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85章 小乖

第85章 小乖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钗这位一县之主在众人的视野里消失了两日,到了三日上,孙钗换了衣裳,外头仍然套着她那件黑狐皮大氅。

    多亏了此间的衣裳多是宽松飘洒的风格,尤其是身份越高,越是大衣飘飘,衣袂飞扬那才是有范儿,她这大肚子才能藏了这么久。

    不然被有心人所趁,在她最虚弱的时候下个黑手,她们娘俩就得都再重新投胎了。

    先前入主长(阳)县时,就形成了惯例,每隔一日就在县衙大堂开会。

    孙钗坐在县太爷的宝座上,身后是明镜高悬的牌匾,披着华贵的黑狐毛大氅,文武下属在两边排成两列,虽说还是很简陋,但比起黑风寨的聚义堂来,已经是飞升了一个级别了。

    葛明礼站在队伍之尾,却是比谁都积极发声。

    “大当,哦,不,主公可是没休养好,瞧着气色是没前两日好?”

    葛明礼就是西屏寨的葛寨主,这老小子见风使舵,早先便为了银子给孙钗跑前跑后,搜罗人才,等到见孙钗打败了县城守军,干脆带着西屏寨那百来号早就眼红着凤祥寨好日子的弟兄们投奔了孙钗。

    据说西屏寨的那些汉子们一听葛寨主要带他们投凤祥寨,一个个都潸然泪下啊。

    葛明礼还想劝他们想开点,毕竟守着西屏寨没吃少穿的,也不能光图个自在的名儿啊……结果还是个老哥哥说出了心里话,“寨主,都这么些天了,你可算是想通了啊!”

    于是这些人一个个争先恐后,撒欢似地就飞奔向凤祥寨了,只留下葛明礼还在风中凌乱……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葛明礼是七寨里头一个,如此有眼光深明大义,什么条件都没提就投了孙钗,孙钗就算是为了千金买马骨也得给葛明礼不错的位置,因此封了葛明礼一个将军之职。

    后头那些再投来的寨主可就没有如此捷径了。

    虽然都有职务,也就是统领之类,都在葛明礼之下。

    他们若是不投孙钗倒也不是还能凑合挺上几年,但眼看着同为七寨的凤祥寨真个的如同真凤飞腾,他们那是拍马不及,而且葛明礼这个滑头的老小子,没皮没脸的直接就去给那姓孙的做小弟去了,西屏寨原先那些穷汉也几乎都享受到了跟凤祥寨人一般的好待遇。

    吃的是干饭,穿的是新衣,脚上还有不怕踩水的新鞋……

    各寨子的人偶然在山道上相逢,瞧着从前比不上自己的穷鬼们个个都抖了起来,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可不就油然而生。

    人心散了,队伍可不就好带了!

    大势已去,与其担心哪天被有心思的下属给砍了拿自己去换功劳,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还能卖个好价钱……就这样,七寨归一。

    南屏山尽归孙钗手里。

    而葛明礼在这件事上也算是起了带头示范作用,且他脸皮厚又惫赖胆大,插科打诨什么话都敢说,孙钗倒是对他多了几分容忍。

    木大通瞄了他一眼,心想这两日未见孙大人,小六子又道孙大人身子略有不快,暂时休养,且不便见外客,本来还当是感了风寒,但看今日这般面色苍白,又不大像……

    “嗯,这两日好多了。”

    孙钗对着葛明礼淡淡地点了点头。

    却没打算就这个多说什么,而是问起了各人负责的事务进展。

    长(阳)县刚打下没多久,正是百废待兴之时,而且很快就越冬,还有不少普通人家别说冬天的衣被了,就是家里的存粮,都不一定够吃到过年,不过也幸好抄了那三家,粮食储备和银子都挺足的,只要合理地给这些福利发下去就好了。

    不过就算是发福利,也不能就滥好心的没章法,而且也不能毫无条件的就发了。

    人都有劣根性,轻易得来的就不会珍惜,且会得陇望蜀,把意外得来的帮助当成理所当然的。

    “葛将军负责的县北白原镇十个村子户籍调查进展如何?”

    “主公吩咐,那咱就是肝脑涂地也得把事办好啊!这白原镇啊……”

    一听老大果然被自己这话提醒得先问自己,葛明礼忙大声表明着自己的劳苦忠心,他在七寨寨主里本就是以长了一张好嘴著称,那说起这十个村来,哪个村人口多,哪个村子全建在山上,山路崎岖,哪个村子的田地遭了野猪祸祸,让他眉飞色舞地说出来,那是滔滔不绝,有声有色,全然把站在他旁边的同伴飞来眼刀子当作刮过的小风。

    “这个便是整理出来的黄册了……请主公过目。”

    葛明礼双手把两本帐册呈上,小六子接过来小跑着送到案上,孙钗翻了几页,点点头,“辛苦!下一步就是依据这册上的名单,准备发放救济物资……”

    这分发物资的事肯定不会由葛明礼一人作主,孙钗还会另派个不同阵营的人过去协助。

    旁人一时不察,便被这姓葛的抢了先机,总算等他(汇报差事)自吹自擂完了,赶紧就接上去……

    其实一县的事,听起来是挺多的,但这时候人口不密集,全县也不到十来万。

    孙钗把各项事情都分到具体的人头上,最多因为涉及利益,会多加一个副手,基本上是每个都有明确的职责,孙钗不用事无巨细地一一去管,还是不算繁乱的。

    只是倒底生了娃三天,就算身体底子很好,还是难免比往常更容易觉得累,到了后半程,额头便沁出了点虚汗。

    好在这例会也就是一个时辰,孙钗把各项事备交待了下,便宣布散会。

    小六子眉眼机灵,赶紧上前递过来一个小手炉,孙钗把手炉揣起来,两手笼着,如同天生尊贵的清贵公子,缓步而行,而小六子就捧着帐册恭敬地跟在身后。

    还没散去的众幕僚瞧了都是目瞪口呆。

    看惯孙钗大大咧咧的模样,猛地看到换了作风……各人都是各有所思。

    葛明礼一拍双手,无脑夸道,“果然咱们主公就是天生的大人物,这气派,怕是王孙皇子,也不过如此罢了……”

    木大通无语地望着葛明礼,“……”

    有个脸皮厚得感天动地的同僚的滋味,实在是很酸爽啊。

    开完例会,孙钗回到自己卧房,小六子赶紧把备好的补汤送上。

    “是刘大娘熬的,说是对身子好……”

    小六子跟刘大娘那也算是共享一个秘密的战友了,刘大娘这几日时不时地就从医护队里溜出来,到孙大人院里的小厨房指点些汤汤水水,毕竟祖传这一行的,也有不少偏方什么的。

    孙大人的小公子生出来就六斤六两,这数儿听着就吉利得很。

    小公子不光长得粉嫩可爱,眉眼俊俏,还特别的乖巧,吃饱了就不爱哭闹。

    不过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小公子他有个强悍的亲娘,却没有奶水!

    照刘大娘心里的主意,这没有奶水也没啥,对大人孩子都好。

    那大户人家的娃儿们,不也都是要找奶娘的吗?

    更何况以大人的身份,每天多少事情要做,总不能正处理着大事,突然小公子哭了,这是接着做事呢,还是喂奶呢?

    刘大娘自己有手艺,没有投靠孙钗之前,几乎是家里的顶梁柱,因此认真算起来,她是这时代的职业妇女了,眼界见识都远超同年纪那些总窝在灶间坑头烧火做饭洗衣缝补的老妇,但即使是时代先列,刘大娘也想不到,几百年之后,还会有妇人能做一国之相,还能在开国家会议时一边看着公文,一边给娃哺乳的。

    因此刘大娘虽然懂得炖什么补汤能下奶,大人没提这事,她也就没提,弄的汤水那些都是补养身体的。

    不过因她是城里的有名稳婆,人脉颇广,第二日便寻了个可靠的奶娘来。

    孙钗见了见奶娘,打听了下家里的状况,见还算合适便留了下来。

    孙钗接过小六子递来的汤碗,三两口喝下。

    “小乖呢?”

    田奶娘正抱着小家伙走到了门口,听了便走进来,笑道,“大人,小公子今天乖巧的很,都是按时吃的奶,吃饱了就自己耍,着实招人爱……”

    田奶娘夫家本是在城中平民,家里的男人都是码头那边的力工,田奶娘嫁过去三年,今年夏天时生了个大胖小子,本来一家正是欢天喜地的,哪知道段爷惦记上了抢位夺权。

    码头力工这个行当,早就被段爷把持在手里,因利润不大,陈家一直就没跟段爷计较,但谁能想得到,利润虽不大,但由此能拿捏的人却不少。

    田奶娘的公公和男人,其实都是老实巴交,只会下死力气干活的那种,但生计被人捏着,不听段爷的,立马就能叫他没活可做,也只得随着大流听人家的吩咐。

    段爷后来跟诸家火拼时,就把他们这些推出去当炮灰,在一次交战中,田奶娘的男人断了腿,公公被打死了,再加上后来城里纷乱如麻。她家的日子越发过不下去。

    虽说后来孙钗入主县城,局势好了,码头力工也没人盘剥了,但她家又没了能做活的男人,一家子吃穿嚼用,男人要养伤,样样都要银钱,她和她婆婆也没有挣钱的门路,年景不好,就算想给人缝补洗衣都寻不到活儿……实是穷得不行了,她才听邻居们支招儿,道她的奶水足,再不成去给人当奶娘,不比去做那苦活累活强?

    就这么着,田奶娘就托了人帮忙寻奶娘的活儿,辗转搭上了刘稳婆的线,刘稳婆瞧了她人虽瘦,奶水还是挺好的,穿着也干净,就向孙钗荐了她。

    孙钗瞧了也满意就留下了她,不过也担心田奶娘的孩子没了亲娘的奶吃会影响身体,便同意她把那孩子也接过来养着,又让人在院子的杂物间里养了两只奶羊,保证小娃娃们饿了总有吃的。

    因田奶娘也就二十出头,而孙大人还不到二十,地位虽殊,年纪却差得不大,为了避嫌,田奶娘虽白日在孙钗院子里照看孩子,但夜间还是在别的院子住的,那院子也住着仆妇婆子们,分出一间来给她和她儿子住,倒也便宜。

    田奶娘不知道孙大人的身份,但只见着娃娃,没见着娃他娘,心里便猜着这小公子怕不是孙大人哪个相好的生的,不过就算是庶子,那也是贵人家的,还是长子,这身份低不了……她好好的照看着小公子,想着说不定自家儿子的前程也在上头呢。

    “来,让我瞧瞧这小家伙!”

    孙钗接过小娃娃。

    三天里吃得好,睡得饱,这小子的胖脸蛋褪去了那层红,越发显得白嫩,这会儿睁着两只乌溜溜的瑞凤眼,小嘴微张,仿佛能看见面前人一样,露出好奇惊讶的模样。

    “小乖,认识我吗?”

    虽然知道这三天大的婴儿视力还没发育好呢,孙钗仍然饶有兴致地逗着小家伙。

    她其实不大喜欢小孩子,特别是软趴趴的婴儿,偶然见过同学家的宝宝,那随时随地都能来泡婴儿黄金和张大嘴哇哇哇的震耳魔音,真是让她敬谢不敏。

    不过,这小东西,是自己生的,那又不一样了。

    比如说现在,一团轻轻软软的小包子贴在自己胸口,就有一种血脉相连,心跳相通的难以言喻的感情涌上心田。

    小肉团子小嘴朝两边咧开,似乎是笑了。

    “呀,小公子会笑了呢!”

    小六子在一边看得真切,惊喜地叫出了声。

    果然不愧是大人亲生的,三天大就这般的聪慧啊!

    虽然知道应该只是巧合,但真是亲生的儿子怎么看都好,一个无意识的咧嘴,在她眼里看来,也仿佛是小家伙真的学会了笑这一项本事……

    转眼就到了年根儿。

    聚集在大堂上的众人都是笑呵呵地。

    真没想到,他们一群土匪出身的,还真把这长(阳)县给占稳了。

    各种福利扶助发下去,满县的老百姓都展了眉头。

    孙大人的威望也达到了最高……听说还有人在家里给孙大人立牌位的?

    没有意外的话,这大概就是今年最后一次开会了。

    明年,那就是新年新气象,说不得他们跟着大人还能再进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