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93章 业城

第93章 业城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说她有自信,她打下的基业,别人玩不转也夺不走。

    但世事无绝对,怀小子就是她的弱点,万一真发生点什么变故,人家来个挟太子以令亲爹,那她怎么办?

    这儿子是她亲生的而且不出意外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那能跟那些成大事不拘小节连妻儿老小的命都能置之度外的枭雄比吗?

    所以无论啥时候,儿子还是放在自己身边的好……

    当然了,要是十六岁往上,有了自保之力了,那她就不操那么多心了。

    起点本来就比别人高出一大截子去了,再弱了吧唧的你说你对得起老娘给你创造的基础吗?

    所以面对儿子的求带,她虽然心里乐意,但还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孙小怀眨巴了几下眼睛,小眉毛皱成了波浪毛毛虫。

    似乎很是在心里盘算了一番,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重重地点头,“我不怕,我能吃冷窝窝!保证不哭不闹!”

    他是听小六哥哥说起来,当年在大伯家里吃不饱,穿不暖,还被打骂着去干活的悲惨往事来着,据说小六哥哥那会一天就只有一个冷窝窝可吃。

    他已经是小男子汉了,吃点苦头怕什么,大不了,大不了,他偷偷带一点零食肉干什么的在小包袱里头,饿了就拿出来吃一点……嗯,对,就这么干!

    “行!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来给阿爹击掌为誓!”

    孙钗跟自家小公子举掌相击,看着俊秀的小脸蛋上居然露出了坚毅的神情,孙钗就觉得这儿子没白养,没白教,说不准将来,还真是个成大器的料儿呢?

    不望子成龙的家长不是好家长嘛!

    “咦?小公子跟大人这是在做什么呢?”

    小六子正走进院中,瞧着这一大一小正拍巴掌呢,小公子激动得小脸生光,两眼晶亮。

    孙小怀望向孙钗,“阿爹,可以告诉小六哥哥吗?”

    孙钗含笑点点头。

    孙小怀兴奋地道,“小六哥哥,阿爹要去出远门,还答应带我一道呢!”

    啥?

    王小六一惊,忙看向孙钗,“大人这是要去哪儿?”

    我的天神啊!

    听说别家的首领都是让手下去打仗,自己住在府里吃香喝辣就行,只有他们主公,那是一听说打仗就恨不得要亲自披挂上阵的那种。

    这里虽是他的住处,可一年能正经住上半年就了不得了。

    他自己总在外头东征西讨也就算了,还总是带上小公子,真不知是否该说大人心太大啊……

    “准备去往北方一行。”

    孙钗笑道,“听说小六子最近在相亲啊,不然这次就不带你去了,你留在长(阳)县解决了人生大事再说?”

    王小六大惊失色,赶紧道,“不,不,没有的事,只是刘大娘她们提了一嘴,八字都没有一撇呢!平时小公子的衣裳吃喝都是我在看着的,若是我不跟着,总不能叫小公子自己洗衣裳自己收拾行李吧?”

    孙小怀眼珠子转了转,想说我可以自己洗衣裳也可以自己收拾行李了,不过看到小六哥哥快要急哭了,这句话就没有说出来。

    孙钗想了想道,“这一趟可是要去好几个月,怕是艰苦得很……”

    王小六忙道,“小公子都能受得,我这么大的人了还受不得?大人可千万要带我一起去啊,小公子虽说大了,但也不过才六七岁啊!”

    奶娘回家之后,这两年就是他在照看着小公子,大人虽是亲娘,可养孩子还是很粗放的,好多细琐事都是他在管着的。

    孙钗看他急得脸红脖子粗的,不由笑道,“去就去罢,要是耽误了你说亲,可不要在心里抱怨哟……”

    诶,时光过得真快啊,当初还是个被人欺负的小少年的小六子如今也十八九能成亲了!

    孙小怀嘻嘻笑道,“小六哥哥,你也要娶媳妇了么?”

    这几年,凤祥军中有好多人成亲的,小六子就抱着孙小怀去凑过热闹,

    孙小怀当压床童子那也是业务娴熟了。

    王小六赶紧摇手,“没有,没有,都是刘大娘她们闹着玩的……我年纪还小呢,再等几年也不迟。”

    怎么地也得等到小公子到了十来岁上不需要人照看了吧?

    要去业城的念头,在柳县就起了。

    孙钗也不算临时起意,而且救人如救火,当然是越快越好,不然他们千里迢迢地赶去了,人已经没了,岂不是白来一趟?何况还是怀小子的便宜亲爹呢!

    花了一天的工夫,召来手下八大金刚开了会,交待了这几个月的事宜,以及自己要秘密潜往北原一行之事。

    凤祥军中几位有资格参与议事的大将登时目瞪口呆。

    不过这事虽然突然,居然放在孙钗身上,也不怎么让他们太过意外。

    而是惊叹,天啊!又来啦!

    主公是个胸有谋略,行事不拘小节,天马行空,却往往有出奇不意的战果的。

    好多事都是以小搏大,事半功倍。

    比如说开那些个各式各样的工坊,看着是不务正业,被读书人称为奇技淫巧,但却给城内百姓寻到了活干,让凤祥军的家属和伤残老兵们都有了生计保障。

    又比如说开的那好几处学堂,先是凤祥军中人的孩子都能免费入学,到后来,遵纪守法,纳税准时的商户和农户子弟也能入学,自打出了这新规之后,负责收税的人都轻闲了,但凡有点上进心,不想叫自家子孙世代穷苦的都积极纳粮交税。

    至于各地治安也是无形中好了不少,除了那极混蛋的父母,谁也不想行差踏错连累儿女前程。

    更不用说,主公还时不时嘉奖有经验的老农,每年都有推行的良种,加上修筑的水利,几乎治下年年丰收,好些个村庄里,不说夜不闭户吧,起码是人人安居乐业。

    先前拿下周边数县,也是有主公去微服私访,拿到了不少情报,因地制宜,再打地盘,那简直就是势如破竹……

    只是这回,步子,似乎迈得有点大啊!

    一竿子支到了北方去了!

    段添财都想摇着主公的手高喊一声,主公,醒醒啊!北原那可是北地豪强,咱们暂时还惹不起啊!

    木大通的一张老脸都皱成了倭瓜。

    葛明礼的两只小豆眼一直在滴溜溜地打转转。

    “主公做事,向来是英明的!不过……”

    “不过吧,这北原,离咱们这儿似乎远了点?主公只打算带一百人马,这人也少了点,不够干什么的啊!要不,再缓上几年?”

    主公志向远大又有大能耐,他们这些属下当然是乐意之极了,可这回怎么听着就玄乎呢?

    孙钗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人啊,想到哪去了!我是那样自不量力,妄想一步登天的人吗!”

    众人心道:你就是!你不是就没别人了!

    当然了,这位主公虽然行事大胆妄为,却至今无败绩也是神了!

    “我是去北原观察观察,看看能不能结个盟啊,捞个好处啥的!你们这些人啊!都把主公我想成什么人了!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吗?”

    众人这才脸色好转,心放回肚子里去了。

    心想这位的确不光是知道打打杀杀,而打打杀杀之余,他还擅长抄家刮地,蛊惑人心,凡是被他盯上的地盘,那些平民百姓,除了只认孙大人,旁的再也不买帐了。

    强势地交待了各人的任务,宣布散会之后,孙钗就迫不及待地启程了。

    这次去北原,她带了一百名精兵。

    这些精兵都是她亲自训练出来的。

    这一百人里又不全是长于作战的尖兵那种,而是有不少被培养出来做细作探子的那种。

    看上去长相寻常,憨厚老实,拿起锄头就像是种地的老农,背上麻袋就是天生的力工,换个破衣一抹脸又是游走江湖的叫花子……总之就是那种适合搞情报侦查的人才。

    孙钗也是赶上了动荡岁月,天灾人祸,流入她地盘的流民更是成千上万。

    而他们的要求也不高,不说五险一金了,能吃饱饭,有肉吃,有衣吃,还能有福利可发,娶亲生子之后,老婆能有工做,孩子有学堂可上,这么好的事,傻子才不干呢!

    孙钗将这一百人拆分。

    十人一小队,十天一集合,探子先行,后续跟上。

    十队又分别走的是两条线路。

    孙钗又亲自带了十来个人,算是押后的。

    在孙钗出城时,最先锋的探子队伍,已经早就行出五六十里地了。

    孙钗出发时正是阳春三月。三月的长(阳)县,那正是春风春雨,万物拂苏。

    一路向北,那气候就越来越冷,春天之景也仿佛渐渐倒退成了寒冬一般。

    一月后。

    业城的天气仍然清寒,前日刚下过一场雪,位于北原最西北角的业城的街道上,还残留着好些冰雪泥水,街道上行人很少,即使有也是行色匆匆。

    数十骑高头大马嚣张地打从府衙方向而来,一路呼呼喝喝,马蹄踏着雪泥,激起泥水四溅,路人行人纷纷惊起躲避。

    那马上的骑士却是扬鞭哈哈大笑,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热闹一般。

    被无辜溅了一头脸泥水的平民也不敢则声,默然地能躲多远便有多远,等着这一群骑士走远之后,才敢恨恨地往地上一啐。

    “呸!什么阿物儿!不过是靠着女人裙带爬上去的夯货!”

    “嘘,小声些!那可是继妃的亲哥哥,当今的国舅爷,咱们老百姓哪里惹得起。”

    旁边有那胆大的高声叫道,“呸!他姚家也算国舅?正经的原家还在王城呢!就算那妖妃迷惑了大王,他姚家的好日子也长不了,妖妃生的四公子在江南嫖伎,结果跟人争风吃醋,那江南的人哪里认识四公子是谁啊,可不似在咱们北原一般,下手自然不会容情,就把四公子给了结了!听说尸首都不全乎哩!就他姚家这没后路的架势,我看啊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又有人附和道,“正是哩!原本咱们业城要啥没啥,城破被胡人祸害的时候,也不见姓姚的放半个响屁,如今大公子将咱们业城好容易治理个像样子,他们倒是人模狗样,大摇大摆地腆着脸来当爷了!还敢叫大公子把府衙腾出来给他!我呸!好不要脸的东西!”

    众人有志一同地痛骂起了姓姚的一家子,什么活该绝后,叫他们生儿子没鸡鸡,脚底流脓,头顶生疮之类……

    “听说大公子病得很重,不然也不会一直住在驿馆里,不能启程回王都了。”

    有人忧虑重重。

    “大公子好端端地怎么就病了?莫不是中了黑心人的暗算?”

    “谁说不是呢,几月前大公子还领着人马打败了一股胡人贼寇呢!”

    “可惜咱们业城没什么神医啊!怎么不去别处请神医来给大公子看看呢?”

    “听说请过好几个别处的神医,进了府衙又都摇着头走了。”

    “这可怎么办啊!大公子就是咱们业城的守护神啊!没了大公子,咱们业城还能好几天?还不是被那些狗东西给瞎祸害?”

    “大公子要是离了业城,老子我也不在业城呆了!大公子去哪儿我一家人跟着迁去哪!”

    “我也想啊!可是这一大家子人,拖家带口的,不好动啊!”

    “再难也比被那些不中用的鱼肉祸害,最后又被胡人来打了草谷的好!”

    “唉!你说的也是啊,这些天,俺都没心思出来做买卖了,只能在家里求老天保佑大公子,能早些康健吧……”

    业城城西的驿馆门口,那一队骑士下了马,为首的汉子四十来岁,穿着亮瞎人眼的金甲金袍,腰间悬着镶宝石鲨鱼皮鞘玄铁宝刀,一张大白脸,扫帚眉下一双三角眼,鲶鱼嘴下是焦黄打卷的短胡须,行动间派头十足,一张嘴盛气凌人。

    “快去通报大公子,就说本将军来探病来啦!”

    “小的见过姚将军!”

    驿丞恭身陪着笑脸,一转身便吩咐手下,“还不快去通禀?”

    心里却是把姓姚的骂了个祖宗十九代。

    什么玩意儿!

    大公子都病成这样了,还防着他不回王城是怎么地?每天都来催催催,催命呢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