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漂亮王约法下界,蜘蛛精怀恨告密

漂亮王约法下界,蜘蛛精怀恨告密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终的妻子怀第三胎的时候,有一次在花园散步被南极星的红光所吸引,止步不前,突然被雷霆劈中。除了全身雷电滋鸣,他的妻子并无大恙,就是一个时辰之内无人能近身百丈。

    后来生下了第三胎,这个儿子出生后也是全是雷电,他就是彭铿。等到彭铿长大后,一次在河边洗脸,记起了自己的身世,就告诉了其他人。他是元始天尊第九子转世托身为陆终第三子,奉命在人间游历八百年。

    八百年后,彭铿奉命回南极,执元始天尊赏善罚恶玉符与其兄元始天尊长子,南极长生大帝共同辅佐玉皇大帝。

    其兄执掌四时气候运化,呼风唤雨,役使雷电鬼神;彭铿控制万物祸福生发之枢机,与掌管宇宙善性生灵死后魂魄的归所。

    与其兄分别居于神霄天府与欢乐天府。其兄号玉清真王,彭铿号金玉真王,两帝同揽三十二天八区,而号统天元圣天尊和摄天乙圣天尊。于浩劫中能济度群生,普化众生。其兄为雷霆神部之根,彭铿是雷部众神之本。二帝共同位列神霄九宸大帝之首。

    因为彭铿在人间八百年里养身悟道,降妖伏魔,历经夏,商,周,三个朝代。期间建彭国,杀七妖,治水患,劈和桑,收大鹏,锢乾坤,遮太阳、邀月亮,煮百妖,立厨业,悟养生,传道场……他的一些光辉事迹一直都被后世所津津乐道,尤其是他活了八百年的事情,让无数个老百姓纷纷效仿。

    因为是彭姓之祖宗再加上又是五方五老中央黄帝和北方玄帝的后裔,所以后世的人们都尊称他为“老太宗彭祖”。

    彭祖在南极三十二天欢乐天府,设下“天堂”这一工作机构,按照生灵生前的德行留下或是贬其魂魄下地府。

    彭祖在人间先后娶了四十五位妻子,这些妻子大多都是有的是寻常人,死后自然投胎转世。只有几个是修道的人,她们或跟着彭祖去了南极或各自归了神位。

    彭祖最后一位妻子是个修道的人,名叫溯洄。

    当时彭祖煮化百妖后,路过王屋山,被一处洞中的仙气吸引,看到了蚕丝茧,就将它带回去,溯洄灵母就将它用来给第九十九个儿子缝肚兜,一不小心被针给刺了,一滴血刚好滴在肚兜上的小娃娃上,彭祖看到了,心疼妻子,连忙把针线接过去,一不小心也被刺了,一滴血也滴在小娃娃上,肚兜上那只小娃娃居然开口哭了起来,接着从肚兜上掉了下来,掉到了地上稳稳的站着。

    于是彭祖给他取竖的谐音“尌”。彭尌只有拳头大小,好在长的很快,只用了一百零八天就长到正常小孩大小。

    彭尌在众多兄弟当中,法术排倒数第一,正数第一是二哥彭戬;论出生,大哥彭馗是最不可思议的,就连彭尌也不不上;他也不是最乖巧的,因为有九十九哥彭尯。

    但他也不是没有优点,至少他的相貌在众多兄弟当中数一数二,所以彭祖封他做“漂亮王”。

    正因为他是最小的儿子,而其他的哥哥姐姐们也都成了大材,所以彭祖对彭尌的管教非常的严格,希望这位小儿子也按照他所安排的那样成长。

    其他的子女们都很成器,偏偏这位小儿子没有一点用处,法术不好好学就连礼数学的也不到位,成天调皮捣蛋。

    跟这个唱反调跟那个打哈哈。

    终于,离彭尌十八岁还有十天,彭祖对他说,只要他能够在这十天里找到刑天面具,从今往后,天大地大随他驰骋。要是找不到,不过再做什么都得乖乖的听他的。

    彭尌当然愉快的答应了。

    由于这是彭祖对他的考验,所以不准任何人帮他得忙。也不准他暴露身份。

    彭尌早就想表现自己了,所以对于彭祖的这两章约法,他也不在乎。

    彭城,这是他上天之前所生活的地方,他一下界第一个来的自然就是这个的地方。

    在这里呆了十几天后,他才去的兰陵郡。兰陵郡,隶属彭城,由于自小彭祖对他的管束,这个地方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去过。

    而现在他本人已经在这里的一家客栈,点了好几桌子菜,在这之前,他已经去了好几个地方玩耍,玩累了才来的这里。

    彭尌刚伸出筷子夹鸡腿的时候,那只鸡腿突然飞了起来,鸡肉一点一点的没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彭尌拿起往前筷子一戳。

    “啊”的一声,一个黑不溜秋的家伙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彭尌一拍桌子,生气道:“是你!怎么,前几天,没有被打够,你那条腿接回去了?”

    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被他这么一戳,缓缓的往后退,他的两条腿还好好的在腰下呢。

    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捂着脸,对着彭尌对面的空气,恭恭敬敬的说道:“怎么样,两位大人,我没说错吧,我那条腿就是被小公主给扯断的。”

    彭尌看着对面,也跟刚才一样,慢慢的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瘦削但结实,一个魁梧且凶狠,这两人看样子都是四五十岁了。

    彭尌看着他俩突然笑了起来。

    那个凶狠的人吼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周围的人被他这么一吼都看着他,有几个胆大的也被他的眼神给吓怕了,不敢做声。

    那个瘦削的人拿出一颗珍珠,抛向掌柜的那边,道:“钱我先陪给你,所有人都出去,我可不想伤及无辜,包括你。”

    掌柜的看着那颗珍珠,摸了又摸,刮了又刮,听了他的话,这才回过神来,快步地走了出去。

    彭尌没笑了,任然在吃着饭。

    瘦削的人走过去,坐在对面,道:“我问你几句话,你只管答,好好说,要不然,这可是会出人命的。”

    彭尌道:“你们问的可是那个叫王璇璎的小泼……小姑娘。”

    那个凶狠的人着急道:“快说,你把她藏在哪里?”

    彭尌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道:“你这个蜘蛛精,前几天,在北街吃人,被我打了一顿还不服,又惹着了人家的千金小姐,被人家扯断了腿,是不是怀恨在心,跑去人家家里告状?嘿嘿,我虽然跟她关系不好,但是我也不会便宜了你,我是绝不会告诉你们,她在哪里的。”

    原来,六天前,这只蜘蛛精恢复原形,在北街的一处屋檐下,吐丝捉人,被彭尌看到了,然后又不打不过。逃跑的时候遇见了彭尌所说的小姑娘王璇璎,蜘蛛精不小心踩到了王璇璎身边的一个青年书生,由于着急逃跑,那个书生又不放过,两人这样纠缠不休,王璇璎上前就是将蜘蛛精一顿打,然后扯断了他的一条腿。

    蜘蛛精急道:“两位大人,听到了吧,听他的意思,是要他死不承认呐。”

    瘦削的人看也不看他一眼,道:“你是真的不说?”

    彭尌道:“我说了,我要是告诉你们,王璇璎就惨了。王璇璎惨了,这个蜘蛛精就要偷笑,一想到他那个样子,我就不爽,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那个凶狠的人拳头已经捏的冒火,就要挥出,那个瘦削的人伸手示意他不要动,凶狠的人冷笑道:“你要是不说,你待会就会很惨,你信不信?”

    彭尌皱眉道:“你们是不是傻,可以去别的地方找啊,干嘛非要问我?”

    那个凶狠的人,吼道:“废话,不问你问谁?这只蜘蛛精,清清楚楚的看到,你将小……将我们小姐打晕,然后藏了起来,不仅如此还扯断了他的腿。”

    彭尌先是一怔,然后又笑了,哈哈大笑。

    凶狠的人吼道:“又笑,你到底在笑什么?”也不是那个瘦削的人示意他不要动手,他那只拳头早就打到彭尌脸上了。

    瘦削的人不紧不慢的对着彭尌道:“我也很奇怪,你到底在笑什么?”

    彭尌道:“我第一次笑,是笑你们两个白的像女人擦了粉一样,跟这个蜘蛛精一黑两白的形成这么个对比。仔细一看,你们俩个连手也是乳白色,跟那个小……姑娘一样的肤色,想来你们跟她一定有点关系,所以我就不笑了。”

    瘦削的人道:“想不到你的心思还挺细腻,那你刚才笑什么?”

    彭尌道:“我笑你们被这个蜘蛛精给骗了。”

    瘦削的人跟那个凶狠的人不约而同的瞪着蜘蛛精,蜘蛛精却是面无表情,一点也不慌张。

    瘦削的人道:“怎么说呢?”

    彭尌道:“这家伙要害人被我打了之后,又被你们的那个小姑娘扯断了腿。找你们来,一个是帮你们找回王璇璎,一个就是利用你们打我,是不是?”

    彭尌最后一句自然是在问蜘蛛精,谁知道蜘蛛精任然是一点也不慌张,他对那两人说道:“看,我说的吧,他肯定就是这么说的。”

    凶狠的人道:“我们小公主,呸,小姐,虽然调皮捣蛋,任性了一些,但是她绝不会这么野蛮的。明明是你看我们小姐长得漂亮欲做不轨之事,这只蜘蛛精上前阻止,才被你扯断了一条腿,若不是他及时来报,我们还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蜘蛛精道:“休在这里颠倒是非黑白。赶紧交出王小姐,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彭尌笑道:“你们三个人换个位置,那才是颠倒是非黑白呢。”

    瘦削的人缓缓的道:“我不拦你了。”

    一霎时间,那个凶狠的人一拳头打了过去。

    凶狠的人离彭尌一张桌子的距离,但是他没有绕道,而是直接冲过去,桌子非但没有破裂,简直是没有一点伤痕。

    这是修道之人最基本“穿墙术”。

    这一拳来势汹汹,彭尌不闪不避,只见那人的拳头从他身体穿了过去,不过不是打穿的,而是彭尌在那一瞬间使用了变化术,将身体变作云雾。

    瘦削的人道:“果然有两下子……”说时迟那时快,他瞄了一眼桌上的杯子,杯中的酒立马喷涌而出,变成了他的模样。

    水人弯成桥形,一双手变作了冰爪紧紧的扣着彭尌的琵琶骨。

    水人道:“他现在不能变化,打他。”

    凶狠的人立马挥出拳头往彭尌腹部打。

    蜘蛛精在一边看着,惊叹道:“元神归附术!好厉害,不愧是珊瑚族的第一将军。”

    元神归附术,就是先将元神遁出,然后归为附在然后物体上,再加以控制。这一招跟元神出窍不同,元神出窍者,本尊不能动弹没有任何思想,但是元神归附者的本尊却可以活动,而且也有思想。

    彭尌被打得吐了血他才肯告诉这两人王璇璎的所在。

    蜘蛛精厉声问道:“王小姐在哪里?快说。”

    彭尌缓缓道:“三天前,她跟一个癞蛤蟆妖打了起来,不过被癞蛤蟆妖跑了,那个时候我也在,我可以带你们去找癞蛤蟆妖,王璇璎应该就在附近。”

    瘦削的人道:“不错,小……小姐的确有些得理不饶人的个性,那只癞蛤蟆妖跑了,小姐肯定会穷追不舍。”

    凶狠的人吼道:“那还等什么,走吧。”

    彭尌直接拿起面前的酒壶,喝了一口,当即吐了出来,嫌弃道:“呸,这是什么酒?难喝死了,呸,呸……”

    彭尌抹了抹嘴,将酒倒出了门外,然后对着他们两个人恭恭敬敬的道:“两位神力无边,法术绝伦,在下佩服,尊姓大名?”

    瘦削的人道:“车轮风。”凶狠的人道:“葛难挡。”

    彭尌道:“好名字,走吧。”

    彭尌走在前面,车轮风跟葛难挡在后面,蜘蛛精则走在最后。

    没走几步,彭尌就倒下了。

    蜘蛛精上前去,看了看,叫道:“这家伙元神出窍走了。”

    车轮风眼珠子转了转,道:“不好,那小子刚才倒酒的时候,将元神归附在酒里,此刻恐怕早就走了。真是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不仅炼出了元神,而且还会元神归附术,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

    葛难挡着急道:“那该怎么办?”

    蜘蛛精道:“两位大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肉身要是毁了的话,元神也一定会消失,元神要是消失了灵魂也会散去,一个人要是没了灵魂,那肯定是必死无疑!”

    车轮风道:“不错,这小子的肉身在这里,我们就不怕他逃走,他迟早会回来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车轮风跟葛难挡两人回到了座位上,

    蜘蛛精想把彭尌的肉身抬到客栈里,还没碰着,彭尌的肉身就消失了。

    蜘蛛精刚想告诉两人,车轮风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叫道:“那小子肯定是将元神归附术倒着用。刚才倒酒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其实他早就将元神遁出,留在这里,同时他的本尊遁地逃走。”

    蜘蛛精道:“元神出窍,本尊不是没有思想,不能动弹吗?”

    车轮风暗笑:“没见识的家伙。”

    葛难挡吼道:“问那么多干什么,赶紧找人吧。现在他的元神已经归位,我们就更难找了。”

    元神跟灵魂不一样,元神看得到也摸得到而灵魂则不可以。但是元神跟灵魂又有相同之处,那就是两者同样是虚无缥缈状态的。(元神则根据本尊的需要来决定是否虚无缥缈状)只不过,肉身毁了的话,元神也会跟着消失,紧接着灵魂也会散去,这样的话就代表,世间再也没有这号人物。

    因为,人死后灵魂会到达欢乐天府之中,欢乐官会根据一个人生前的品行,来决定那人是下地府进入“轮流转轮”再次重生为人或其它,还是留在欢乐天府享受欢乐。

    彭尌已经将元神归位,现在他一心想摆脱他们三个人,现在在地下一个劲的逃,也不知道该去向何方。

    终于逃累了,彭尌就收了法术,上到地面去了。

    四顾环首,发现这里是个洞,而且非常的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这里的肮脏雾气。

    在雾气中,彭尌又隐隐约约的看到了有一个人——癞蛤蟆妖!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