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太后进化史 > 第99章 联姻

第99章 联姻

作者:桂月迭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信王冷笑道,“你说,本王瞧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高策便伸手进衣袖,周边侍卫如临大敌,挥刀相向,就连信王也不由自主地向后一退。

    然而却见高策伸手摸出来的是一张地图。

    众人:“……”

    高策微微一笑,双手捧着,正好看到信王身边的亲信内侍在一边,便朝他递了过去。

    内侍小跑着给信王呈上。

    信王横眉竖目的接过来一看,初看便是一怔,再看两眼便似有光,又凑近了细瞧……

    “这,这是……”

    信王满脸惊喜和不敢置信,声音都微微颤抖。

    “这是北古四城!你这,这又是何意?”

    北古四城是前朝就被胡人侵占的四座要塞,本是遏制西北的战略要地,但不论是前朝,还是当朝,国力军力都实力不足,因此一直都胡人所据,几朝国君都引为憾事,也不是没有上位者想要重振中原军威,只是都铩羽而归,灰头土脸。

    信王高家长居北原,对于这北古四城又何曾没有野望,只不过中原未曾一统,便不敢劳民远袭去跟胡人死战,万一被南边其它势力过来抄了老家可就不妙了。

    然而今日却见这北古四城的地图,山川地理绘制栩栩如生,关隘河流清楚分明,图画中四城城墙高耸,旗贴招民,上头有高字若隐若现……

    若不是早已控制了四城,又如何能……如何能……

    难道说当真是……信王望着自家大儿子的目光瞬间绽放惊人的光亮。

    “快说说,这是何意?”

    高策其实早已料到信王会是如何反应了。

    但前后变脸之快,也是略出他的意外。

    亲爹是这般的人……还真是让他心情复杂一言难尽啊!

    高策的苦笑一闪而过,拱手道,“如父王所愿,四城已尽入囊中。”

    信王面上登时如同春暖花开,惊声道,“当真?”

    高策点点头,“岂敢欺瞒父王?”

    信王眼中神色变幻,“但那四城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你那业城兵马不到一万,又是如何夺得下四城的?”

    当年几位君王挥师讨北,麾下少说有十万大军,都没能立得寸功,如今高策的业城不到一万兵马,就算都是精兵强将,也得留数千守城,靠几千人马就夺下四城,岂不是神迹现世?

    高策眼睫低垂,叉手道,“儿臣自然是寻了强援相助。”

    “强援?”

    信王脸色微沉,“胡寇?”

    他想到了王妃所说的,高策勾结胡寇害得姚利光落马中风。

    胡人虽彪悍凶残,却是部落制,能大一统的时候少,多数都是几大部落各自为政,有时互相反水拆台也是有的。

    虽说大丈夫成事不拘小节,但胡寇可是在北原臭名昭著,若是因此让人拿了话柄,那可就……

    高策道,“莫说儿臣不会与胡寇勾结,便是真有胡寇,以他们的能耐也拿不下四城!”

    信王脸色又回转了些,“那是哪方势力?”

    高策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欢悦。

    “东南孙阀……”

    信王微觉愕然,“东南孙阀?”

    今日才商议过,东南孙阀派使者前来,欲求联姻,他还在想着倒底把哪位公主嫁过去能得利最大呢,现下就知道这东南孙阀居然已经跟高策合作,拿下了四城!

    “你怎么会跟东南孙阀有联络?那东南离业城,可是有千里之遥!”

    高策望了眼周边的侍卫,唇角微勾,“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信王这才突然醒觉似的,挥挥手,“都退下!”

    又斥骂身边内侍,“没眼色的东西,还不给大公子搬个座椅来!”

    内侍背锅惯了,赶紧接话,“是,老奴疏忽大意了,这就去,这就去!”

    侍卫们面面相觑,但也只得依言退下。

    之前高策进宫,有那身为王妃眼线的瞧了,早就赶紧飞奔去向王妃报信。

    姚氏本来就在打骂着宫女出气,一听高策这贼子居然回了王城,还敢进王府!

    这可不就炸了锅!

    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给我去叫人!”

    姚妃面目狰狞,指挥着宫人和内侍,“带上刀杖,今日本妃非要替我那可怜的兄长讨回个公道不可!”

    待点齐了二十名壮劳力内侍和健妇,姚妃便带着他们浩浩荡荡地杀向外书房。

    外书房内,信王还是有点半信半疑。

    “你道这四城全是孙阀相助,那孙阀竟有如此本事?”

    什么冰攻之法,火药之法,孙阀竟然如此计智百出?

    若真是这般神勇,又为何会千里相助高策?

    且当真是这般强悍实力的话,会不会对北原也有觊觎之心?

    “不错,孙阀是当今不世出的英才,儿臣远远不及。”

    说起心上人,高策自然是不吝啬夸赞之词的。

    信王还是不信,“那他为何要助你?”

    总不会是为了联姻之故,毕竟,联姻只要他这个信王同意即可,而高策这个大王子,不过是远放业城的边缘人,交好了他也没有多大用处啊!

    “因为……”

    高策虽然对着自己这个父王没多少感情,但说起心上人还是有些微赧意。

    “她与儿臣两情相悦,早就私定终身……”

    信王怒目圆睁,一个慌神,差点掉下王座。

    “什么!”

    “你这个不肖子!你你你!”

    气死老子了!

    他早就知道长得那般俊美冶丽,不是什么好事!

    两个大男人!还私定终身!

    可不是要把他活活给气死!他高嵘的儿子,居然会是雌伏的那一个!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他大儿子为什么是雌伏的,他只想静静!

    不,他不想静静,他还想杀人!

    恰好先前精明的内侍已经给送上了茶点。

    眼瞅着风向要变,他当然不敢怠慢大王子,送来的香茶都是好的,高嵘就抄起手边的茶盏,正要劈头砸过去。

    就听得外头蓦然爆出一道厉声尖叫。

    “高策,小贱种!你赔我大哥的命来!”

    高策不慌不忙,抬眼就瞥了高嵘一眼。

    这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高嵘脸上青白不定,压着声音下令道,“拦住王妃,不许她进来!”

    这里本是外书房,商议军国大事的地方,却让一个妇人动不动地就在此大呼小叫,实在是有失体统。

    特别是这个儿子,现在还手里握着五座北地重镇,精兵三万,又有个凶残的相好的!

    就算是他,这一茶杯下去,也并不敢真的朝对方的脑门砸。

    “王妃,大王有令,书房重地不得擅入!”

    侍卫们瞅着王妃气势汹汹地就来了。

    虽然头皮发麻,但也不得不上去阻止。

    “什么!大王!大王啊!我要见大王!你们凭什么拦着我!都给我滚开!”

    “高策!你这个小贱种!你害死了我儿子,又害我大哥,我们姚家是跟你有什么仇!我要你偿命!”

    姚王妃高一声低一声,长一声,短一声,骂得声泪俱下。

    不过听到她这话的人心里却不由得道,大王子跟继王妃的仇那可以说是仇深似海啦,害母之仇啊,几次陷害险些丧命啊!

    信王本来突然得知了这么多事,正是心里没个排解处,不知该拿这个儿子怎么处置的好。

    猛地听姚王妃还在那儿说些有的没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也不顾忌体面名声,简直是越活越回去,当初的娇俏可爱,柔情似水都他娘的去了哪儿?

    登时气冲冲地走出屋子,“王妃可是失心疯了,这里是商议军国大事的地方,又不是菜市场,任你胡闹的!王妃胡闹,你们这些跟着做什么?一个个手里拿着什么?都给我拖下去,打十板子!”

    姚王妃不可置信地瞪起了圆眼,她本是一双多情的水杏眼,然而年纪渐长后眼皮松弛,尾微微下垂,看着就像是哭丧的模样,此时这么一瞪,那就是标准的三角眼,正加上花掉的妆容,简直是惨不忍睹,“大王?你怎么能这般对臣妾?你忘记了当年……”

    信王一把年纪了,哪里还有闲心说什么当年!

    “还不快送王妃回去,照看好了王妃,再让王妃出来受了风凉,严惩不怠!”

    一拂衣袖,便回了书房。

    姚王妃哭嚎的声音渐渐远去。高策垂头立在当地,唇角勾起一丝弧度。

    信王瞧见他,当真是恨得牙痒痒,然而一想到那五城,想到那轻轻松松就能打下四城的神鬼莫测的能耐。

    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在对自己这个儿子,并不敢轻举妄动。

    但想到那孙阀和他儿子……

    他就仿佛有一口浊气,咽下不,吐不出。

    指着高策,冷笑道,“莫非孙阀就是因你之故,所以才来求娶公主?”

    这跟哥哥有私情,就跑来求娶妹妹,借着联姻成了姻亲,还能有理由私下来往。

    高策面露讶然。

    “孙阀的信上有说是要求娶公主?定然并非如此!”

    信王暴燥地在案上拿了那信就朝着高策面上掷了过去!

    “你且去看!”

    高策手快地接了信,沉声道,“父王,上面只有联姻二字。并没说娶公主啊!”

    就算孙钗想娶公主,那她也没那个条件啊!

    信王被自家这个大儿子给气笑了,指着他斥道,“瞧你这个蠢样子,难不成还是想和你一个大男人联姻不成?”

    不行,想想就肝疼!

    高策不解道,“正是孙阀与儿臣联姻啊!之前我们已经商量好了。”

    信王终于把那杯茶掷了出去,“你瞧你这个没出息的模样,你再不好也是我信王府的长子,如女子般地出嫁,简直要丢死了我高家的人!”

    信王气得在地上走了两圈儿,忽然下决心似地道,“罢了,你就假死埋名,去寻孙阀吧!”

    当然了,那五城还是要在他信王手里。

    高策其实知道信王在气怒啥,不就是没觉得孙钗是女子,以为自己跟孙阀搞断袖吗?

    可他瞧着信王这副气得半死却又不得不忍着的模样,心里就无比的欢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