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大明1617 >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上城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上城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只是前锋吗?”另一个台吉不敢相信的询问道。

    “前锋也是步兵!”先头说话的是白音台吉,他带着满腔怒气,也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我一路都放着零散的哨骑,虽然他们的枪骑兵和哨骑驱赶,好歹也带回了不少有用的消息。我的哨骑说,他们的步兵没有穿甲,重甲等物用大车拉着,步兵只随身携带兵器赶路,几百上千人走路象一条长蛇,只发出沙沙的声响,在军旗的引领下奋步疾行。我们都知道明军一天未必走二十里,这商团军一个上午就走了四十里,我看到天黑之前,他们的大军就会把青城合围了!”

    习令色咽一口唾沫,问道:“北边,北边的情形有谁知道?”

    白音台吉冷冷的道:“漠北三汗并没有派兵前来的意思,济农你可以死心了。”

    “我是说退路。”习令色道:“北边有没有和裕升的兵马?”

    “也有,”白音台吉道:“神山到赤儿山一带都早就发现了和裕升的骑兵,巴特尔老台吉战死后,北边的五路部落也不要指望了,他们的人损失殆尽了,要么死了,要么就被俘了。”

    河口一战,算是把土默特五部的力量打光了,土默特一共分十二部,现在习令色说是掌握全部的左右哨,现在全部的力量也就只有四万丁不到,其中还有相当人数的老弱。

    “套部,套部不知道会不会来……”习令色现在就象溺水的人,恨不得把任何一个希望当成救命的稻草。

    喀喇沁和漠北肯定是不会来了,现在习令色的全部希望就放在套部的火落赤和鄂尔多斯的额璘臣济农身上。

    一个台吉坐在角落,幽幽的道:“要是大汗还在,喀喇沁肯定会出兵,漠北也会出兵,火落赤汗和额璘臣也不会坐视不管!”

    另一台吉冷笑道:“当年扯力克汗西征,火落赤汗率部民十余万人来随,扯力克汗一心要在西边拓展疆土,结果素囊台吉和他争位,在后方惹出诸多麻烦来,三娘子又和大明交好,大明担心西部疆域的安全,怂恿三娘子在后方做乱,结果扯力克汗只能无奈退兵,这一退,算是把套部给卖了。打那之后,套部就不再听咱们汗庭的指挥,这一次大难临头,就指望人家来救命,难哪!”

    “说的正是。白洪大台吉和卜石兔汗也是至交好友,土谢图汗一向对卜石兔汗全力支持,结果大汗死了,这两家当然对咱们的事置之不理了。”

    “哼,大汗的位子就是这么好坐的?没有这个本事,只是害死大家而已。”

    习令色的脸被众台吉说的一阵红一阵白,现在城中就这几万人,台吉有近四十人,各人都有自己的甲兵和牧民丁口,谁也不服习令色这个济农,当面说说难听话也算了,就怕人们心中不服,一旦闹到火拼的地步,那就什么都完了。

    “好了。”巴图台吉听着不象话,替习令色辩解道:“济农也从未想过要坐大汗的位子。那是阿成台吉那个该死的东西害死大汗,他倒好了,现在一死了之,却把这烂摊子留给咱们来收拾。”

    这话果然成功的转移了火力,阿成早就身败名裂,后来在北边收拢了不少败兵恢复了实力,结果又突然被塔克囊给刺杀,这一下算是被踩在了泥地里头,还踏上了一万只马腿,再也翻不了身。

    人们开始咒骂阿成,大殿里头不象是正经的朝堂会议,反而象是一群喇虎混混开香堂,混乱不堪。

    几个有实力的台吉都是大为皱眉,对眼前的场面,十分不满。

    习令色一心等救援,也舍不得青城的这家当,各人也是一样舍不得,所以一直没有北逃或西窜,现在和裕升大军将至,再跑也不现实,守城是唯一选择,好在各人依仗的就是青城当初修筑时没有惜工本,城墙修的高大坚固,而因为蒙古人毕竟财力和人力物力不足,就算是俺答汗一代雄主,国力不足这弊病却也是他没有办法解决的,归化城中有八座高楼,议事和居住用的银殿,还有多座佛寺,但周长不超过六里,而且只开有南北两门,并不象汉人城池那样开四门甚至是更多的城门。

    城中的居民也是以贵人和其佣仆牧民,喇嘛,汉商等有身份的人为主,极盛时可能有两三万人在城中居住,平常时住在城里的人并不多,毕竟各个台吉都有各自的牧场驻地,很难一年到头住在青城,就算这座城池是蒙古人最大的骄傲,也是整个右翼蒙古最为繁华的地界所在。

    自从风声渐紧,各台吉的牧场都受到了和裕升骑兵的骚扰,大伙儿就全都躲进了青城,不大的城池里塞满了人,到处都是在大夏天还穿着皮袄子的牧民,还有披着简单皮甲或绵甲的甲兵,再加上原本的住民和喇嘛们,走在大街上都是人挤人的水泄不通的感觉。

    人一多,胆气也壮了,各家台吉在守城的事上都没有什么私心,也不敢留手,都是把最精强的披甲兵和胆大力壮的牧民挑出来,轮流在城头上值守。

    还有俺答汗当年极盛时缴获的明军的那些火器,找着了一些会摆弄的人,得空打放几炮,也算是给自己人壮胆。再加上一些弩箭,蒙古人这一次又可以居高临下据城放箭,说是以这四万人守不住城池,各个台吉倒是没有这么想过。

    城中的存粮也多,历年板升地的粮食收成都是收在青城里头,城中也有井,只要外有救兵,各家台吉都有信心能守上一年半载,可若是城中的权贵们要是内斗起来,那就什么也别提了。

    “算了,诸位不要再吵了。”巴图台吉道:“再怎么样我们也得先守好青城,这是咱们的根本。”

    “济农的事以后再说,”白音台吉也道:“现在得和衷共济,去年和裕升守军堡,守的咱们没脾气,今年咱们用汉人的话说,照方子抓药,也给他们来一回。”

    “就是。”一个台吉鼓起兴来,说道:“咱们野战怕他们,未必守城还守不住。儿郎们万箭齐发,管教他敢爬城的人立刻变成刺猬。”

    “他那大炮咱也不怕,青城牢固的很。”

    “济农!”一个台吉转向习令色,大声道:“这个当口,你可得打起精神来,蛇无头不行,好歹你也是大伙承认的掌事人。”

    习令色勉强站起身来,说道:“既然这样,从今日起各台吉都需率精锐披甲上城,我亲自居中指挥,白音和巴图两台吉分别镇守南北二门。”

    各台吉眼中都有掩饰不住的失望之色,素囊父子争位多年,素囊好歹还算是一个有算计,有担当胆气的台吉,他的这个儿子就是差劲的很了,到这个时候不敢说上城头指挥,却把责任推给下面的台吉,实在是叫人失望的很。

    待众台吉出门之后,突然有人道:“大汗诸子,俄木布洪最为年长,已经过了十岁,不知道现在下落在何处。”

    “我听人说过,俄木布洪似乎在和裕升那边,张瀚以子侄辈教养之。”

    “嘿嘿,这张瀚怕是不安好心啊。”

    有人冷笑,有人却是在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不管怎样,俄木布洪是已故大汗的嫡长子,从血统来说是当之无愧的大汗汗位的继承人,习令色的表现又是这样差劲,也是难免会叫人起了异样心思。

    ……

    傍晚时分,各怀心事的蒙古台吉们约定了时间上城,习令色也是从汗宫里出来,到临近城门的佛寺等候消息。

    人们尽管感觉到情况紧急,甚至大战近在眼前,但多年的散漫生活叫他们缺乏真正的警惕,也没有真正的战场上的感觉。甚至公允来说,现在的蒙古人不论是贵族还是披甲人,或是普通的牧民,他们从根本上已经不知道打仗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战争是怎么打的,他们就是一群披甲或不披甲的平民,和汉人平民的唯一区别就是汉人平民种地,蒙古人的牧民放羊牧马又能射箭,也就是多了这么一点游牧民族的加成而已。

    相较而言,西边的套部常和大明开战,东边的蒙古部族在此前和大明连年征战,现在又和女真人发生战事,战斗经验相比右翼蒙古来说要丰富很多。

    俺答汗和明朝的互市虽然使部族免于征战,结果也是使上下都失去了战斗的**和血气,这也是林丹汗西迁之后,右翼蒙古溃不成军,根本不是对手的根本原因。

    而当皇太极征伐林丹汗时,女真人只不管几千战兵的主力,却能从东至西驰骋万里无有敌手,右翼蒙古的战斗力之低下,也就可想而知。

    城头上的守兵也是甲兵和牧民掺半,这个时候正是用晚饭的光景,城头上十分嘈杂,牧民和甲兵们一边说笑,一边啃着自己带上城头的各种吃食。

    哪怕是在这种时候,由于传统习惯和积习难改,这些守城的牧民和甲兵也是不被提供吃食的,蒙古人向来没有军饷和提供膳食的传统,每个骑兵自己带着马,甚至是赶着自家牧群千里迢迢的征战,获得的报酬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抢掠战败者一方的财富,不论是金银钱帛还是牛羊人丁,只要能抢的就尽可以下手。就算是蒙元时得了天下,派往各方的达鲁花赤也是酬劳赏功,尽可以把属地的百姓当成牛羊犬马,尽情的压榨一番。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