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327章 四问易一

第327章 四问易一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帝灵山下的山谷中,卓维和老麦盯着百里天眼上的那道人影,皆是大吃一惊。

    好家伙,林刻居然没死。

    区区一个命师,从一位真元境第四层的真人手中逃生,简直就如天方夜谭一般。

    “好家伙,今天有好戏看了。这一手材料,很猛啊!”老麦很激动,感觉自己就要发大财。

    卓维咯咯的直笑,道:“是啊,武殿和圣门斗了起来,绝对能上头版。”

    ……

    林刻和封万鹏的到来,让册封大典上,很多武者的心中,都生出一道念头,“易一真人今天将会有大麻烦。”

    有人为之兴奋,有人则是暗暗担忧。

    在不知多少双眼睛的注视下,林刻和聂仙桑,走到易一真人的对面。

    林刻的一头白发,在风中飘摇,眉心的九字贱印,显得触目惊心,目光深邃的道:“师父,我再叫你最后这么一声,算是为你的十年教导,画上一个句号。”

    寒风,在山顶呼啸,呜呜作响。

    林刻又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继续伪装下去吗?”

    易一真人眼神迷离,道:“刻儿,为师也送你最后一句话,迷途知返,善莫大焉。既然还活着,就该好好珍惜,为什么还要来白帝灵山呢?想要一错再错?”

    这句话,带有浓浓的威胁意味。

    林刻道:“我来白帝灵山,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不知真人,能否如实回答?”

    易一真人道:“本星主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可答?”

    林刻向身旁的聂仙桑看了一眼,道:“你曾说,我使用御灵法,控制了师妹的灵魂。她现在,就站在大家的面前,试问真人,我真的有控制她吗?”

    “易一老贼你坏事做尽,虚伪卑鄙,还我父亲的命来。”

    聂仙桑的美眸中,充满怒意。

    若不是被林刻紧紧拉着,怕是已经冲过去,找易一真人拼命。

    她和易一真人之间的仇恨,实在太深,内心悲戚万分。

    易一真人言词恳切,道:“仙桑,你还是太年轻了,千万别被林刻的一面之词误导,小心将来后悔莫及。林刻的所作所为,是你母亲青莲夫人亲口指认,岂能有假?”

    听到“青莲夫人”之名,聂仙桑心中一颤,一双美眸连忙四处寻找,却没有见到母亲的踪影。

    毫无疑问,青莲夫人是易一真人手中最重要的一张底牌。掌握了她的生死,也就可以,让聂仙桑老老实实的闭嘴。

    易一真人刚才的那句话,也有威胁之意。

    这一情况,林刻早有预料,依旧镇定,道:“再问真人一个问题,聂宗主到底是被谁杀死?”

    易一真人沉怒的道:“这还用本真人回答?白劫星谁人不知,聂宗主乃是遭了你的毒手,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既然你回了玄境宗,就该立即去聂宗主的陵墓前长跪忏悔。”

    又道:“在场的各位武者朋友,聂宗主对林刻有大恩,曾经不惜消耗三十年元功,将受了重伤的他救活,甚至有意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可是这个狼子野心的混账,却偷袭暗杀了聂宗主,实在是禽兽不如。”

    紧接着,易一真人双手抱拳,向萧真和武殿三位真人,说道:“圣府公然包庇这样一个恩将仇报的大恶人,还带着他,扰乱册封大殿,可谓是对武殿最大的挑衅。本真人建议,立即将他拿下,斩首示众。”

    因为看到了风闻礼,让易一真人的危机感更浓,不希望林刻继续说下去。

    林刻扬声,声音震动白底灵山,道:“是非曲直,你一个说了算吗?今年三月初三,聂宗主被害的那一天,不仅仅只有你在场,还有另一人。”

    林刻的目光,看向风闻礼。

    风闻礼的经脉和血脉都被封住,被林刻的元气锁定,浑身无法动弹。

    易一真人的眼神如电,盯了过去,似在提醒风闻礼,最好老老实实的说话,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是以前,风闻礼或许真的会被,易一真人的一道眼神吓住。

    毕竟,易一真人的修为,在白劫星是无敌的。即便身份暴露,以魔盟武者的身份,要杀他风闻礼,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见识过林刻的阵法,加上青牛鹏兽、囚鬼兽、雷蝶都听命于林刻。

    如此强大的一股力量,就算是易一真人修为再强,也未必比得过。

    更何况,林刻既然能够调动三只地元兽,神照山中那位大王的态度,也就不言而喻。易一真人岂是那位大王的对手?

    风闻礼道:“原始天网上,早就有我的供词。那些话,全部属实。”

    说完,风闻礼跪倒在地,哭天抢地,道:“老夫对不起宗主,对不起林刻,不该屈服于易一真人的淫威之下,做出一错再错的事。”

    谁都看得出,风闻礼和聂仙桑没有被御灵法控制。

    于是,那些原本坚定不移相信易一真人的武者,也都变得疑惑,议论纷纷。

    对易一真人,本来就有怀疑的武者,更是破口大骂,群情激奋,一边骂,一边数落易一真人的条条罪状。

    反正有武殿和圣门的真人在场,他们不再惧怕易一。

    萧真和武殿的三位真人,听感何等敏锐,听到众人的骂声,很快就明白了整件事的大概脉络。

    于是,他们四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武殿设立星主宫,挑选星主、星子、星女,何曾出过这么大的纰漏?

    若是易一真人真有问题,武殿等于是闹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不被别的势力嘲笑,才是怪事。对武殿的威严,也是一种损害。

    就在这时,林刻再次问道:“敢问真人,是否乃是幽灵宫的幕后主使?”

    听到这话,萧真还没有多大感觉,毕竟他并不知道幽灵宫是什么势力。可是,随着林刻的下一句话响起,他立即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林刻道:“真人无法回答也没关系,反正我有人证在场,她的供词,也早已传到了原始天网。我想再问的是,幽灵宫是天择院的外围势力,真人是否是天择院的弟子?”

    “天择院。”

    武殿的三位真人,脸色巨变。

    萧真的脸色一沉,盯向易一真人的背影。

    魔盟的天择院,怎么牵扯了进来?

    若是武殿挑选的星主,乃是天择院的弟子,这个笑话,才是闹得更大。

    萧真取出原镜,进入白劫星的原始天网,仔细的,了解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易一真人的心中,怒意囤积到了极点。

    苦心经营二十年,好不容易等来今天,只要接受了星主洗礼,多半都会踏入真虚境,成为真人中的强者。而且,他召集了六十多万武者,乃是巨大的功劳。

    有这一功劳,今后就算离开白劫星,去天择院修炼,也会受重视。

    可是现在,全都被林刻毁掉。

    可谓是,一念巅峰,一念谷底。

    就在易一真人调动元气,准备杀出重围,逃出白帝灵山的时候。

    萧真收起原镜,脸色沉冷,道:“封府主,林刻,你们口口声声指认易一真人,杀死了玄境宗上一任宗主。又随便抓来一个武者,让她说,易一真人是幽灵宫的幕后主事。手段挺高明的嘛!但是,根据本真人所知,封府主是欠了林刻一个天大的人情,才不得不帮他洗脱罪名。”

    易一真人心中微微诧异,没有料到,事情到了这一步,武殿的真人竟然反而出面帮他。

    萧真又岂是真的想要帮易一真人,刚才的那一席话,连他自己都知道,是在强词夺理。

    只不过,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么做。

    难道真的要圣门,当着这么多武者的面前,揭露武殿选出来的星主是魔盟武者?武殿被天择院利用了?

    那对武殿来说,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他萧真,回到武殿,也肯定会被别的弟子笑话。

    甚至是,还会受处罚。

    所以无论如何,易一真人绝对不能是魔盟武者。至少,今天不能是。

    就算易一真人真的是魔盟武者,也得由武殿秘密将他处决,让他死得无声无息。

    易一真人很快明白了一点,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

    武殿有这样的想法,对他是一件好事。

    因为,天择院为了夺取白劫星的利益,出动了大批真人,投如比武殿和圣门都要大。只要再拖上一些时间,等到天择院的真人赶来。

    到时候,先灭武殿,再灭圣门。

    依旧不会影响大局。

    封万鹏怒道:“你们武殿是什么意思?怀疑本府主?事实就摆在眼前,任何狡辩都没有用。”

    萧真道:“府主没有欠林刻人情?如果有,那么你就算是青河圣府的府主,也必须选择回避,不能插手这件事。”

    ……

    在封万鹏和萧真争执的时刻,林刻想通了萧真的目的。

    同时,林刻也明白天择院对白劫星的看重,十分清楚,此事不能继续拖,迟则生变。于是,他道:“萧真人,可否听我说一句?”

    萧真和封万鹏停了下来,没有继续争执。

    萧真道:“你是整件事最关键的人物,当然有发言权。”

    林刻道:“武殿和圣门都是一等一的大势力,武殿掌握武道秩序,圣门维护善恶赏罚,有很多相互合作的地方。若是因为区区一个下等星球的小事,让两大势力起争端,肯定会让魔盟在背后笑话。”

    “既然这件事,武殿和圣门双方各执一词,相争不下。不如,由我和易一自行解决这件事,谁都不要插手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