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死亡季

第二百三十二章 死亡季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迷茫中,林刻只感觉自己身处在一座混沌的世界,左边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右边是寒气冲天的冰洋。

    脚下是一座狭窄的独木桥。

    一不小心,林刻坠入左边的火海,顿时,全身燃烧起来,血肉不断化为灰烬,钻心刺骨的疼痛,差一点磨灭了他的意识。

    “哧哧。”

    就在这时,一道冰凉的气流,从天空垂落下来,将他那燃烧着的身体包裹。

    顿时,疼痛消失。

    接下来,他继续向前走,又坠入寒冷刺骨的冰洋。

    在他快要被冻死的时候,一股暖流从天而降,包裹着他,让他有力气重新爬到了独木桥上。

    如此这般,林刻也不知坠了多少次火海,掉下了多少次冰洋,凭借强大的意志,终于走到独木桥的尽头。

    前面,出现一片刺目的白光。

    林刻伸出右手,向前摸了过去……

    在这一瞬间,躺在冰火血木棺中的他,豁然睁开双目,右手保持向上抬起的姿势,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疑惑:“我这是在哪里?”

    昏迷之前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林刻豁然从冰火血木棺中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具棺材中。

    棺材,如同一只小船,飘浮在一座药池中,四周的空气里面,弥漫着浓郁的药香。

    不远处的池畔,聂仙桑坐在石凳上,一双妙目紧紧闭着,只露出两排弯弯的睫毛线条。因为太过疲倦,才困睡了过去。

    “我在这棺材中,到底昏睡了多久,身上那么重的伤势,居然都恢复得七七八八。”

    林刻从棺材中站了起来,脚尖轻轻一点,飞落到药池边。

    盯着静静安睡的聂仙桑,林刻如同是在欣赏天下最精致的睡美人画卷,双目中,不自禁的露出一道深情的微笑。

    聂仙桑生出感应,从沉睡中醒过来,看到站在旁边的林刻,先是微微错愕,以为自己还在梦中,连忙又闭上双眸。

    不过,只是闭上一瞬间,她就意识到,并不是在做梦。

    连忙再次睁开眼睛,聂仙桑连忙站起身来,惊喜万分,道:“师哥你终于醒了,我以为……我以为你……”

    “以为我再也不会醒了吗?”林刻道。

    聂仙桑那纤柔的娇躯,撞入进林刻怀中,紧紧抱住了他,伤感的说道:“二小姐说,你得极重,能不能苏醒过来,得看你的求生意志。知不知道,你都已经昏睡了五天。我好害怕,真的害怕,害怕你永远都无法醒过来。”

    林刻一只手拦着聂仙桑的柳腰,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脑勺,柔声道:“我这不是已经醒了!”

    提着药篮走过来的封小芊,远远的看到这一幕,眼中露出惨然之色,身体僵硬了片刻,连忙移步,藏到一棵红枫树的后面,胸口起伏,生出强烈的情绪波动,贝齿几乎将嘴唇都要咬破。

    林刻刚刚苏醒,整个人都还很迟钝,因此没有感知到远处的封小芊,心中诧异,道:“我竟然昏睡了五天?岂不是,名侠风云会和美人榜大会,已经结束?”

    直到这时,林刻才观察四周,发现现在所处的地方,乃是青河圣府总坛的莲星岛。

    莲星岛,乃是封小芊的居住之地,种满奇花异草,遍植红枫树。

    “两天前就已经结束,剑无伤夺得名侠风云会的第一名,成为了星子。青灵秀得到你和原始商会的大力支持,夺得美人榜大会的第一,顺理成章,成为星女。”谢紫涵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林刻目光望去,只见,谢紫涵、悟生、许大愚,从远处迈步而来。

    林刻深深疑惑,道:“我都已经陷入昏睡,怎么可能支持青灵秀?”

    许大愚瞪大两颗眼珠子,正色道:“大哥,你莫非忘了,现在你是原始商会明日司的司长?原始商会大肆宣传,你是他们的名侠堂秘密培养出来的年轻高手。”

    “做为明日司的司长,自然是要支持,明日司旗下的名姬。”

    “所以,原始商会对外宣称,你将所有名侠积分都兑换成票,投给了青灵秀。”

    林刻哑然苦笑。

    真没想到,竟是自己,亲手将青灵秀送上星女的宝座。

    要知道,林刻的名侠积分,足有两千多分,可以兑换四十多万票。

    “不对。”

    林刻摇了摇头,脸色变得无比凝重,道:“青灵秀一旦成为星女,接受了开窍洗礼,也就不再怕我们暴露她的身份,肯定会将我的身份公布出去。她是不是已经这么做了?”

    许大愚微微一愣,搔了搔头,道:“什么意思?”

    林刻道:“我的身份一旦暴露,青灵秀既可以借易一真人的刀,来杀我。也可以,凭此打击青河圣府的名誉。可谓是,一举两得。”

    “事实的确是这样,只不过,青灵秀虽然成为了星女,可是册封大典和开窍洗礼,估计都得等到小半年之后。”谢紫涵意味深长的说道。

    林刻问道:“为什么?”

    谢紫涵看着林刻和聂仙桑,二人的手,紧紧的捏在一起。

    她那张白骨面具下的眼睛,顿时浮现出一道笑意,道:“你重伤刚愈,还是别问那么多,不如让小芊再帮你检查一下身上的伤势?”

    说出这话的时候,谢紫涵的目光,望向封小芊藏身的那棵红枫树。

    林刻也感知到了她的气息,生出亏欠和愧疚的微妙心情,轻轻松开聂仙桑的小手,目光迎向从红枫树后面走出来的那道纤瘦身影。

    封小芊的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手提药篮走了过来,道:“不用再检查,只看气色,我便知道,林刻的伤势几乎已经痊愈。”

    “冰火血木棺的疗养方式,乃是循序渐进。通过冰火血木,将药池中上百种药材的药气,与大量灵血蕴含的血气,缓缓的渗透到棺中伤者的体内。因此,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说话间,封小芊已经迈步到了近前,用着责怪的眼神,道:“最近几个月,你都已经重伤了三次,每一次都足够令你丢命,真以为自己有不死之身?万一……”

    她很想说,“万一下一次,我没在你身边,没能及时救你,该怎么办?”

    不过因为聂仙桑在一旁,这句饱含情意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许大愚哈哈大笑:“二小姐医术高明,妙手回春,只要有你在,刻儿哥就算是只剩下一口气了,也能救回来……咳咳,我说错什么了吗?”

    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许大愚愣了一瞬,随即拍了一下脑瓜子,道:“瞧我这张臭嘴,怎么能诅咒刻儿哥受伤呢?”

    林刻连忙将话题引开,盯向谢紫涵,问道:“星子、星女的册封大典,在小半年后举行,是不是与二十年一个周期的死亡季有关?”

    所谓“死亡季”,乃是白劫星独有的一个季节。

    每隔二十年,白劫星都会迎来一次死亡季。

    冬天结束之后,春天不会到来,太阳也不会升起,月亮也会消失不见,整颗星球都陷入为时三个月的黑暗。

    在死亡季期间,没有黑夜,也没有白天。

    温度急剧下降,天地被风雪覆盖,植物全部枯死,无数动物陷入冬眠。

    对白劫星的人类来说,这也是一场大劫难,会死很多人,冻死、饿死、杀戮、暴乱、罪恶,整个世界都像是被遗弃。

    不过,死亡季自古存在,白劫星的人类,已经找到渡过劫难的方法。

    提前一年,甚至数年,就会囤积粮食、肉品、柴火。

    每座城池,甚至是每座小镇的地底,都挖掘了地下城市,可以暂时居住进去,抵御寒冷和风雪。

    至于大家族和大宗门,自然是有更好的方式,对抗死亡季的恶劣天气。当然,他们更担心的,其实是遭受别的势力,或者魔盟的袭击。

    天气,不可怕。

    人,才最可怕。

    谢紫涵点了点头,道:“没错,正是与死亡季有关。因为,只有临近死亡季的时候,真人境界的武者,才能穿过白劫星的大气层,降临到这颗星球上。”

    “要启动星子、星女的开窍洗礼,至少也需要三位真人联手,才能做到。”

    聂仙桑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将他们送去武殿开窍?即便不去武殿,就算是送去离白劫星最近的中等星球,应该也能完成开窍。为何要劳师动众,让三位真人亲自赶来白劫星?”

    谢紫涵道:“你们玄境宗的弟子,对死亡季,到底了解多少?”

    林刻解释道:“关于死亡季的一切,在玄境宗都是禁忌,禁止任何弟子谈及。”

    谢紫涵露出一道恍然之色,继续解释,道:“这件事,涉及到白帝曾经留下的大秘,武殿绝不止派遣三位真人前来那么简单。”

    “太微星域那些中等星球、高等星球、万年门阀、古宗、天派,包括三大商会,估计都会派遣年轻一代的强者,赶来白劫星……确切的说,乃是通过白劫星,前往宇宙森林中的阿拉冥山。”

    “只有死亡季期间,白劫星和宇宙森林之间,才会出现一道入口。”

    “四十年前,死亡季期间,祸乱白劫星的那只天火麒麟兽,就是从宇宙森林中逃出。”

    “阿拉冥山在白劫星吗?”许大愚问道。

    谢紫涵白了他一眼,道:“白劫星只能算是一颗宇宙尘埃,与宇宙森林中的一座宇宙山岳比起来,相差了何止万倍?”

    许大愚吓得目瞪口呆,道:“你是说,一万颗白劫星加起来,也没有一座阿拉冥山巨大?”

    “有什么好奇怪?站在宇宙中,白劫星看起来是一粒尘埃,阿拉冥山是宇宙森林中的一座山岳,尘埃怎么能和山岳相比?”谢紫涵的眼中,露出深深的敬畏光芒。

    像她那样不可一世,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种敬畏,在她身上,可以说是相当罕见……

    ……

    天帝传的宇宙地图,正式开始展开,一定与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后面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