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83章 大雷

第83章 大雷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反正这城里的实权,谁有本事谁就拿去吧,他们小老百姓也没什么本事,只能是逆来顺受了。

    不过,这时间越长,就越觉出孙寨主的好来。

    如今倒盼着这位孙寨主能长久地坐稳了城中老大的位置,不要再让他们经受离乱动荡之苦就好。

    没过多久,不光是钱稳婆一家子都从城外乡下回到了城中,就是那最早就不见踪影的刘稳婆一家人,也回了自家小院子。

    刘家的小院儿自打他们逃走之后,不知有多少拨光顾过,几乎没什么全乎的东西了。

    幸好在山寨里周来旺和媳妇都做着工,刘稳婆又接生了好几个娃娃,主家给的礼加上寨主给的奖励,细算比在城里挣得还多,因此一家人回来重新置办家当,倒也不至于太肉痛。

    刘稳婆从家里出来,身边跟着小孙子。

    周大宝身上穿着整齐的新衣衫,头上的小抓鬏梳得光溜溜的。

    他穿的衣裳都是山寨布坊里做出来的,长过屁股的棉衣,贴身又不臃肿,特别显精神,就是看着有点薄。

    “刘嫂子,你这带着大宝是去哪里啊?”

    走出家门没几步,就碰上刻意搭话的街坊婆子媳妇。

    “呀,大宝这一身当真是精神啊,就是单薄了些,来让婶子看看冷不冷?”

    周大宝机灵地避开了街坊大婶的魔爪,一闪身躲到了他奶奶的身后。

    心想自打他回了家以后,就穿了身新衣裳,就被街坊奶奶婶子看个没完,这个摸,那个摸的,弄脏了他可是会心疼的!

    他娘在布坊上了一月工,拿着发的工钱,给全家人都置了身新式衣裳,爹娘奶奶的新衣都是要留到过年穿的,他是因为每天去学堂,想跟同窗穿得一样这才忍痛拿出来的……当然了,感受到街坊四邻家小伙伴羡慕的目光,心情还是挺美哒!

    刘稳婆笑眯眯地抓过他,稍微拉开一点棉衣的衣领,让老街坊们看小孙子里头穿的毛衣。

    “他里头还穿着毛衣裳呢,挡风又暖和呢,外头这层也不能太厚,就是下雪都不怕……”

    刘稳婆还是挺乐意在老街坊们面前显摆一下自家的。

    一群三姑六婆们果然瞧着周大宝里头穿的衣裳稀罕不已。

    “啊呀!这也是在那山寨里得的?当真稀奇!咱们城里都没见过的!”

    “大宝看你奶奶多疼你,有点好的就先给你穿上了,这一身可多么光鲜,就是比那财主家的小少爷也不差了!”

    刘稳婆笑道,“全家都有哩!等过年穿,他人小不抗冻,再说还要去学堂!路上风吹得冷。”

    众人一听更是好奇,兴趣点一下子转移了。

    “学堂?大宝去学堂了?”

    “还是前头街那吴秀才开的私塾?”不是听说吴秀才说周家小儿顽劣不堪教化?把人给撵了?

    “不是,是孙大人下令开的学堂,就在县衙边上那个带小花园的院子!”

    如今孙寨主占了县城,那就不能称寨主了。

    朝廷早就管不到这片地界,听说孙寨主手下的人还撺掇寨主称个王啥的,不过孙寨主拒了,说等再占了一州之地再称也不迟。

    因此都称为孙大人。

    “县衙边上那个带小花园的院子?不是说,那是县……陈,咳,那个谁谁的外室住的吗?”

    “陈家的东西都充了公,那院子空下来,孙大人就让人收拾了开了学堂了!”

    “这学堂要多少束修?”

    “不要束修,不过这吃喝纸笔都要自己带。还有得守学堂的规矩,不然就被撵了。”

    “呀!不要束修!竟有这般好事!那……”

    听到这消息,好几个家里有小子的都两眼一亮。

    “那什么那!如今这半年乱了一拨又一拨,家当都被那些天杀的祸害光了!锅都揭不开了哪还能置得起纸笔?”

    泼冷水的是个惯爱刻薄的婆子,这会儿眼稍一吊,嘴角一撇,心想原以为刘稳婆一家是倒了血霉,抛家舍业,连房带家当呼啦一下的没了。

    谁知道风水转得这样快,这一家人躲去了山寨,反倒交上了好时运!

    就看他一家不愁吃喝,置办家当十几两花出去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就知道这家人日子有多滋润了!

    如今那傻小子竟然还上起学来了!

    她说话虽大伙不爱听,可也得确是实情。一时都是无话。

    这婆子不由略有些得意,眼珠子一转便神神道道地冲着刘稳婆挤眉弄眼。

    “刘家妹子,我早起时,见你家那儿媳急匆匆地从院里出来了,朝街那头走了……是去做啥去了?”

    这谁家的媳妇子不是老实在家里做针线,做饭洗衣,便是有接针活挣钱的也都是在家里安生地做的,这周家媳妇一天早地就匆匆忙忙地跑了,莫不是做啥不好的事了吧?

    周大宝虽年纪还小,却也能听出话里有没有恶意,闻言便抬头翻了个白眼,大声道,“我娘是去布坊里上工!不去上工,我们一家人哪来的新衣裳?”

    孙大人心地仁义,本事又大,他在哪儿,学堂和好多作坊就开到哪儿,他爹娘和奶奶都有活干,他也有地方去上学,比过去可强得多了!

    那婆子脸上有点讪讪地,“这小子嗓门真大!倒嚇了我一跳!”

    旁的人却关心的跟她不同,“布坊?什么布坊?妇人也能上工的?”

    家里被抢得都快要断顿了,城里好多铺子也都没恢复元气,这会差事难寻,若是有门路,妇道人家能挣钱,谁还讲究那么些?

    刘稳婆道,“自然是能的!大宝他娘就在里头做工,做的就是这种新样式的棉衣,还有毛衣,好多新鲜的呢……”

    众人一听忙问,“那布坊里头还要人做工不?是要什么样的呢?”

    刘稳婆笑道,“该是要的吧?不过里头的门道啥的我一老婆子也不懂,不然等傍黑大宝他娘回来,你们再问她去!这会儿却是时候不早,我得赶紧把大宝送去上学哩!”

    说罢便同众人道别,拉了周大宝昂然而去。

    心里却有些得意,若是教这干老娘们知道了她刘稳婆也是有工上的,还不教她们红了老眼珠?

    刘稳婆祖孙俩大步走在城中的主街上,这条大街从前那是最繁华,地价最贵的,没钱没势的平头百姓都不怎么敢往这边来。

    如今街道两边好些店铺都是关着门,只有一二成的店还开着。

    其实那些店铺之所以还关着,不是担心城中又来一场大乱,被劫个血本无归,而是这些店原本是属于陈家或是诸家,或是这两家的亲故,如今他们倒台,掌控一县之地的孙钗当然不承认这些店铺的归属,两家所有的财产,不管是宅院店铺还是田土山林,以及家中金银珠宝,全都被收归了凤祥寨,从陈诸段三方来看,说他们是山寨土匪,倒也没错。

    听说孙大人打算将这些店铺宅院都当众卖了,价高者得,得来的钱用来修房修路,开养济院,建学堂啥的……反正都是传说中那些爱民如子的青天大老爷才会做的事。

    “要听先生的话,好好学!不可淘气!”

    叮嘱了孙子几句,眼瞅着他进了学堂的院门,刘稳婆同看大门的老汉点头打了个招呼,这才方向一拐朝着县衙后走去。

    这县衙后原来是陈府,住着陈继礼的夫人和姨娘们。

    一位夫人,四个姨娘,再加上四位小姐,光是这些主子,就不老少了,陈府就不断外扩,里头完整的小套院就有十来个。等陈家倒台,诸家倒是没难为陈家的女眷,毕竟是连着亲的,只将她们有一个算一个,打包往乡下族里一送,到时她们这些人是死是活,是杀是卖,就都是他们陈家自己内部事了。

    不过诸家人还没来得及风光搬进来呢,就又被段爷干翻了。

    因此孙钗带着人占了县衙的时候,这宅子里值钱的东西能搬的都搬走了,里头连个鬼影都没有。

    孙钗选了其中一个小套院做自己的居所。

    另外的院子做了大致的规划,供给各组各队当做办公的地方。

    其中靠着后街的一个院子便是医护队的地盘。

    “刘师傅来啦!”

    两个中年妇人正在院子里忙活,一个扫地,一个洒水,听见脚步声瞧见刘稳婆,都赶紧满脸堆笑地同刘稳婆打招呼。

    这两人便是同在医护队的,都是孤寡独个的苦命人。

    机缘巧合被收进了医护队,被队长派来给刘稳婆打个下手,学学助产接生之类的手艺。

    接生这门手艺虽然不是什么多光彩的,但也是能挣饭吃的,一般传媳不传女,更不用说外姓人了,但孙大人对她一家有恩,且她儿媳也吃不了这碗饭,又能在布坊里挣工钱,因此她也就不太在乎外传不外传了,更何况这二人一口一个师傅叫的恭敬,她一来就给倒茶递水的好不殷勤,她亲儿媳也没这么对她过!

    医护队初组建,除开进城时打了几场小仗,送来些伤员之外,平时也就是给来换药的凤祥军兵们换换药,治个头痛脑热的。

    有空余的时候,就有那识得字的给大家讲讲医药家常小册子。

    这小册子可不得了,居然是孙大人亲自抽空写的。

    什么盐糖水的用法,治伤前如何祛风邪脏污,紧急止血,闷厥渡气……总之,这一套套的,可比她祖传下来那两板斧显得高妙复杂多了。

    而且经过这些日子在伤员身上试用,的确都是管用的法子。

    这天医护队接待了两个有身子的孕妇,给五个伤兵换了药,又抽空做了些用得着的药丸药粉,干净绷带之类,正要坐在一堆,听队长给大伙接着讲医药家常小册子呢,就听着隔墙的那头有人咚咚地跑过来,声音还挺急的。

    “刘稳婆呢!快,快,大人有请!”

    跑得一头大汗的是小六子。

    进来就拖着刘稳婆往院外跑……

    孙大人有命,刘稳婆自然是极上心的,脚步加快地跟着跑,跑着跑着觉得不对。

    “诶,这是往大院外走的啊!孙大人的住处不是在院那头吗?”

    小六子跺了跺脚,“孙大人管着一县呢,多少事情,哪里能老在住处的……孙大娘,快跟我走吧,难道我还能哄你不成?”

    刘稳婆一想也是,她一个老寡妇,这么大岁数了,也就是会个接生手艺。人家坑害她图个啥啊!

    跟着小六子疾走过两条街,来到一处巷内,小六子就打开了最头里那家的小院门。

    带着刘稳婆进去之后,小六子又把门给关死。

    刘稳婆见这少年眉头紧锁,咬牙攥拳,神情从未有过的凝重,心里格登一跳。

    “这是怎么了?可是大人出了什么事?”

    小六子欲言又止,一跺脚,“诶,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刘稳婆推开那间房门的时候,向来尖的鼻子就闻到了淡淡的腥味。

    这是临产妇人胎水已破的征兆啊!

    刘稳婆打眼瞧过去,见房中光线昏暗,临窗的床上,半躺着一个人影。那人影腹隆起,显然是个孕妇!

    刘稳婆倒是放下了一半的心。

    心想原来孙大人找我来是给个妇人接生。

    早知如此,何必神神秘秘的,提前说一声,她就早来了。

    难不成这妇人是孙大人的相好的,这娃是孙大人的?

    然而刘稳婆猜中了后段,猜错了前段。待她走近两步,瞧见那妇人的眉眼,但见浓眉凤眼,俊朗无俦,只是额头上冒出大粒的汗珠子,嘴唇发白,显示出这时正是关键时候……

    但!

    刘稳婆蓦然瞪大了双眼,不由自主地慌忙向后退了一步,险些跌个四脚朝天!

    老天爷啊!

    这人,居然就是孙大人!

    刘稳婆的神情如遭雷劈!

    在她眼里,孙大人有如天神下凡,智勇双全,仁慈又侠义,还有一身通天的本事。

    如今占了这一县之地,未来说不得能称个王啥的呢……

    然而是怎么也想不到,孙大人他,不,她,是个女子啊!

    这女扮男装的事她在话本里也听过,但最多就是去赶个考,做个官,或者去从军能立个功啊啥的,但从来也没听说过,有猛如孙大人这般的……

    且,这娃,这娃又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