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一百零三章 重达一万二千斤

第一百零三章 重达一万二千斤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聚集在黄花集的武者很多,可是,这群武者最为不凡,他们都骑着二品地元兽青狮虎,体躯庞大。十多只青狮虎聚集在一起,散发出慑人的气息。

    林刻和许大愚被拦住,与青狮虎比大象还巨大的体躯比起来,就像两个小矮人。

    刚才让他们“站住”的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长相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身上的穿着,却相当名贵,材质特殊,显然是出自大富大贵的家族。

    此人,名叫雪坤,《大武经》第六重天,以他的年纪,能有这么高的修为,说明是有武道天资。

    雪坤盯向许大愚手中的铁匣,道:“你那匣中,装着的应该是一件元器吧?卖给我如何?”

    “不卖。”许大愚直截了当的道。

    雪坤身旁的一位武者,冷沉一声:“雪公子可是北地第一大家族雪家的外戚,他想买你们的元器,是给你们面子,最好想清楚再做决定。”

    “你们这是想要强买?”许大愚双目一瞪,心中生出怒意。

    以雪坤为首的这群武者,驱使青狮虎,又向前踏出了数步,将他们二人围得更紧,仿佛是想驱兽踩死他们。

    人性贪婪,见怪不怪。

    林刻不想在这里耽搁,对许大愚说道:“既然他想买,就扔给他。”

    “你倒是很会做人,不错。”

    雪坤指着林刻,满意的点头,脸上露出一道颇为高傲的笑容。

    许大愚明白林刻的意思,点了点头,抡起一万多斤重的铁匣,直接就向雪坤砸过去。

    雪坤做为《大武经》第六重天的武者,相当自信,就算铁匣中装满铁石,重达数百斤,也能轻松接下。

    因此,只伸出一只手去接。

    手指刚刚触碰到铁匣,一股凶猛骇人的力量横压而来,让雪坤脸色惊变,想要收手闪避已经来不及。

    “啪咔。”

    骨头断裂声传出。

    雪坤坠下青狮虎,重重的落在地上,右手骨骼断裂。

    另一头,铁匣也落在地上,发出一道轰鸣声,地面被砸得轻轻晃动了一下。

    “干什么?竟然伤人。”

    “好狂妄,将他们拿下。”

    骑在青狮虎背上的那些武者,纷纷跳落下来,有的围住林刻和许大愚二人,准备大打出手,有的去搀扶雪坤。

    还有一人,去捡镶嵌在地上的铁匣,但是将全身力量都用出来,铁匣就像长在地上一般,动都不动一下。

    一位武者,盯向那个去捡铁匣的男子,颇为不悦的道:“许邡,你在干什么?”

    “这……这铁匣怕是得有六千斤以上……”

    名叫许邡的年轻男子,急得满头大汗,却依旧无法撼动铁匣。

    “怎么可能?让一边去。”

    又有一位武者,走了过去,双手抱住铁匣鼓足力量,全身骨头都“啪啪”的响动,但是却依旧无法将铁匣从地底拔出。

    如此一来,这群武者的脸色,全都变得有些不自然。

    要知道,许大愚先前将铁匣提在手中,一副相当轻松的模样。他的力量,得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走吧!”林刻道。

    “嘿嘿,走。”

    许大愚大手一挥,将挡在身旁的一位武者掀飞出去,就像是在扔稻草人一般,飞出十多丈远,摔得七荤八素。

    许大愚单手将铁匣,从地底提了起来,与林刻一起扬长而去,无人敢阻拦。

    这真的是人吗?

    一身怪力,也太可怕。

    等到他们走远后,这群武者,才有一人低声说道:“那二人中,有一人穿着青虎武袍,应该是圣府的外门圣徒。”

    雪坤整只手臂都断掉,肩膀处被铁匣直接撞击,几乎变成一团血泥,怒道:“外门圣徒又如何?雪家是青河圣府的三世善人家族,有数位进入《虎榜》,还有内门圣徒。等我进入圣府,拜会了族中的高手,再慢慢收拾他们。”

    雪坤可以肯定,那只铁匣中装有了不得的宝物,没有催动,都能散发出滚烫的热浪,更有火光爆射。而且,一米多长的匣子而已,重量也太夸张。

    一个外门圣徒而已,怎么可能守得住这样的宝物?雪坤眼神阴沉。

    ……

    进入深山,密林重重。

    在一棵数人合围粗的古树下,再次将铁匣打开,林刻仔细观察躺在匣中的战戟。

    战戟中,有火焰在流动,表面刻有一些古怪的兽印,有的似龙,有的似凤,有的如麒麟,有的如鲲鹏。

    随着火焰流动,那些兽印,像是要活过来一般。

    林刻的手指,在上面抚摸,感觉到略微烫手。

    “怎么没有戟杆?”林刻好奇。

    许大愚嘿嘿一笑:“刻儿哥,你将元气注入其中试试。”

    林刻将战戟从铁匣中抱出来,调动体内的元气,源源不断注入进去。

    最开始,战戟毫无变化。

    等到林刻将体内几乎一半的元气都注入进去,终于,战戟中的兽纹烙印浮现出来,发出阵阵兽吼之声。

    “噼啪。”

    战戟中,延伸出一根赤红如火的戟杆,上面带有鳞片和羽毛的印记。

    战戟完全呈现出来,长达一丈六尺,重量大概一万二千斤,林刻脚下的地面不断下沉,双脚陷入泥土。

    “还真是够重。”

    林刻双手抓着战戟,努力维持平衡。

    太重了!

    他现在的肉身力量,大概是十鼎,也就是三万斤。

    力量是一回事,但是想要将一万二千斤的战戟平稳的拿住,甚至挥舞起来,却还是太艰难。

    林刻调动元气,辅助肉身,才轻松了许多。

    “哗啦。”

    双臂一挥,战戟重重的落在那棵数人合围的古树树干上,戟刺太锋利,力量也太恐怖,竟是直接将树干劈断。

    轰隆一声,古树重重的倒下,压塌了一大片丛林。

    “这也太恐怖,只凭战戟的重量,一戟劈下去,就能将《大武经》第九重天的上师劈死,就算是第九重天巅峰的人物,估计都够呛。”林刻笑道。

    炼体武者之所以使用重兵器,就是要在力量上压制对手,每一击,都如陨石坠落一般的重拳。即便无法使用上人法,也能打得施展了上人法的武者毫无还手之力。

    就像齐宏那柄磨盘大小的斧头一般,也是以重量压敌。

    许大愚见林刻对战戟满意,也很高兴,笑道:“它不仅仅只是沉重而已,还是一件三星元器,我师父说,距离四星元器,也都只差一步,内部的器烙印多达八百七十九道。”

    “瞎子的炼器本事,还真是厉害。”林刻诧异。

    要知道,白劫星第一大宗门玄境宗的镇宗之宝青蜈神剑,也就是一件四星元器,具有器灵,拥有自主攻击力,威力强绝,能斩山河。

    如果这杆战戟,真是顶级的三星元器,绝对是让无数命师都会眼红的宝物。

    许大愚道:“师父说,这杆战戟,是仿照神照山中那杆神戟炼制出来,就连里面的器烙印,也是源自那根神戟。”

    “难怪看着眼熟。”

    林刻仔细观察手中的战戟,脑海中回想起,在神照山见到的那杆古神兵的威势,心中不禁热血沸腾。

    只是一件仿制品,都是顶级的三星元器,本体得强到何等地步?

    如此说来,当初瞎子出现在神照山,的确是有很大的问题。

    “难道……难道你师父一直想收取的战兵,就是那杆神戟?”林刻问道。

    许大愚道:“也许是吧!”

    瞎子每个月都要进入不周森林一次,收取一件古神兵,林刻一直以为他是在吹牛。当拿到手中这杆仿制的战戟后,林刻再也不会那么认为。

    如此一来,倒是让林刻觉得瞎子更加神秘,而且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

    “你师父到底是什么来头?”林刻问道。

    许大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从小是被他抚养长大,从记事以来,他就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像是随时都要入土。”

    敢去收服古神兵,而且随手就能炼制出一件顶级的三星元器仿品,绝对不可能是普通武者。

    林刻甚至在怀疑,他是不是白劫星的人?

    “多少钱?”林刻问道。

    许大愚皱起两条浓眉,很是头疼的样子,道:“怎么又跟我提钱?刻儿哥,我们是兄弟,一柄战兵而已。你跟我客气,我心中总是慌得很,觉得你把我当成了外人。”

    林刻笑道:“当然不是外人,但是,你总要回去给你师父一个交代吧?这件战戟,价值非凡,可不是一般的器皿……”

    “师父走了!”

    许大愚表情变得有些沉郁,叹了一声。

    林刻连忙停了下来,神情凝重,问道:“瞎子去了哪里?不会是……去世了吧?”

    “没死,当然没死,不知道为什么,他留下一封信,便是离开了铁匠铺,说是有缘再见。”许大愚道。

    “没死就好,没死总有再见的机会。”

    林刻想到了什么,盯向许大愚,笑道:“岂不是说,你现在终于顺利的继承了铁匠铺?”

    许大愚不好意思的一笑,摸了摸后脑勺,道:“刻儿哥,我这次来,不仅仅只是给你送戟,也是来投奔你的。”

    林刻问道:“那铁匠铺怎么办?”

    “我也带上了!”

    林刻惊讶,道:“带上了?什么意思?”

    许大愚将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取出来,托在手中,展示给林刻,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看到没有,这是师父给我的天元球,刚好可以装下铁匠铺。”

    林刻听说过天元球,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那是几乎不可能出现在白劫星的宝物。

    只见,晶莹剔透的球中,果然是有一座铁匠铺,摆放有各种炼器的器具,鼎、炉、锤、缸……,还有不少早就炼成的兵器。

    只不过整个铁匠铺,缩小了不知多少倍,一颗球就能装下。

    许大愚道:“师父说,他留下的这些炼器器具都是宝物,一样都不能遗失。可惜,整个天元球都被塞满,要不然我将战戟也放进去,背了三千里,真的累。”

    林刻终于明白,许大愚为什么一直想要继承铁匠铺,是他,他也想。

    林刻还有一点颇为疑惑,道:“你为什么不从天元球中取出一样轻一些的器物携带,腾出空间,将沉重的战戟放进去?”

    许大愚盯向林刻,愣了半晌,道:“收拾东西的时候,战戟是最后一样,塞不进去,我就只能背上。对啊!天元球是几乎没有重量的,我可以换一样轻一些的背,当时怎么没想到。我居然背了三千里……一直觉得这是兄弟情深……”

    ……

    求推荐票,求收藏。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