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元气骑士的生化危机 > 第二十九章:暗流

第二十九章:暗流

作者:郑家光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有人能准确地描述出,那一战究竟是怎样的情形。只需要知道,数十只丧尸在两波人心有灵犀般的配合下很快被屠杀殆尽。只留下满地的尸体。

    最后,两波人相望着彼此。久久无言。急冻步兵和机械师倒是很快邀请我们进屋休息。祖三却依旧戒备。

    “这衣着......”祖三双手插兜,冷漠地注视我们。心中思索着什么。

    “这朵花......莫非是......”

    祖三在看到站在一旁的我时,瞳孔一缩,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像是回想到了什么。

    但仅仅只是一瞬间,那抹讶异便泯灭在了他没有分毫感情的目光中,彻底消散。

    接着,他又将目光扫过武士和黑客,都是生面孔。但是在看到德鲁伊和炼金术士的刹那间,一股戾气涌上他的心头。

    炼金术士和德鲁伊的面孔早已深深烙印在了祖三的脑海中。不是因为炼金术士长得好看,德鲁伊看上去也足够勾人心魂。

    而是因为他和德鲁伊没少在一些时间线中闯入外星基地和祖兰对抗。当然,频率最高的还是骑士和游侠刺客他们。

    祖三同样知道时间线的事情。只不过要比一般人懂得更加深刻。

    就好像人人都知道,魔法石可以重置时间线。但他们也仅限于明白魔法石能够做到这点,毕竟魔法石的主要用途不是这个。

    可一旦重置了时间线,那些人的被重置的这段记忆都会消失。包括游侠刺客法师,甚至我,树人,祭师这样的boss以及怪物。

    魔法石很少用于重置时间线,但并不是没有这样使用过。只不过使用后所有人的记忆都消失了,就会觉得魔法石从来没有使用过一般。

    祖三不然。他是个另类的存在。他能察觉到这个平行宇宙中每一条时间线所发生的事情。

    仅限于察觉。什么样的惨剧祖三没有见过?

    一条时间线中,曼陀罗无法忍耐游侠他们无休止的屠杀,抢先在他们之前杀光了所有怪物,包括祖兰。意图以此力量阻挡游侠的再一次屠杀。最后时间线被重置。曼陀罗再度变回那朵人畜无害的小花花。

    又一条时间线中,大骑士发动政*变。将祖三赶下台,自己统治了整个地牢。地牢怪物在其暴政中痛不欲生。最终时间线再度被重置,大骑士变回了那忠心耿耿的皇家骑士。

    又在一条时间线中,一种不知名的寄生虫席卷整个地牢。其结果是整个地牢的怪物变成了及时行乐主义者(YO_LO)。噪耳的摇滚音乐全日无休,最终时间线还是被重置。一切回归原点。

    还有一次时间线,祖兰变得残暴无比。以鲜血镇压着底下的怪物。前去挑战的狼人和骷髅王,骷髅王被祖兰生生拆散。狼人也被挖掉了一只眼睛。最终祖三含泪重置时间线,那个好好先生又回来了。

    一次又一次,一轮又一轮。祖三不确定是否还有和他一样的“另类者”存在。但,他也不在乎。

    如此经历也造就了他沉默寡言的性格。

    这次的丧尸末日再如何恐怖。重置之后,还是原来那样。

    待祖三将思绪拉回现在的时候,我们已经进入了这个房间。

    炼金术士全然没有注意到祖三的异样,自顾自地走到货架上的瓶瓶罐罐处,上面摆满了一些看上去晦涩难懂的专业名词。

    炼金术士则是像是收宝贝一般将他看得上的东西通通收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东西是没有主人的。

    炼金术士可不是许衡,“梨虽无主,我心有主”在现在来说完全就是屁话。

    少吃一个梨不会死。少带一件武器,就有可能葬身尸口。

    “计算机?还可以使用?”

    黑客则是看中了那台一只被机械师捣鼓不通的电脑。作为打酱油的存在,他早就想要体现自己的价值。当然不需要他战斗。

    “嗯?”

    “这是什么?”

    不管武士在房间内的搜寻,也不看我在墙边的闭目养神。黑客只是稍稍看了几眼电脑。便发现了这其中的奇异部分。

    “密码?”黑客稍稍愣了愣,但很快又投入了自己的工作。

    这并不困难。

    很快场上陷入了寂静。我能看到炼金术士坐在地上,将刚刚搜刮到的战利品放到旁边,紧接着似乎遵从着某种顺序与规律,将一些不同颜色的液体混合起来,但接着又倒在一个空瓶子里......

    “曼陀罗......”

    正当我看得入神的时候,武士轻声叫住了我。

    “怎......”我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直接开口。但话还没说出来,武士立即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大概就是将右手摊平,架在竖直的左手上。

    “?”

    我没有说话,歪了歪头表示惑意。

    “我得告诉你。我们很可能要和这伙人分道扬镳。”

    武士的话使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也以他那低沉且轻的口吻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至少以我们目前认识的情况来看,武士不是那种莽夫。能做出判决定然已经找到了原因。

    不出所料,他告诉了我:

    “我刚刚观察了一下。这附近有过战斗的痕迹。我还发现了一具已经凉了的尸体。不知道是外星人的还是丧尸的。其次,你也可以看到,这伙人的关系并不好。”

    武士尽力压低了声音,但却让我可以听到。我斜过去看了眼:

    毫不夸张地说,在祖三的表情中找不到一丝主观上的变化。整个怪物跟一尊雕塑一般站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

    急冻步兵和机械师以及德鲁伊坐在一起,目光紧贴着电脑屏幕。不放过黑客每一个动作。

    此时的他们同孩子一般学习着,只不过所学的东西要比几次函数难太多了。

    “或许你说得没错......”

    我微微赞许道。祖三的样子的确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即使作为怪物来看,他长得并不难看,很有几分祖兰机甲下的神韵。祖兰家有着一个好的基因。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我问道。“我们总不能让他们当前锋去消灭那群活死人吧?”

    “不然呢?”祖三白了我一眼:“你难道想让炼金术士去吗?”

    “或者是更加羸弱的黑客?”

    我嘴角抽了抽,心中默然无语。他说的一点没错。我不舍得让炼金术士再为我分担了。而我的思想似乎也发生了转变。

    就在对话进入僵持阶段的时候,黑客终于还是破解了这台电脑。

    “好了。我已经对除了最后一间房间以及我们这里之外的其他房间释放了毒气。这群丧尸很快就会毙命了。”

    黑客伸了个懒腰。继续道:“监控系统和门禁都已经被攻陷。只有最后一个房间那里了。”

    “丧尸会怕毒气?”

    “为什么打不开?”

    前者来自祖三,后者则是出自德鲁伊之口。

    “你以为病毒就不怕更强的病毒了吗?”黑客淡淡道:“更强的毒会破坏丧尸病毒。不然那时候炼金术士他们可就出不来了。”

    的确,丧尸病毒并非可以凌驾于所有病毒之上。

    “至于说,最后一间门......”

    “那间门是特制的。为的就是防止叛徒出现,因此终端无法解开所有门禁。”

    祖三打断黑客道。

    “我是急冻步兵,他是机械师。这个家伙是祖三。你们不用理他就行。”急冻步兵连忙说道。

    “祖三......”

    这个名字显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不由道:“祖兰?”

    “父子关系。”

    “......”

    我呆住了。大脑中的记忆似乎再度出现了断片。我压根不记得祖兰有过儿子。我甚至不记得祖兰有过女朋友......

    “好嘛。我们起身吧。去找魔法石。”

    “魔法石......?”

    祖三看向武士,语调上扬“重置时间线?”

    武士微微点头。并没有否认。

    祖三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不动声色地走到门前,看样子也要出发。

    “我们留在这。”

    黑客说道:“德鲁伊和我留在这里,我们可以试试侵入其他层的终端系统。”

    “嗯。”德鲁伊也附和道:“我们可以在这里随时监控整个楼层。也能对门禁进行有效控制。”

    “而且。我们可以尝试一下将炼金术士和游侠的对讲机链接。达成三方通话......”

    “说的也是。”

    炼金术士这时候也将东西收了起来,主动把还带有体温的对讲机放到桌子上。

    “你不忙了?”

    黑客瞥了一眼炼金术士。拿下了对讲机。

    “不。是有成果了。这是我早就有的想法。”炼金术士回复道。接着一瓶淡紫色的药水拿了出来。“鉴于资源的紧缺,我们没有太多的血药和蓝瓶。因此我弄出了这个,用其他物质来构成的药水,可以同时回复血量和蓝。”

    “紫色的药水......这颜色真的是能喝的吗......”武士无语道:“毒药才会可以弄成这种怪异的颜色吧。”

    “也许凉屋觉得好看吧。再说谁会和蓝色和红色的东西?ink-sans?然而我们这不照样喝了?”

    ......

    “诺。现在游侠他们和你们,只要讲话,我这里就可以听到。我这边也会入侵外星基地的资料库。给你们提供信息。如果有需要帮助,我们会释放毒气,冷气,以及对个别区域真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