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利的形势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利的形势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藏锋公子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见白某?”

    琼殿四苑,虽然相连互通,可是,北苑和南苑却相隔数十丈,是一段颇为遥远的距离。

    白云天轻飘飘说出的一句话,却清晰传入四苑所有宾客的耳中,展现出对声音和元气超绝的控制手法。

    今年的名侠风云会,冒出了不少卓秀的年轻高手,他们登上名侠鼎,成为势头正盛的风云人物。

    他们都想挑战白劫五公子,打破五人的超然地位。

    可是,白云天简简单单露出的这一手,却将这些年轻高手,都给镇住。

    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林刻身上,想要知道他会如何应对?

    如果他去见白云天,那么,刚才营造出来的强势作风,也就荡然无存。反而众人还会觉得,他外强中干,内心软弱。

    但是,如果他不去见白云天,岂不是自认做了亏心事?

    而且众人会觉得,他是不敢去和白云天叫板。

    可是说,白云天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将林刻逼到死角,进退两难。

    更重要的是,林刻现在是张家的宾客,一举一动,都与张家的荣辱挂钩。

    其中一些贵宾坐席,发出低笑声,似乎是在嘲讽林刻的不自量力。如果最开始,乖乖与白云歌去见白云天,又怎么会受如此大辱?

    名侠夜宴上,有很多绝色女子,她们盯向林刻,都露出鄙夷的神色。

    在她们眼中,白云天就是完美无瑕的梦中情郎,无论武道修为、家事出生、容貌气质,皆是天下无双。那个戴着面具的白发男子,与白云天作对,就是不识时务,自取其辱。

    林刻打破沉寂,轻笑一声:“白公子猜得没错,不久前,在下的确做了一件亏心事。”

    对面,北苑最中心的房间中,再次传出白云天的声音:“做了亏心事,居然还敢讲出来。”

    “没办法,心里太难受,讲出来反而好受了很多。”林刻道。

    “你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白云歌沉声问道。

    林刻低声道:“我刚才去灭了一座宗门,杀了近百位武者,内心非常难受。”

    白云歌嗤之以鼻,自然是不信,觉得林刻是在胡吹大气。

    琼殿中,响起哄堂大笑。

    做为青河圣府的圣徒,怎么可能做出杀人灭宗的事?就算做了,也不可能说出来。

    所以,他们认定,林刻是在胡说八道。

    除了张颉和张林笑之外,别的张家子弟都感觉到丢脸,很想立即离开琼殿,免得被林刻连累,遭受众人的嘲笑。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声,从某个房间传出:“大家快打开原始天网,蓝月宗被神秘高手灭宗,全宗上下,无一活口。”

    一阵喧哗声响起。

    名侠夜宴上的众人,连忙取出原镜,进入原始天网。

    白劫星奇事论坛的顶部,被一则“蓝月宗灭宗镜像画面”占据,标题呈红色,相当醒目。

    杀人灭宗,绝对是天大的事。

    更何况,还是在白帝城,灭掉了一座拥有命师坐镇的宗门,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林刻丝毫都不感到奇怪,虽然他们不到一个时辰就灭掉蓝月宗,速度迅猛,但是,战斗动静那么大,怎么可能不惊动附近的武者?

    有镜像画面流传出来,是很正常的事。

    林刻也取出原镜,查看那段镜像画面。

    因为是夜晚,而且相隔很远,画面相当模糊,只能看见一道道人影在厮杀,还有隐隐约约的惨叫声。

    根本无法分辨,凶手是谁。

    在场的那些宾客,都面面相觑。刚刚才谈到灭宗,怎么就真的有一座宗门被灭。

    哪有这么巧的事?

    顿时,众人再次看向林刻,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其中一些女子,更是露出胆怯的神色,心中暗道,他不会就是灭掉蓝月宗的那个杀人魔王吧?

    林刻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向脸色苍白的白云歌盯去,道:“带路吧,正好去见一见白云三杰之首的风采,希望不要像你这个三杰之尾一样让我失望。”

    听到“三杰之尾”这个称呼,白云歌恨得眼中都要涌出火焰。

    冷哼一声,白云歌在前面带路,向北苑走去,心中相当郁闷,“刚才居然真的被他给吓住,灭掉蓝月宗的人,肯定是魔盟,怎么可能是他?先让他得意一会儿,等见到大哥,看他还怎么蹦跶得起来。”

    泠泠紧跟在林刻身后,使用元气传音:“公子,白云天的修为强大,背后又有白家做靠山,我们最好不要与他正面碰撞。”

    林刻苦笑。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白家叫板。实际上,是白云歌和白云霄主动招惹他,双方才会结仇。

    白云天位列白劫五公子之一,如果林刻的修为没有被废,自然不用将他放在眼里。可是,以林刻现在的实力,与他依旧有不小的差距。

    林刻并不担心白云天会出手杀他,但是,万一白云天出手攻击他,诚心想要让他丢脸,他该如何应对?

    他自己丢脸不要紧,就怕丢了张家的脸。

    而且,如果挡不住白云天,冒充蚕心的计划,也就泡汤。

    从南苑到北苑的这段距离,林刻依旧是一副锋锐、骄傲、镇定的模样,可是心中,却是百思千转,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来到北苑第五层的“水”字号房,径直走了进去。

    刚刚跨入大门第一步,里面便是传出一道沉声:“谁允许你进来的?滚出去。”

    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穿着金丝袖云袍,脸色微微发白,眼袋颇重,显得酒色过度的样子,却又带有一股凌人的气势,显示出高深的武道修为。

    林刻自然不可能退出去,另一只脚也跨入房间,目光快速扫视过去。

    房间中,一共有十二位宾客坐在桌席上,除此之外,远处还有四位美貌动人的年轻名姬,手持古筝、洞箫、土埙等乐器,正在演奏助兴。

    桌席上,有两位熟人。

    其中一位,正是一年不见的白云天,他坐在最上方的位置,器宇轩昂,五官立体而充满阳刚美感,最重要的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格外强势压人,如同一座古老山岳耸立在那里。

    即便不认识他的人,也能在十多位宾客中,一眼将他分辨出来。

    另一位,正是原始商会培养的第一名姬“黎之卿”,她坐在白云天的右侧,风姿绰约,妩媚诱人,两人坐在一起,宛如一对天造地设的眷侣。

    黎之卿正用一双似笑非笑的妙目,盯着林刻。

    刚才呵斥林刻,让他滚出去的男子,陪在白云天的左侧,显示出他非同一般的身份。

    看见林刻跨入房间,那位男子眼神一寒,道:“听不见我的声音吗?这里是贵宾才能进的房间,你算什么东西,再不听话,本公子只能亲手将你扔出去。”

    林刻道:“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出去?”

    “哈哈,连本公子都不认识,你居然敢来参加原始商会的名侠夜宴。本公子名叫商斐,乃是原始商会大总管商万楼之子,即便是张颉在我面前,都得叫一声斐大哥。你说,我算什么东西?”商斐哏哏一笑。

    林刻双目一眯,一道寒光一闪而逝。

    商万楼威胁苏妍,想要娶她做第十二房妾,已经让林刻足够反感。现在,又冒出一个为了讨好白云天,甘心做马前卒的商斐。

    还真是冤家路窄。

    林刻根本不理会商斐,淡淡的道:“我是白云天请过来的贵客,你却让他出去,这里到底谁说了算?”

    商斐被问得哑口无言,眼神更加沉冷。

    白天云道:“我请藏锋公子过来,主要是因为两件事。第一件事,我大哥白云霄,在从青河圣府赶回白帝城途中无故失踪。他和你离开青河圣府的时间是同一天,你有没有见过他?”

    问出这话的时候,白云天的双瞳,浮现出一圈白色光边。

    整个房间的武者,都感觉到自己仿佛坠入一个白色的天地,脑袋昏昏沉沉,意志变得衰弱。

    “白云天居然将视感、元感、元气,融为一体,施展出一种诡异的上人法,可以影响武者的精神意志,从而询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可惜他遇到了修炼出元神的我,这一招,注定没有用。”

    不过,这一招,倒是一招妙法。

    若是用来逼问姚妃月、寒光等人,说一定,真能问出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林刻故意装出,被白云天施展的上人法影响的茫然模样,皱紧眉头,缓缓的道:“我……我没有见过白云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