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291章 因果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管闲事,最好离我远一些,小心我现在就杀了你。”

    虽然伤得很重,可是,谢紫涵丝毫不惧青灵秀。

    二女的丹田,都被地元兽大王的阵印封禁,无法调动元气。

    不过,谢紫涵是一位炼体武者,又拥有炼体战兵,不靠元气,战力依旧强横。

    青灵秀虽然也修炼了炼体功法,可是,肉身力量却比谢紫涵差一大截。当然,因为元神强大,接近小元神中期,青灵秀可以调动天地元气,转化为攻击力量,倒也不惧谢紫涵。

    青灵秀侧倚娇躯,玉指拨弄发梢,含烟一笑,道:“以你现在身上的伤势,奴家倒觉得,是杀你的好机会。”

    “是吗?”

    谢紫涵豁然站起身,双臂展开,身上冲出三十五道银色的炼体烙印。

    每一道炼体烙印,都像是一颗银色的星辰一般,交织着山河地理纹路,释放出强大的力量波动,震得空气颤颤。

    青灵秀收起笑容,惊异道:“你居然将第三十五道炼体烙印,修炼了出来。”

    陨石坑中,生长有大量宝药,其中一些宝药,吞服后,能够提升武者体内的灵血。

    正是偷吃了那一类宝药,谢紫涵才接连将,《战王图》的第三十四道炼体烙印和第三十五道炼体烙印,凝聚成功。

    “现在,你觉得还杀得了我吗?等我伤势痊愈,先斩了你……咳咳……”

    谢紫涵的嘴里,咳出鲜血。

    她连忙从储物囊中,取出一株疗伤类的宝药,摘下三片花瓣,放进嘴里。一粒粒白色的光点,从她体内释放出来,将她全身包裹。

    “你为何敢吃这里的宝药?难道这些宝药,根本没有剧毒?”青灵秀露出疑惑的神色。

    先是林刻,现在又是谢紫涵。

    他们吃了这里的宝药,都没有毒发身亡。

    青灵秀怎能不惊讶?

    谢紫涵轻哼一声:“所谓的剧毒,不过只是因为,那些宝药,被紫雾中蕴含的妖冥邪气侵染,发生了异变。你们当然吃不得,可是,妖冥邪气却奈何不了我。”

    “原来是妖冥邪气。”

    青灵秀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道:“我明白了!你修炼的地冥元气,据说,与妖冥一族有很深的联系,说不一定就与妖冥邪气同源。你的身体,常年被地冥元气蕴养,自然是不惧妖冥邪气的腐蚀。”

    顿了顿,她又浮现出一抹笑容,道:“其实我的神光仙灵气,也能净化,这些宝药中蕴含的妖冥邪气。可惜,丹田被封印,无法将神光仙灵气调动出来。”

    谢紫涵露出一道不屑的神色,根本不信,她修炼出来的,是什么神光仙灵气。

    胡编的可能性很大。

    应该是在掩饰什么,青灵秀的身上,必定隐藏有某种秘密。

    “据我所知,修炼地冥元气的武者,几乎都会被反噬而死,很少有能够修炼到你现在这种境界的高手。我很好奇,你执意去闯青铜门,到底是为了取五彩琉璃灯,净化地冥元气。还是为了去寻找林刻?”青灵秀含笑着,盯着她。

    谢紫涵的眼神冷峭,道:“我的事,你最好少管。”

    青灵秀没有离开,反而像是看透了谢紫涵,故意想要激怒她,道:“可惜了,林刻进入紫色殿宇已经一个多月,殿中的妖冥邪气极为浓郁,就算是真人都抵挡不住,他肯定死了在里面。说不一定,还化为了死灵生物。”

    紧接着,她又低声的说道:“据说,这里的死灵生物,都是因为被妖冥邪气侵蚀,才诞生出来的。”

    “你的废话太多。”

    银光一闪,谢紫涵逼近青灵秀,一掌打了出去。

    “哧哧。”

    青灵秀使用元神,调动来天地元气,加持在身上,宛如一只轻盈的蝴蝶,向后飘浮了出去。

    “呵呵,怎么就接受不了现实?为什么偏要闯进去?难道非要看到林刻的尸体,才会甘心?”

    谢紫涵长发飞舞,又是一掌打出。

    银色的炼体烙印,飞了出去,差一点就击中青灵秀。

    青灵秀落到地上,咬着贝齿,严肃的道:“谢紫涵,你是疯了吗?我来找你,是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我们二人联手,或许可以逃出神照山。难道你想一辈子做地元兽的奴仆?林刻已经死在殿宇中,你继续去闯,也是死路一条。”

    “我距离青铜门,只剩数十丈,很快就能闯入进去。”谢紫涵捂着火辣辣疼痛的胸口,有鲜血淌出,浸湿了道袍。

    不过,她的眼神冷锐坚定,没有一丝动摇。

    青灵秀道:“就连地元兽大王那样的强者,都无法进入青铜门。你就算跨过那数十丈的距离,又能如何?你也看到,最后那数十丈的区域,堆满了白骨。你也想成为其中一具?”

    “都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谢紫涵的手指,指向青灵秀,透着警告的意味。

    青灵秀的语气软了下来,道:“我们先联手逃走神照山,等到将来,修为变得强大,你再回来给林刻收尸也不迟。”

    谢紫涵转身盯向远处的那两扇巨大的青铜门,眼神深邃复杂,道:“你可以去和秦空联手,也可以找曼陀罗怜心,他们的实力,不在我之下,不要再来打扰我。区区两扇门,挡不住我。”

    青灵秀盯着她那高挑的身影,心中生出异样的波动,竟是有些被触动。

    “如果你是男人,或许人家会喜欢上你。”

    青灵秀笑了一声,转身就走,摆了摆手,道:“既然你执意要殉情,我不会再来打扰……咦……好强劲的元气波动……”

    停下脚步,青灵秀盯向青铜门的方向。

    以紫色殿宇为中心,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元气都在轻轻震动,随后,化为元气溪流,涌入进青铜门。

    “怎么回事?难道林刻那个家伙竟然没死,还突破了境界。”青灵秀喃喃自语。

    谢紫涵面具下的眼睛,浮现出一道喜色,眼皮都不眨一下,紧紧盯着两扇青铜门之间的那道缝隙。

    神照山中的地元兽和人族武者,全部都被惊动,纷纷汇聚到紫色殿宇的外围区域。

    包括地元兽大王,也赶到。

    “武者的境界突破,才会造成这样的震动。”

    “肯定是藏锋。”

    “藏锋会不会在殿宇中,得到了什么大机缘?”

    天地元气的震动,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结束。

    众人静静的等待。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卓维大呼一声:“青铜门的内侧,出现了一道人影,是藏锋,那家伙居然真的活着。”

    “果然是他,他在干什么?”

    “似乎是在给五彩琉璃灯行礼。”

    ……

    此时的林刻,站在五彩琉璃灯的旁边,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向它一拜,道:“灯灵前辈,我可以带你,离家飞灵殿吗?”

    想要离开神照山,必须要过地元兽大王那一关。

    而地元兽大王想要的,就是五彩琉璃灯。

    五彩琉璃灯道:“我还不能离开,这座殿宇中,诞生出了一尊强大的死灵生物。你若是将我带走,那尊死灵生物,就会逃出去。它一旦逃出去,对你们这颗星球而言,将是巨大的灾难。”

    林刻好奇的问道:“飞灵殿中,怎么会诞生出一尊邪灵呢?”

    “被妖冥邪气侵蚀久了,就算是人类,也会变成死灵生物。”五彩琉璃灯道。

    “难道……是……”

    突然,林刻想到了什么,眼神唰的一下变得震惊无比,连忙小心谨慎的,向殿宇深处盯去,心脏狂跳不停。

    “你赶紧离开这里吧!”

    五彩琉璃灯又道:“对了,还要一件事……算了,那是你的因果,就算我不告诉你,她也会找上你。”

    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五彩琉璃灯不再开口,变得安静下来。

    林刻带着浓浓的疑惑,一步跨出青铜门。

    就在这一刻,在紫色殿宇的地底,那具被绝路戟镇压了千年的尸体,豁然睁开双眼。

    眼球,呈碧绿色,显得狰狞恐怖。

    下一刻,两扇青铜门关闭。

    “轰隆。”

    地底响起震天动地的声音,飞灵殿,陨石坑,整个神照山都在晃动,爆发力了大地震。

    与此同时,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从地底传出。

    也有钟声,响彻天地。

    以飞灵殿被中心,大地裂开一道道缝隙。

    缝隙越来越大,数量越来越多,一直延伸到陨石坑的边缘,延伸到神照山的外围……,最后轰然一声,整座殿宇都沉入进地底。

    林刻跟着一起坠落下去,眼看就要被埋进地底深渊,却被一直冰冷的手抓住,拖回了地面。

    等他的双腿,重新站稳的时候,发现已经出现到陨石坑的边缘,站在一个巨大的石洞外。

    一道枯瘦如柴的身影,背对着他,站在十步之外。

    她有着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乱糟糟的,穿着破烂的衣袍。那衣袍,也不知穿了多少年,早已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好快的速度,这里距离飞灵殿足有数十里,可是,她却只用了十多个呼吸的时间,便将我带到了这里。”林刻暗道。

    不用猜也知道,她肯定就是那位地元兽大王。

    可是……她不像是一只地元兽。

    她的嘴里,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十年前,曾有一个和尚来过这里,我求他帮一帮我,最好可以杀了我,让我解脱。”

    “他说,他不敢沾这一段因果。”

    “他让我等,等一个浑然散发着佛光的人,那个人能够进入青铜门,能够与五彩琉璃灯沟通,他可以帮我。这一等,就是十年。”

    “我以为根本等不到那个人的,我以为他是骗我的。”

    “可是现在,终于被我等到了,哈哈……呜呜……你杀了我,快,杀了我,让我彻彻底底的死去,连灵魂都不要留,必须要神形俱灭。”

    “不然,我会变成厉鬼,会变成恶尸,变成最可怕的怪物,变得连自己最亲的人都要杀。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再回家看一看他,我离开的时候,他还没有满月呢!”

    “杀我之前,你能不能带他来神照山,我就想远远的看一看他,哪怕一眼就够了……求求你,好不好,我求求你。”

    “我真的好想见一见他,可是,不能去啊……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只能躲在这没有人的地方,永远的躲着。”

    她转过身来,身体颤巍巍的,披头散发,双瞳涌动着血红色的光华,看不清面容,却又哭又笑。

    笑的时候,开心极了。

    哭的时候,伤心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