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八零:军长的最强小甜妻 > 第304章 陆满秋的目的

第304章 陆满秋的目的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什么呢?阿霜能够有读大学的机会才好呢!我可听说阿霜说了,晏承楼也是个大学生,又是个军人,以后阿霜跟着他,肯定也不能落了下乘,不然得让人瞧不起的。”方珍珠皱了皱眉。

    若是以往她盼着陆霜降考大学是为了争口气,但是听说了晏承楼的优秀后,方珍珠就有了危机意识,想着不能让他嫌弃了陆霜降。

    “女孩子多读书好,你忘了你爹说的,读书才有出息。”方珍珠虽然奇怪她说的话,但是她也没乱想。

    毕竟陆霜降要是出息,不但她面上有光,就是陆满秋在娘家,也是腰杆子挺直了。

    陆满秋脸色微微变了变,眼见着方珍珠没领会自己的意思,她抿了抿唇,开门见山道,“娘,阿霜还小,她初初结婚就去上学,夫妻两人的感情有碍的。倒不如,等他俩先稳定了,再去考个更好的大学!她学习成绩惯来好,指不定能够考上更加好的。”

    “可这大学名额都下来了,哪儿有不去的道理?”方珍珠回道,“多好的机会,怎么能就这么放弃?难道你是让阿霜放弃,然后把这机会让给柳娟吗?”

    “当然不是。柳娟她们这么欺负咱们家,咱们怎么能认?”陆满秋反射性地拒绝,随后,她咬了咬牙,瞥了眼,轻轻道,“娘,我知道你是盼着阿霜好,我身为阿霜的姐姐,自然也是如此。只是,现在的形势,你也是清楚的,陆柳娟和奶奶那边是咬紧了阿霜,就算不把那大学名额要过去,也得把阿霜的一块肉给咬下来!这是不死不休啊!”

    “咱们眼见这是消停了些,可这到时候会进行背景排查的,要是到时候她们往上头一告,光是一个不孝的名头,就够阿霜上不来大学。甚至还能引起后续的反应,眼红阿霜的人有多少啊,你也是清楚明白的,指不定以后阿霜再考大学,品德这块也还是不过关呢!”

    方珍珠到底是眼界小,根本不懂这些,眼见着陆满秋说得头头是道,她也是紧张不已的。

    “那,那怎么办?”方珍珠急急道,“分明是她们诬陷阿霜的,怎么这错头还往阿霜的头上栽啊?这,这不公平啊!”

    “娘,你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怎么就还看不懂呢?公平?这世上哪儿有什么公平可言的?”陆满秋嗤之以鼻道,“能攥到手里的才是自己的,公平是不存在的。阿霜是运气好,搁上那些运气不好的,就爹当年说的,隔壁镇上还出过考上大学结果没有通知书下来的。人想一手遮天,你能怎么的?就是生产队记工分,没点良心的,少记点,一家子还过不下去日子的呢!”

    方珍珠咬了咬唇角,脸上浮起急色,“怎么这样?那该怎么办才好?实在不行,我那命跟老陆家那群人给拼了,总是不能耽搁了阿霜的。”

    陆满秋闻言,脸色不悦,她勉强忍了忍,低声道,“糊涂,您说什么呢?我这里有个主意,不知道娘能不能听我说一说。”

    “你说,你说!”

    陆满秋清了清嗓子,想了想,对上了方珍珠紧紧望来的视线,心里有些心惊肉跳的,但却还是张开了口,“现在的祸根就出在了大学生名额上。村子里的人或多或少有不服阿霜的,这才会被奶奶和柳娟她们煽动,想要以孝道压制了阿霜交出来,他们也就有了机会。可若是阿霜就这么交出去,却到底是让别人小瞧了咱们家,觉得咱们家怕事胆怯。以后,指不定还得变本加厉,可这名额也是烫手山芋,一旦留在手里,这情况还得反复。所以,咱们得让出去!”

    “让,让给谁?这是阿霜的机会,咱们让了,阿霜咋办?”方珍珠却是不肯的。

    “工农兵大学的名额眼前看着是好,可是以后是有高考的,也就这几年高考取消了,这名额才会那么炙手可热。但这高考一开放,这名额就没那么值钱了。阿霜又年轻又聪明,以后肯定有更好的机会,光是年底的高考,她参加了指不定就能考上了!”陆满秋不慌不忙道,她觑了眼还是不大乐意的方珍珠,又缓缓道,“其实,我有个想法,可以很好的改善这个局面。”

    她舔了舔唇角,“你让阿霜把名额让给建设。他回头上了大学,问问学校里的教授,还收不收学生!这样的,到时候只要阿霜考得不差,进个大学,基本是妥妥贴贴的了。”

    方珍珠闻言,却是骤然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向了陆满秋,“什么!?你这说的什么话?”

    “娘,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大家都在盯着个名额,咱们家没个撑腰的,大家都虎视眈眈的,非得从阿霜身上撕下一块块肉来,特别陆柳娟和奶奶,你看她们是能善罢甘休的吗?她们就是打着她们得不到,也得把阿霜的名声给搞臭!”陆满秋细心地给她分析,“既然如此,咱们就干脆把这名额让出来,这给的是建设,他是阿霜的亲姐夫,难道还会让阿霜吃了亏去?”

    “你疼阿霜是不假,但是,这是一辈子的机会。”方珍珠咬紧了牙关,“你既然真是她的亲姐姐,那就该晓得,这对她多重要。你非但不想着办法解决问题,现在倒是也跟别人一样,瞄上她的大学生名额了。阿秋,你也是出息,你难道就忘了她是你的亲妹妹吗?你这是要害她啊!”

    “这肥水不流外人田!到时候她姐夫好了,难道不会帮衬了她去?你们不放心建设,难道还不放心我吗?我以前一个鸡蛋,自己都舍不得吃,就舔舔壳,里头的肉是留给阿霜的啊!我怎么就要害她了?”陆满秋一听,也是不乐意了,蓦地就站起来,甚至还因为动作太大,踢翻了椅子。

    她瞪着方珍珠,“从以前您就把我个外人,对上陆谷雨比我大,总是受你器重,对下阿霜最小,总是受你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