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寒门祸害 > 第1256章 筹谋

第1256章 筹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分主宾而坐,一股浓郁的茶香充斥着整个客厅。

    徐阶并没有吭声,严讷等人亦是静静地品着茶,哪怕向来嘴碎的徐璠亦是坐在一旁默不作声。

    事情大大地出乎他们所料,本以为如同一只蚂蚁般的吴山,却突然闹了这么一出,令到整个京城的舆论都发生大变向。

    他们自然能够一意孤行,但却要沾上一个恶名,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好声名恐怕要毁于一旦,而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徐阶轻轻地叹了一声,抬眼对着众人显得推心置腹地说道:“我们此次都小瞧吴曰静了!”

    沉默被打破,正端着茶盏的严讷当即附和道:“确是如此!事先怎么都没想到,吴曰静竟然会利用《谈古论今》,将京城的士子全部鼓动起来了!”

    这一次,以其说他们输给吴山,倒不如说是输给了《谈古论今》这种舆论利器。经《谈古论今》和《顺天日报》的宣传攻势,令到他们先前所有的造势都付诸东流,接下来的步骤全部被打乱。

    徐璠心里一直憋着气,当即愤愤地咬牙道:“怪不得吴曰静一直占着翰林学士的位置不放,原来是要坐着《谈古论今》总编的位置,当真是卑劣至极!”

    王延等人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他们都是官场中人,对于吴山的做法自然不会过于指责,毕竟朝堂的斗争历来都是种种手段层出不穷。

    现在吴山利用《谈古论今》进行反击,实则亦无可非议,自怪他们是真的太轻敌了。

    陈伯仁是两淮商会的会长,此次对他这边的损害最大,先前的计划通通破产,不过并没有怨天尤人。他轻呷了一口茶水,当即对着徐阶认真地询问道:“元辅大人,咱们当如何应对呢?”

    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想让徐阶以牺牲声名而推动计划,他自认他们这边没有这么大的面子,而徐阶亦不可能为他们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徐阶看着陈伯仁很上道,便是正色地说道:“现在事情不仅影响到了京城的舆论,《谈古论今》历来是由皇上审阅,事情其实已经惊动了皇上!”

    严讷等人听到这话,脸上不由浮起了凝重之色。

    他们当下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京城的舆论,同时要给皇上那边一个解释,不然别说是要恢复旧制,恐怕淮盐又要面临一场腥风血雨。

    陈伯仁心里暗暗一惊,脸色凝重地询问道:“皇上想要整顿盐政?”

    “虽然皇上没有直接表态,甚至对吴山还进行了敲打,但恐怕是有这方面的心思!徐文长的文章可谓一针见血,皇上当下又急需银子,难免会受到一些影响!”徐阶迎着陈伯仁的目光,显是诚恳地说道。

    陈伯仁听着这般分析,整个人亦不得不认真地思量起来了。

    整顿盐政,虽然是严嵩进行推动,但背后其实未尝不是皇上的意志。如果无法安抚住皇上,或者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案,恐怕他们两淮盐商还得面临着浩劫。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恐怕就两条路!咱们先装傻充楞,让到事情慢慢地平息下去!”徐阶慢悠悠地喝着茶,眼睛望着陈伯仁的反应道。

    “此事如果拖下去,对我们会更加不利,甚至会坐实我们两淮盐商的坏名声!徐阁老,不知第两条路是什么呢?”陈伯仁轻轻地摇头,当即又是请教道。

    严讷等人纷纷地望向徐阶,却是都想知道第二个办法。

    徐阶却是突然打起哑迷,望着陈伯仁微笑着道:“陈会长,我相信你应该知晓,当下怎么样做才是最佳的办法!”

    陈伯仁似乎跟徐阶确实是心有灵犀,已然是懂得了徐阶的话,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却是犹豫不决地道:“徐阁老,请容我考虑一下!”

    徐阶欣慰地点了点头,身上已然恢复了首辅的气度,望向严讷直接说道:“敏卿,我亲自找吴曰静谈一谈,由你来兼任翰林学士吧!”

    翰林学士是正五品的官职,若不是资历深厚的翰林院担任,那便是翰林院出身的朝堂重臣兼任,现在便是由吴山兼任此职。

    只是意识到这个职位的重要性,意识到《谈古论今》的杀伤力,徐阶自然是要将其拿下,且不认为吴山能够阻挡得了他这个意志。

    “好!”严讷当即答应下来,旋即又是提议道:“下官恐怕分不出太多精力兼顾翰林院,让张太岳出任侍讲学士如何?”

    张居正是徐阶最得意的门生,嘉靖二十六年的二甲第八名,以庶吉士进入官场,很顺利地以从七品编修留任翰林院。

    只是跟着很多有志向的官场新人一般,他揣着治国之道而无法施展抱负,最终以病离开了京城,离远了这一个权力中心。

    跟着沉沦十年的严嵩有所不同,张居正亦是三年便醒悟了,从而重回翰林编修的位置上,现在终于是爬到了右春坊右渝德兼国子监司业的位置上。

    右春坊右渝德和国子监司业都是正六品,自然不可能直接出任翰林学士,但若是跳到从五品的待讲学士,倒不是什么太过分的升迁。

    严讷现在提议让张居正出任翰林院侍讲学士,一来是他对张居正的才华很是赏识,二来则是一个投桃报李之举。

    “张太岳我另有安排!”徐阶却是轻轻地摇头道。

    这倒不是推脱,而是他对张居正的仕途早有了规划。

    张居正现在并不缺官职,缺的却是政绩和恩宠,而他打算通过修撰《兴都志》的机会,将名不经传的张居正推到皇上面前。

    事情谈得差不多,严讷等人便是主动告辞。

    张伯仁似乎是想通了,坐在座位上对着徐阶轻轻地点了点头。

    徐阶将严讷等人热情地送走后,领着陈伯仁到了书房,二人又是密谈了一番。

    随着中旬的来临,特别下个月便是中秋佳节,今晚的月亮很圆。洁白的月光如同水银泻地,将整个北京城的街道照得如同白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