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四十章 一意孤行的封小芊

第四十章 一意孤行的封小芊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济世楼,乃是火蛟城排名前三的丹药店,高达四层,使用珍贵的黑檀木修建而成,每天往来的武者成百上千。

    此时,林刻戴着白玉面具,穿一件宽大的黑色连帽长衣。

    衣帽包裹住头颅,遮住了一头白发。

    苏妍站在他的身旁,身穿一件碧绿色的长裙,腰间缠着青蛇软剑,修长的美/腿有一大半都露在长裙之外,显得格外撩人。

    在他们的面前,隔有一扇龙虎画屏风。屏风的另一头,坐有一道佝偻的人影,正是青河圣府在火蛟城的主事,常师驼。

    常师驼手持原镜,正在看林刻传给他的镜像画面。

    “居然不敢让我看他的真容,这位主事,必定是火蛟城的名人,我以前肯定见过。”

    林刻瞥向屏风,悄然释放出元感,向那位青河圣府的主事探查过去。

    “好强的元气波动,是一位上师。不过,为何我探查不到他的元气属性?看来他是修炼了某种藏气法。”

    无法探查出元气属性,也就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

    林刻担心被察觉,赶紧收回元感。

    就在这时,林刻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竟然也释放出元感,想要探查他。林刻利用自身强大的元感,收敛身上的气息,将元气隐藏于无形。

    常师驼收回元感,沉默了片刻,才是冷哼一声:“幽灵宫还真是好算计,知道圣府一直在防范他们,无法直接掌控火蛟城,竟是单独创立了一座血衣堡。”

    “藏锋,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圣门一定会重重的赏赐。你有没有兴趣加入青河圣府,成为一名外门圣徒?”

    听到常师驼的声音,林刻终于知道这位主事的身份,脸色猛烈的一沉。

    “原来是他。”

    林刻忘不了在色灵山,常师驼对他的羞辱。

    当然,这都不重要,毕竟现在天下所有人都觉得,他林刻淫恶阴险,忘恩负义,对于这样的人,任何人恐怕都会出言辱骂。

    他已经很淡然。

    真正让林刻反感的是,色灵山上那尊石碑:“九等贱民,不得入内。”

    乞丐、囚犯、娼/妓、奴隶,皆是人中第九等,称为“贱民”。

    九等贱民就一定是十恶不赦之徒吗?

    为什么要歧视九等贱民?就因为他们处于最底层?

    如此一个人,竟然是圣门在火蛟城的主事,让林刻对圣门的美好想象降低了一大截。

    苏妍眸中露出欣喜的神色,连忙提醒,道:“机会难得,还不赶紧答应。”

    若是林刻能够成为青河圣府的外门圣徒,今后就有很多机会一起修炼,一起去执行任务,想想就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

    半晌后,林刻压低声线,问出一句:“主事大人,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常师驼道。

    “你如何看待九等贱民?”

    说出这话的时候,林刻理了理头上的衣帽,露出“九”字贱印。

    “你是九等……九等贱民……”

    常师驼神色诧异,随后陷入沉默。

    “常神医,我曾对圣门充满憧憬,以为它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因为它惩恶扬善。但是,如果圣门不能做到公平,歧视最底层的人类,那么我只能说,对圣门很失望。”

    林刻站起身,走出济世楼。

    “居然认出了我的身份。”

    常师驼在原镜上,细细查阅关于藏锋的资料,果然看见“九等人”三个字,自言自语的道:“他怎么会是九等贱民呢?”

    “他是林刻。”

    封小芊戴着面纱,出现在窗棂边,宛若一株纯洁无瑕的仙荷,亭亭玉立。

    那一双美若星辰的眼眸,盯向街道上林刻的背影。

    常师驼吃惊,道:“什么,林刻?怎么可能?林刻的修为,已经尽废。”

    “虽然他戴着面具,更是将身上的气息收敛于无形,可是,他瞒不过我的眼睛。”封小芊声音宛如黄鹂,清美悦耳。

    “修为被废,可是肉身力量还在。”

    常师驼仔细思考,随后深深的点了点头,道:“如果他真是林刻,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他大肆刺杀血衣堡的恶人,应该是想解林家之危。”

    “这恰恰最解释不通的地方!”封小芊道。

    常师驼不解,道:“嗯?”

    封小芊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林刻的背影上,道:“林刻是一个卑鄙淫恶之徒,暗杀了对他有恩的玄境宗宗主,玷辱了宗主夫人,恩将仇报,没有任何底线。”

    “可是,这样一个林刻,为何要拼命的暗杀血衣堡的武者,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守护林家?而且,他杀的都是恶人,没有滥杀无辜,这说明他的心中有很强的原则和底线。这,怎么解释得通?”

    “这……”

    常师驼无言以对,深深皱眉,道:“这的确是太奇怪了!而且,与此子虽然只是见了两面,但,他给我的感觉,却绝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

    “难道玄境宗的巨变……不对,不对,当日在色灵山,属下都以他的性命做为威胁,他都默认了在玄境宗做的事,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一句。”

    “而且,玄境宗的宗主夫人,亲口说出林刻所做的一切,她总不可能说谎吧?她没有任何理由栽赃陷害林刻,更加不可能搭上自己的名节。此事证据确凿,不存在别的可能。”

    封小芊原本就怀疑玄境宗巨变另有隐情,如今,确定林刻就是藏锋,而且两次暗中观察林刻,他都没有让她失望。

    有些时候,可能更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

    封小芊道:“或许这背后,有惊人的内幕,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让林刻不敢开口说话,让宗主夫人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节,也要说谎。”

    常师驼知道封小芊对林刻的感情,叹道:“二小姐,属下认为,这是你的一厢情愿。当一个人,爱上了另一个人,就会变得盲目,变得愚昧,哪怕天下所有人都能证明他是一个坏人,你也要想法设法去证明他是一个好人,有意义吗?”

    “就像天下所有人都说,毒蛇会咬死人。而你,却偏要相信毒蛇没有毒,将自己送到它的嘴边。最后的结果,也就不言而喻。”

    封小芊陷入沉默。

    如果,真如她的猜想,林刻是被冤枉,而且还不敢开口辩解,只能默默承受身体的伤痛,承受世人的谩骂。那么他的内心,得有多苦,多绝望啊?

    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没有任何人理解。

    封小芊眼神渐渐变得坚定,道:“世人就算有一万个理由证明他是坏人,我只需要一个理由相信他是好人就足够。我决定了,启动玄境宗内的全部隐圣徒,调查玄境宗宗主聂行龙的死因。”

    常师驼的神色一变,道:“二小姐三思,隐圣徒不能随便启动。而且,如果此事真有内幕,那么内幕必定相当可怕,不是我们招惹得起,有可能所有隐圣徒都会牺牲,甚至给你惹来滔天大祸。”

    “我倒希望惹来滔天大祸,那样,至少证明,林刻哥哥很有可能是清白的。”

    紧接着,封小芊盯向常师驼,道:“你当年不也做过相同的傻事?”

    常师驼心中一痛,十根枯槁一般的手指,紧紧拧在一起,咬牙切齿的道:“二小姐难道不应该引以为戒?当年,属下为了一个九等贱民,搭上了一家老小的性命。而那个九等贱民,最后却弃我而去,心甘情愿做了幽灵宫宫主胯下的一条母/狗,供其玩乐。”

    常师驼的心,在滴血,不愿去回想当年的那段往事。

    正是因为此事,常师驼对九等贱民和幽灵宫,恨之入骨。

    ……

    (我发现很多读者在吐槽,简介中那句“待到那一天,来到天路最顶端的地方,他一手指着苍天,一手指向人间……”

    其实,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乃是佛陀释迦牟尼的手势,很多佛像都是这样。

    《大唐西域记》(646年成书)记载,释尊诞生时,就能走路,还能说话。然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出了一句,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今兹而往生分已尽。

    本来我以为这个手势很霸气的,就借用了,没想到大家觉得搞笑。汗死。)

    对了,各位书友,看完之后,请动一动手指,帮小鱼投一下推荐票,添加一下收藏。谢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