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92章 救命

第92章 救命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内部的不稳,直接导致了原本在北方形势一片大好的信王集团发展速度停滞不前了。

    高策在五年前,被信王派到了一处环境最为恶劣的边城业城做守将。

    这业城乃是高家地盘的西北角,不但长年风沙干旱,还直接面对着两股高家的劲敌,丁胡人和北夷人。

    之前,这业城就已经几夺几失,人口不剩下几百人了。

    高策去时信王只给了三百兵将,还被信王妃买通了人做手脚,都换成了老弱病残,而且还在里头安插了细作,只等着时机来到,暗中下手除了大公子好为老四报仇。

    在信王妃眼里,哪怕知道当年那一趟,是老四先算计的老大,而老大是命大才逃出了生天,老四则是死于疏忽大意,手下跟着的人都逃跑不见踪影了大半,只有余下的几个人回来哭哭嘀嘀,道怀疑是大公子所为,但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人证物证。

    但信王妃不管啊,老大你要是被我儿子算计死那是活该,但你们一路去了,老四出了什么岔子就是你害的!

    什么?老四勾结匪徒害你?不听不听一派污蔑之词!人都被你害死了还往可怜的兄弟身上泼脏水,老大你简直是黑心烂肺将来尽早要弑父母的!

    信王妃本来是信王的表妹,当初那是娇弱温柔的一朵小白莲,生下了老四之后身子骨就一直不好,信王怜惜都不舍得让她再多受生产之苦,老四是柔弱表妹拼命生下的所以又格外地偏疼……如今老四意外丧命,信王妃恨得整天在寝居里扎小人阻咒老大不得好死,甚至在老大领的兵马里动了手脚,信王也是挣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却没想到,信王妃觉得那般险恶要地,高策领着那些老弱病残,补给又不足,在那边撑不了几天就得吃药丸。

    万万没想到啊!

    那高策居然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虽领着三百残兵,却有原氏的人手跟了过去。

    那该死的原家!

    原氏那个老女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还是不死心地要支持高策!

    在业城几年,居然被那高策给翻了盘!

    先是整编了手里的军队,又招募吸纳当地的百姓,开始军屯。

    中间还打跑了小股来袭的敌军。

    待到来年春耕,高策带着人在周边细细探察,却发现了在一处戈壁滩上的地下洞。

    这地下洞中却有一个大湖,浩瀚不知多少里的那种,有了水源,高策亲自带人修出引水沟渠,在沟渠两侧筑起哨堡,哨堡担任着防卫和储备物资之责………这业城,居然就被高策给治理得起死回生了!

    至于继妃盼望的胡人和夷人来袭,将高策给杀死的好戏倒是她盼中了开头。

    这两支异族果然分别来袭了,结果一支被高策给打得落花流水,残了半部。

    另一支则直接被高策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给策反了,大半的人都归化认了高策为主,余下不肯的便骑马远远遁走!

    不过短短四年,高策手下倒有了八千精兵!继妃盼中了开头,却料错了结尾!

    这下子倒是让信王正视起了自己这个儿子的才干。

    他虽然在表妹继妃的事上有些脑子糊涂,但在军国大计上还是不糊涂的,他儿子并不多,死了一个老四,还余下五子。老六年纪才十二三岁,还不到得用的时候。

    成年的儿子就只有四个。

    这四个除了老大,老二是墙头草,虽然人缘好,但却过于注重经营,文才武略都平平,没有大将之风。

    老三倒是有几分武勇,可惜头脑简单,性情急燥,完全就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那种。最先跳出来想争夺继承人之位的就是他!

    至于老五,年纪轻轻,看着斯文知礼,有几分智谋,还知道要先认继妃为母,借力沾光,可惜啊,都是小巧之道,若是他高嵘已得了天下,江山坐稳,这法子或许可行,但眼下八字才有了一撇,便想来投机取巧,其余诸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让他轻巧地摘了果子去?

    因北方全境并未归于囊中,南进又屡遭失败。

    这个大儿子的政绩在整个信王集团里就相当的亮眼了。

    信王为了鼓舞士气,又传旨嘉奖,又送去各类物资,一时之间,大公子人虽不在王都,风头却出了个够。

    继妃的满口小银牙都快被咬碎了好几个了。

    早年她貌美如花,表哥对她是言听计从,如今十几年过去,她因儿子之死性情大变,满怀怨毒,容貌不在,信王表哥也对她不似从前那般亲爱。

    眼看着老大这势头,将来说不定这王位还是落到了他身上。

    若被他得了王位,到时候还有自己和母族的活路吗?

    不行,既然他如此命硬,去了业城也能翻盘,那就别怪她干脆下狠手了!

    继妃这几年但凡闲着就琢磨要怎么弄死高策了。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教她打听到了海外南洋有一种奇毒,无色无味,下在饮食当中,能教人暗自枯瘦,数月之后,药石无医,不治而亡,却让人瞧不出缘由来。

    继妃便让娘家人千金求药,这千里迢迢地就寻到了一名南洋来的法师。

    这法师吹起法螺来天花乱坠,足足索要了三千两银子才卖给来人一瓶子药粉,道是这东西下在粥饭内无色无味,最易得手。

    不过法师也是精刮得很,在介绍了用法后也向来人套了不少话,知道这位出手大方的主顾来历,心里暗暗记下,想着说不准什么时候这秘密还能用来换钱。

    而继妃派的人只想着这千里迢迢的,南洋法师也去不了北原,便没有刻意给嘴上把门,让南洋法师连蒙带猜的倒是蒙对了大半。

    南洋法师在柳县被袭上也是兴风作浪了的。

    有几位杜家的猛将,便是中了他下的毒,身体日渐衰弱,却查不出原因,又有内奸里应外合,杜家这才一败涂地,地盘尽失。

    孙钗进军柳县时,就把这南洋法师给俘虏了。

    孙钗不似杜家家主,总要讲究那一套仁义怀德,该杀的人不杀,该仁义的不仁义。

    凡是外来贼寇,统统一杀了之。

    南洋法师被吓破了贼胆,在被钢刀架脖之时,求生欲极强地赶紧招供了自己打小以来的所有经历,恨不得连十岁偷看邻居妇人洗澡的事都交待了。

    孙钗对异国法师偷看妇人洗澡的事当然不感兴趣,然而那段北方的王妃要杀死继子千金求药的事她倒是一下子就记在了心里。

    这时便搜集了多方的情报,知道了北原如今的形势。

    北原信王长子果然生了重病,信王下旨召长子回王都养病,业城军备便交给信王的表弟。

    也就是继妃之兄……

    信王府的权力之争,眼看着又是一轮龙争虎斗啊!

    躺在床上的孙钗,一手支头,一手捏着自家儿子的小肉手。

    “怀小子,你那个便宜亲爹现下说不定正是危难之时啊……你说我,要不要去救他一救呢?”

    孙钗抓到了那南洋法师,法师为求活命,把手里的解药也赶紧奉上。

    孙钗用抓到的俘虏试了一试,果然解药为真。

    既然得了解药,就派人送去也不是不行。

    不过么,孙钗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听说,因为继妃的阻挠,帅哥哥高策一直就没成婚啊!

    这没成婚,自然就没有孩子啦!

    这没有孩子,怀小子就是他唯一的儿子。

    既然是唯一的儿子,子承父业,天经地义吧?

    北方高家占下的地盘,差不多有整个天下的三分之一了。

    而她在这东南数县的基业,与之一比,就有些不够瞧了。

    何况才占下柳县,要消化吸收也得一年半载的。

    所以,倒不如亲自走一趟,替自家儿子看看他未来的基业?

    “阿爹?”

    孙小怀清晨醒来,看到自己躺在阿爹的大床上,不过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孙小怀打小就被教着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实在做不了了才能去向别人求助,因此自己乖乖地穿好衣服,把被子叠起来,下床穿鞋,哒哒哒地跑出去,就看到阿爹正在院子里练武。

    孙钗看到自家怀小子那头顶呆毛,睡意朦胧的模样,不由微微一笑,暂时停下,招手叫他过来,几下替这小子把头发给绑好,梳着童子发髻实在是太软萌了,还是来个马尾更潇洒一点。

    “来,来一套剑法看看你这些时日有没有进步!”

    孙小怀弯着小凤眼笑了,飞快地跑进自己的卧房里取了他那把没开刃的小剑,刷刷刷地在孙钗面前舞起来。

    孙钗看完孙小怀演完一路剑法,不由微微点头,夸了好几句。

    她这个儿子的资质不说是骨骼清奇吧,也是上好的。而且也没有继承孙钗小时候有点贪玩的习性,反而做事一板一眼,特别的早熟。

    大概是随了他亲爹吧?

    “嗯,一看就是有好好练过的,我儿子真棒!”

    孙小怀得了夸赞,小脸红扑扑的,小嘴害羞地抿起来,这会看着就有点像个小姑娘了。

    “来,咱们一道吃早饭去!”

    早饭是在院子里的小厅吃的,小六子早早地就把饭菜给摆上了。

    有水煮蛋,杂粮粥,凉拌小菜,三鲜包子,还有两杯羊乳。

    从前在凤祥寨,条件有限,孙钗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吃大锅饭。

    等到占了长(阳)县城,孙钗的伙食就随着地盘的扩大慢慢好了起来。

    不过以后也就是这样了,各种营养都全乎了就行,孙钗在这方面没多讲究。

    母(父)子俩边吃着早饭边聊着,孙钗吃得快,就坐在那等着孙小怀吃完。

    孙钗便道,“怀小子,这次你表现得挺好,等下回阿爹出远门,你也要保持哟!”

    啥?

    孙小怀便如当头挨了一棒!

    顿时就跳了起来,“阿爹,你还要去哪里?”

    孙钗道,“来,阿爹带你去看地图……”

    孙钗拎着自家儿子到了卧房,从床下的暗格里取出一幅卷轴。

    这卷轴铺开来,将半张床都快铺满了,却是一幅大大的地图。

    “看到了没有,这是长(阳)县,这是湳水,这是柳县……”

    “咱们老孙家的地盘,都在东南角落里,就像是一只雄狮的肚腹,说起来气候好,又有出海口,是个很不错的基业了。但是吧,要跟整个国比,那就差远了。连八分之一的地盘都不到呢!”

    孙小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阿爹,等我长大了,也当将军去打地盘!”

    孙钗摸了把孙小怀头上的呆毛,欣慰不已,“放心,总会留几块地盘给你去打的……”

    孙小怀可还没忘记方才阿爹说的又要出远门的事呢,“阿爹,你这次要去哪里?要几天才能回来?”

    上回阿爹拿下湳水,自己就有十天没见到他的面,这次阿爹又拿下了柳县,就去了快一个月。孙小怀虽然已经六岁了,勉强算大孩子了,可还是不乐意离开亲爹。

    这会儿说着话,忍不住就用手牵住孙钗的衣角,眼巴巴地看着孙钗。

    “阿爹,也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不会给阿爹拖后腿哒!”

    孙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自家怀小子,目光微闪。

    说起来,她去替自家儿子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继承更大的地盘,但没有娃没有真相,那帅哥哥也多年不见了,能信她的邪吗?

    上来就说老娘给你生了个儿子,健康活泼聪明可爱学啥都棒,你赶紧努力好好活着争来那个信王的继承人,好把这偌大的地盘传给我儿子?

    孙钗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反正如果是她的话,肯定是白眼一枚:兄台,你没毛病吧?

    “嗯,这次可不比去平安县那么近,路很远,而且要去北方,环境险恶,吃的饭菜也压根不能跟咱们这儿比,睡也只能睡在马车里……你能吃得了这个苦头吗?到时候走得远了,就算你哭着喊着要回来,也是没办法回来的哦!”

    孙钗把不好的可能都摆出来,免得到时候这小子娇气吃不了苦。

    其实在内心里,孙钗是想把怀小子带在身边的。

    这次去业城,路上千里迢迢的,来回就得好几个月,儿子不在自己身边,那是真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