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心动

第一百九十二章 心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籥舞笙鼓,乐既和奏。

    烝衎烈祖,以洽百礼。

    百礼既至,有壬有林。

    锡尔纯嘏,子孙其湛。”

    ……

    房间外,笛声和歌声传遍琼殿,幽美悦耳。

    房间内。

    “放手。”

    聂仙桑捏出一道指剑,元气在经脉中运转一圈,凝聚成剑气,从右手雪白的玉指指尖飞出。

    察觉到危险,林刻连忙松开她的衣袖,打出十八道炼体烙印,与指劲对碰在一起。

    化解了她的攻击,林刻连忙道:“先别出手,听我说一句。”

    “骗子说的话,有什么好听。立即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否则,休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唰的一声,聂仙桑拔出追鱼剑,指向林刻心口,一双绝美动人的杏眸,散发出慑人的寒光。

    进入房间,林刻便是释放出元神,将这里隔绝成一处独立的小天地。

    否则,只是刚才的动静,已经足以将很多武者惊动。

    林刻意识到,聂仙桑并没有认出他的真实身份,如果知道他是林刻,绝对不可能是现在这样的态度和语气。

    顿时,林刻心头轻松了许多。

    “你都说,骗子的话,没什么好听,为什么还要问我是谁?我告诉了你,你也不会信,对吧?”林刻道。

    聂仙桑轻哼,道:“没错,我的确不会信你的话。但是,我还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骗我?你在隐瞒什么?”

    “我几时骗了你?”林刻道。

    聂仙桑道:“看来你是经常骗人,以至于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就让我来提心你,青河圣府二小姐被刺杀的那晚,我们应该见过吧?”

    林刻恍然大悟,明白“骗子”二字的由来。

    “似乎……的确有过一面之缘。”林刻道。

    聂仙桑咄咄逼人,道:“既然如此,先前我觉得你面熟的时候,你为何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那一次,大家只是匆匆一瞥。”林刻道。

    聂仙桑的香腮微微鼓起,凤眸瞪圆,俏唇紧抿,凭借林刻对她的了解,知道这位小师妹,已是动了真怒。

    “老实交代,你到底是谁?”聂仙桑下了最后通牒,追鱼剑又抵近林刻的心口三分。

    林刻道:“青河圣府,藏锋。”

    “还想骗我?你的修为何等厉害,可以与白云天抗衡一二,当时为何要放走姚妃月?为何没有去救封小芊?你是不是魔盟派遣到青河圣府的尖细?”聂仙桑抛出一连串问题。

    林刻鼻尖嗅着熟悉的淡雅芳香,盯着眼前这位如诗如画的绝色美女,心中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仿佛是第一天认识聂仙桑一般,又像是上辈子认识过她。

    即熟悉,又陌生。

    即很亲近,又似远在天边。

    “看什么看,信不信先挖了你的眼睛?”

    聂仙桑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饱满的酥峰轻轻起伏,似一只可爱的发怒小雌虎。

    聂仙桑的性格,本来是有些小任性和小刁蛮,没有任何心机,只不过,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人生巨变,才变得格外忧伤和抑郁。

    无论聂仙桑说多么重的话,林刻也不会有一丝气恼,叹道:“我是不是魔盟的尖细,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聂仙桑道:“魔道武者,人人得而诛之。”

    林刻暗道,她还是改不了,多管闲事的毛病。

    这是她从以前那个林刻的身上学来的。

    林刻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直接说正事,道:“你知道青灵秀是谁吗?”

    “她是谁,与我有什么关系?”聂仙桑道。

    林刻的眼神肃然,道:“青灵秀是魔道武者,更是血斋的传人。”

    “什么?”

    聂仙桑果然脸色一变,眸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追问道:“你怎么知道?你有什么证据?骗子,你不会是又想骗我吧?”

    “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林刻道。

    就在这时,林刻察觉到天晟从笛声从清醒过来,在寻找聂仙桑,连忙道:“我刚才告诉你的东西,不要告诉任何人。想要知道我的身份,明天独自一人,到栖霞峰找我。”

    说完,林刻立即收起元神。

    林刻自然不可能将真实身份告诉聂仙桑,只是想要将两年前的事,详细给她讲清楚。否则,她根本不知道,青灵秀曾经因为嫉妒,想要毁她的容。而现在,更有可能会出手杀她。

    几乎是同一时间,天晟推门走了进来。

    天晟看到房间中,只有林刻和聂仙桑两个人,而且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眼神猛然的一沉,道:“师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聂仙桑依旧还在消化刚才听到的震惊消息,恢复过来后,退到天晟的身旁,道:“此人,曾经现身在青河圣府二小姐被刺杀地点的附近,我怀疑,他是魔盟中人。”

    “师妹,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天晟轻轻拍了拍聂仙桑持剑的那只玉手,声音温柔,安抚她的情绪。

    聂仙桑并没有排斥,而是还剑入鞘,轻轻的点了点头。

    只是看得这一细微的动作,林刻便知,最近几个月,天晟和聂仙桑的关系,恐怕是拉近了十倍不止,正向他最担心的方向发展。

    想想也很正常,父亲被害死,母亲被玷污,而她才十七岁而已,可想而知,那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多么的崩溃和无助。

    这个时候,身边却有天晟这样一位无微不至关心她的大师兄,恐怕任何一个女子,都会因此而沦陷。

    但,这却是,林刻绝对不能容许发生的事。

    因为聂仙桑和天晟如果真的发展到那一步,今后真相大白,她能够承受得住那样的打击吗?对她而言,太不公平。

    而且,就在刚才,天晟轻轻拍拂聂仙桑的手指的时候,林刻的心,并不是没有感觉,反而生出一股莫名的厌恶和怒意。

    以前在玄境宗的时候,他绝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是因为他对天晟的恨吗?

    不对。

    林刻意识到,是他对聂仙桑的情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林刻只是将聂仙桑当成了妹妹看待,从来没有向男女之情上面考虑,但是,最近三个月的经历,让林刻改变了太多。

    刚才的再次相遇,林刻的心境,不知为何发生变化,将聂仙桑当成了一个女子,一个充满悲情的柔弱的绝色美女,情不自禁生出了怜爱之心。

    再加上,两人青梅竹马,从小到大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欢乐时光,感情深厚。

    一旦林刻的心态转变,那种兄妹之情,也就变成了男女之情。

    当然,林刻的内心深处,并不想承认这一点,在刻意的逃避。按理说,就算要动情,也该是封小芊,毕竟她为他付出了很多,而且义无反顾的相信他。

    就在林刻内心,极度矛盾的时候,天晟将聂仙桑送了出去,独自一人回到房间,将房门合上,使用元气传音,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警告你,在白帝城,动任何人都可以,最好别打聂仙桑的主意。”

    很显然,天晟将林刻当成了蚕心。

    林刻压制下心中复杂的情感,让自己绷紧神经,应对天晟这个大敌。

    若是可以,林刻很想现在就杀了天晟,既是报仇,也是避免聂仙桑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但是,这件事必须要仔细计划,因为天晟背后,还有一个堪称白劫星第一强者的易一。一旦失败,暴露了身份,林刻必死无疑。

    既然天晟将他误认成蚕心,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取其性命。

    林刻没有冲动,努力克制自己,目前最应该做的事,就是扮演好蚕心这个角色,默念《静心咒》后,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聂姑娘号称天下第一美人,我怎能不心动?”

    “那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天晟的语气很不客气,话锋一转,又笑了出来,道:“青灵秀和封小芊都是不逊色聂仙桑的美女,你可以对她们下手,我不仅不会阻止,还可以大力支持你。”

    “天晟似乎并不知道青灵秀是血斋的传人。”

    林刻不敢多说,生怕说多错多,暴露了真实身份,道:“放心吧,我对你的聂仙桑没有兴趣,只是与她开个玩笑而已。”

    天晟没有生疑,因为他对自己非常自信,经过这三个月的感情培养,聂仙桑已是他的囊中之物。接下来,只需要她走出悲伤,对生活恢复信心,那么成为他的妻子,乃是顺理成章的事,身心都属于他。

    蚕心想要追求聂仙桑,就是自取其辱,不可能成功。

    天晟笑了笑,道:“你倒是很厉害啊,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青河圣府的圣徒。而且,还将头发都变成了白色,倒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好办法。我倒是很好奇,你的容貌和身形都已经变了,为何还要戴面具?你那面具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容貌。”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为好,否则一定会吓你一跳。”林刻道。

    天晟道:“是吗?”

    “因为,服下换容秘药的时候,出了意外,导致我现在的面容非常丑陋,根本无法见人。”说出这话的时候,林刻长叹一声。

    林刻知道蚕心是一个美男子,而且爱美,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免得因为不敢揭开面具,让天晟起疑。

    果然,天晟对他的容貌失去兴趣,肃然的说出一句:“魔君宁见道来了白帝城,最近几日,遍走各处名胜古迹。这件事,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