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金木是谁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金木是谁

作者:官场痞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头子同情的看了落魄的刘墉师徒一眼,十分的触动,有心把他们拉拢到凡人派,倒不是趁人之危,最起码让他们有个立足之地,日后再做打算。

    “要不然,你们先并入凡人派的门下,反正都是心术宗,这样最起码你们可以留在龙炎城,等日后有机会了,再分离出去。”老头子委婉的劝说道。

    见刘墉低头沉吟,老头子又道:“我可不是趁人之危啊,你们不会有门户之见吧?”

    刘墉赶紧摇摇头道:“不是不是,老哥,你好心收留我们,让我们很受感动,大家都是心术宗,对外分什么好人派和凡人派?只是……用这种方式,红袍众那边肯定会疑心核查,到时一切不就全都败露了吗?我不想连累你们。”

    老头子很仗义的摆摆手:“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同宗的情谊,就听我的,不要想那些没有用的。”

    刘墉主意已定,根本听不进去老头子的劝,连连说道:“再说吧,再说吧,后面不是还有好几轮比赛吗,等后面几轮结果出来再说吧!”

    其实不用再说,谁都看的出来,后面几轮的结果只可能更惨。

    林涛从后面暗中推了刘靖一把,小声暗示他:“你也劝劝你师父。”

    刘靖的脾气比他师父还执拗,看看林涛,又看看师父,摇头道:“林兄,我师父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再等等。”

    老头子知道拗不过这两头犟驴,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就再等等,不过我可说好了,到时候如果还是这样,我就算硬拉也要把你们拉进来。”

    受到老头子话的感染,刘墉师徒笑了两声,眼眸里闪烁着一点泪光。

    吴东番、方白等几人混在人群里,远远的注视着凡人派师徒和好人派师徒,听到老头子的话后,吴东番冷笑了起来。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说要帮助别人,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吴东番轻轻的嗤了一声。

    “金家那边找谁来对付他们?”严师我问道,他是几人当中资历仅次于吴东番和方白的人。

    “你们猜猜看?”吴东番眼角含笑、颇有兴致的注视几人。

    “金鼎和金飞羽会亲自登场?”严师我迟疑着说出两个在金家举足轻重的名字,如果不是金家二小姐金飞鱼一向不喜欢这种“没意义”的比试,他肯定要加上金二小姐的名字。

    吴东番点了点头说道:“这两个人不难猜,你们猜猜看第三个人是谁?”

    严师我、方白等人一连说出好几个名字,都被吴东番一一摇头否决,最后得意了一下,说道:“告诉你们吧,最后一个人是……金木。”

    金木的师承是谁、实力究竟多强,在龙炎城一直是个谜团。但就连龙炎城的三岁小孩都知道,金木是去修行“无上大道”了。

    所以,听到这个名字后,众人无不感到意外和吃惊,对付一个小小的凡人派,需要这种角色出马?未免有点杀鸡焉用牛刀的意思。

    “看来这次凡人派他们要被大满贯了。”严师我震惊之余,戏谑的笑了笑道。

    “不是大满贯,是一串三。”吴东番哈哈笑着纠正他,对严师我道:“我们下场的对手是那个好人派,就那两个废物,让你徒弟下手不必留情,好好照顾照顾他们。”

    严师我意味深长的一笑:“我懂。”

    在大比会场的出口,林涛和老头子撞见了正前来看金飞羽比赛的金木,还是蝴蝶第一个将他认出,拍了拍师弟们的后背,低声的提醒:“那个人就是金木。”

    老头子多多少少听过这号人,林涛和五戒沈默基本是闻所未闻。

    金木器宇轩昂,一望便知是那种人中龙凤,和身边陪同的几个金家嫡系一对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他目不斜视的迎面走来,在蝴蝶面前顿住脚步,四目相对片刻,金木开口道:“明天我就是你们的对手,希望你们别让我太失望。”

    这口吻摆明是已经稳操胜券了,蝴蝶不甘示弱,冷冷一笑道:“这话应该是我们对你说,希望你跟‘那位’修行了个十年八载的,明天能拿出点说得过去的本事。”

    “哈哈哈哈,”金木纵声长笑:“一定。”

    金木和两名金家嫡系的背影渐渐远去,两名金家嫡系还在后面小声嘀咕。

    “金世兄,他们说的‘那位’指的是谁?”

    “金世兄,我们金家上上下下,都在你身上下注打赌呢?”

    “哦?呵呵,赌的是什么?”金木性质浓厚的问。

    “赌……”声音一点点的远去,淹没在人潮人海的会场里。

    第一轮大比过去一大半,凡人派和刘墉师徒下午没有比赛,提前回到住处。

    他们原本打算,在会场逗留一段时间,看看其他门派的对战,但老头子觉得,别人家的门派都那么优秀,一看到对手就想到自家,越看越闹心,不看。

    蝴蝶本来就对这些东西不怎么感冒,兴致寥寥,至于刘墉师徒,上午连连受挫,也没有什么心情。

    林涛、五戒、沈默三个人不好那么“没眼力见”,只好就此作罢。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下午凡人派来了一位稀有的访客,金家二小姐在门派稍作徘徊,终于还是大步走了进来。

    第一眼见到金飞鱼,甚至包括蝴蝶在内,都将她错当成了她那个无良的姐姐,搞得没好脸色,冷冷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找林涛。”金飞鱼察觉到对方的语气,愕然了一下。

    蝴蝶蹙了蹙眉头,这时,林涛从里面出来,对蝴蝶解释道:“这是金家二小姐金飞鱼,我们那天见到的是金家大小姐金飞羽,两个人不是一个人。”

    蝴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沉吟着默念道:“金飞鱼,金飞鱼,两个有什么区别吗?”

    林涛拍了拍脑门,喟叹连连的解释:“一个是鲤鱼的鲤,呸……鲤鱼的鱼,一个是羽毛的羽,她们是双胞胎姐妹。”

    蝴

    蝶总算搞清楚了其中的区别,语气态度都稍稍的缓和下来。

    在林涛的陪同下,金飞鱼二次参观了一拐弯就走到头的凡人派“府邸”,等身边没什么人了,金飞鱼提起话头:“我今天来没什么事,就是听说今天上午,你们参加门派大比,得知你们回来的消息,过来看看,顺便通知你们一声,你们明天的对手……”

    “是你们金家?”林涛替他把话说完。

    金飞鱼轻轻点了下头,语气沉重的道:“不是我打击你们,我听说你们今天在大比的表现,尤其是蝴蝶小姐,虽然很强,可是仍然不是金家的对手。”

    她稍微顿了顿继续道:“我从我父亲那里听说,他们这次派金木上场,就是要利用规则漏洞,把你们赶出龙炎城,金木实力太强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底细。”

    “规则漏洞?”林涛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词。

    金飞鱼点点头道:“金木有资格向主办方申请,把比赛升级为淘汰制,一般这种无理要求,主办方不会答应。但今年不一样。”

    “今年主办方,至少有将近一半,是站在我父亲和传承家族王家那一边的,所以金木的申请一定会通过。”

    “所以,金木到时候会一个人挑战我们三个人,他……有那个实力吗?”林涛将信将疑的问道,心里却打着鼓,今天第一眼看到金木,他就有种感觉,即使是那个一向彪悍睥睨的师姐,都远远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他到底有多强?

    “有……绝对有,总之,你小看谁都不要小看金木,我和他很少打交道的。现在,趁着你们还有时间,赶快收拾安排一下吧!听我父亲的意思,明天比赛一结束,他就要赶走你们……我能做的只有这么些了。”金飞鱼目光看向别处,眼神中充满无奈和复杂的情感。

    送走了金飞鱼,林涛马上回到大厅,正好所有人都在喝茶闲聊。

    林涛把金飞鱼的话八九不离十的复述一遍,老头子等人一直屏息凝神的听着,听完良久都没有动静。

    林涛着急的问道:“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打算没有?”

    蝴蝶沉吟着思忖道:“如果金二小姐的话所言不假,恐怕我的确不是金木的对手,他们是铁了心要把我们赶出龙炎城。”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我的话,我去单独和他们交涉,或许他们不会为难你们。”

    林涛从座位上起来,老头子一下按住他的肩膀,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就算没有你,他们做到这一步,肯定不会就此收手的,他们一定会把我们一路上送出龙炎城的。”

    “那我们就不在龙炎城了,去其他主城,像是刘墉师父一样?”五戒说道,沈默也赞同这个观点,他们两个人在龙炎城都是新人,对这里没有什么感情。

    林涛又重新坐下,逐渐的冷静下来:“我最担心的是,恐怕就算我们肯出城,城外早就有金家和红袍众的杀手,在那里等着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