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84章 出生

第84章 出生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稳婆被这个惊天大秘密给雷得外焦里嫩,一时间呆如木鸡,回不过神来。

    而孙钗半躺在床上,却是侧头对她道,“刘大娘!劳你老人家搭把手!”

    这声音听起来平静而和气,然而却是明显强自抑制着剧痛,仿佛平静深海下,藏着看不见的惊涛骇浪……

    刘稳婆这会儿才突然如梦初醒,“哦,哦”地应了两声。

    小跑着到了床边,她也不愧是经验老道的行家里手,虽然躺在床上的这个是一县之主,掌握着无数人生杀大权的贵人,却也是个正在生孩子的女人,刘稳婆很快就专心致志地忙碌起来,时不时地指点着几句。

    屋内似乎没了有声音。

    小六子在屋外脚步不停地乱走,仿佛热锅上的蚂蚁。

    他简直都要快被吓死了好么!

    自打他被大当家的挑中了做个跟在身边服侍的小随从,那地位是刷刷地往上飞升。

    就算是从前的三当家木大通见了他,都能笑眯眯地夸他两句小六子眉眼长开了,个头窜高了。

    至于说吃和穿,那更不是不必他自己操心了。

    每回去厨房替大当家的拿饭,那大师傅都会极其亲热地连带他的那份也准备好,虽说种类上跟其他人都差不多,可做大锅饭的,那手上准劲大着呢,有肉和没肉,有鸡屁股还是鸡腿肉,那都在大师傅手里呢……他跟着大当家沾光,每回都是好地方上的肉。

    再说穿,那布坊的嫂子大娘们,见了他那更是跟亲大娘嫂嫂似的……不,亲大娘,亲嫂子,是什么鬼样子,他打小在村里还没瞧够么?

    反正那些个妇女们,恨不得拉着他的手,问长问短,嘘寒问暖的,每次供应衣裳的时候,他的那份总是做得特别合身,队长还会额外用她自己的布料单独给做几件小东西……除了他那份,另外的当然是想托他送到大当家那儿的。

    原本他就想着吧,要是大当家将来当个大官大将军,或者是跟北原那边的信王一样,自己个称了王啥的,那他就能当个大管家……就算大管家不成吧,那小管事总成吧?反正到那个时候他也算是跟着鸡犬升天了……

    正觉得这未来更光明,小日子美滋滋呢,忽然今早儿大当家的蹙着眉头,身上裹着大氅,叫上他出了门。

    他只当又是去哪里巡视,屁颠颠地拿了要用到的包裹就跟着去了。

    谁知却是来了这么一个因为大乱的无主小院。

    大当家地脱下大氅,往床上一坐。就对他说,“小六子,如今有一件事要委托你去做……”

    他当时倒是瞧着大当家肚子起来了,还以为是这段时间在县城里,伙食好了,大当家的发福了,觉得是官越做越大的的表现,压根没多想,这会儿一听大当家的这么说,就一拍胸膛,大声道,“大人只管吩咐,小的拼了命也得做好。”

    大当家的就点点头,道,“那你去请刘稳婆过来这个院子里,不要带旁人,不要声张,当然了,也不必特意躲藏……”

    小六子只当是什么艰苦卓绝之事呢,没想到却是去叫刘稳婆!

    这事随便吩咐一声就是,又哪里用得着……

    却听大当家的又道,“我就要生了,所以你要快点请她过来!”

    当时他腿一软,就坐倒了。

    他头脑里把这句话来回过了一遍,直疑心是自己听错了。然而在看到大当家那鼓起来的肚子,就不能骗自己了。

    不过他被骇得虽不轻,机灵劲儿却还在,当下就一骨碌爬起来,点头应道,“大人放心,小的定然把刘大娘请来!”

    且保证不叫外人知道!

    他就这么一路小跑着去找了刘稳婆,而且心里暗自发誓,这大当家的秘密,他一定要烂在肚子里,不管大当家是打算把孩子养起来,还是要送到妥当的地方让人养,他都要,拼了小命,也要保卫大当家!

    但是,但是……

    小六子也不知道在泥土地上来回了几个圈了。

    怎么没声音呢?

    不会有什么岔子吧?

    他就算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都听村里老人说过,这生孩子就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有在地里干着活就突然生了孩儿的,也有看着健壮,结果几天几夜硬是生不下来……

    小六子双手合什,呸呸呸了两下,不住地念着佛。

    满天的神佛,天皇皇地老爷,一定要保佑大当家的平平安安的呀!

    “大人,这会先歇歇,还得等等再使力……”

    孙钗满头冷汗,刘稳婆的声音仿佛飘在云端,嗡声嗡气的,孙钗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寄居了异形的倒霉鬼,有个小怪物在肚子里头使劲地折磨着她,拳打脚踢拿大顶那种。

    娘的!这多半是个皮小子!等出来看老娘不倒拎着他打屁股!

    明明他爹就是绵绵的,特别可爱的那种帅哥哥……

    果然是美色害人!都是那家伙的错!

    要是,他长得再丑八怪一点,性格再霸道蛮横一些,她明明一个志向是星辰大海的女人,却忍不住沦陷,忍不住就天雷勾动了地火,然而当时那两天是美滋滋了,却一不小心还留了个小怪物在她肚子里!

    她的身体一向都很棒,能吃能睡的,是等到三个月没有大姨妈她偶然意识到了这才懵逼了。

    我了个去!

    在古代生孩子啊!

    她打下了山寨,好容易发展成了星星之火,马上就能燎原了!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或者被敌手趁虚而入,她岂不是成了倒在生孩路上的倒霉蛋?

    然而肚里有货了,也不可再退了,她深思熟虑了一番,决定去县城请个技术最好的稳婆,把自己知道的那些医学知识给对方教教,好让她过鬼门关的时候,能有外援来助力。

    结果无心插柳,倒是阴差阳错地打下了长(阳)县!

    “快,加把劲儿!对,就是这样,能看到头了……”

    刘大娘说的那些话听到耳中,她都要反应几秒才能模糊地想到这是啥意思。

    娘的,实在是太疼了!

    想当初她打小练武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后来吃保镖这碗饭,受的最重的伤,也都跟这个没法比!

    这时候的疼,都是当时的傻快活!

    那该死的家伙,等有天再见的时候,看老娘不狠狠修理他一回!

    耳中传来猫叫似的啼声时,孙钗长出一口气,如同放下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一座大山,两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大人,您看这小公子,生得多俊啊……”

    刘稳婆勤勤恳恳地做着后续的活儿,剪了脐带,给新生的小男娃擦了血污,用放在桌上的软布给小男娃包成了个小襁褓。

    小男娃似乎能感觉一般,皱着的眉头展开,两只小眼睛就睁开了!

    以她多年接生的经验来看,这娃娃长大了定然是个俊俏公子,刘稳婆嘴角忍不住上扬,就小心地抱着去让大人看。

    呃?

    却见那位大人把旁边堆着的大氅揪过来往身上一裹,头一歪,已是睡了过去。

    若不是还有鼻息,胸口起伏,刘稳婆还会以为大人是出了什么岔子了呢!

    小娃娃似乎也感受到了亲娘对自己的冷漠,一张嘴就接着哇哇大哭起来。

    王小六在外头焦急地问,“刘大娘?刘大娘?可是生了?大人他,她……怎么样?可平安么?”

    “生了,生了!都好着呢!”

    刘大娘把小娃娃放在了大人身边,自己出了房门,给王小六报信。

    王小六使劲儿搓着两只手,又伸长了脖子朝房门口看,当然了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是不可能看到一丁点的。

    “啊!太好了!当真是贵人自有老天保佑……刘大娘您也辛苦了!”

    王小六长长出了一口气,两眼放光地问,“是个男娃还是女娃?”

    “是位小公子!”

    王小六两手一拍,“这可太棒了,大人这不是就后继有人了么?”

    刘稳婆,“……”

    然而王小六这一句话,倒似提醒了她些什么,刘稳婆面色突然一变。

    “小,小六,我,我,老婆子年纪大了,没多少年活头……也就罢了,可我家人……你能不能向大人求个情,饶过我家人,我保证半个字都不往外漏了去,我……就不出这个院子!”

    王小六眼瞅着这老婆子目光在墙壁,大树上扫视着,忽然就明白过来,赶紧一把拽住她。

    “唉,刘大娘你可是想差了!”

    “你说说看,大人是那号人吗?你怎么把大人想得跟那姓陈的狗官一个样了!”

    “可,可……万一被人知道,那可是要闹出大乱的!”

    刘稳婆嘴唇直哆嗦,她只要一想到万一大人是女人,而且还生了个娃这个大秘密要是传了出去,只怕全县都要晃一晃。

    那寨子里二三当家都是男的,万一以此为借口,要夺权争位什么的……

    只怕是好不容易才安宁下来的长(阳)县,又要纷乱如麻了!

    “这,这应该……”

    王小六虽说觉得不至于,毕竟,整个寨子能变成今天这般,全都是寨主一个人的本事,那些人,什么二三当家,什么管事队长,就是听命行事啊……

    “他们敢!大当家的身手,谁敢来炸刺?就能灭了谁!”

    说着眉头就蹙了起来,想到如今大当家可正是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候,要知道,上个月,他还见大当家去作坊巡查,路上冒出几个早就守在那儿的刺客,正是段家的漏网之鱼。

    因为段家的势力主要掌管着三教九流什么青皮流氓乞丐的,尤其是乞丐,把灰往脸上一抹,看着断手断脚,可怜兮兮的,谁能想到他们竟是心怀不轨来行刺的!

    “就是这几天麻烦些,劳大娘你守着照看大当家,过了这几天,大当家恢复了,应该就没事了!放心,大当家英明神武,定然早有对策,不比咱们这些笨肚肠的强……”

    他们在外头又是拉扯,又是嘀咕,这声音不大不小,倒是传进了半睡半醒的孙钗耳中。

    身处乱世,又是决定要做上位者的孙钗,怎么可能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就真的放心睡过去?

    自然还会留有几分警惕的。

    外面的对话声传入耳中,孙钗心里暗道,这两个人对她倒是真的忠心的。

    一开始她拿下山寨,其实也没特意地男扮女装,比如说她就没束胸啥的,然而大概是……

    本钱不够,不用束也就那样,而且她那一夜大开杀戒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竟是没人往孙钗女扮男装上想。

    至于说后来的人那是只敢仰视孙寨主的,谁敢胡思乱想,还想不想好好活了?

    “刘大娘,你进来一下。”

    听得孙大人的声音传来,刘稳婆与王小六对视了一眼,应了声赶紧进了屋。

    心里却想,先前不知道这个大秘密的时候,她只觉得大人的声音虽有些嫩,过于好听了些,却大概是因为年纪太轻,没想到不是因为年纪,而是就是女子!

    “刘大娘,我本来是女子,只不过为了做事方便,这才穿着男装,并非是想刻意隐瞒什么。你帮了我的忙,很不必害怕,便被人知道我是女子也无妨……”

    孙钗因为终于卸了货,只觉得一身轻松,声音虽哑了些,但其实心情不差。

    还略歪了下视经去瞧她的小怪物!

    这一瞧,孙钗就决定收回小怪物这个污蔑之称。

    小小的肉团子,肉嘟嘟的小脸圆圆的,两只眼睛已经睁开,黑亮得仿佛秋天的水葡萄,望着人的时候,特别无辜特别乖巧……

    孙钗不知道别家的小娃生下来是什么样的,反正这小家伙就听见他哭了那么几声,然后就老老实实地把小拳头塞进自己嘴巴里,自立更生吃得有滋有味的。

    孙大娘到此时,得了大人的承诺,才算是吃了颗定心丸。

    反而有些惭愧起来,大人何等仁义之人,她怎么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于是反而倒为孙钗考虑起来。

    “大人虽说不惧闲言碎语,但这县城才打下来,都是刚刚起步,万一叫陈诸段这三家的余孽知道,再兴风作浪,扇风点火起来,也是麻烦。不若等过段时日,等都稳了,再公开也不迟。老婆子我以性命发誓,大人不公开,老婆子那是半个字都不往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