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逃亡

第二百二十七章 逃亡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晟的双手之间,凝聚出一柄三尺长的寒冰剑。

    剑体,缓缓旋转,携带满天风霜,向前方的林刻,飞射而去。

    “哧哧。”

    寒冰剑飞过的地方,地面上的花草,皆是被一层白色寒霜覆盖,留下一条长长的霜路。

    与此同时,追上来的凌烨,双脚涌出浑厚的元气,在地面一踩,身形跳起十多丈高,快速取下射星弩,将一根长枪般的箭矢,搭在弦上。

    双手十指涌出元气,注入射星弩。

    弩上,一道道器烙印,浮现出来,散发出夺目的青色光华。

    宛如一轮青月,升在夜空。

    由凌烨这个《大武经》第十五重天的命师,拉开射星弩,形成的威势,散发出的元气波动,显然是远超曾经林刻遇到的那些武者。

    以射星弩为中心,方圆数十丈的天地天气,都变得紊乱,掀起阵阵狂风。

    “嘣”

    箭矢射出。

    弩弦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震得山林中,树叶颤动,纷纷扬扬的飘落而下。

    林刻一边急速奔行,同时将元神完全释放出来,紧紧的,锁定身后的三人,因此,能够感知到他们的一切招式和动作。

    身后,有天晟打出的寒冰剑。

    凌烨射出的箭矢,则是飞向他的前方,目的不在于射杀他,而是要逼得他停下。

    在这腹背受敌的紧要关头,林刻向右横移三丈。

    “轰隆。”

    箭矢撞击在地面,形成一个直径两丈大小的深坑。

    箭头上,携带的火焰气劲,将周围一大片的地面,都烧成了焦土。

    即便林刻横移了三丈,依旧被那股气劲冲击,就像一道重拳打在身上,身体微微踉跄了一下,差一点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射星弩掌握在第十五重天的强者手中,竟然如此可怕,看来就算使用凤凰羽翼,飞到天空,也只会沦为活靶子,根本逃不掉。”

    林刻心中刚刚转过这个念头,身后,传来破风声。

    冰寒刺骨的气息,直冲而来。

    原来,天晟竟是调动元气,操控寒冰剑,转了一个弯,斩向林刻的颈部。

    他将时间,拿捏得极好,在林刻刚刚施展了一步诀,旧的元气消耗殆尽,新的元气还没有调动起来,这一剑,便是刚好斩至。

    一剑,务必要将林刻的头颅斩下。

    在这生死危机的关头,林刻只得单手抱住聂仙桑,另一只手,抓住背在背上的九杀伞的伞柄,快速转身,激发出十八道炼体烙印,利用肉身力量,直劈向身后。

    “嘭。”

    黑色雨伞将白色寒冰剑打得爆碎,化为一块块碎冰。

    虽然化解了生死危机,可是,林刻也因此被三大高手追上,失去逃走的机会。

    天晟站在他的对面,释放出玄冰元气,脚下的地面浮现出一层寒冰,不断向远处蔓延,淡淡的道:“林刻,你已经穷途末路,逃不掉了!”

    凌烨出现到林刻的右侧,将射星弩拉开,箭矢散发出的气机,锁定了他,道:“必须带上你的人头,我回幽灵宫,才能给宫主一个交代。”

    林刻的身后,也出现一道身影,封住他的退路。

    没有使用眼睛,只凭元神,林刻的脑海中,凝聚出他的样貌、身形、举止,随即将他认出,竟然是当初跟随在魔君宁见道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

    这个男子,名叫石秦,乃是暗魔谷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身穿紧身武袍,样貌普通,眉心长着一颗痣,双臂比双腿还要长,宛如一只长臂猿。

    林刻向怀中的聂仙桑看了一眼,轻声一叹,盯向天晟,道:“仙桑虽然被封住了经脉和血脉,可是,却能感知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你恐怕没法继续欺骗她。”

    “与幽灵宫和暗魔谷的武者勾结,你这个玄境宗的大师兄,还真是做得很好。”

    天晟身上涌出的寒气,令得四周,飘起一片片雪花。

    不得不说,今晚林刻的行龙,将他苦心经营了数个月之久的感情毁于一旦,这让他那张英俊的脸,都变得狰狞扭曲。

    以聂仙桑那眼睛了揉不得沙子的性格,就算杀死林刻,天晟休想再有机会俘获她的芳心。

    天晟所幸也就不再掩饰,道:“就算得不到她的心,我也要得到她的身体。林刻,你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待她。”

    林刻听到,聂仙桑的嘴里,发出泣声。

    曾经那个对她关怀备至,光明磊落的大师兄,居然变成了一个与魔盟勾结的败类。对她的打击,应该很大吧?

    林刻转过身,盯向身后的石秦,道:“魔君被易一重伤,又遭受玄境宗的追杀,你的敌人应该是天晟才对。为何却和仇人之子,一起来对付我?”

    天晟道:“死到临头,还想挑拨离间。魔君是被你杀死,这是师妹亲口所说,”

    石秦冷冰冰的道:“我师祖,到底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中?”

    林刻没有否认,道:“算是吧!”

    石秦的长发,在这一瞬间无风飘动了起来,一双眼睛完全变成黑色,眼白消失不见,煞气逼人的道:“他老人家的骸骨,在什么地方?”

    林刻感知到,石秦的修为,竟然早就达到第十四重天,体内的元气厚度,超过了天晟。

    眼前的三人,无论是修为,还是智计,都是出类拔萃。

    单独对上任何一个,林刻都没有绝对取胜的把握。

    聂仙桑突然开口,道:“解开我的经脉和血脉。”

    林刻猜到聂仙桑想要干什么,因此,没有去解她的经脉和血脉,反而是长笑一声,道:“就凭你们三人,尚且还留不住我。”

    “哗啦。”

    方圆百里之内的雾气,快速汇聚过来,将周围这一片地域笼罩。

    与此同时,林刻连续打出三柄飞刀,分别飞向天晟、凌烨、石秦,一步十丈的身法爆发出来,瞬间出现到十丈之外。

    一连施展了十次一步十丈。

    林刻迅速逃出三位的包围圈,并且拉开了一段长长的距离。

    施展一步十丈,相当消耗元气。

    以林刻现在血海卷第十二重天的修为,在逃亡了这么久,又施展了十次一步十丈之后,心海中的元气,也是消耗了大半,一股强烈的虚弱感,传遍全身。

    “哧哧。”

    连忙与火焰小鸟合二为一,借用它的力量。

    林刻的背上,燃烧起血红色的火焰,一对巨大的凤凰羽翼展开,身形冲天而起,直向云层上空飞去。

    只要飞到云层之上,就算凌烨掌握有射星弩,也休想寻觅到他确切的位置。

    可是,凌烨的修为实在太高,很快就冲出雾气,拉开射星弩,一箭射了出去。

    箭头燃烧着火焰,拖出十多米长的尾巴,从地面,一直冲向高空。

    林刻心知躲不过去,为了避免聂仙桑受到伤害,连忙扭转身体,使用背部与箭矢对碰在一起。

    “嘭。”

    就算凤凰羽翼的防御力强大,可是,那股冲击力,依旧将林刻震得冲出去数十丈远,嘴里喷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都像是要吐出来一样。

    犹如断线的风筝,他和聂仙桑的身体,急速向外坠落。

    不过,坠在半空的时候,林刻咬紧牙齿,再次驾驭凤凰羽翼腾飞了起来,冲入进云层。

    夜幕下,天晟公子的眼神沉冷如霜,怒吼道:“我说过,必须保住聂仙桑的性命,不能用射星弩瞄准她。刚才若是再偏移一点,她已经死在你的箭下。”

    凌烨冷漠的道:“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取林刻的性命。现在好了,他们二人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走,这就是公子你想看到的结果?”

    天晟公子紧捏双拳,道:“刚才那一箭,林刻必定受了重伤,他逃不远,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将他找出来。”

    ……

    在云层中,没飞多久,林刻便是进入半昏迷状态。

    随后,扇着凤凰羽翼,摇摇晃晃的坠落下来,“噗通”一声,他和聂仙桑同时坠入一条大河之中,溅起大量水花。

    飞在半空的时候,林刻解开了聂仙桑被封住的经脉和血脉。

    坠入水中后,聂仙桑便是反过来抱住了林刻,元气从她体内爆发出来,二人,飞落到了河边。

    将浑身湿漉漉的林刻,放到地上,凝视他那张苍白如纸的脸,聂仙桑一排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眼神充满了复杂难明的神色。

    “林刻啊,林刻,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向我隐瞒了多少事?”

    犹豫了半晌,聂仙桑收拾起心中难受痛苦的情绪,从怀中摸出一只丹瓶,倒出一枚疗伤丹药。

    林刻却先一步醒来,翻身坐起,运转血海卷功法,疗养身上的严重伤势。

    聂仙桑连忙将手中的丹药,藏进衣袖,不想被他看到,冷言道:“伤得重吗?”

    元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林刻将伤势暂时压制下去,缓缓的站起身,道:“我的伤势,暂时还挺得住。不过,天晟、凌烨、石秦很快就会追上来,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寒灵观。”

    “为什么要去寒灵观?”聂仙桑问道。

    “只有去那里,才有活命的机会。”

    忽的,林刻的元神,探查到了三股强横的元气波动,脸色微微一变,道:“他们已经追了上来,看来只能使用三分音速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