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医流狂兵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

第四百一十九章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

作者:官场痞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吴启达对林涛的医术惊赞一番后,才转回重点上来,问道:“小林,我这症状该怎么医治呢?”

    林涛收回放在吴启达脉搏上的手,语气缓缓的说:“医治的事情稍后再说。吴省长,我可以去你住的卧室看看吗?”

    “恩?”吴启达疑惑道:“卧室跟我的身体症状有什么关联?”

    林涛沉吟片刻,皱眉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卧室里面应该被人动过了什么手脚,不过一切得等到看过之后才能确定。”

    “好的,那我带你去看看。”吴启达起身,率先出了书房。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主卧。

    林涛嗅觉极为敏感,而且对花花草草的味道很熟悉,一进卧室,就闻到了吴启达的卧室里散发着一股花草的香气。

    他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盆墨绿色的花上,盯着妖艳的花看了两眼,随后目光环视卧室一圈,在卧室阳台的位置又发现了一盆极为罕见的‘鸣野草’,顿时脸色就变了变,皱眉低声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什么想的一样?”吴启达被林涛搞的云里雾里,不知道林涛神神叨叨的在说些什么,便疑惑的说:“小林,你是不是有所发现?”

    吴启达床头柜上放着的一盆妖艳的花,名叫‘太阴花’,单独去闻它的花香倒是无大碍,不过如果与阳台上的‘鸣野花’的气味混合到了一起,那便是会产生让人慢性中毒的气体,短期间的吻这种混合气体会使人身体越发虚弱,甚至是疾病缠身,长时间的去闻的话,可能会产生幻觉,以及神志不清,最终直至死亡。

    为了不打草惊蛇,林涛暂时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吴启达,便摇摇头,敷衍的说:“没事,我的意思是你可能对这盆花有些敏感。这样吧,待会儿把这盆花放到客厅去,不要再拿进卧室了,然后我再给你开个药方,您到时候按照药方去中医院拿药,身体慢慢调理,大概坚持服药一周,便能有所好转。”

    吴启达稍微松了口气,含笑的说道:“我没有什么其他别的病症吧?”

    林涛安慰的说:“吴省长,您身体其实挺好的,平时除了工作之外,如果能够多锻炼锻炼精气神会更好,过渡的劳累,身体得不到放松,时间久了也是会出问题的。”

    吴启达叹气道:“小林你有所不知,我平时工作实在是太繁忙了,恨不得连吃饭都得抢着去吃,哪有时间锻炼身体啊。最近全国各省又在搞扶贫工作,咱们省也不能落后于其他省啊,这不就忙上加忙了,锻炼身体对我来说都是奢侈的一件事情。”

    林涛听了吴启达的话心中感慨不已,话说这省长人前人后看上去潇洒无比,不过其中的心酸劳累并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你省长把事情做好了,人家会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有一点做不好,全省的人民都会骂你省长不作为。由此可见,当大官也有当大官的苦衷和无奈。

    不过即便再累,人们对于权力的追逐也是乐此不彼的。

    顿了顿,吴启达笑了笑,说:“不过好在我经常要到处去视察工作,走的路不少,也算锻炼了嘛,哈哈……”

    林涛跟着笑道:“也算是锻炼了吧。”

    两人出卧室的时候,林涛随手捧起了那盆‘太阴花’,故意装作很随意的问道:“这花挺香呀,吴省长,这花是谁放到你床头柜上的?”

    吴启达毕竟不是普通人,察言观色的本领极高,在卧室的时候他就发现林涛对这盆花好像过分的关心,这会儿又试探的询问这花是谁摆放的,由此推断,自己身体不适肯定并非对花过敏这么简单,难度这花有毒?

    吴启达联系一阵子,不由得一惊,忙说:“这花是我夫人放在床头柜的,小林,你老实告诉我,这花是不是有毒?”

    林涛见吴启达目光严肃,一脸沉着,便苦笑了起来,说:“吴省长您多虑了,如果有毒,我就不会建议您把花摆放在客厅,这花没毒。”

    吴启达听了林涛的解释,这才稍微释然,不过眉头依然微皱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涛心中也甚是不解,胡永梅怎么会将这‘太阴花’放在吴启达的床头,难道胡永梅想害自己的丈夫不成?

    如果说这件事情是偶然,那么林涛肯定是不信的,再怎么偶然,这罕见的‘鸣野草’和‘太阴花’也不可能同时出现在吴启达的卧室啊。不过转念又一想,林涛觉得胡永梅害吴启达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如果胡永梅想害吴启达,就不会邀请自己到这里来给吴启达看病了。

    “难道是她?!”

    林涛一下子想到了古悦眉,会不会是古悦眉利用了不知情的胡永梅,将花摆放在了吴启达的床头柜上?

    出了卧室,两人又去了一趟书房,林涛给吴启达开了个药方,吴启达将药方保管好,两人这才又重新去了客厅。

    林涛将捧着的‘太阴花’放到了一个通风的位置,这时候胡永梅已经将酒菜端上了桌子,笑着让两人上桌,然后又扭头对楼上喊道:“悦眉,快下来吃饭。”

    林涛故意说道:“这古小姐架子可真大,一点都不像你们家的保姆。”

    胡永梅挤出笑,替古悦眉掩饰,说:“她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我没让她多干活。”

    吴启达见状没多说什么,邀请林涛上桌,并岔开了话题,说:“小林,你这医术可是太了不起了,是跟谁学的啊?”

    林涛含笑的坐在吴启达下首的位置,随即说:“跟我家老爷子学的。”

    “哦?”吴启达来了兴致,笑道:“他能够教出你这么高明的徒弟来,医术一定更加不凡吧?是不是咱们国内那几位中医界的大国手之一?”

    “还真不是,他隐居在深山之中,已经二十多年不出山了。”

    “世外高人啊,这么好的医术隐居起来实在是可惜了。”

    林涛不想多说关于老头子的事情,见吴启达正在倒酒,便转开话题,说:“吴省长,您身体暂时不宜多喝酒,咱们浅尝即止。”

    这时,古悦眉走到了饭桌跟前,听了林涛的话,她似乎有些惊讶的看了林涛一眼,见林涛目光敏锐的看了过来,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柳眉轻轻蹙了一下,坐在了林涛对面的位置。

    林涛想试探古悦眉知不知道‘太阴花’的来历,便故意装作提醒胡永梅的样子,说:“吴夫人,刚才我已经把你们房间里的那盆花给拿出来了,放在客厅呢,以后就别拿回房间了,吴省长对这种话过敏!”

    林涛说话的时候目光虽然没有直视古悦眉,但却偷偷的在观察古悦眉的反应。

    果然不出林涛所料,当林涛说到花被他从卧房拿出来的时候,古悦眉神情变了变,虽然很快又恢复如常,但是依然被他捕捉到了古悦眉神情的变化,这下便断定了吴启华卧室里的杰作是古悦眉搞出来的。

    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差不多已经可以确定了,可是新的疑问又摆在了林涛面前。

    既然卧室的两种花草是古悦眉的杰作,那么毋庸置疑,之前胡永梅中的蛊毒应该也是古悦眉下的,既然她想置这两夫妻于死地,那么为什么吴氏夫妻还如此袒护古悦眉?

    “启达对花过敏?”

    胡永梅一脸疑惑,说:“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他还会对话过敏啊?”

    林涛回过神,笑道:“只是对个别的花过敏,这个是根据人体质的关系,属于正常现象。”

    胡永梅这才释放,笑眯眯的说:“那我以后就不往卧室放花了,原本是想让卧室空气好一些,谁知道适得其反了。”

    吴启达看了胡永梅一眼,随后举起杯子,朝林涛笑着说:“小林,咱们喝一杯,谢谢你替永梅治好了病。”

    林涛忙端起酒杯,说:“吴省长客气了,小事一桩,不值得一提。”

    两人各喝了口酒,吃了几口菜后,胡永梅又主动给林涛敬酒,席间,胡永梅看看古悦眉又看看林涛,脸上露出一丝暧昧的笑意,随后,开口试探的问林涛,“林先生,你今年多大了啊,交女朋友了没啊?”

    林涛正吃着菜,听了胡永梅的话,他微微一愣,随后苦笑道:“吴夫人该不会是想给我介绍对象吧?”

    “怎么着,不行啊?”胡永梅朝古悦眉看了一眼,随后朝林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古悦眉原本一声不吭的低着头吃饭,听了胡永梅的话,她抬起头,见胡永梅看着自己笑了笑,便明白了胡永梅的意思,于是脸色一下子冷了下去,眉头一下子扭成了川字形。

    林涛也并非笨人,胡永梅一开口他便知道了胡永梅想把谁介绍给他,于是一脸谦和的笑着说:“吴夫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所以……”

    古悦眉听了林涛的话,目光冷冷的看向林涛,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林涛此时恐怕已经是死人了!

    ……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