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二章 血雾封天

第二章 血雾封天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渐渐的,封小芊平息了心中的怒意,走出青木药堂,来到半山腰一座堆满积雪的悬崖。

    她解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精致绝美的脸蛋,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黛眉如画,眼波清澈,清纯得宛如圣女临凡。

    站在崖边,可以看见,山道上,林忠傲背着林刻下山的背影。

    一老一少,走在满天飞雪中,给人一种凄凉之感,令封小芊芳心疼痛。

    常师驼来到封小芊的身后,躬身道:“属下刚才骂得那么狠,甚至都答应为他续命,可是,林刻却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看来,此子真的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便走上了歧途。”

    “人性本善,但,一步错,步步错。”

    “反复无常,恩将仇报的小人,还是不要接触为妙。府主的意思是,若是那些事真的是林刻做的,希望二小姐能够离他远一些,免得自伤。”

    “至于林刻曾经的那份恩情,府主一直记着,会想办法补偿他。”

    封小芊的一双柔美细长的玉手,紧紧捏在一起。若不是亲眼看见林刻默认,她绝不相信外面的种种传言,可现在,却只能独自伤感。

    “或许以前,是我将他想得太过完美。真正的林刻哥哥,其实早就死在那个雨夜。”

    封小芊望着一步步向山下走去的林忠傲和林刻,眼眸变得迷离,不禁回想起,三年前那个令她恐惧的雨夜,她与父亲、母亲遭到魔盟大批高手追杀。

    父亲被三位命师境界的魔道高手牵制住,而她和母亲,则是遭到一群黑衣人围攻。

    一位又一位属下,倒在血泊中,就连母亲也身中数刀,受了重伤,鲜血将雨水染红。

    母亲带着她拼命的逃。

    可是,那群凶恶的黑衣人,宛如地狱中的魔鬼,越追越近,嘴里发出让封小芊毛骨悚然的淫恶笑声。

    可想而知,若是她和母亲,落入那群黑衣人手中,下场肯定会相当凄惨。

    那时,封小芊才十三岁,卷缩着幼小的身体,一边哭泣,一边求救,感觉到无边的恐惧和无助。

    就在她母亲身上的衣衫,被一块块撕碎,在她已经绝望的时候,就是山路上少年,宛如天神下凡,持剑站在风雨中,挡在了她的身前。

    “不要害怕,放心,有我在。”

    林刻将封小芊从血红色的雨水中搀扶起来,冲着她阳光灿烂的一笑,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那自信、洒脱、没有任何杂质的笑容,令封小芊永远都忘不掉。

    林刻与黑衣人激战整整一夜,刀光剑影,荡气回肠。

    不过,那个时候,林刻还不是命师境界的强者,在大战中,也受了重伤,身中二十余刀,鲜血湿透白衣,才是将黑衣人尽数杀退。

    那个时候,他只以为,封小芊是一个渔家女。

    “人都是会变的吗?才短短三年时间,曾经那个拼死都要去救一个渔家女的正直少年,已经变成一个恩将仇报、无恶不作的卑鄙之徒?”

    封小芊深深一声叹,感觉到痛惜。

    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心中是何等失望和难受,一双美眸微微发红。

    三年来,林刻一直都是她心中的大英雄,大豪杰,更是她梦境中,最常出现的那个人。

    若不是,父亲送她去跟随一位圣门高人修炼,恐怕她早就去玄境宗寻找林刻,怎么可能会等到三年后的现在?

    听闻林刻出事,封小芊自然是不信,觉得肯定另有隐情。

    因此,她不顾一切阻扰,想要见林刻一面。

    没想到,得到的竟是现在这样的答案。

    封小芊内心无比痛苦,缓缓闭上眼眸,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她抬起雪白柔美的玉手,掌心是一个雕刻得异常精致的木偶,与林刻很像,只是稚气一些。以前,她都是对着这个木偶说话,诉说心中对他的爱慕和思念。

    封小芊轻轻的抚摸木偶,幽叹一声,充满失望和悲伤。

    “林刻哥哥……”

    她的掌心,涌出九道雷火交织的元气,木偶燃烧起来,在“噼噼啪啪”的声响中,化为了灰烬。

    一个少女的梦,破碎了!

    ……

    …………

    山下,没有下雪,反而晴空万里。

    下山后,林忠傲将林刻,放进道旁的鹿兽古车中。因为长时间负重走山路,引动了伤势,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外公,你的伤没事吧?”

    林刻立即将装着三朝还阳露的葫芦,递给林忠傲,心中相当自责。

    若不是因为他,外公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玄境宗巨变之后,林刻就被关押起来,直到昨天中午才被放出。

    而这三天,林忠傲一直都等在玄境宗的山门外,看到自己的外孙,修为被废,浑身血淋淋的,受了极重的伤势,竟然还被直接扔出山门,从高高的阶梯上面滚下去,差一点摔死。

    林忠傲怎么控制得住心中的怒火?

    他太了解自己的外孙,林刻绝对不可能暗杀宗主,更不会玷污宗主之妻,一定是有人陷害。

    林忠傲想要强闯玄境宗,想要调查此事,想要讨回公道,却反被打成重伤。

    玄境宗是白劫星第一大宗门,建在白帝灵山的山巅,宛如天宫神府一般,俯看整个星球的芸芸众生。

    就算林忠傲是《大武经》第九重天的武道上师,在玄境宗面前,也太弱小,只得屈辱的退走,带着林刻,赶来色灵山求医。

    喝下一口三朝还阳露,林忠傲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挤出一道笑容:“外公没事,我们现在就回家。”

    出了色灵山,鹿兽古车很快进入火蛟城。

    火蛟城,是一座千年古城,位于白劫星的南地,因为临近药材、矿产丰富的不周森林,外来人士极多,街道上,随处可见背着刀兵、骑着地元兽的武者。

    “哗啦啦。”

    鹿兽古车行驶在十二丈宽的青石街道上,驾车的林忠傲心情沉重,安慰道:“刻儿,你不要担心,既然你娘当年将你托付给外公,外公就算付出一切,哪怕拼上这条老命,也要将你医好。”

    包括林忠傲在内,没有人知道林刻的父亲是谁。

    因此林刻是跟随母姓。

    林忠傲曾告诉林刻,这个“刻”字,是他母亲在世的时候取的,是刻骨铭心的刻。

    车中,林刻用厚厚的棉被,裹着瑟瑟发抖的冰冷身体,眼神却迷茫和灰暗。

    身负血海深仇,却只能忍着。

    心中有无边怒火,却只能压着。

    遭受万千辱骂,却无法辩解。

    苦修十年的功力,被自己最敬爱的师父一朝夺走,就连丹田也被挖去,再也无法修炼。且,生命精气在源源不断流失,很快就会死去。

    遭受重重打击,眼前是无边黑暗,再坚强的人都会陷入绝望。

    “轰隆。”

    突然,晴空万里的天穹,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雷鸣。

    空气如同沸腾了一般,剧烈震荡。

    拉车的青鹿兽受惊,发出一声长鸣,停了下来。

    “晴天怎么会响起雷声?而且这雷声,还如此炸耳。”林忠傲抬起头,随即瞳孔收缩,脸色变得越来越惊异。

    碧蓝如洗的天空,如镜子,映染上一层血红色,并且越来越浓烈,诡异至极。很快,层层叠叠的血雾出现,封住天空,遮住太阳,使得大地变得阴暗幽冷。

    整个世界一片猩红,如同演变成修罗地狱。

    紧接着,血雾上方,九天之外传来一股无比压抑的气息,让人胸腔收缩,感觉到无法呼吸。

    “轰隆隆。”

    雷鸣声,持续不断响起。

    血红色的天空,出现密密麻麻的白色雷电,纵横穿梭,如成千上万条雷电神龙在奔涌,气势相当骇人。

    如此诡异的天象,即便是以林忠傲的阅历,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心脏在不停颤抖。

    那是情不自禁,生出的恐惧。

    血雾和雷电,不仅仅只是出现在火蛟城上空,整个白劫星都被笼罩进去。

    星球上的人类、万兽、精怪、魂灵,皆被吓得瑟瑟发抖,以为天地末日来临。

    “元气波动如此剧烈,大气层都要沸腾起来,不会是有盖世强者,在白劫星附近的星空战斗吧?”

    “不可能,即便是真人,也远远没有如此可怕。”

    ……

    白劫星的各大城池,各个宗派的武者,都在议论纷纷。

    “噼啪。”

    异象并没有持续多久,天外,一道宛如洪流的巨大雷电,破开血雾,穿透大气层,直落向火蛟城的方向。

    若是修为足够强大,眼力足够敏锐,就能看见,雷电击中的是一只身躯长达数千丈的凤凰。

    随着进入白劫星的大气层,雷电的力量被不断削弱。凤凰身躯亦是急速缩小,最后消失不见,犹如湮灭成了灰烬。

    因为,雷电的光芒太刺眼,并且下落的速度太快,所有人都不知道有一只凤凰陨落。

    雷电消失,云开雾散,天空又恢复晴朗。

    不过,刚才震撼的天地异象,已经烙印进所有人心中,必定是会记载进史册——“血雾封天,雷电化海”。

    林忠傲叹道:“天生异象,必有大事发生。刻儿,你没事吧?”

    刚才空气剧烈震荡,他担心林刻虚弱的身体,会承受不住。

    没有听到林刻的回应,林忠傲猛然回头望去,看见林刻还四平八稳的坐在车中,才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林刻的目光,却盯着车外。

    林忠傲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青石街道边,一颗榆树被雷电击中,变得焦黑,正冒着浓烟。

    一只巴掌大小的鸟,似乎是从树上被击落下来,羽毛被烧焦,浑身都是细小的血口,奄奄一息。

    可是即便如此,它却依旧在努力展翅,想要重新飞起来。

    看到这一幕,林刻那双布满死灰的眼睛,多了一丝亮光。

    就连小小一只鸟,都不向命运屈服,想要重新展翅高飞,做为一个人,就算遭受再大的挫折,也不该自暴自弃。

    必须重新振作起来。

    在这一刻,犹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林刻的心境发生脱变。

    他终于明白,为何以前始终无法达到真人境界,就是因为太年轻,心不够坚韧和强大。若是,他的修为没有被夺走,此刻瞬间就能够突破境界,成为真人。

    林刻的身体依旧虚弱,可是精神面貌却大变,站起身来,走下鹿兽古车。

    “刻儿。”

    林忠傲担忧的唤了一声。

    林刻蹲下身,将那只焦黑的小鸟捧起来,轻轻抚摸,道:“鸟儿啊,鸟儿,我们的命运,竟是如此相似。我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但是,却能救你。”

    那只小鸟,眼珠子转动了一下,有些人性化,怔怔的看着林刻。

    林忠傲知道林刻从小善良,可惜好人没有好报,因此,长叹一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