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大明1617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火船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火船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文律已经没有时间疑虑,当即立刻下令转舵起锚,调整迎风帆面,立刻撤离战场。

    同时旗舰也发出指令,各舰都可以自行脱离,不需要坚持打下去了。

    旗语下达的同时,绕到船尾处的小船开火了!

    几艘鸟船几乎是同时打旗,硕大的火炮同时点燃了引线,火炮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炸响。

    高文律感觉脚下的甲板在抖动,整个人都站不稳了,他死死的抓住船舷才勉强站稳,更多的人被晃翻在甲板上。

    船尾处传来巨响和人的惨叫声,在船尾有两门炮,两个炮组人员在那里戒备,同时船尾也通船中,有更多的炮手在甲板下打放火炮,正在火炮来回轰击退位又复位的当口,四十六磅炮的炮弹带着尖啸和巨响声飞入船腹,可想而知会带来多严重的死伤,原本还在开炮的侧舷炮组几乎瞬息间哑火了,更多的水手则是在甲板上忙碌着,希望能够在鸟船的围攻下脱离战场。

    没有办法还击,他们把鸟船放的太近了,已经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

    不管是船尾炮还是侧舷的炮,都是对鸟船没有办法,对这种小船,就是该直接早早集中火力打过去,可惜刚刚他们还在攻击和记的商船,打的那几艘商船摇摇欲坠,沉没就在顷刻之间,可是眨眼之间,自己就象是一个壮汉被精悍的矮子近身抱摔,尽管小矮子在体格和力量上远远不如自己,可是重心已失,被人抱住两腿掀翻在地,接下来就是被痛揍而毫无办法了!

    船尾被打的稀烂,很多水手被军官带领着跑过去,希望能在对方开炮的间隙做一些处理,但火炮接二连三打放,距离很近,鸟船操控如意,虽然火炮一发整只船都在海水里打晃悠,甚至半边船身都能沉到海水里去,后座力实在是太大了,相对于鸟船的船身来说,重炮已经接近其能承载的极限了。

    但鸟船上的水手极度兴奋,盖伦船的船尾是如城堡敌楼一般的,有不少士兵持火枪在尾楼戒备,尾部的敌楼下方就是火炮的炮口,有的盖伦船是四门炮,有的是两门炮,眼前的盖伦船就是两门炮,原本这两门炮会对鸟船造成严重的威胁,但他们来的很快,迅速打放,在敌人未及反应之前就已经把炮弹打过去,运气也是很好,几颗炮弹彻底废了船尾的抵抗,接着就是酣畅淋漓的连发几轮,和记的炮组相当优秀,这个时代的炮组一般是一分钟一发,从上颗炮弹打放时开始,从清膛到重新打放有十几个步骤,每门炮的炮组成员或能是六人到八人,动作都要非常的迅速,由于日常的训练严格,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在高强度的训练之下,每门炮的打放时间一般是一分钟,差劲一些的炮组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分半钟就能打放。

    如果是熟练快捷的炮组,可以三分钟五发。

    要是在陆地上,和记的炮组三分钟五发没有丝毫困难,但在鸟船之上,后座力太大,等复位要耽搁一些时间,就算这样,仍然是做到了两分钟一发。

    短短几分钟时间,六艘鸟船把巴达维亚号的船尾打的稀烂。

    贪精不贪多,其实还有几艘舰船离的很近,操控一下就能到对方船尾,而且对方也在往这边开火了,炮弹不停的落在海面上,腾起的水柱能把鸟船扑翻,但岛船之上的人员对这种场面也是早就有过预案,训练时必练的科目,鸟船上的炮手根本不为之所动,还是尽可能的在扩大战果,别的船再近,也没有必要去打,只盯着巴达维亚号继续轰击,几轮炮火过后,硕大的盖伦船的船尾已经被打的稀烂,并且与中舱的连接处都看的到了。

    “众兄弟,扯乎!”

    下令的是分舰队指挥,等于大舰的舰长,鸟船这事没有交给俄罗斯人来干,毕竟操、弄这种中国硬帆小船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没必要求到他人头上。

    这个指挥估计是海盗出身,也可能是忠义水浒传看多了,下了令之后才感觉不对,板着脸又道:“全舰队驶离!”

    旗语一下,六艘鸟船开始转向,在鸟船之侧还是有炮弹时不时的打过来,但已经稀疏很多了。

    一个水手得闲望过去……中式帆船的好处就在这里,帆索都是简单明了,不象西式帆船那般复杂。

    看过去之后,这个水手便是欢呼道:“跑了,红夷船都开始跑了!”

    更多的人看过去,接着便是欢呼起来。

    确实是,荷兰舰队开始撤退了,上路的那三艘战舰已经在撤离,纵帆船当然不会客气,追着他们在打,只是移动时的火炮打起来相当的麻烦,而且精准度极差,一门炮打上十发也未必能中一发,也就是和记的火炮铸造的不在欧洲火炮之下,若是大明的火炮,怕是早就迸裂或是炸膛了。

    火炮好,弹药充足,纵帆船们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这样的训练机会还上哪里找去?

    西边打的热闹,荷兰商船们则是跑起来飞快,荷兰商船吃水深,船身轻,易于操控,跑起来倒是真快,已经有武装商船算是快驶离战场了。

    对这几艘鸟船,他们是真心的忌惮。

    而眼前的巴达维亚号也在艰难的转身,虽然被轰击着,巨舰离沉没也是早的很,船尾处一片破烂,海水拍进去不少,但并不是涌进去的,根本没有沉没的危险,在重炮的威胁下也没有人过来修补,只是远远的观察着。

    巨舰在调头,这时镇虏卫号等船当然也是在玩命的招呼炮弹过来,但对巴达维亚的伤害相当的有限,六百七十吨左右的船身是标准的巨舰,吃上几颗炮弹根本无伤大雅。

    鸟船终于离开了,并且找了一个商船当新的目标,巴达维亚号上下,包括高文律在内都松了口气。

    不过想想似乎这些小船也只有离开,他们如果想攻击正面或是侧面,都得把自己暴露在巴达维亚号的侧舷炮口之下,离的近了,这些小船是能攻击的很犀利,但他们自己也是相当的危险,只要中一颗炮弹,这些小船就多半废了,两三颗炮弹落在船身上,立刻就是倾覆的结果。

    这怪模怪样的蚊子船不敢来,看着转向走了,所有的荷兰人心中都是笃定起来。

    底下就是防火船了,这种事是做熟了的,完全不必多担心什么。

    贴过来纵火而已,只要有了准备,火船得逞的机会并不多。

    否则的话就是李旦家族和郑氏家族横行海上,哪有荷兰人什么事了?哪一次郑氏水师和荷兰舰队的战事不是打到海面沸腾,死伤惨重?要是一队火船下来就能成功把事办了,还谈什么浴血奋战?

    眼看部下们在做周全的准备,高文律也是轻轻点了点头。

    他的关注点在上路,四艘纵帆船迫近过来了,然后左舷发火打上几轮,接着调整位置,再迫过来,右舷又是打上一轮。

    纵帆船的船身快,帆面多,吃风快,调整也快。

    总体来说,表现起来比盖伦船要强的多。

    当然缺点也是相当明显,船小,炮少,威力不足。

    要是盖伦船也能如纵帆船这样操控如意,能够追着纵帆船打,怕就不是现在这般的情形了,纵帆船要是被盖伦船压着打,四艘船最少沉一半下去,或是直接都被打废了。

    “世间没有两全的事……”高文律耸耸肩膀。

    这一次当然是输了,还好输的不是太难看,可以宣布打废了三四艘和记的商船,击沉一艘。

    当然公司的高层没那么好欺瞒,自己这边损失四艘可也是实打实的损失,骗不过任何人。

    高文律叹口气,自己的职位怕是保不住了,宋克也危险。

    科恩总督不会受太大影响,几艘舰船而已,就算眼前舰队全灭也不会影响公司高层对总督阁下的信任。

    但如果台湾这边保不住,对科恩总督自己来说不是好消息。

    整个东亚和南亚的布局,香料,生丝,瓷器,中国人的货物和南亚和印度的香料,包括台湾的鹿皮和糖,这些都是科恩布局里相当重要的环节。眼下这仗打成这糟糕的局面,也不知道底下还能不能按住和记,估计是很难了,少不得东印度公司要让出一些利益出来了。

    高文律只是想了一下,就把这念头抛过,专注起舰队的撤离来。

    由于双方离的近,撤离也是相当有危险的,不一小心就容易出事,在这种时候,可是要慎之再慎。

    同时也是要关注那些小火船,一定不能叫它们靠近过来,已经有不少水手在戒备守护了。

    火船比鸟船更小,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没有堆积如山的易燃引火物,相反却是有不少人站在火船的甲板之上。

    这个发现叫高文律有些意外……海盗和明国水师的火船他都是见过,都完全和眼前的这几艘小火船是两回事情,完全搭不上边。

    他的疑虑只持续了不到两分钟,小火船更加的轻便快捷,瞬息之间就又到了适才鸟船所在的海面上,不过小火船并没有停留在原地,而是继续向船尾前行……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