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86章 亮相

第86章 亮相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月初一,在县衙大院里开个新春宴,大家伙都来,把家里老婆孩子也都带过来,咱们好好的热闹热闹!”

    在散会之前,孙钗宣布了开年的第一场大宴。

    这是孙钗打下长(阳)县的头一个新年,县城里临近年根的时候秩序井然,城中大小商家都开门做了生意。城内平民因为有县衙出台的几个工程,诸如修城墙,改造城内排水河和茅厕这些怎么着也能有个活做,手里有了点活钱,临过年时怎样也能拿出来办些年货。

    什么时候都是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的买卖无人做,有商机那自然是有做买卖的,大商小铺路边摊子,吆喝叫卖,而街上各处都有采买年货的,更有带着小孩儿出来买零嘴儿玩具的……因此长(阳)城看上去,竟然已经比先前没大乱陈家主政的时候,还要繁华热闹上几分。

    曾经令人望而生畏的县衙门的外墙上,画上了巨幅的彩墨画,各种吉祥如意的图案,什么祥云,龙飞凤舞,喜上眉稍,花好月圆,几乎是走两步就换一个场景……而到了大年初一这一天,凤祥寨诸位头目换上新衣,收拾齐整,带着同样满身打扮得光鲜的家眷,喜气洋洋地就进了县衙大门。

    他们这些人自打进了长(阳)县,都算是摇身一变,从原本有点见不得光的身份,变成了官老爷,虽说不是朝廷封的,但天高皇帝远,那龟缩在京城的小皇帝,连京城的事都做得主,哪里能管得到他们长(阳)县呢?

    且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老大就招兵买马,走出长(阳)县,打下更大的地盘呢!

    因此虽不过短短半年时间,这些人在长(阳)城里,都算是有身份的实权人物,那些娶了妻有儿有女的如木大通也就罢了,有些光棍,甭管长得有多砢碜,年纪有多大,都成了抢手的香馍馍。

    半年时间别说这些有资格进大堂议事的了,就是那些级别再低些的光棍们,也都飞快脱单,还有动作快的娶来的新妇肚子里都揣上了!

    葛明礼穿了一身宝蓝色的绸袍,外头披着灰鼠皮的披风,倒把他的脸衬得更黑。

    他身后两步远处,跟着他新娶的媳妇,白晳微丰,面似银盘,五官虽不出众,但光是白和那张脸,葛明礼就觉得值了。

    他这媳妇虽是个二婚寡妇,那也比他小了十岁,还是城里一家笔墨铺子的女儿,嫁的男人在城内大乱时无辜送了命,婆家人嫌她命硬克夫,留在家里还要白费粮食,就撵回了娘家……她娘家收留着女儿,铺子开不成,就靠着藏起来的家底艰难渡日……等凤祥寨进了城,先时城中百姓都在观望,想着这伙人说不定没坐稳几天就被撵走了呢,结果没想到啊。

    世代盘踞在长(阳)县的陈家没站稳,手里有兵权做着武将十几年的诸家没站稳,三教九流黑吃黑的段爷也跌了跟头,倒是这凤祥寨的土匪们,做事走一步想两步,有章有法,行事还光明大方,很快就得了民心。

    观望的那些人便都有了主意,这些人都是山沟里来的穷汉,都是孤老单帮的,要想迅速提升自家门楣,嫁女可不就是最快的好法子?

    于是还没等孙钗提出要给手下的王老五们搞个相亲活动呢,就已经有各路人马前来给这些汉子们做媒了!

    单身无伴几十年,一朝变身高帅富……

    这大概就是这帮单身汉子当时的心路历程,一个个都美得不要不要的,夜里甚至还会做梦笑醒……有那头脑发昏还提高了自己的择偶条件,什么年方二八美如花,自带嫁妆会持家啊之类的,甚至还有想过娶两个媳妇,一妻一妾美滋滋的。

    当然了,这些想得美的汉子们在被孙老大单独叫去谈心(教训)之后,就变得低调务实多了。

    总之,光棍都脱单的过程是复杂的,结果是美好的,有孙钗把着关,总算没闹出一朝得志便猖狂之类的毁凤祥军名声的闹心事来。

    也正是上头有人时刻敲打着,这些汉子们又都是刚吃上饱饭,倒是跟媳妇们如胶似漆,家庭关系很是和谐。

    “葛统领……”

    葛明礼一回头,就看到段添财搀扶着一名瘦小个的年轻妇人走近,那妇人长得瘦小干巴,身无二两肉,决不是葛明礼喜欢的类型,但人家却挺着个肚子,显然有孕数月了。

    段添财洋洋得意,“你可要抓紧啊,说不准还能赶上咱们两家做个亲……”

    他娶的新妇是位举人的女儿。虽说娘家穷了点,但这新妇长得娇小玲珑,还识文断字,提起笔来就能写写画画,算帐更是不成问题,所以说,他也算是捡着了,且喜过门就添坐床喜,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当爹了!

    葛明义咧嘴傻笑,“你可放心,我还等着生个胖小子娶你家闺女呢!”

    哼!不就是快了一步么,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

    看他今夜里回去就辛勤劳作,就不信肥田里种不出庄稼!

    木大通,金长发等人都带着家眷来了,木大通带了他儿子,他婆娘早早没了,他又怕娶了媳妇对儿子不好,等进了城倒不是没有人给他做媒,他十分心动,思量了好一阵又谢绝了,只收了个美貌的丫头在身边做通房。

    金长发倒是婆娘和儿子都在,他婆娘是在山寨里娶的,黑胖黑胖的,脾气急燥得很,后头跟着金长发进了县城倒是收敛了许多,这会儿换上缎袍,带上金银头面,倒也打扮出了几分富太太的气派,金长发的儿子还小,不过七八岁,虎头虎脑地,好奇地四处打量着。

    更有各队各组的队长组长,如王磐,倩娘等人,以及先锋连郑三和王老六他们,都穿着簇新的袄子喜气洋洋来了。

    这一进县衙大门,便能瞧见里头张灯结彩,花树上绑着能乱真的假花,门内摆着两只大大的木雕马,总有半人多高,是工匠组木工坊所制,特意为今年的马年应景的。

    大厅内阵阵暖风,厅中一角几名乐师吹拉弹唱,尽是欢欣喜乐之曲。

    而靠着南墙便有一长排的摊子,竟是现场制作各种吃食!

    什么烤肉串,炸面果,现煮酸梅饮子,烤鲜鱼,各种小炒……不下二十种!

    旁边接待的人给大伙解释,“大人说了,大冬天天冷,那菜炒出来端到席上没一会就凉了,反教大家吃不好,倒不如现烤现做,想吃什么就拿什么,放开肚皮来得爽快!各人大人只管随意,孙大人稍待就到!”

    众人听着新鲜,有几个老成的还想等着孙大人到了再开吃,免得露出吃相来不美,但是被带来的小孩儿却等不及了,一个劲儿的就往南墙摊子前凑。

    大人们也只得放手,教他们只管吃,不可淘气……这些小家伙们便似脱缰的野马般,撒欢地在各个摊前头乱转,盯着那些正烹制的好吃的,两眼紧盯,口水都快下来了。

    最让这些小娃儿们欢喜的是,这里的好吃的是不要钱的,能吃多少就有多少,一时之间,只觉得这个好,那个更棒,眼大肚子小,如同掉进了米缸里的小老鼠般……瞧着自家娃儿这般,大人也面露微笑,厅内气氛一派欢乐。

    “主公怎么还不来?”

    段添财一手护着娇妻,一边举头张望。

    他妻子眉眼温柔带笑,却是望着满厅跑着找好吃的小娃们。

    若是肚子里这个顺利生下来,后年这个时候估计也能抱在怀里要吃的了!

    她亲爹是举人,她生下来头几年还是过过好日子的,可惜,她亲爹死得早,被两个叔叔霸占了家产,把他们姐弟两个赶到最破烂的房间住,每日如奴仆般吃喝做活……城中大乱时,她二叔家跑到乡下避祸,反弄巧成拙遭了劫,一家人都没回来……只有她和小弟被扔下等死,反而逃过一劫……城中渐稳后,三叔家就打上了二叔家房产的主意,甚至动了想把她卖去换钱的念头,她一咬呀,将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唯一值钱的一支镶宝石的银钗拿去送给了媒婆,换得个高嫁的机会……所幸寻得这位相公,年岁虽大了几岁知道疼人,也识文断字,是个斯文,还是孙大人的心腹亲信。

    如今不但她小弟能去学堂里念书,就是那黑心的三叔一家,也反过来开始巴结于她,不敢打那份房产的主意了。

    木大通跟段添财一样,也是在等着正主的到来。

    他那个才十四岁的儿子,早就跟着那群小娃儿混在一堆,东家摊子吃,西家摊子喝,美得不亦乐乎。

    木大通同金长发随意地聊着天。

    “金老弟,你有没有听说一件事……”

    木大通说得有点迟疑。

    金长发压低了声道,“你是说,主公院子里养了位小公子的事吗?”

    木大通神情略有些别扭,“是啊,主公也不知什么时候就有了个儿子,咱们通不知道。”

    他现在是死心塌地追随着主公了,也不是没做过从龙梦。

    照这个走势来看,主公就不是富贵至尊,也是一方诸侯。

    而孙主公更大的优势就在于他还年轻,未娶……将来极有可能得贵女青睐,如那五百年前的刘皇,到时候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得了强援……

    金长发笑得有点猥琐,挤眉弄眼道,“主公年纪轻轻便有了后,不是很好么?”

    至于说这娃的亲娘是谁,那又有什么关系?

    年轻汉子嘛,血气方刚的,是吧?

    木大通纠结,“这未成亲,便有了长子,怕是将来不好同望族贵女联姻了。”

    金长发仿佛头一次认识木大通一般,两眼瞪得溜圆,“呀!木老兄你想得倒是长远……”

    木大通老脸一红,“这哪是我想到的,是小段那日闲聊时说起的。”

    小段那套刘皇得吕家的襄助,最后打败了强敌,最终登基为帝的故事,可是张嘴就来。

    把他忽悠得也是心潮澎湃,恨不得早点给主公和不知名的贵女牵线搭桥,好成就王霸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