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魔邪之主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埋伏

第五百八十三章 埋伏

作者:永不落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生发布任务后并没有久留,如果有人接下任务自然会来大殷王朝和他对上暗号。

    虽然他一直觉得十七玉组织这种方式很不严谨,但这或许就是一个松散组织的特色。

    十几天的路程,月生顺便将秘技“十一烈阳”修炼完成了。

    十级化境的十一烈阳一共耗费了他17500的能量。

    比起他其他秘技来说,要多上不少。

    不过地渊消耗的能量一向是和威力成正比了,月生虽然还没有正式试过“十一烈阳”的威力如何,但可以估计,绝对不会被巨化差。

    最重要的是,自从他晋升锁地魂后,再生特性再次提升了2级,他明显感觉自己身体的细胞活性比之前强多了,原本需要三秒才能恢复的伤口,估计现在只需要两秒。

    姓名:月生

    功法:地火炼金身(第九层),煞罡真经(第九层)

    特性:玄金59级,灼热54级,炎毒49级,地火9级,煞罡9级,腐化5级

    特殊特性:再生5级(这宣告着你正在渐渐向着更高的生命层次转换)

    秘技:凝空(10级,化境),巨化(10级,化境),重力术(10级,化境),千里锁魂,本灵释放法(4级),十一烈阳(10,化境)

    特殊形态:葬送者形态

    特殊物品:黑玄玉(来自一个主世界的世界之物,它,就是能量),精灵武器晔晔(神级,她既是武器,也是世界之物,请善待她哟!)

    高级力量:葬送之力(9级)

    诡法:地葬(5级),破妄(5级),镜像分身(10级,镜像合体),邪·封印之术(0级)

    等阶:锁地魂(???)

    能量:108869.4

    这是现在地渊界面上他的模板,仅仅在数据上看似没有提升多少,但战斗力上,月生可以保证,他能够在十招之内打爆之前的自己。

    这次他回大殷皇朝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踪迹,甚至一路上逐渐变多的探子他也没有搭理,他就这样悠哉悠哉的走在官道上,生怕其他人不知道他回来了一般。

    ……

    大殷王朝,皇朝,中城,皇宫供奉堂。

    “报~启禀贾嬴大人,你找的人有消息了!”

    一个身穿盔甲的男子一路无阻,直奔贾嬴的处所道。

    “在哪!?”

    正在修炼的的贾嬴顿时睁开眼睛,眼中迸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意,将下面的盔甲男子吓了一跳,背后直冒冷汗。

    “启禀贾嬴大人,此人正在前来皇城的官道之上。”盔甲男子快速回道。

    “很好!看来他对自己现在很有自信,看来实力又变强了!”

    贾嬴声音阴森森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自从五台派被月生连五台山一起毁掉之后,他就毫不犹豫直接加入大殷,成为了一名供奉。

    这几个月,他一直针对黑糜圣教,杀了不少副使,甚至红花使白花使都被他重伤,缩在宫里不敢出来。

    贾嬴直接破门而出,向着“虚空剑神”虚无言和“千手人屠”血无忧的住处走去。

    “虚兄,血兄,相信你们也应该得到消息,月生已经快要回皇城了吧?趁着他现在还未到黑糜圣教,我们直接去半路截杀他!”

    当贾嬴进屋的时候,他发现虚无言和血无忧已经聚在了一起。

    “贾兄,我们也正在讨论这件事,不过上次我们围攻月生都未得手,这次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故弄玄虚,恐怕有什么阴谋。”

    虚无言看了一眼贾嬴,皱了皱眉头,他就差没说上次不仅没得手,还被人家灭了你五台派这句话了。

    贾嬴眉头跳了跳,听出了虚无言话中隐藏的意思。

    不过他还需要依靠这两人,所以并没有发怒,反而露出笑容,道:

    “可能有阴谋,也可能是他实力有所提升,不过这在绝对的实力下都毫无作用,我不相信他区区几月就能突破锁人魂和锁地魂的屏障。

    就算能够突破,想要凝聚气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况且这次我还专门向陛下借了一丝七纹诡兵玉皇宝印的投影,这丝投影当中具有魏武王陛下的力量,相当于他的全力一击,所以此次月生必死无疑。”

    贾嬴胸有成竹,其实如果不是月生灭掉了五台派,他也不会这么着急报仇,至少会好好搜集一下月生目前的信息。

    只不过他现在实在是等不及想要将月生碎尸万段了!

    “玉皇宝印!”

    两人顿时站了起来,被贾嬴的话给惊到了。

    玉皇宝印可是魏武王的本命诡兵,蕴养了不知道多少年,少有动用,跟别说将它的一丝投影给别人,况且还是含有魏武王一丝力量的。

    不用说,他们两人也知道贾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

    月生正在坐在一辆租来的“马”车上,突然,他的七魄之灵一动,心血来潮,感到一阵危机向着自己逼近。

    “嗯?心血来潮的提醒?看来此行有锁天魂强者插手。”

    月生睁开眼睛,心中暗道。

    他现在的实力,也只有锁天魂强者才能够给他造成威胁的感觉,引起他的心血来潮。

    “不过这心血来潮并不猛烈,看来危险在月生大爷的承受范围之内!”

    他眯起了眼睛,并不慌张,对他来说,只要不是像猗凌薇这种程度的锁天魂强者,都不足以对他性命造成威胁。

    而在大殷,无论是黑糜圣教圣教的圣女,还是魏武王,应该都没有这种实力。

    要真有这种实力,他们也不会争夺大殷皇城了,更不会被黑莲磨世典牵着鼻子走。

    “这两人也多半不会出皇城,所以这次来的人看来应该是贾嬴了,他手中有七纹诡兵五台印,所以才引起了我的心血来潮?

    不,不应该,虽然五台印发挥全部的威力,足以当成一个锁天魂强者来看待,但毕竟是死物,还不足以威胁到现在的我。

    贾嬴也不是什么蠢货,他应该有另外的底牌。”

    月生暗暗分析,能够引起他的心血来潮,如果不注意,说不定就翻船了。

    “大人,天已经要黑了,前面有家驿站,我们要不要过去休息一下?”

    “马”车外面驾着巨马的马夫轻轻喊道,对月生这位长相虽然凶恶,但出手阔绰的客人很恭敬。

    “不用,连夜赶路!”月生否定道。

    “可是,客人,即使这是官道,晚上赶路,也不太安全,不说猛兽精怪,也可能遇到山贼强人,我们也没有几个镖师护卫保护……”

    “月生大爷叫你继续赶路就继续赶路,这一百两银子拿去!”

    月生不耐烦的甩出一张银票,撕啦一声在帘子上破了一个长长的缝,扎在了“马”车的车辕上。

    马夫心头一凝,脑海中浮现出月生的面孔,一挥马鞭,不敢再多说。

    天色越来越暗,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去皇城的官道,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百草灯照明,估计早就伸手不见五指了。

    可即使是这样,四周环境的能见度还是达到一种很低的程度。

    要不是马夫经常赶这条路,整条路都被记在他的脑子里,估计都找不到方向了。

    半空当中,贾嬴,虚无言,血无忧三人悬空而立,目光透过夜色落在奔袭的马车之上。

    “探子的情报说月生就在这辆马车上,他不直接飞到皇城,而是坐马车,还真是奇怪。”

    虚无言皱了皱眉头,他一向比其他人要多考虑一些,通俗来讲就是要多疑一些。

    “是有些可疑,不过到底有没有阴谋,试一试不久知道了!”贾嬴看了一眼虚无言道。

    虚无言点了点头,他背后的破空弓落入他手中,一只由他魂之力聚集而成的箭渐渐在弓弦上形成。

    嗡!

    嗖!

    他手一松,箭矢瞬间消失在了弓上,向着马车顶部射去。

    嘭!!

    马车直接炸裂,木板碎片飞溅,烟尘横飞。

    受惊的马匹挣脱缰绳,拖着颤抖的马夫窜进了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