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十一章 飞仙楼

第十一章 飞仙楼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月初八,天色阴沉,细雨霏霏。

    林刻与林曦儿再次来到通万大街,在千草集购买了十滴“灵血”,与二十枚“元虚聚气丹”。

    元虚聚气丹,是原始商会推出的凡人丹,丹气柔和,容易吸收,最适合《大武经》第五重天以下的武者服用,可以快速提升武道元气。

    林曦儿刚开始修炼,服用元虚聚气丹,再合适不过。

    至于灵血,颇为霸道,更多的是用于炼体,并不适合她。

    林刻和林曦儿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走在雨中,前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伴随着卖木芽糖的吆喝声。

    林曦儿的眼眸子一亮,指着街边的摊位,道:“林刻哥哥,我要吃木芽糖。”

    “怎么还是这么贪吃?”

    林刻笑了笑,带她来到摊位前。

    摊贩是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人,不仅卖木芽糖,也卖别的一些货物,比如糖葫芦、木梳、手串……等等。

    旁边,还温煮着酒。

    摊位的木伞下,坐有两位酒客。

    其中一位酒客穿着白衣,头上戴着斗篷,斗篷边缘垂下的细纱,遮挡住了她的面容。

    不过,林刻的感知敏锐,分明察觉到,斗篷下此女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扫过了不止一次。他倒也没有多想,毕竟他的额头上有九字贱印,就算有人多看他几眼,也是很正常的事。

    坐在她对面的酒客,则是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黑色斗篷,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只不过身形颇为佝偻,显然是一个老者。

    林刻卖了两包木芽糖,将二十铜珠交给摊贩。

    “林刻哥哥,你怎么买了两包?”林曦儿问道。

    林刻将其中一包木芽糖交给林曦儿,随后,抬起头,看向街道对面那座三层高的华丽楼阁。

    只见,楼阁雕栏玉栋,彩灯高挂,十分辉煌气派。金边匾额上,则是龙飞凤舞的书写有三个大字——飞仙楼。

    隐隐间,可以听见有丝竹管弦的乐音,从楼中飘散出来。

    “并不是只有你,才喜欢吃木芽糖。”

    林刻的脑海中,回想起两年前遇到楼听雨的景象。

    那天也下着细雨,异常寒冷,她穿着破烂的衣衫,如同一个乞丐一般,卷缩在满是水坑的角落里,饿得奄奄一息。

    林刻从那里路过,将一颗木芽糖递给了她,并且将她带回林家,请最好的医师为她调养身体。

    从此之后,木芽糖就成为楼听雨最喜欢吃的东西。

    两年过去,曾经那个骨瘦如柴的少女,已经成为飞仙楼最耀眼的明珠,虽然还没有参加美人榜大会,却已经有火蛟城第一美人的称号。

    楼听雨无比聪慧,任何东西都是一学就会,特别是在琴艺和舞艺上面,更是精湛绝伦,将飞仙楼的琴师和舞师都比了下去。

    “飞仙楼,楼听雨,琴舞双绝。”

    想到楼听雨,林刻心中的所有阴霾都一散而去,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带着那包木芽糖,林刻来到飞仙楼外,想要径直走进去,却被看守大门的护卫拦住,冷喝一声:“九等贱民,不得入内。”

    林刻皱眉,道:“你不认得我?”

    “当然认得。”

    那位虎背熊腰的护卫,露出一抹冷笑,又道:“但,飞仙楼却不是凡人能进的地方,九等贱民更加不能进。”

    以前,飞仙楼的护卫看见林刻,远远的就躬身行礼。

    而如今,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人,都是势利的。

    林刻看得很开,没有与他们一般见识,因为他相信,就算天下所有人都瞧不起他,觉得他现在只是一个贱民,听雨也绝对不会。

    只要还有听雨,别人怎么看他,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刻道:“请你进去禀告一声听雨姑娘,就说林刻想要见她一面。”

    林曦儿看那位护卫很不顺眼,十分生气,娇喝一声:“叫你去,你没有听见吗?”

    那位护卫显然是认识林曦儿,知道她的身份,倒也不敢得罪。

    林刻已经是废人,更是九等贱民,不会再有任何做为,因此,谁都敢去踩一脚。林曦儿却是林家家主的孙女,未来潜力无穷。

    “你们等着。”

    那位护卫,快步走入进飞仙楼。

    林曦儿抬起小脸,盯着林刻,道:“哥哥,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气?如果我的修为足够强大,肯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林刻摸了摸额头上的“九”字贱印,淡淡的道:“这样的人太多,打了一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

    片刻后,一位面容秀丽的绿衣少女,与那位护卫一起,走出飞仙楼。

    绿衣少女算得上是百里挑一的美人,眉清目秀,肌肤细腻,虽是只有豆蔻年华,却已经有曼妙的身形。

    “翠凝,好久不见,听雨呢?”

    林刻向绿衣少女的身后望去,却没有看见楼听雨的身影。

    楼听雨是飞仙楼重点培养的名姬,才貌双全,将来多半是要艳名传天下,因此,拥有一位侍女,也就是眼前这位翠凝姑娘。

    翠凝眼中一道不耐烦的神色一闪而逝,道:“小姐的身子不舒服,下雨天不能出门,让我来问一声,林公子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

    楼听雨并不是凡人,反而已经将《大武经》修炼到第六重天,身体怎么可能不舒服。

    就算是再愚蠢的人都明白,楼听雨是不愿见他。

    林刻脸色一凝,道:“我想亲自见听雨一面。”

    翠凝懒得再敷衍林刻,直接不客气的说道:“林公子,恕我直言,我家小姐未来前途无量,必定是要成为人上之人,嫁给命师,甚至是真人。做为一个九等贱民,不要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应该离她远一些,免得惹人说闲话。”

    林刻眉头皱得更深,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向飞仙楼的二楼望去。只见,一男一女两道人影,站在楼台之上。

    那女子,身材曼妙绝伦,长发乌黑,虽是远远一望,似乎也能勾走天下所有男子的魂,当真是绝代美貌。

    那男子背着双手,身形英秀挺拔,正用戏谑的眼神俯看下方的林刻。

    女子是楼听雨。而那男子,则是杜韩夏。

    翠凝回头看了一眼,见楼听雨和杜韩夏一起现身,顿时扬起下巴,道:“既然你都看见,也就不再瞒你。小姐根本就不想见你,所以你还是死了那条心。”

    “小姐身边的那位,乃是千机商会年轻一代的顶尖人杰杜韩夏,杜公子。只有杜公子那样的天才,才配得上我家小姐。”

    林刻与楼听雨对视了一眼,从她的眼中,只看到了冷漠。

    在这一刻,林刻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她。一下子,曾经那个进入了他心中的女子,竟是变得无比陌生。

    林刻闭上双目,心脏犹如停止跳动了一般,痛疼至极,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苍白。

    半晌后,他才恢复平静,将手中的木芽糖取出,递给翠凝,道:“这是我给她买的,希望她还能喜欢。”

    说完,林刻牵着林曦儿的手,撑着一把油纸伞,渐渐的走入进雨中,只留下萧索而又落寞的背影。

    雨,淅淅沥沥。

    整个天地都像是变得无边寂寥。

    “我家小姐可是火蛟城第一美人,一包木芽糖,也拿得出手。”

    翠凝看了看手中的木芽糖,眼中露出一道嫌弃的神色,直接将其抛入进雨中。

    飞仙楼的对面,坐在布伞下的那位戴着白色斗篷的女子,“嘭”的一声,拍在桌案上面。一层白色元气,从掌心逸散出来,将桌上的酒杯和酒壶全部震碎。

    她豁然站起身,踏着雨,向飞仙楼走去。

    坐在她对面的那位老者,揭下头上的斗篷,正是火蛟城的第一神医,常师驼。

    常师驼连忙追上去,想要将她拦住,道:“二小姐,此事与你无关,何必要动怒?林刻既然做出了那等人神共怒的事,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不是已经放下了吗?”

    “退下去。”

    封小芊此刻怒火冲天,打出一掌,有风雷之声从掌心传出,震得常师驼向后抛飞出去,将酒摊撞得支离破碎。

    封小芊一袭白衣,走在雨中,却没有雨水能落到她的身上,都被一层淡淡的元气弹开。

    来到飞仙楼外,封小芊将散落一地的木芽糖,一颗颗捡了起来,装进已经湿透的纸包里面。她的心很疼,心疼林刻。

    飞仙楼的二楼。

    楼听雨倚着朱红色的栏杆,身材高挑,秀丽出尘,长发随风摇曳,宛如站在一幅画卷中的仙姬。

    盯着渐渐远去的林刻,楼听雨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林刻没有像疯子一样在外面纠缠,否则她也会很难堪。

    说到底,很多人都知道,林刻有恩于她,帮了她不知多少。

    如果事情闹大,林刻固然会丢脸,可是也会影响她的名声。看来,让杜韩夏这个高手来震慑林刻,还是有效。

    “林刻多谢你曾经对我的帮助,可是,如今的你,与我的差距实在太大,继续在一起,只会成为我的拖累。”楼听雨心中默念,随即幽叹一声。

    杜韩夏走进充满淡淡幽香的屋内,坐在凤纹圆桌边,喝下一杯酒,笑道:“听雨姑娘在叹息什么?凡人和上人,注定不可能走到一起,更何况,他还是凡人中的贱民。”

    世间有天地寿元分界线,一个甲子一条线。

    凡人的寿元,一个甲子(六十年)左右。

    上人的寿元,两个甲子(一百二十年)左右。

    真人的寿元,三个甲子(一百八十年)左右,称为“长生”。

    所以,人与人从来都不平等,凡人和上人,不可能白头到老,不可能相守一生。

    凡人是一个世界,上人是一个世界,真人又是另一个世界。

    “我只是在叹,若是他的修为没有被废,没有被贬为九等贱民,凭借他的名气和影响力,只要全力支持我,三个月后的美人榜大会,我肯定能够进入前十,甚至前三。可惜,可惜啊!”楼听雨轻轻摇头,眼中尽是失望之色。

    杜韩夏道:“没有了林刻,还有我。”

    楼听雨柳腰宛若玉蛇一般,纤细而紧致,身形款款的走进屋中,提起玉瓷酒壶,为杜韩夏斟满一杯,嫣然笑道:“杜公子乃是千机商会培养的年轻高手,将来前途无量,今后一定要多多关照听雨。”

    杜韩夏受宠若惊,怎么也没想到,曾经那位犹如仙子一般可望而不可即的女子,竟然主动为他斟酒。

    近距离盯着楼听雨,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杜韩夏的心脏剧烈跳动。

    他的双手颤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豪气万丈的道:“听雨姑娘放心,三个月后的美人榜大会,我一定全力助你。”

    说完这话,杜韩夏的双手便是不受控制,向楼听雨抱了过去。

    “哗——”

    林刻曾教了楼听雨一种身法类的上人法,此刻施展出来,躲开杜韩夏的双手,出现到房间的角落处。

    楼听雨既是有些害怕,又有一些幽怨,柔柔弱弱的道:“杜公子,你要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杜某太冒失。”杜韩夏连忙拱手道歉。

    楼听雨道:“杜公子若是真的喜欢听雨,就该拿出一些诚意,据说,要进入美人榜大会前十,需要耗费大量钱财。”

    “听雨姑娘放心,此事包在杜某身上。”

    杜韩夏见楼听雨似乎是已经生气,于是,不敢继续久待,告辞离开。

    楼听雨关上房门,那双宛如明珠的美丽眼睛,逐渐变得平静而深邃,轻哼一声:“还真以为我会看上你,若不是林刻变成了废人,你这种角色,我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蓦地,楼听雨察觉到了什么,急速转身,向窗边望去,道:“什么人?”

    一道纤细如弦月的白色倩影,不知何时,进入她的房间,站在窗下,缓缓的走出来,道:“他为你付出了很多,你不该那么对他。”

    ……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