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白云天的邀请

第一百八十八章 白云天的邀请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林笑脸色一变,被林刻如此大胆的话吓住,连忙使用元气传音,道:“藏锋老大千万别开聂仙桑和青灵秀的玩笑,他们的追求者之中,都有相当可怕的人物。而且,她们自身的实力,也极其强大。”

    在座的众人,脸上都在冒汗珠。

    聂仙桑和青灵秀都是命师,听觉何等厉害,刚才林刻说出的那句话,没有使用元气传音,说不一定,已经被她们听到。

    更令人担忧的是,若是被她们的那些疯狂追求者听到,岂会善罢甘休?

    林刻来参加今晚的名侠夜宴,就是为了高调,因此一点都不谦虚,又道:“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既然是名侠夜宴,请她们二位来喝酒唱曲,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吧?”

    就连张颉都有些看不透,这位藏锋兄弟,到底要干什么?

    按理说,藏锋机智多变,城府很深,不应该如此孟浪。

    莫非击败薛镇北之后,藏锋自我膨胀了?

    张颉连忙制止林刻,苦笑着,低声道:“聂仙桑的身边,有天晟公子。青灵秀最近名声大噪,令醉心武道的白云天都为之倾心,甘愿鞍前马后。”

    “这两位,不仅仅名列白劫五公子,而且,一个背后是白劫星第一大宗门,玄境宗。另一个,又是白劫星第一大家族白家的麒麟儿。”

    “有他们二人在侧,谁敢染指聂仙桑和青灵秀?”

    顿了顿,张颉又道:“刚才,在廊梯口,藏锋兄弟为了原始商会仗义执言,得罪了聂仙桑和天晟公子。这一点,大家都看在眼里,他们若是来找你麻烦,原始商会肯定会护着你。可是青灵秀,却万万不能得罪。”

    林刻道:“因为白云天?”

    张颉点了点头,又轻轻摇头,道:“与白云天,有一些关系,可是,最大的原因,在青灵秀自己身上。”

    “藏锋兄弟一贯不喜欢关注原始天网的动态,估计还不知道,青灵秀在短短数天之内,已经成为今年美人榜大会的第二名。与排名第一的聂仙桑,只差了不到十万票。”

    林刻微微诧异,道:“怎么可能?”

    要知道,聂仙桑在白劫星的名气,几乎无人可比,可谓是年轻武者中的女神。

    青灵秀就算有原始商会的力捧,也才出道数天而已,怎么可能这么快追上聂仙桑?

    张颉长叹一声,眼中露出倾慕、渴望、佩服等等复杂的神色,道:“青灵秀与九龙商会培养的第一名侠陆非艳,有过一次论武,两人在花船上,交手了近百招,不分胜负。”

    “并不是原始商会在为青灵秀造势,而是她自己,在为自己造势。”

    “凭借与陆非艳的那一战,青灵秀奠定了不输白劫五公子的强大武道修为,将聂仙桑彻底比了下去。”

    林刻看着他的神情,便是知晓,这位张家大公子已经沦陷,变成青灵秀倾慕者之中的一员。

    张颉又道:“青灵秀曾亲自拜访白家,与白云天,在白府的观星楼顶畅谈了一整夜。流传出了很多传闻,据说,他们不仅在谈论星辰天象、歌赋乐曲,还有一场武道交锋。”

    “没有人知道,白云天和青灵秀那一战的结果。但是,从第二天开始,白云天就常伴青灵秀左右,变成了她最忠实的支持者。”

    说到此处,张颉颇为怅然。

    很显然,他很羡慕白云天,能够和青灵秀独处一夜。但是,却又知道,他与白云天差距很大,不可能享有如此待遇,所以相对失落。

    林刻暗暗摇头,青灵秀太厉害了,让精明如张颉这样的人,都变成了患得患失的情种。让武痴白云天,变成了裙下之臣。

    小师妹与她比起来太稚嫩,怎么可能斗得过?

    林刻终于明白,刚才在廊梯处,聂仙桑为何会说出那番话。

    多半是因为,天晟想要探查青灵秀的虚实,才说服聂仙桑,参加今晚的名侠夜宴。

    这场星女之争,实际上就是聂仙桑和青灵秀的争斗。

    可惜,聂仙桑全无斗志,而青灵秀却来势汹汹,此消彼长,星女之位有一半都已经落入青灵秀的囊中。

    林刻道:“有白家和原始商会的支持,自身又有不逊色聂仙桑的美貌,不逊色白劫五公子的武道修为,青灵秀简直就是天仙下凡。估计在很多武者看来,星女非她莫属。”

    “正是如此,星女之位,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

    张颉一拍手掌,又道:“现在,整个原始商会都得捧着她,护着她,你说谁敢得罪她?”

    “有道理,看来我刚才说的话,的确太放肆,希望没有惹恼她。”林刻笑道,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的确是好酒。

    酒香纯而不腻,不愧是在地底埋了三百年的灵酿。

    接下来,张颉又与林刻讲了一些,原始商会内部的争斗。

    十大家族之中,有两大家族,依附于原始商会,分别是张家和莫家。

    十大宗门之中,有三大宗门,为原始商会效力,分别是北剑宗、三华宗、气斗御宗。

    十大家族和十大宗门,那是白劫星最庞大的势力,都有《大武经》第十六重天的强者坐镇。

    张家、莫家、北剑宗、三华宗、气斗御宗,再加上从上面派遣到白劫星的原始商会管理层,于是,商会内部形成了六股势力。

    天晟公子和聂仙桑,是被莫家邀请而来。

    三华宗请来的是,美人榜大会排名前十的澈妡姑娘。

    北剑宗邀请的是,邀请的美人榜大会排名前十的雪青岚。

    气斗御宗则是与白家交好,有白云天这个身份尊贵的宾客同席,而且,还有黎之卿在一旁陪同。

    正是如此,张家所在的贵宾席位,陷入尴尬的境地,所有张家子弟,和与张家交好的大名侠,都感到脸上无光。

    张颉正想再次开口,拜托林刻去请苏妍过来坐镇,以解燃眉之急。

    就在这时,一道颇为冰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藏锋师弟,我大哥想要见一面,当面谈一些事。”

    是白云歌的声音。

    众人皆是感到诧异,身为白劫五公子之一的白云天,身份何等珍贵,为何要见藏锋?

    张林笑连忙向林刻传音,道:“千万别去,白家子弟一贯以白帝后人自居,个个都很高傲。你在青河圣府,曾击败白云歌,相当于是折了白家的脸面,他们不会放过你。”

    林刻十分清楚,如果只是击败白云歌这点恩怨,以白云天的身份,绝对不可能为难他,以免落得一个有失风度的坏名声。

    但是林刻猜测,事情不止那么简单。

    因为,白云三杰之中的“白云霄”,死在了他的手中。

    白云霄这么久都没有回白帝城,白家怎么可能没有去找过他?

    白家多半猜到,他已被杀死。

    白云霄伏击林刻和许大愚的事,肯定给白云歌提过。以前,白家估计会觉得,凭借林刻和许大愚的实力,杀不了白云霄。

    随着许大愚的强势崛起,加上林刻击败薛镇北,白家对整件事的估测,也就变得不一样。

    幸好白云霄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而且白家也不敢确定,再加上林刻和许大愚属于青河圣府,白家多少有些顾忌,所以,他们二人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林刻越是躲避,白家和白云天肯定会觉得他心中有鬼,从而不惜一切代价出击。

    白帝城终究是白家的地盘,能够躲到哪里去?

    林刻豁然站起身,将木门打开,盯向站在门外的白云歌,道:“在青河圣府,谁的实力强大,谁就是师兄。白云歌,你的实力比我强吗?哪来的底气,称我为师弟?”

    白云歌哪里想到有白云天撑腰,藏锋还敢如此放肆,那张俊逸的脸上,浮现出怒容,道:“你……”

    “你什么你,要不要再战一场?依旧赌一百万两。”林刻冷笑一声。

    表现得越强势,越是不怕白家,反而才会让人觉得,他和白云霄的死无关。

    真正的凶手,怎么可能敢在白帝城与白家叫板?

    想到上次输给林刻的一百万两,白云歌就有一种吐血的冲动。但是,他现在的修为,才第九重天巅峰而已,怎么可能是林刻的对手,自然只能忍气吞声。

    白云歌咬着牙齿,沉声道:“我大哥白云天,要见你一面,跟我来。”

    “白云天想要见我,让他来便是,凭什么我去见他?”林刻声音铿锵有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听到这话,整个琼殿四宛都变得安静无声,不知多少双眼睛落到林刻身上。

    太狂了!

    张颉和张林笑对视一眼,心中暗暗叫苦,都觉得林刻太膨胀,竟然敢让白云天来见他。别说是他们二人,就算是张家家主,也不敢轻易得罪白云天。

    隔壁的秋字号房间,聂仙桑道:“不知天高地厚。”

    “敢问聂姑娘,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吗?”林刻道。

    林刻有意将事情闹大,当所有人都知道,他和白家有矛盾的时候,白家反而不敢暗中杀他。毕竟,白家很爱惜名声,白帝后人光明正大,血统高贵,怎么可以做出那么卑鄙下作的事?

    聂仙桑被问得哑口无言,心中更加气恼,天下怎么会有这么让人讨厌的家伙?

    坐在聂仙桑身旁的天晟,却在凝思,总觉得那个叫做藏锋的圣徒,似乎是故意想要惹恼聂仙桑,从而吸引她的注意。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吱呀。”

    对面,北宛第五层最中间的房间,大门打开。

    门内飘出白云天的声音:“藏锋公子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见白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