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303章 大战起

第303章 大战起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条小蛇只有三尺长,但身躯扭曲运动速度极快,而且口中嘶嘶不断,肉眼可见毒牙收缩。身上还有部分鳞片呈浅黑色,反正看着就诡异无比。

    常飞见此情形,双手微微一抖,那条蓝色大棍也扭曲起来,猛地有咆哮震动,直接喷出三道清澈水流,瞬间也化为小蟒,眨眼间就把赤练蛇挡住。

    红蛇火气森森,蓝蟒水气浓浓,分开三对厮杀形成很大场面,红脸老者微眯双眼,目光露出意外之色。但是紧接着就将丝网向上举起,快速旋转并燃烧起来,就像熊熊火山,吞吐的火舌形成可怕热力,迎着砸下的大棍冲去。

    砰——!

    方圆一里内都是火焰乱窜,上方却如瀑布泼下,激冷的水雾散开,只要火苗射到哪里,就有相应的涓涓细流与之匹敌,一时间难以分出伯仲。

    但就在此刻,常飞突然咳嗽起来,嘴角流出一丝血红,脸色顷刻间疲惫不少。只见他猛地向下一压核心处的大棍,红绳小网顿显不支,就要落入崩溃的地界,还未等红脸老者反应,面前骤然空虚。

    一道遁光踉跄了几下,奔着天苑城快速逃去,身影上的气息起伏不定,似乎有顽疾就要发作的样子。红脸老者脸上疑惑一闪而过,还是振奋精神的追了上去,他的目的就是缠住对手,给公西瑞赢得时间,只需片刻就能将这些人团灭。

    北方的情形也差不多少,黎艮用的是一杆表面螺纹图案的土黄色大枪,在扎向独眼怪人的瞬间,爆发了席卷天地的沙尘暴。上百丈高的漫天尘土沙砾,如一颗颗激射的子弹,在飓风作用下将对方包围。

    独眼怪人微微吃惊,不但护体灵光涌出体内,他的法器是一本黑白相间的大号书卷,扑啦啦展开后,飞出无数张薄薄书页。表面的一个个黑色字体快速流转,散发出阵阵墨香,和他的相貌格格不入,但是威能绝对不俗。

    快速在主人周围绕了一圈,就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屏障,而书卷内还有三分之一没有动用,里面灵力纷涌,正源源不断提供动力。

    但是独眼怪人的防御布置完毕,外面沙尘暴倏然汇聚到一点,形成了迷你龙卷,在黎艮头顶徐徐盘旋,其身躯正向远处飞遁。

    “丑陋的孙子,敢来个清净处和大爷决斗么?不!你不敢,云霄宗都是废物,可惜了那几座大山,啧啧!”

    “好胆!境界修为相同,你算什么东西,有本事别跑。”

    听见不但自己被骂,宗门也都牵连进来,独眼怪人顿时大怒,他有信心将这句话打伤,甚至耗费点时间将其击杀。而且最大的后盾就在身旁,被截住的三个谁也跳不掉,想到此处顿时狞笑着,驾起遁光快速追去。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高阶修士斗法,绝非筑基以下那般拖泥带水。

    与此同时,陆寒和公西瑞四目对视,两人的眼眸深处,都在酝酿森森杀意,剑拔弩张不死不休的气氛,悄然蔓延开来。而公西瑞的目光里,还多了几份蔑视,嘴角微微翘着,仿佛就等蝼蚁上来攻击自己,然后一脚将其碾死。

    忽然,他的目光微微闪动,因为对面的陆寒,气息终于逐渐上涨,在公西瑞越瞪越大的目光里,很快达到金丹境后期境界。而且在两人面前,瞬间一道金芒陡然立于天地之间,并逐渐上升,似乎要把苍穹洞穿。

    无可匹敌的锋利之意,直接把周围的天地元气推了出去,形成汹涌的气浪,剑意切割着空气,发出呲呲的刺耳声响。金剑越来越大,从中释放出密密麻麻的剑影,在剑脊上,出现了几道细小电弧,于金芒里肆意跳跃,看着就令人头皮发麻。

    “啧啧!极品法器,越来越让我意外了,稍后将你分解掉,好好研究下是如何变态的。”

    “寰宇之中,就没人能在和我作对之后,还能活着修行的,你也不例外,去当个鬼修吧。”

    陆寒冷冷一笑,不知多少人鄙视过他,却都被踩在脚底,至今无法抬头。废话不必多说,绝杀只需出剑,剑气汹涌运转全身,附近有阵阵轰鸣之声,巨剑微微一颤,就爆发出凌厉的威能,以王者降临的姿态,将公西瑞笼罩在内。

    刀,一把刀,蓦然出现在陆寒视野中,公西瑞的衣衫,已经被烈烈剑意吹得剧烈摆动,那股气势让他也凝重起来,只好动用护体灵光。

    和苍穹一般湛蓝的小刀,被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拉扯着,几个呼吸间就涨到几丈长短,赤红刀柄仿佛血丝缠绕,刀身如镜般光滑。

    才出现就打出道闪光,随即荡漾出强横至极的波动,从刀体内隐隐传荡出的威压,立刻驱逐了周围的元气,直接把金剑压过去的威能抵消,两股锋利之意对撞,响起噼噼啪啪的千百次暴鸣。

    “接好了,第一击!”

    淡淡的几个字,从陆寒口中慢慢蹦出,他的整个人已经腾身高空,巨剑再被举起的刹那,发出清脆铿锵之声。大地被染上了一层金色光辉,璀璨光芒里全部被锋芒锐利充满,那双握剑的大手抖了抖,就闪电般的产生了一缕金色光弧。

    公西瑞的瞳孔骤然收缩,湛蓝刀锋顷刻挥动,天地就连在了一起,全部变成蓝色空域。只是里面全部都成了刀气,表面美丽的背后,交织着随时灭杀一切的锋芒,眨眼之间就和那缕金色光弧,精准的正面接触。

    交接的瞬间,整片天空顿时变成白色,白的不可逼视,从中间把金色和蓝色猛烈向两边推搡,呼吸间形成三色同框的奇幻场景,直接直接笼罩方圆数十里。

    而后又是一道璀璨的万丈白芒,连续几个闪动完毕,核心处才爆发开来极其尖锐刺耳的金属摩擦交鸣,即便声音都在虚空形成无数道肉眼可见的锋芒,此刻已经上升到音杀的效果。

    两件极品法器,造成的冲击惊天动地,气浪被切碎,又快速融合,然后如此反复,变得无比狂暴。化为风刃射向没有阻挡的周围远方,所过之处摧毁任何物体,沿途将那下方的草木巨石切碎带走,助长着摧枯拉朽的气势,高处都被夷为平地。

    才飞出三十里的两个战团,身躯猛然剧震,遁光差点不稳,随后在追来的冲击波中飞得更快了。震惊的同时,神念情不自禁向后扫视,却被一层层波动彻底扰乱,他们的后背在强光渲染下更加清晰。

    在惊天动地的轰鸣之中,陆寒和公西瑞两人的身形,同时被狠狠得震退出去,身形倒射处两三里,两人中间的地面,多了一条切开的深沟巨壑。

    “算我眼瞎,但是任何修士都会眼瞎,一个初期境界,竟然能把要渡劫的逼迫如此,只是如此大患,今天更不能留你!”

    公西瑞的脸庞在那一击中,闪过瞬间不正常的白色,气血猛烈翻涌,几次急促呼吸才逐渐平稳,作为被动迎接的刹那,就消耗了他一成半的法力。

    可见极品法器虽然威能恐怖,在消耗上同样惊人,他眼中的对手还在喘息,但也恢复了先前状态,正端详着手中的迷你金剑。

    然而正当公西瑞准备报复反攻时,那个身影又动了,金色光芒再现,而且威能丝毫不亚于方才。

    “嘿嘿!去幽冥再细细揣摩吧,眼瞎不算什么,尔等的心早就烂掉很久了,我保证在甲子交接之前,这个界面再没有云霄宗!”

    “找死!天芒斩龙诀——!”

    彻底收起轻视之心,公西瑞杀机迸现,到今天为止,他还为遇见一个同级别的对手,不知寂寞多久了,此刻岂能不痛快厮杀一场。

    只见红丝缠绕的刀柄上,熊熊法力从掌心之中涌出,随即钻入整个刀体,脚掌猛然重重一踏虚空,化为残影冲了上去。背后刮起的是咆哮的劲风,动荡和静止摩擦,就发出低沉的轰鸣。

    那双眼睛,已经变得更加深邃,涌现出的凛冽寒光,也融入到巨大刀芒之中,绝杀阴煞气息,毫不保留的将周围变成阴冷冰窟。

    陆寒更是犀利戳戳,仿佛是个金人,从天际徐徐走来,每一个闪动都划过百丈,将巨剑高高举起,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向前挥去。

    跟随他的,是狂暴无比汹涌剑气,金属性被催动极致,这次动用的是剑锋另一面,心中忍不住开始坏笑。若他猜得没错,公西瑞的刀胎,已经在方才一击中开始受损,没又东西能承受住大量庚精的摧残,只是此刻还未出现征兆,那么久再补上几下。

    那把金色巨剑,在爆发出的璀璨金光里,在苍穹上划过绚丽的剑虹,就犹如匹练般掠过虚空,先一步到了公西瑞头顶。

    乱战斗经验,即便元婴老怪物也是菜鸟,看似轻松的一挥,里面也包含着无数玄机,伤害程度在瞬间相差不少,想把任何动作拿捏精准,将潜力发掘到极致,都需要成精多年的沉淀。

    肉眼不可见的是,巨剑斩下的同时,剑刃进行着微不足道的上下锉动,迅猛之中还有锯齿般的伤害效果,在和刀芒对接的刹那,这个举动更为明显。

    ‘铿锵——!’

    刺耳摩擦声稍纵即逝,就已经淹没在恐怖暴轰中,还是近乎相同的情景,只是还未修补复原的虚空,又被摧残一次,无数道裂缝在刀剑相撞的核心处显形。无论是声音和威能,都被吞噬进去没了踪影,裂缝之内太过黑暗,就连光线都向那里移动,空间法则的威能逐渐显露。

    “啊——?”

    被威能逼退几里的对面,有一声不高不低的惊呼,公西瑞满脸不可相信的神色,盯着手中极品法器。蓝晃晃不可逼视的刀刃上,竟然出现三毫米的缺口,一股凉意顿时从心底冲出,随后就是剧烈的肉疼。

    “哈哈哈!没见过吧?笑坏大爷我了,原来你拿着一把残次品耀武扬威多年,今天才碰上识货的。”

    陆寒忍不住大笑,随即向口中扔了颗巴元丹,体内缺少的法力在缓慢回升,就在方才还运转了玄阴仙决,不但加速吸附周遭灵气,还能减缓法力流失。此次攻击的消耗,只是一成左右,这就能和对方基本看齐,而气海内的金丹体积,吓死公西瑞也想不到有多大。

    “同样是极品,为何能伤害到我的,而你那还完好无损?”

    几乎是咆哮着,公西瑞将目光死死盯住陆寒的那把金剑,淡淡金光琉璃下,哪有丝毫损害的样子。

    “噗哈哈!母的遇上公的,岂能不怯弱三分,看老子再来一下,直接将他切断完活。”

    “无耻贼子,今天必杀你。”

    “可以,用啥呢?烧火棍吗?快来呀,快过来!”

    极力挑逗对方的怒火,陆寒在说话之中已经动了,第三次裹挟着法器最强威能斩下,公西瑞开始齐了忌惮,当然只是对那把金剑的。他已经从刀体感受到内部的思思紊乱,这种损害从内到外,威能已经减弱不少,而且强行动用会加剧伤害,想弥补修复就得耗费大量灵石了。

    还让他震惊的是,根据对方这一击,似乎法力并未消耗多少,金色刀芒毁天灭地的碾压过来,已经不容他有所犹豫了。

    嗡嗡嗡……!

    ‘咔——!’

    无尽璀璨的剑芒,终于被强行截住,与剑光威能同时爆发的,是无比厚重的一件棕色盾牌。并且从里面窜出一只凶猛的怪兽虚影,两个巨大的前爪狠狠拍向剑芒,后面还有一根碗口粗细的钢甲巨尾,也紧随着抽了过去。

    连续三声爆裂的炸向,但是随即又传出哀嚎声,巨兽虚影被摧枯拉朽的无尽威能一斩而崩溃,巨剑余威依然势不可挡,狠狠地站在盾牌上。

    嗖——!

    公西瑞闷哼一声,身躯猛地飞出去三里远,才将恐怖一击尽数化解,体表的灵光连续闪动,那张脸有些苍白,惊怒的的盯着陆寒,呼吸急促而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