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95章 天热

第95章 天热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怀,怀……”

    高策盯着地上的小家伙,喃喃自语了几个字,又蓦然睁大双眸。

    怀!

    原来她也……

    孙小怀正背着手,大大方地凭屋里的人把他当稀罕看,伸出一足来点地。

    哼,本小爷就是这么帅气!

    然而帅不过三秒,忽然小身子就腾了空。

    呜呜……

    这个病弱的便宜爹,居然一把就把他给拎在了半空,还使劲地搂在怀里!

    哼,本小爷准你你搂了吗?

    孙小怀满脸的嫌弃,手脚扑腾着就去推人。

    然而这便宜亲爹的手劲却跟外表一点也不符合啊。

    他被搂得这么紧,根本扑腾不开啊!

    而且便宜亲爹抱着他,身上有淡淡的药味和松柏的香气……这温暖的怀抱,跟孙爹不一样,但感觉还行……

    高策搂着软软的小身子,扑天而来的惊喜,让他眼热鼻酸,腮边两道热泪便滚滚而下。

    屋内原一二三瞧着这一大一小,长相相似的画面,亦是心情激荡,热泪盈眶。

    呜呜……

    大公子终于有后了,而且还是这么可爱,这么活泼的小郎君!

    “咳,哎呀,别哭了,见到我,为啥要哭啊?高爹爹,你是欢喜见到我呀,还是不欢喜见到我啊?”

    孙小怀生长在一个几乎是纯爷们的环境里,很少见着人哭,而他孙阿爹更是个宁愿让别人哭的,是以孙小怀很是好奇。

    高策这才回过神来,胡乱擦了把脸,生怕自己的抱姿不对,弄疼了他新认的儿子,赶紧找了个姿势坐下,让孙小孙坐在他怀中。

    “欢喜!自然是极欢喜的!你,你是怎么来的?你娘呢?”

    孙小怀听到便宜亲爹说欢喜,小嘴忍不住上扬,“我是孙阿爹带我来的呀!我娘?”

    孙小怀眨了眨眼,“我没娘啊!”

    他可是听过人说闲话,说他娘来路不明啥的,他就哭唧唧地跑去找阿爹,阿爹弹了他一个脑瓜崩,“有老子这样的绝世好爹,你还要什么娘?”

    怼得他再也不敢提娘的事了。

    高策心头一震,颤声道,“你,你娘怎么了?”

    什么叫从天堂瞬间跌入地狱,这就是了。

    孙小怀挠挠头,不明白这个便宜亲爹怎么好好的就变得要哭了。

    他虽然是个六岁的身强体壮的大孩子,可对于这种情况那还是两眼一摸黑的。不由得习惯地回头想求助。

    却听得院中原二发一声喝,“谁?”

    几声轻笑,听到孙小怀和高策耳中,却是全然不一样的感受。

    孙小怀两眼一亮,他虽然胆子贼大,这屋里的人也对他没恶意,不过倒底还是他小小年纪没经历的,当下就从高策怀里跳下来,欢快地叫了声,“阿爹!”

    高策则是身子一震,连孙小怀跳下去都没顾得上管。

    这一声轻笑,却是久违六年,仍时时萦绕心头。

    不可能忘记,这辈子都不会忘的。

    眼瞧着原一三他们已经冲出去与来人形成了对峙之势。

    高策叫住他们,“原一,原三你们退下!”

    原二倒是看清了来人,不由张大了嘴,比划出来的招势僵在了半空。

    高策瞪着窗外那人,身子仿佛变成了石像,不能言语不能行动。

    六年不见,那人风采依旧,身形飘洒,大步而来。

    糟!

    高策这时忽然想起他还是垂危病重,脸上涂了青灰又涂了白粉,就连头发都用特殊的药水给染成了半灰……更不用说,还特意连着节食了一个多月,把自己弄得有点丑……

    不,不是有点丑,是非常丑!

    在看到那人脚迈进房来时,高策恨不得地上有缝,让他钻进去梳洗一下再出来见人。

    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几回见到孙钗,他都是什么鬼样子啊!

    他好歹也是个大公子,能不要每次都这么逊这么悲摧么?

    然而在看到那人闪闪发亮的眸光,唇角噙着漫不经心的坏坏笑意,那怎么看都看不够的眉眼,高策哪里舍得移开眼睛?

    他要张嘴说点什么,喉间却是一哽。

    “我来了!”

    孙钗一步一步地走近,他心跳如擂!

    六年不见,她的帅王子更多了几分成熟,这个模样虽然憔悴了些,然而谁让她有一双识人的慧眼呢?

    如此犀利,瞬间就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她的帅王子还是那个帅王子!

    眼看着来人伸出手,就要碰到自家主子。

    原三一激动就要动身,却被原二一巴掌给拍了回来,眼一斜,嘴一撇,“稳重些!”

    没看到自家主子那个激动惊喜的神情么?

    这些年来,他们何时见过了?

    原一则站在门口如同标枪,目不斜视,仿佛他一点也没有八卦好奇之心。

    孙钗伸出一只手,抚上那张明显消瘦了的脸颊。

    “你没中毒……”

    千里迢迢而来,她最主要的目的之一似乎没了作用,然而孙钗是挺欢喜的。

    帅王子不用她这个骑士来拯救了,毒苹果之计失策了。

    “真是太好了!”

    被自己梦里才再见过的女子,双手温柔地捧着脸,冲着他吐字如珠,这时候不敢她说的是什么,那都是如闻纶音的!

    高策本来是僵在那里,仿佛被点中了穴一般不能动弹,此时却不知哪里生来的力气,将对方紧紧地抱在怀中,“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他三生何其有幸,得遇此奇女子。

    每次她一出现,就是解救他于水火。

    每次她一出现,就给他带来惊奇喜乐!

    原三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

    这就是自家大公子喜欢的人?

    这是个男子还是个女子啊?说是男子吧?他是拒绝相信的。

    说是女子吧,哪来的这般爷们的女子啊?如果有,请给他来一打!

    原二扯扯他,示意他看趴在门口好奇地张望的小公子。

    傻了吧?

    俩男人能生得出小公子?

    一柱香后。

    孙小怀听了他孙阿爹的话,彻底凌乱了。

    “阿爹,你说你是我亲娘,这位高爹爹才是我亲爹?”

    孙钗摸摸孙小怀的狗头,“没错啊。以后记住了,你是有爹有娘的!将来是老大一块地盘的少主人,要早点成熟懂事起来,懂吗?”

    孙小怀望望明显洗过脸后更俊美了的高阿爹,又望望一言不合就老弹他脑瓜崩的孙阿爹,还是小小挣扎了下。

    “可我觉得高爹爹更像娘啊……”

    宝宝都叫了那么久的爹,突然换成娘,宝宝很不适合的啊!

    再说别人的娘大部分都是在家里缝补做饭的,孙阿爹你摸着良心说说,你摸过一根针,做过一顿饭吗?本宝宝好歹还烤过地瓜孝顺你呢!

    高策,“……”

    原一原二原三:俺们啥也没听见!

    不过话说回来,真不是小少主瞎说,似孙大当家这样气概炸裂的主儿,谁能比她更爷们啊?

    虽然被儿子说了,有点伤自尊,不过这是头一回见宝贝儿子,就是孙小怀上房揭瓦,只怕高策也会觉得自家儿子这小模样十分乖巧可爱的。

    原一原二原三:呵呵,刚才是谁从屋顶上跳下来,还带破了好几片瓦来着……

    高策也摸摸孙小怀的狗头,十二万分温柔地道,“宝宝,不可以弄混了,你阿娘十月怀胎,很是辛苦才生下了你……”

    说着话,那仿佛含着无限情丝的目光便绕上了那人面上。

    虽然半个字也没提,但他也能想得出来,要想瞒着那么多双眼睛,还要继续掌管着越来越多的部属,绝非一件易事。

    至少,不比夜闯匪寨,单挑众匪来得容易。

    换做他,一件也做不到。

    孙小怀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自家这位孙阿爹,现在是阿娘的孙钗大喇喇坐在桌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便宜阿爹给她盛的燕窝粥,还犹有余暇看了他一眼。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阿娘,阿爹。”

    算了,还是识点时务吧。

    “想吃什么就吃!这是你亲爹的地盘,不用客气。”

    孙钗看着孙小怀那般傻不愣登的模样,就忍不住想逗他。

    好吧,孙小怀拿了个红豆卷,一边啃一边还忍不住要看自家爹娘。

    好神奇,来一趟北方,他爹就变成了娘,他还多了个特别好看的爹!

    高策爱怜地把一盘子红豆卷都摆到儿子面前。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把世上所有,最好的都双手捧到他儿子眼前。

    然而一想到业城眼下的局势,高策更把姚家人给恨得刻骨铭心。

    若不是姚利光打着他死好接收现成的业城军的主意,他何至于迎接妻儿,还在这寒酸之至的驿馆?

    一顿饭吃罢。

    孙钗道,“怀小子跟这几位叔叔出去玩,阿……娘有话要跟你爹说。”

    几个侍卫如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孙小怀去了院子。

    “小公子,你喜欢玩什么?”

    “小公子爱吃什么?”

    “小公子看看这个,这是我们业城特产的羊皮球,可是喜欢?”

    孙钗道,“你这是装病来麻痹敌人?”

    高策道,“……有这个意思。”

    “你想什么时候解决姚利光?不会还打算留着他过端午吧?”

    高策大汗,他精心布局的计策,被孙钗一说,好像很是拖拖拉拉。

    “……大当家可是有什么妙策?”

    孙钗摸了把高策的小手,微微一笑,“天热了,让姚利光中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