,地位比不上陈继礼,而且诸守备的官位是靠陈家得来,因此虽是平级,可他见了陈继礼就忍不住要低声下气……没法子啊,万一惹到了这县太爷,说不得他这个守备就要换人做了。

    陈继礼恶狠狠地剜了诸守备一眼,什么救助来迟?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被那些凶恶的匪徒们给要了命去!

    而且他还没儿子,府里就三个丫头片子,还被歹人给劫了去,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要灭他门的节奏!

    别以为他不知道,族里因他没儿子,就打起了族长大权旁落的念头,诸守备夫人的兄弟,也就是诸守备的大舅子,早就在上窜下跳暗地里搞事了,说不定,这诸守备明面上听从自己,把守备司的守城卫派出去大半,心里就存着些让大舅子取而代之的念头呢!

    只不过现下匪徒才退,他府里损失惨重,倒不好跟对方撕破脸皮。

    诸守备何等精明,早就发现这位便宜大舅子似是怨怪上了他。

    他不动声色,小意陪情道,“不知是哪里来的匪徒,可曾抓到落单的?”

    他也不是故意的啊,守备司的兵都去了剿匪,余下的都有差事在身,慌张之中要召集起来也不是易事啊……不过么,陈家后院被人一锅端了,这位便宜大舅子别说儿子了,就是女儿都全没了……看他还怎么坐稳族长之位?

    “没有!”

    陈继礼想到这岔,脸色更黑。

    这些贼人来的时机太巧妙了,专门卡在剿匪队伍走了三分之二时发动,又不去攻击守备府,倒专盯上了陈府,还把前些日子那两名稳婆搬出来当借口,又赶在守备带人来之前虚晃一招火速退走,只留下几具看不出来历的尸首……

    如今陈府损失惨得,他陈继礼的面子已是被人扒得干净了!

    “去把城门封了,我就不信,那些强人这么快就跑出了城!”

    陈继礼眼露怨毒,等剿匪的人马回来,看他不来个全城大搜捕,挨家挨户地严查,就不信寻不出这些亡命之徒!

    敢断他后路,插他刀子,就别怪他辣手无情,灭门杀人!

    “先生,先生……山那头好像有怪声啊!”

    “嗯,嗯,我也听到了,先生,那是什么声音啊?”

    “读书要专心!”

    钟乐坐在讲台上,眼皮都不抬,清喝一声,堂上的小学生们顿时都老老实实地背好手,接着大声念着今天老师教的歌诀。

    钟乐拿眼角余光扫了眼,见小童少年们都还老实,在心里暗暗点头。

    今早他刚来上课时,小六子就悄悄过来,告诉他将近午时有些杂鱼要来攻打寨子,寨主早就有了妙计对付他们,让他看好学生们,不要让他们出学堂的小院子,更不要乱跑瞎玩,出了什么乱子就不好了。

    孙寨主连这般小事都料想得到,已是知天命之年的钟乐自然对孙寨主能打败来犯之敌有无限信心。

    他果然料得没错。

    站在山头上,手里拿着山寨作坊里用天然水晶磨出来的望远镜观察着战场状况的孙大当家,唇角勾起,随意地将手上这个简陋的望远镜交给了身旁已经心痒难耐的二当家木大通。

    “呵呵,陈县令简直是蠢到了家,派这些兵马来,是来送人头的吗?”

    这帮号称来剿匪的废材,才走了两个时辰的山路就都塌腰驼背,累得人仰马翻了。

    来到一处泉水边上,竟没有号令便一窝蜂过去喝水洗脸,完全没有军纪可言。

    而在此时,突遇林中居高临下的箭雨,又有落下来的几块滚石巨木,就吓得抱头便窜,几乎一击即溃……

    看得孙钗都有些不忍心……胜之不武啊!

    木大通宝贝似地接过来,就往山谷下方看。

    这一看,那是眉花眼笑,直喜得手舞足蹈。

    看着来势汹汹,木仓明甲坚的朝廷兵马,竟是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一个个发足奔逃,只恨爹娘少给生了两条腿儿,丢下满坑满谷的伤亡。

    而自己这一方,只用到了打埋伏的前锋,连大队人马都还没出动呢!

    对于大当家,服!他彻底地就一个服字!

    这一日,长(阳)县城内大乱。

    出城剿匪的守城军竟是大败而回。

    死伤的,逃跑的,去时五百人,回时只有稀稀拉拉一百人!

    这一场大败,陈家的名声和势力都大为削弱,让城中有势力的有心人忍不住蠢蠢欲动。

    陈氏家族得了陈继礼的信儿,紧急从陈家岰调来了一百壮丁。

    然而这一百壮丁进了城之后,竟有大半都是听命诸守备的。

    又有族老亲自出头,劝说陈继礼要么过继,要么让贤。

    陈继礼后院的那些女人,在他看来都是名节有亏的,现下还没让她们病逝那是腾不出手来,而他的女儿们还没找到,那些贼人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却时不时地往陈家寄几样东西过来,不是首饰就是帕子,要他拿出赎金。等他派人顺着线索追过去,却都是白跑一趟。

    这些贼人,根本就没打算把他女儿送回来!就是专门吊着他,戏弄于他让他暴跳如雷的!

    他索性再不去理会,宣布三女夭折。

    只要再娶贤妻,还怕没有儿女不成?

    然而没过几日,陈家族老就被人刺杀了,将城中这一团混水,搅得更混。

    陈家跟陈继礼这一支翻了脸,陈继礼手下跟诸守备手下成了对立。

    半个月后,诸守备索性软禁了陈继礼,把城中大乱,兵败溃散的罪过全推到陈继礼头上。

    准备效仿陈继礼,自己当这长(阳)县城的土皇帝,而他的亲大舅子,也顺利得了族长之位。

    但好景不长,还没开始风光呢,城中的黑道头子段爷又以诸守备擅杀官员为名,“救”出了陈继礼,杀了诸守备一家。

    段爷打起了做官的小算盘,却没想到陈继礼也不是个蠢得无可救药的,发觉了段爷野心之后,动用了他最后的几个死忠,跟段爷同归于尽了……

    长(阳)城这些日子百业萧条,人人自危,各种盗贼无赖混水摸鱼,闹得城中平民还勉强能活的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便在此水深火热,城中其他势力准备试探着冒头时,凤祥寨的土匪军进城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