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94章 认亲

第94章 认亲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姚利光大摇大摆地走进房,嗓门响亮,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意。

    “大公子!表舅我来瞧瞧你今日可好些了!”

    一进门,就看到榻上之人半靠着床头,面色苍白,嘴唇泛紫,精神头比前两日所见,更差了好些,姚利光心里更是舒畅之至,声音越发的高亢嘹亮。

    “大公子,哎呀,你这脸色……可是越来越差了!还是听我这做长辈的一句,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赶紧回到王城,回了王城,什么好大夫找不到,好生调理一番身子,说不定还能多拖延几日呢!”早日一命归西,他姚家才能放下这个心腹大患不是?

    高策半靠在床头,眼睫低垂,气色灰败,连满头的长发都显得灰扑扑的,整个人的生气仿佛都被抽干了,完全一派枯寂萧瑟之态。

    就连床边燃着的炭炉子,似乎都不能力挽狂澜地为生息渐冷的人增添一丝温暖。

    高策气若游丝,强打精神道,“有劳姚将军牵挂了。”

    旁边伺候着的青年眼中满是不忿之色,却强自压制着,手握成拳,青筋暴露。

    对于这个便宜外甥,姚利光也不计较他并不认自己这个长辈之事。

    反而哈哈大笑地叫道,“这是应该的,本将军临来时,你父王母妃都托本将军多多照看大公子呢!你父王亲自下的旨,让本将军接替你这个业城守将之职,让你好生回王都养病……本将军来了业城也有一月了,大公子接了旨,将府衙让给了本将军,只是一直住在驿馆,却不启程,莫不是要本将军派人送大公子一程?”

    青年目眦欲裂,正要挺身驳斥,却被高策抬起一手制止。

    “姚将军初来,还有许多事务有待熟悉,本公子再将养些日子,自然就启程上路,并不需劳烦姚将军费心……咳咳……”

    说着高策就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旁边的青年赶紧替他拍背,见他似要呕吐,赶紧送上手中布巾。

    高策接过布巾捂住了更为剧烈的咳声。

    待咳声终于止住,姚利光眼角瞟见那布巾上的点点殷红,又见伺候的青年把布巾飞快地塞进了个匣子里,不由眼中闪过异芒。

    这命硬的小子,终于快要咽气了!

    他可算能跟他那妹子交待了!

    姚利光便朝高策伸了只手过去,不过还没触及对方额头就被青年愤怒地挡下。

    “姚将军自重!”

    姚利光本来也就是试探下,这会儿被拦了也无所谓,反正离得这么近,就算这命硬的小子脸色能装,那瘦得如同皮包骨的脸面却不是能装得出来的。

    “呵呵,这个小子倒是长得挺好,伺候得大公子还挺上心啊,是原家出来的吧?原家啊,也真是!”

    “不是表舅说你啊,大公子你虽然是天煞孤星之命,逮着谁克谁,所以跟你定亲的女子都没有好下场,但也没人拦着你收几个侍妾啊,你要是早做打算,也不至于到现在,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让你父王母后白发人送黑发人啦……身边放些小子,再俊俏也不管用啊不是?”

    说着姚利光还夸张地摇了摇头,长叹了口气。

    气得青年抬手就出了一拳,那姚利光还真没想到这青年竟敢动手,吓得身子往后便仰,“高策你敢!”

    “原一!”

    高策低唤了一声,青年这才收了拳,却是对着姚利光怒目而视,仿佛他再多说一个字,就要跟他拼命一般。

    姚利光冷哼一声,只要高策一死,原家再没了倚仗,这些人的生死,还不是都在他们姚家的一念之间?

    眼看着高策就不行了,这些人还死守着他有什么用?

    “姚将军,本公子神思困倦,不能招待,还请回吧!”

    高策这句话说得气虚短促,眼皮不抬,真如同是没多少时日又被气得不轻的模样,姚利光瞧得心头得意洋洋,心知他虽是来要大公子的命的,但一天对方还是大公子,他就不能做得太扎眼,反正这模样也真是活不了多久了,估计他再来上几回,就能替高策收尸了。

    “既然大公子劳累了,那本将军就先回了,改日又来探望大公子……唉,放着好好的王城不回,在这业城如何能治得好病?”

    姚利光一厢走,还一厢摇头叹气,仿佛自己真的是为高策考虑似的。

    站在窗口,看着姚利光大摇大摆地走出院门。

    原一眼神中闪过杀意。

    “大公子,姚利光蹦跶得太久了!”

    原一做了个单掌下劈的动作。

    高策原本灰暗气虚的模样瞬间一变,目蕴精光。

    “且再等等。”

    一个姚利光,不过是个小丑而已。

    真正的大老虎,是他那位站在姚家的父王。

    原一深吸几口气,目光闪闪。

    虽说他也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六年谋划,行事还得小心,不然指不定全盘皆输。

    忽然他的眼角一跳。

    屋顶上,屋顶上何时多了个小小的影子?

    原一整个人瞬间警觉,手向腰间一按,便多了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原二,原三!”

    原本值候在院外的守卫收到原一示意的目光,都抬头望向对面屋顶。

    原本绷紧的警觉在看到那屋顶上爬着的小小影子时不由一滞。

    娘啊!

    哪里来的个孩子?

    什么时候爬到屋顶上了,他们这些人居然没发觉!

    当真是丢人要丢到姥姥家去了!

    那孩子身子小小的,看到被人发现了,却一点也不害怕,反正冲着看他的人嘿嘿一笑,眉眼弯弯,甚至还站起身来,想要在屋脊上玩个花样行走。

    不过才走了几步就脚下一滑,从屋瓦上滚了下来。

    听得原一压低的惊呼,正从床上站起来活动身子骨的高策问道,“怎么了?”

    “有个小童进了院子!”

    看到小童被院子里的原三给拎在手里,并没摔着,原一担着的心倒是松了口气。

    却又提起了警觉。

    这里虽是驿馆,但自从大公子在此养病,所有的院子便不许再住人。

    那这小童却是哪里来的?驿丞的家眷是两个十来岁的少年,并不是这样五六岁大的小童啊!

    “带来我瞧瞧……”

    高策也朝窗外瞥了一眼,这一眼,却是忍不住心中一动。鬼使神差地吩咐了句。

    “大公子……”

    原一本想劝阻,但看到高策神色坚定,劝阻的话便收了回去,心道不过是小儿,倒也不必风声鹤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