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笛声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笛声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聂仙桑独自一人站在大河之畔,秀目盯着滚滚流淌的河水,显得安静而又闲适。清风拂起长发,吹起衣袂,显露出一种灵动而又飘逸的感觉。

    天晟公子率先赶到,盯着她那曲线优美的背影。

    “林刻呢?”

    天晟公子释放出元感,警惕着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元气波动。

    “他伤得很重,已经使用三分音速符,独自逃走。”聂仙桑清冷的说道。

    天晟公子依旧没有放松警惕,目光环顾,缓缓走了过去,道:“他居然没有带上你?”

    “带上我这个累赘,就算使用三分音速符,他也休想逃出生天。”

    聂仙桑自嘲的一笑,又道:“像他那种人,本就自私自利。”

    天晟公子听到这话,心中微微一动,难道林刻并没有将玄境宗巨变的真相告诉聂仙桑?

    若是如此,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顿时精神振奋起来,天晟公子装出羞愧的神情,道:“师妹,我是被逼无奈,才会与魔盟的武者联手对付林刻。跟我回去吧,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凌烨和石秦,赶了过来。

    凌烨站在一棵数十丈高古树的顶部,手持射星弩,眺望四面八方,寻觅林刻的踪迹。

    石秦则是使用一双特殊的眼睛,观察河底,以防林刻藏在水中。

    半晌后。

    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摇头。

    凌烨冷笑一声:“原来林刻还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为了逃命,将自己的女人都扔下。”

    天晟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你最好不要胡说八道,仙桑从来都不是林刻的女人。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真想放虎归山?还不立即去追?”

    哼了一声,凌烨脚踩树梢,化为一道残影冲了出去。

    石秦在地上,发现了林刻逃走留下的痕迹,顺着凌烨离开的方向追去。

    “师妹,我向你发誓,等利用完他们二人,一定当着你的面,将他们击毙。”天晟公子伸出三根手指,指着苍天。

    就在这时,三丈之外。

    穿着隐身衣的林刻,踩出一步诀,在一瞬间,冲到天晟公子的身后。早就调动起来的元气,源源不绝的涌向右拳,随着青铜拳套的器烙印被激发出来,凝成一个风火力量交织的巨大拳印。

    风火拳印,笔直的击向天晟的背心。

    眼看就要击中,天晟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会遭偷袭,闪电般的转身,五指结成掌印,与林刻打出的拳头对碰在了一起。

    “轰隆。”

    拳劲和掌力爆发出来,冲击向不远处的大河,发出一声巨响,溅起数丈高的水浪。

    “林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对你太了解了,你怎么可能舍下仙桑独自逃走?想要偷袭我,哪有那么容易?”

    天晟发出一声长笑,更加浑厚的玄冰元气,从体内爆发出来。

    “哧哧。”

    天晟的手臂,被厚厚的白色寒冰包裹,寒气通过掌印,传向林刻的拳头,向他蔓延了过去。

    “你应该清楚,被我的玄冰元气侵入身体,将会生不如死。”天晟狞笑一声。

    “你了解以前的我,却我不了解现在的我。”

    林刻的另一只手中,出现了一柄巴掌大小的飞刀。

    天晟的脸色微微一变,正要使用另一只手拔剑,可是,背心却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那股疼痛,一直蔓延到了胸口。

    低头一看,只见,三尺长的剑尖,从胸口冒出。

    不用猜也知道,出剑的是聂仙桑。

    天晟的嘴里大吼一声,体内六百丈厚的玄冰元气,疯狂的爆发出来,形成一圈寒冰气劲,将林刻和聂仙桑都震得向后抛飞出去。

    “为什么?师妹……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他?”

    天晟捂着鲜血淋淋的胸口,脸色苍白,愤怒的道:“我对你那么好,你却为了一个杀父仇人,一剑伤我。你知道有多伤我的心吗?”

    聂仙桑站起身来,嘴角挂着血丝,以剑撑着身体,惨然的道:“大师兄,我曾经那么信你,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太让我失望。我就问你一句,林刻真的是我杀父仇人吗?”

    天晟使用元气,封住胸背的伤口,止住鲜血流淌,整个人的精气神再次恢复过来,大笑一声:“没错,聂行龙的死,与林刻没有任何关系。怪只怪他太傻,所以,就让他来背了这个黑锅。”

    他又道:“师妹,其实你和林刻一样的愚蠢,如果刚才那一剑,你能狠心一些,刺穿我的心脏。那么今天,林刻也就不用死。而你,也不用被我抓回玄境宗,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我只能换一种方式得到你。”

    说完,天晟捏成剑指,一指向受了重伤的林刻点了过去。

    指尖飞出一道酒杯粗细的剑气,化为一柄半透明的寒冰剑,直刺林刻的心口。

    将天晟刚才说的话,映照了下来,林刻连忙收起藏在衣袖下方的原镜,将手中飞刀打出去,与剑气对碰在一起。

    紧接着,林刻闪电般的从地上冲了起来,取出三分音速符,贴在胸口,调动元气注入符箓。顿时,符箓散发出明黄色的光华,将他全身包裹。

    冲到聂仙桑的面前,林刻一把将她抱住,跳向了大河。

    三分音速符,可以让武者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十分之三的音速,为保命的至宝。

    跳进大河,林刻爆发出十分之三音速,脚踩河面,如履平地,化为一道人影流光,急速向上游冲去。

    天晟自然是发现,林刻将他刚才说话时的影像,记录在了原镜上面,心知大事不好。

    一旦被林刻公布到原始天网,他立即就会身败名裂,甚至有可能会连累他的父亲易一真人。

    凌烨和石秦听到声响,知道中计,迅速赶了回来。

    “你们身上有没有音速符?”天晟焦急的问道。

    “我有一张三分音速符。”

    凌烨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箓。

    天晟一把夺了过去,贴在身上,立即就去追林刻。

    哪怕是十分之三的速度,也相当恐怕,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林刻和聂仙桑便是能够冲出数里,大河两岸的树木,飞速的向后倒退。

    也不知赶了多少里路,忽的,一阵笛声,传入林刻和聂仙桑的耳中。

    笛声,悠扬而又浩渺,空灵却又尖锐。

    每一道音波,传入二人耳中,都像是一根尖锐的针,插入进脑海,疼痛得能够让人意识模糊,灵魂都像是要被撕碎。

    河畔,一块黑色的礁石顶部,坐着一位身穿青色罗衫的窈窕身影,戴着青色连帽,遮住了大半张玉脸,只露出鲜艳美丽的红唇,还有那雪白晶莹的下巴。

    再往下,就是纤长的玉白色脖颈,性感的锁骨,饱满而若隐若现的酥/峰,特别是裙衫下的那双修长玉/腿,长的有些过分,圆润而又紧致,不粗一分也不细一分,美得恰到好处,柔柔软软的交错放置在礁石上,娴静的坐着。

    双手持着一支翡翠玉笛,放置在唇边,轻轻的吹奏。

    换做是别的听者,听到的,绝对是一首婉转的天赖,恨不得一辈子都不洗耳朵。

    可是,听在林刻和聂仙桑的耳中,却宛如杀人的魔音,令得他们痛苦至极。

    似乎将他们折磨够了,下一刻,笛声一变,变得柔美悦耳。

    并且,有着一缕缕元气,宛如丝线一般,跟随音波一起冲出去,将河面的林刻和聂仙桑缠绕,就这么隔空将他们提得飞了起来,扔到岸边。

    从后方追上来的天晟,早已是被那位吹笛的青衣女子,吓得魂飞魄散。

    天下竟然有如此诡异的手段,不用手,也不借用绳索,仅仅只是使用音波和元气,就将两位命师隔空擒住,并且提得飞了起来。

    难道白劫星又出了一位真人?

    林刻的双耳流血,挣扎了半晌,才从地上站起来,目光盯向坐在礁石上的那位吹着笛子的青衣女子。

    笛声,戛然而止。

    青衣女子将玉笛捏在手中,嘴里发出优美动听的声音,浅声道:“本来只是跟上来看热闹,却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位故人。林刻,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青衣女子撩开连帽,在月光,露出一张倾城绝美的脸,不是青灵秀是谁。

    远处,天晟失声惊呼了出来。

    青灵秀的一双杏目,冷冷的瞥了过去,道:“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立即给我滚。”

    渐渐的,天晟克服心中的惧意,镇定下来,暗道:“我乃是真人之子,怕她做什么?”

    “真没想到,青大家的修为,竟然如此恐怖,至少应该都达到第十六重天了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天晟沉声问道。

    青灵秀站起身来,立在礁石顶部,勾勒出婀娜秀丽的身形,如同水中的一株青荷,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的身份?让你父亲易一真人来问,还差不多。滚,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唰唰。”

    凌烨和石秦追了上来,出现到天晟的身旁。

    顿时,天晟的底气足了许多,在他看来,青灵秀的修为虽然深不可测,但是,绝对没有达到真人境界。

    以他们三人的实力,若是联起手来,就算是遇到第十六重天的强者,也能对抗一番。

    无论如何,林刻身上的原镜,不能落入任何人手中。

    ……

    小鱼好久没有求票了,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