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冰上仙 > 第80章 救还是不救

第80章 救还是不救

作者:不如归去兮兮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红药“咦”一声,皱了皱眉头道:“怎么还有一个?”

    姜少华眼皮颤了颤,咽下一口唾沫,试探性地问道:“姑娘是来救我们的?”

    红药的视线瞟过江富,哼了一声,道:“我是来救你的。”

    姜少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拱手道:“多谢姑娘,敢问是清流清公子托付你来的?”

    红药点点头,有些不耐烦。姜少华却松了一口气,低下头对着江富说道:“快快起来,这下子我们都能出去了。”

    江富仍然怔怔,姜少华却忍不住先去看了看大牛,晃了两下发觉没什么用,便蹙着眉头回到洞口,仰头问道:“姑娘,这里有一个人病重得狠,可否将他先救出去?”

    红药冷冷的目光扫过姜少华,道:“我为何要救别人?你休要拖沓,速速上来,我还有事要办。”说着就朝洞里伸出手来,五指大张,姜少华觉得脚下一轻,人便到了半空。

    “求姑娘救救他们!姜少华不胜感激!”

    红药理都不理,依旧把姜少华往洞上面提。

    江富在洞里看着姜少华突然被提走,一时没分清楚状况,竟然气恼下扔了土块到上面,被红药一把抓住。

    她锐利的眼睛一扫江富,江富吓得四肢如坠冰窟,但神色依然怨恨。

    姜少华便趁着红药这一刻的分神,手把住了坚固的洞口,上半身出了洞,下半身却还在洞里。再一抬头,眼睛却对上了红药的眼睛。

    这是一双十分美丽的眼睛,虽然里面藏着冰霜,但分毫不减她的魅力。

    她一身红衣,半蹲在洞口,看到姜少华不肯出洞,眼神里带了恼怒。

    姜少华心神一动,红药的手一松,然后咕咚一声,姜少华便又栽回到洞里,眼看着就要撞到地面上,身子又是一轻,嗖一下出了洞。

    红药的眼神依然冰冷,冷声道:“蠢!快走!”

    姜少华焦急地扒在洞口上,看看下面满脸惊慌的江富,一转身跪下了。

    “求姑娘救他们一命!姜少华将做牛做马感谢姑娘!”

    红药眯起了眼,淡淡地说道:“我不需要你做牛做马,你只需要赶快回家。”

    姜少华猛然抬头,想起家里的爷爷和江灵,神色痛苦地恍惚了半下,复又低下头恳求道:“求姑娘救他们一命!我们本是一起被抓来的,应该一同离开才是!求姑娘出手将他们带出洞外,剩下的路,我们自己走!”

    红药的手慢慢蜷了起来。她正在想如果把姜少华打昏扔回家里,算不算完成狐王交代的任务。

    但是她又看了看跪地不起的姜少华,还是把手松开了。

    她拂袖转身,道:“反正我已经将你救出来了。”

    姜少华看着红药的身影往甬道外面走,又看了看神色凄苦的江富,终于一咬牙,说道:“江富你先闪开!”说完扑通一声,又跳回洞里。

    红药的脚步猛地一顿,缓缓地回过身来,看着空无一人的洞口,怔了怔,喃喃道:“真是个傻瓜!”

    。。。。。。

    红药将手放在大牛的手心,放出灵气探了探他的五脏六腑,神色越来越难看。

    姜少华一脸严肃地看着红药,却忽然看到她的红色斗篷上有点点黑迹,便轻声问道:“姑娘可是受伤了,这?”

    红药偏一偏头看了看,说道:“雪花而已。”

    姜少华恍然大悟,却听红药继续说道:“他怕是没救了。五脏移位,肝胆出血,无人能救。”

    姜少华听了大惊失色,他本以为大牛情况危急,却并不知道原来已经这般境地。他抢过大牛的另一只手把脉,却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急的额头暴起了青筋。

    红药叹一口气,却并未说什么,而是转身去看了看其他两个人。

    “他们中毒不深,不过昏睡而已,我先送你们两个上去,再把这两个送上去。”

    姜少华满面悲色,眼睛仍然望着大牛,说道:“大牛也要上去。”

    红药面无表情地说道:“他已经没救了,带上去会拖累你们的脚步。”

    姜少华摇摇头,说道:“或许爷爷还能救他,或许,“

    红药摇摇头,刚要说些什么,忽然觉得脚下微微震动。她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却觉得脚下的地面越来越难立足,头上的泥土哗哗地往下掉,这洞竟然要塌了!

    紧接着,那个如洪钟般陈厚又如海啸般浩大的声音顷刻间到了她的身前,不费吹灰之力地贯穿了她的身体,引得她痛苦地弯下了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伴着这声让人绝望的嘶吼的,是重重坠下的泥土。

    地在颤抖,头顶在摇晃,顷刻之间,老鼠精花了几百年时间打造的洞府坍塌了,地面凹陷了一大片,像是被天降之物砸了个口子一般。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红药忍住心神的剧痛,抓住了旁边的姜少华,而姜少华早就拉住了江富。

    红药胸腔提了一口气,拉着二人破土而出,落在了地面上。但是地面还在向下陷落,红药艰难地抓住了姜少华的手,姜少华有力地回握住她。

    她看到他在大喊着,可是雷声轰隆,山裂地崩之声掩盖住了一切。她用尽最后一点气力,将姜少华猛地朝地上一抛,自己却深深地陷入了泥土里。

    泥土迅速地盖过她的腿,又漫上她的腰肢,她的胸腔前开始聚集起泥土来,老鼠洞里的血腥气一齐翻到她的面前,让她更加痛苦。

    眼前却突然多了一道黑影,她费力地睁开眼睛来看,却见姜少华这个傻瓜正飞扑过来,摔在她的面前,也随着她一起往地下落。

    姜少华再次抓住了她的手。他在说话,这次她听清了,他在说:“姑娘小心!”

    地陷便是在这个时候停止了。

    天上黑云狂卷,雷声震耳。不远处的静湖像是要炸裂一般,发出难以想象地巨大的撞击声。

    红药的心神再次受到了巨创,一股腥甜气味再度涌到嘴里。她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姜少华大声地喊着,推着,顶着周围使人欲要屈膝下跪的威压爬起来,扒开红药身边的土。

    他胸前的灵石煜煜生辉,散发出柔和的光华将他包围着,像蛋壳给予蛋黄的保护一般,牢牢地将他与外界的狂暴之气隔离。等到他将红药从土里拉出来后,再回身望,江富却倒在荒草里,看似昏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