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三十七章 换了件衣服

第三十七章 换了件衣服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小一柄飞刀,不仅击断一件强大的一星元器,还击穿一具元器铠甲,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异种元气……你修炼出了异种元气?”血蕊夫人面露惊色,道。

    整个火蛟城,武者成千上万,但是拥有异种元气的,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不是顶级的武道天才,就是修为高深的上师。

    玉面杀手杀死夜山雕的那一刀,与先前明显不同。他的手臂上,像是有一轮烈日和一轮皓月在游走,最终冲入进飞刀。

    掌握异种元气的武者,爆发出来的战力,不能再以单纯的元气厚度来衡量。

    他们在同阶,可以轻松击败对手。

    越级杀敌,也不是难事。

    “你现在才发现,我修炼出了异种元气?会不会太迟了?”林刻道。

    血蕊夫人轻哼一声,施展出流影步法,化为一连串残影,向黑暗中冲去,想要逃遁。

    “哪里走?”

    林刻爆发出更快速度,一连跨出三步,追到血蕊夫人身后。

    绝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不对。”

    林刻的心感,感知到血蕊夫人的身上,传出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顿时,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果然,下一刻,血蕊夫人豁然转身,冲他诡异的一笑:“你中计了!追上来,是在找死。”

    血蕊夫人的玉手抓在领口,猛然一扯,将散发着幽香的衣袍扯了下来,显露出丰满婀娜的身材,一根根曲线,唯美而又诱人。

    若是别的男子,恐怕目光会定在她的身上,移动不开。

    可是,林刻心中的危险之感,却更加强烈,哪里敢多看一眼?

    “飞蝗针。”

    血蕊夫人的娇躯原地旋转一圈,手中的衣袍中,飞出密密麻麻的银针,足有数百根,宛如一片针雨,将林刻笼罩。

    “七百六十二根飞蝗针,全部都淬有剧毒,本是打算用来暗算修为比我强大的对手。却没想到,先用在了你的身上,你应该感到荣幸。”

    在血蕊夫人看来,用出这招底牌,林刻必死无疑。

    但,就在血蕊夫人打出飞蝗针之时,林刻本是向前冲出的身形,竟是诡异的停止。并且,在一瞬间,如离弦之箭,向后倒退三丈。

    还未落地,他又向后跨出一步,出现到六丈外。

    整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仿佛飞蝗针的速度,都比林刻慢了一拍。

    “叮叮。”

    数百根飞蝗针,撞击在林刻身上的黑铁玄甲上,全部坠落在地上。

    “飞蝗针只有在极近距离,才能发挥出一击必死的威力。拉开六丈,根本击不穿黑铁玄甲,哪怕黑铁玄甲并不是元器铠甲。”林刻盯着对面的血蕊夫人,淡淡的道。

    此刻,血蕊夫人的眉心,插着一柄飞刀,眼神极不甘心的向后倒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苏妍,根本没有看清,林刻是什么时候打出的飞刀。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盯向那个卓然而立的白发男子,有些发怔。今天发生的事,每一件都对她造成不小的冲击。

    村落中的火光,逐渐变弱。

    地上,全是死尸,空气中弥漫着浓烈血腥味,令人作呕。

    “嘶。”

    林刻在右臂上的伤口处,撒上一种金色粉末药散,血液瞬间止住。伤口处,传来一股灼热感,像是火烧一般。

    被银雪战刀割开的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

    这种药散,名叫“天愈散”,价格昂贵,小小一瓶就能卖出三千两白银的天价,一般的武者根本用不起。它是林刻刚从夜山雕身上搜出来的战利品之一。

    虽然昂贵,却也物有所值。

    使用天愈散治疗外伤,两天之内伤口就能完全愈合,而且不会留下疤痕。

    林刻将装有天愈散的白瓷瓶,扔给了苏妍。

    苏妍接住瓷瓶,忍不住问道:“你的修为,不是被废掉了吗?”

    林刻没有回答苏妍,而是走到一旁,将插在一位血衣卫喉咙处的飞刀收回,使用一块布,擦拭飞刀上的血迹。

    “你怎么不说话?”苏妍道。

    林刻两根手指捻着飞刀,锐利的目光,向她盯去。

    想到刚才,林刻大杀四方的冷血手段,苏妍顿时感觉到喉咙发凉,道:“你……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林刻将飞刀,收入进腰间的刀袋,道:“有些问题,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今晚,杀死这些血衣卫的人,是玉面杀手,不是林刻,你也从来没有见过林刻。能守住自己的嘴吗?”

    “那么凶干什么?”

    苏妍噘着嘴,低声嘀咕了一句。

    林刻的修为,居然没有被完全废掉,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难道还隐藏有别的秘密?

    有贤德宗师之称的易一真人,莫非是太疼爱林刻,手下留情,没有真正废掉他?

    “看来,所谓的贤德宗师,也有私心。”苏妍心中暗想。

    林刻盯着她,道:“若是守不住这个秘密,我可以保证,你一定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这倒不是危言耸听!

    若是,苏妍真将林刻修为没有尽废的消息泄露出去,一旦让易一真人和天晟公子查到,第一个倒霉的,肯定是她。

    苏妍意识到,此事恐怕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至少,林刻并不像是,一个淫恶的卑鄙小人。这,就是最大的疑点。

    “放心吧,我可以发誓,绝不向任何人透露你的秘密。”苏妍肃然的道。

    林刻将脸上的白玉面具摘下,露出一张英秀俊美的脸,眉毛青密,眼睛清澈,嘴鼻轮廓分明。

    看到林刻眉心的“九”字贱印,苏妍心中一动,露出恍然之色,道:“我知道了,原来你就是那个最近在火蛟城大杀四方的玉面杀手,据说,血衣堡的武者,现在被你吓得都不敢出堡。”

    “你不是在不周森林历练吗?怎么会知道,火蛟城发生的事?”林刻道。

    苏妍道:“我有千里原镜,随时可以进入原始天网,想要获取消息,岂是难事?你和血衣堡,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林刻没有向苏妍解释其中原因,道:“你的好奇心太重,不是什么好事。伤得那么重,还不赶紧疗伤?”

    苏妍的确伤得极重,那张美俏精致的脸蛋,早已变得苍白如纸。

    林刻不提醒还好,提醒后,她背部伤口传出的疼痛,竟是越来越强烈。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竟是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晕厥过去。

    林刻皱起眉头,有些无语。

    女人的心,真的是猜不透。明明有重伤在身,不想着尽快疗伤,偏要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问这问那。

    最后,还没有开始疗伤,自己已经倒下。

    苏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曼妙的玉躯,呈趴伏状态横陈在地上。不远处,燃烧着一个火堆,传来阵阵热浪。

    林刻坐在火堆边,正在清点一堆战利品,有银票、丹瓶、元器、令牌、金玉……等等。很显然,都是从那些血衣卫的身上,搜出来的。

    武道界为何有那么多杀戮?

    就是因为,杀戮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带来丰厚的利益。

    林刻得到了这笔财富,全部用来买修炼资源,足够支撑他修炼到血海卷的第七重天,甚至是第八重天。

    背部依旧有疼痛感传来,不过,身体却不再像先前那么虚弱,体内的元气也恢复了不少。

    突然,苏妍眸光盯在自己的袖口,神情一凝,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是已经被换过。

    先前她的武袍上,尽是血迹,而且有多处破烂。但是身上的这一件,却料子华贵,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是血蕊夫人脱下来打出飞蝗针的那件罗衫。

    犹如受惊的兔子,嗖的一下,苏妍站起身来,瞪向林刻,道:“谁帮我换的衣服?”

    林刻漫不经心的抬头,向左右看去,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