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234 各方反应

234 各方反应

作者:神秘男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夜,昏暗的烛光下,陈子昂正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两件卷宗。

    他的样子根本就不像刚刚杀了人的人,而且杀的还是当朝大员,手握权柄、一句话就能影响千百人的高官显贵。

    信王想不通他为何这么做?既然他想刺杀皇帝为何还要把自己弄得如此醒目?猜测他有什么目的?

    而对陈子昂来说,杀这几个人本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看了卷宗气难平罢了!至于顾全大局?天下都已经烂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再烂到哪里?

    为了顾全大局而包庇罪恶,这样的大局不要也罢!

    桌上的两件卷宗都是来自东厂,上面有姬少钦的批注,一件是关于赵平的案件,一件则是记载着当朝太子的一些信息。

    这应该只是东厂的副件,其中有不少东西语焉不详,但有用的东西也不少。

    比如,在关于赵平的案件上就牵扯到了前三皇子之事,而两人之间都少不了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御前侍卫统领林慕华!

    ‘林慕华!你果然与魏朝有勾结。’

    陈子昂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当时他书信陆七也说过林慕华与魏朝七皇子的关系有古怪,甚至因为自身的原因直接就说林慕华勾结魏朝,但当初只是怀疑,现在却能肯定了下来。

    除了魏朝,有谁会处心积虑的陷害赵平?

    即使满朝文武都不喜他的性格,但落井下石有人会有,无故栽赃朝廷中兴大将却要考虑一下后果了。

    至于三皇子,定然是信王下的手!

    九皇子已经失势,三皇子也被赐死,拦在信王殿下面前的就只有那位不学无术的太子了。

    皇帝其实并不喜太子,更是先后扶持了三皇子和九皇子出来,但太子有权倾朝野的甄相支持。现在两位皇子又先后出事,按理来说皇位定然非太子莫属。

    至于信王,二十多年隐居生涯,估计很多人已经把他给淡忘了!谁又能想到这些事的幕后都是这位下的手?

    难怪他不愿意皇帝这么早死,一切都因为他的计划还没完成。

    而关于太子的记载的卷宗,则是一些太子不为人知的龌蹉行径,只是打眼一扫,陈子昂就再也没有心情细看。

    只能说,这位太子就是一个沉迷酒色的无能二代,就算有一两个地方闪光,也掩饰不掉他无能的事实。

    “大侠!”

    屋外响起低呼之声。

    “进来。”

    陈子昂收起卷宗,转过身子,推门进来的是一位面容平平的中年男子。

    “大侠,您吩咐的事我已经办好了。”

    面前这中年男子看着陈子昂的眼中有感激,但更多的则是忐忑。

    此人名叫祁文盛,是京城文通书局的大掌柜,几年前他自己的儿子因为收了一些书画,其中有几件是某个狂生所做,有些字句隐隐透出对朝廷的不满,结果狂生下狱,自己的儿子也遭到了牵连。

    还未等自己找关系救人,狱中就传来自己儿子自尽身亡的消息,后来多方打探,却是知道了是当朝的刑部尚书传了话来,那件案子不留活口。

    这位刀剑双绝前日找到自己,说是可以帮自己报仇雪恨,只要求自己帮点小忙,当时被仇恨冲昏了眼的祁掌柜当即应下,第二日就听闻自己的大仇人,当朝刑部尚书被人斩杀与皇宫大门之前。

    但现在他的心中却有些后悔。

    这位大侠的杀心实在是太重,不过两日功夫,京城大员已经有数位丧命与此人之手。儿子的事还历历在目,自己家人如果也因为此人受到了牵连,老祁家可是要断根了!

    因而面对陈子昂之时,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既有感激,又有害怕!

    对方心情的起伏不能瞒过陈子昂的感应,在心头叹了口气之后,陈子昂收好东西道:“既然已经办好了,那我就告辞了!”

    “啊!”

    祁掌柜一呆,心头不觉得一喜,当下也没有想到开口挽留,恭恭敬敬的把陈子昂送出门外,夜色中见对方人影远去,他的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恩公,小人没您那么大的本领,实在是不敢久留您啊!’

    在心中默默的念叨了几句,祁掌柜缓缓的关上了自家大门。

    ******

    仍是大理寺的门前的客栈里,陆七还是在原来的地方,但眼神中却透着复杂之色。

    “寨主,京城现在实行全城宵禁,守城兵丁也参与到了城内的巡逻队伍之中,锦衣卫的探子更是遍布整个京城,各个街道都有衙门的人在排查生人,全城搜捕陈大侠。”

    陆七的身后站着一位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男子,男子口中不停,眼中光芒闪动,带着股激荡之情。

    “只是有一点不好,咱们这里的探子又变多了,而且其中不少还是好手。”

    “哦!关于武林大会哪?”

    陆七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说起这个,这两天的消息有些古怪。”

    大汉眉头一皱。

    “怎么个古怪法?”

    “这两日不知是谁在京中散播消息,说是陈大侠一身功夫本是平平,但突然成为天下顶尖高手,就是因为他去过仙境。”

    “还有不死仙翁吕南人,据说他就是在仙境中得了奇遇,服食了一枚仙丹,才能长生不死!”

    “不仅如此,各个门派的底子也被扒了出来,不少门派的祖师或者某位突然发迹的前辈高人的身上都有仙境的影子。”

    陆七淡淡道:“这不是早就有的事吗?”

    “确实如此,但最近这些消息却突然爆发,不仅是江湖之上,还传到了民间、朝堂!这件事几乎已经把赵将军和陈大侠连斩京城大员的事给压了下去。”

    大汉一脸的凝重。

    “以属下看来,这是有人要把事情闹大!”

    “事情本就已经闹大了,这只是火上加薪罢了!”

    陆七双眸微眯,想起陈子昂曾经拜托他的事,不仅若有所思。

    “你可知道陈小兄弟他们在哪?”

    “属下不知,陈大侠现在估计也不会露面。”

    “算了,不去管他。赵大哥的主审官可定下来了?”

    陆七摇摇头,虽然他怀疑陈子昂在其中起到某些作用,但这些事他现在并不关心。

    “具体的还没定下,但现在是由甄相暂时负责赵将军的案子。”

    “王将军的证词可是已经到了?”

    “今日到的。王将军的家人已经被当地官府押入大狱,我们已经在想办法把人救出来。”

    大汉回道,最后又道:“寨主,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陆七默然,最后幽幽回道:“赵大哥不让劫狱,接下来的事我们都插不上手,只能希望朝廷能够派出一位正直官员来主审此案,也希望皇帝能够顾念旧情,放了赵大哥。”

    “这!哎……”

    大汉张了张嘴,最后只得重重的叹了口气。

    ******

    “太后已经下了懿旨,准许你进京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黑袍罕见的坐了下来,对着窗前的信王开口问道。

    “按路程,最快我也要明日晚间才能来到京城附近,能有什么打算?”

    “你不要装糊涂,你对太子的计划才刚刚开始,皇帝如果真的被那位刀剑双绝给宰了,你准备怎么办?”

    黑袍一笑,继续道:“你这些年为了不让皇帝起疑心,藏得那么深,皇帝突然一死,没人会想起来你这位信王的。”

    “太子品行不端,行事不正,非明君之相。”

    信王淡淡道。

    “嘿嘿!当今的皇帝难道是位明君?不也坐了几十年皇位了吗?你倒是有大志,却不得不憋屈的守着你的信王府,做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老实王爷。”

    黑袍冷笑。

    “只要你一句话,明日我就能让你见到甄相的项上人头!没了甄相,以你的积累和太后的一句话,太子未必能够拦得住你!而且,我不信你手上没有对付太子的东西。”

    信王身躯一僵,半响才道:“刺杀皇上之事几乎不可能成功,而且剑神柳随云已经去了甄相府,你杀不了甄相的。”

    “哦!柳随云这个人不是一向跟甄相不对眼吗?怎么突然到了甄相的府上?不过看来这位甄相爷也怕自己某天就被人替天行道了啊!”

    黑袍的声音变了变,虽是调笑,但对于柳随云也是有些忌惮。

    “柳随云身为名剑堂之主,家大业大,没了三皇子当靠山,现在可以说是在甄相手底下讨生活,又怎能不给他一个面子?”

    信王冷笑,天下高手众多,能够袭杀贪官污吏的也有不少,之所以从来没人这么做,就是因为害怕朝廷的反扑。

    又有几人能像陈子昂一般身无牵挂、毫无顾忌,偏偏又胆大包天的?

    “就算有柳随云护着,甄相也未必不能杀!”

    黑袍再次冷笑。

    “只要再找个人帮忙不就行了!”

    ******

    甄相府。

    两日来京城大事频发,身为一国宰辅的甄相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即使面前摆满了南国翡翠、北海珍珠。

    “相爷,赵平的案子可是应该了解了?”

    堂下之人高高瘦瘦,一身魏服,正是魏朝使节兀术。

    “兀术使节,你也太过于关心我们自己的事了吧?”

    如果不是看在面前这红红绿绿的事物之上,心情烦闷的甄相爷早就把人给赶了出去。

    “相爷,魏楚两朝的和谈进展顺利,我也很高兴,但在赵平之事上明明已经达成了共识,又何必为了一个必死之人拖延你我两朝的安定?”

    兀术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态度,缓缓摇了摇头。

    “我听说赵平的主审官被人当街袭杀,此人就是欲在阻挠我等的和谈之事啊!现在赵平之事迟迟没有定论,难道你们堂堂大楚,竟会在一个江湖游侠的面前让步不成?”

    “你不用激我,赵平之事皇上正在犹豫,说不定哪天出了反复也未尝可知。”

    甄相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对方一眼,伸手拿起面前的一粒珍珠把玩。看着眼前的璀璨,烦闷的心也不由得平静的下来。

    面前的兀术眼角不自觉的抖了一抖,然后强笑道:“有赵平与我朝七皇子联系的信件作证,难道你们的皇帝还会放过他不成?”

    “哼!你们那信件的真假还用我来说?”

    甄相抛了抛手上的珍珠,冷笑一声。

    “相爷!此事千真万确,如果不是赵平要价太高,我等已经和他联手了。”

    “勿要多言,赵平之事还要等等。”

    甄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把别人当傻子很有意思吗?

    “相爷!”

    兀术牙关一咬,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悄悄嘀咕了几句。

    “哦!”

    甄相双眼一亮,脸上挂出一丝笑意。

    “此事当真?”

    “当然是真,只要魏楚和谈谈妥,东西定然送到甄相府上。”

    兀术狠狠的点头。

    “那好吧,明日我去见一见皇上,请一道旨意。”

    甄相眼眸下垂,大袖一摆。

    “送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