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戏闹初唐 > 第一六五四章 琐事

第一六五四章 琐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爹爹,好无聊啊,他们都各自有自己忙碌的事情去了,而伦家,还在跟着爹爹学习,训练。”

    杨乔,躺在回廊亭子里的长椅上看着手中的书,而丫丫则是在中间的石桌,石凳上做着各种的软体的杂技动作,然后,嘴也不闲着,跟杨乔抱怨着,太过孤单,无聊。

    “好好训练,不要分心,否则可是会出大事情的,来,先来一个桌上大风车,原地的。”

    “嘻嘻,爹爹,你不是担心伦家危险么?”

    “危险也要练啊,这是你今天的任务,再说,你穿的保护还成,至少扭不着脖子。”

    “王,就是一把斧子,斧子,就是王的意思,也就是说,圣上,是一把斧子?”

    杨乔在这里正在研究着甲骨文呢。

    “嘻嘻,爹爹,看伦家大风车,快吧,哎呀!”

    一个没注意,这顽皮娃儿从桌子上掉了下来。

    “小娘子!”

    边上侍女惊叫了一声,杨乔也把手中的书给扔了,再爱惜书,也比不上自家的娃儿呀,所以,书尽管金贵,可杨乔还是随手扔了,一个翻身来到了丫丫面前,把丫丫抱了起来。

    “快,活动活动,扭扭脖子,有没有不舒服,把头盔拿下来。”

    来,活动活动胳膊,踢踢腿,好了,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伤痕来,坐下来,让爹爹给摸摸脉,不要动,不要说话。

    “来,你过来给丫丫检查一遍。”

    到了自己啊娃儿了,杨乔都有些不放心自己的检查了,这不,就把一边的随队医生给叫了过来,让她继续给丫丫检查一遍。

    郎君,丫丫小娘子应该没事的,刚才,我可是注意到了,丫丫虽然是失误了,可是,她对自己的保护还是做的不错,第一个动作就是护住了脑袋,自然也就是护住了脖子,然后身体团了起来,用了合适的方法着地,这样,就保护了全身……”

    这个医生,倒是看的仔细,可不是杨乔,杨乔刚刚不是在看书么。

    “嗯,好,没有危险就好,丫丫,先不要练了,坐在哪里,给我把大学背诵一遍,也看看你是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也不会闲着了。”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爹爹,什么叫做大学之道?”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临时,你还小,所以,先熟记吧,不是爹爹不想给你讲解,这个,需要你在长期的感知中,才会有正确的解释,在一个,就是,这解释吧,就算是大众的解释,也不一定说,这解释就是正确的,也或者,这解释,会随着个人的认知而改变,可为了考试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

    “爹爹,为啥为了考试,就只有一个答案?”

    “你给你的队员们考试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只有一个答案?”

    杨乔启发着丫丫。

    “伦家还是不明白?”

    “给你一个简单的,不太合适的例子,如,那边那个知了,我怎么捉住它,记住了,只有一个答案,必须跟我心中的答案对上,才是正确的,可是,我没有说别的答案不对,可是,在我这里,就只有对上我的答案,我才给你分。”

    “爹爹,这不是不讲理么,就我知道的就有用胶粘,用马尾巴丝套。”

    “是啊,这是你知道的明显的不讲理,可是,有些答案,是别人不知道的明显不讲理,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如,刚刚,我在研究的那个王字,这王,为啥就是一把大斧呢?”

    “丫丫,好好背诵,爹爹给你做新的粥来喝,这么久以来,我竟然把这个东西给忘记了。”

    “去,给我送一小碗那个珍珠米来。”

    杨乔在亭子里找着东西,并且安排侍女去拿珍珠米,珍珠米,自然不是前世的珍珠米什么的了,而是此时,杨乔给起名的一种试验田产出的米来,这是从别地方挖土过来种植的试验田,一年不过几百斤的产量,一个是为了当种子,一个是为了自家吃的,嗯,送人,那也是精致包装,几斤,几斤的小包装。

    如,一斤装的,二斤装的,五斤装的,最高就是五斤了,这要相当好的人家,才会送五斤的,就是杨乔自己吃,也不是那么容易,说不定,早就吃光了呢。

    这个吃光了,不是真正的吃光了,而是限量吃光了,如,这米产出之后,杨乔会给分出几部分来,这一部分,是一个季节的,一个是自家吃,一个是送人,送人多了,自家吃的就少了。

    “爹爹,珍珠米?”

    “不要关心珍珠米了,你好好背诵,刚刚,我可是听到你背诵错了一个音,把平声背诵成上声了。”

    “爹爹,不要这么严格啊!”

    “要严格的,这声调,也许跟理解是有关的,要知道,我为了调准这声调,可是请教了很多的人,然后,还跟好多的人一起审定的这声调。”

    是的,这也是一个学科,杨乔在做十多年了,而且有好多的人在同时做,其中,还有一些人去世了,他们一致认为,也许杨乔这个说法是对的,所以,要把这个音调给固定下来,如果谁有了新的解释,那么,只要说服了大部分人,就可以进行更改,虽然说,真理,是掌握在少部分人手里的,可,谁能确定,这是真理,不过,不能确定,可以当一个疑问放在附录里面。

    是的,意思就是,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是,我不一定采用你的说法,可是,你这个说法,我会给记录下来,如果以后有人参考,采用,甚至给扶正,那也是可行的。

    “那,好吧爹爹,伦家改过来就成了,背诵一百遍是吧?”

    背诵一百遍,就是错的地方,丫丫要背诵一百遍,给改正过来。

    “郎君,我去的真是及时,要是晚一会,这米就用了,而且,这个季度的珍珠米,就剩下这么点了,郎君,要我洗米么?”

    这个时候,侍女回来了。

    “问了没有,为啥这个季度的米用的这么多?”

    “郎君,据说,送人送的有些多,好像,都是人们自己来求的,说家里有什么事情一类的。”

    “去,打听打听去,都要这珍珠米干什么,不是说这个东西珍贵,而是要的不合道理。”

    杨乔给一边的暗卫下达了命令,其实,也是给李二的人听的,杨乔的暗卫可不一定能够打探来消息,不过,李二的人那是肯定会打探来的,额,其实没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一点吃的么,而打探,也是给人立一个规矩而已。

    “洗米,洗陶罐,还要用果木炭,这样煮出来的米粥,会有一股清香的味道。”

    杨乔一边念叨着,一边准备着东西,嗯,用果木炭来煮粥。

    “爹爹,背诵完了,接下来。”

    “接下来跟着爹爹学煮粥,这是比较平常的一种膳食,而且是女娃必会的一种膳食,几乎可以说,是各种病人都能适用的一种膳食,丫丫,记住了,是几乎可以说,就是说,有的病人,也是不合适食用这个粥的。”

    “嗯,爹爹,伦家听你的,果然,这果木炭的味道真好闻。”

    丫丫不时的用夹子往炉子里面扔进去一块木炭,这也是丫丫掌握最好的一个技能,就是能够听杨乔的,来保证这炭火的大小,如,中火,高火,低火,可以再低一些。

    “爹爹,好香,这就出来米香的味道了,伦家还从来没有这么闻过米香呢!”

    “嘿嘿,那个,怪爹爹,一直以来,爹爹都在弄高档的饮料了,而忽略了这最基本的饮料,那就是这白米粥。”

    “爹爹,白米粥,跟白米汤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