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面具的来历,刑天的头颅

面具的来历,刑天的头颅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个面具,青面獠牙,无论谁戴上去都足以震慑人心。与其它面具不同的是,这一副没有系带,只是左右两边有两个弯勾用来挂在耳朵上。

    虎妖拿出面具,戴了上去,顿时,感觉体内法力翻涌,不知从何处流来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汇聚一身。

    虎妖展开双手,接受从各处汇聚的法力,他整个人缓缓地飘了起来,突然这个股法力没了,虎妖也掉了下去。

    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挨了一脚,被踢得很远。

    “喂,快把这面具给我看看,听你说这东西很厉害,我倒要看看它到底有多厉害。”王璇璎向黄舒朗说道。

    原来是黄舒朗乘着虎妖刚戴上面具,身形移动,快速的把它抢了过来。

    黄舒朗的脸色阴沉,缓缓地道:“好啊,等我先戴上去再给你看,也不迟!”

    王璇璎道:“说好了的,拿到手了,这东西先让给我试试,我要是没兴趣了就给你。”

    黄舒朗道:“是嘛,我怎么不记得了,我们有过这样的约定?”

    王璇璎怒道:“好啊你,要是没有我的话,你能打得过那只蚱蜢精?”

    黄舒朗冷笑道:“笨蛋,我是利用你的。不仅如此,我还想要你脖子上的‘水灵珍珠’。”

    王璇璎此时正在怒火上,彭尌却大声的道:“原来是你打伤了蚱蜢精?”

    王璇璎也大声道:“不错,是我打伤的,怎么了,你这个三脚猫。”

    彭尌正要跟她动手,可是刚才被虎妖扇飞的时候,后背伤的太重,此刻连动一动都不能。

    王璇璎冷笑道:“我等会再收拾你。”

    说完,王璇璎手指随手一划,旁边的一颗竹子就被切断了,王璇璎拿着竹子,念着口诀,摇晃着那颗竹子。

    竹叶被她摇晃得离了枝,立马就变成了铁片。

    黄舒朗吓得赶紧戴上面具。

    刚刚戴上,黄舒朗双手往前送,一股力量将铁片竹叶挡了回去。

    王璇璎立马使了个变化术,将光杆竹棍变成了金竹棍,然后双手交错旋转竹棍护身。

    黄舒朗见状,大笑不止,笑了没一会,黄舒朗的声音就下去了,从他腰下出来了一个满脸疙瘩的癞蛤蟆妖。

    癞蛤蟆妖右手一甩,黄舒朗就被他甩了出去。彭尌清楚的看到,癞蛤蟆妖的右手鲜血淋漓。

    然后,癞蛤蟆妖向着黄舒朗伸出左手,紧接着,面具就到了他的手上。

    彭尌跟王璇璎大惊,尤其是王璇璎,她思忖道:“隔空取物术,这种法术他什么时候学会的,前两天还打不过我呢?”

    癞蛤蟆妖看着王璇璎,也瞄了瞄彭尌,大笑着道:“好啊,好啊,天助我也,我最恨的两个人都在,免得我到处找。”

    王璇璎不屑得道:“两天不见,你学会说笑话了,再讲两个听听。”

    癞蛤蟆妖道:“好啊,待会我将你打死,我就去阴曹地府给你讲笑话!”

    王璇璎冷笑道:“好,试试看。”

    癞蛤蟆妖自视甚高,心想:“前辈所授的法术绝伦,对付她用不着这副面具,待我事情完结了,我就重新挑起妖魔两界的战争,届时再用上这面具助我登上妖皇宝座也不迟!”

    心念至此,癞蛤蟆妖收起了面具。

    王璇璎见他收起了面具,觉得自己被小看了,心里难免生气。当下,一脚踢起地上黄土,使了个“泰山压顶”的法术,伸手一指,细碎的黄土,立马变成了几十个大石头,向癞蛤蟆妖砸过去。

    癞蛤蟆妖不闪不避,也不使用法术,居然将大石头一个一个的踢了回去,这一着倒还真出王璇璎意外。

    意外归意外,王璇璎立马收了法术,大石头就变成了细碎的黄土砸了王璇璎一身。

    癞蛤蟆妖立马结九字真言手印,将手往地上一插,念了口诀,王璇璎脚下的黄土,动了起来,将她往癞蛤蟆妖面前送。

    不仅是王璇璎就连彭尌也觉得,这癞蛤蟆妖用的法术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一法术叫做“路走人来”。

    王璇璎也不傻,路在往前走,但是她的人又不是不可以动。

    她使出全身力气往后跑。本来她想飞的,可是,在这一法术之下,王璇璎感觉整个人都动不了,要不是有她的“水灵珍珠”,恐怕她早就到了癞蛤蟆妖面前被他杀了!

    纵使王璇璎有水灵珍珠,还能抵挡一会,可是,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癞蛤蟆妖在对面诡异般的笑着。

    突然,黄舒朗纵身一跃,抢走了王璇璎脖子上的水灵珍珠,王璇璎再也抵抗不了癞蛤蟆妖的法术,一下子就被他掐住了脖子。

    而黄舒朗拿到珍珠后使了个遁地术逃走了。

    癞蛤蟆妖笑道:“哈哈,怨不得我,谁叫你要多管闲事。我本来是要吸食那个女人的阴气增加我的法力,现在,嘿嘿,那就不怪我咯……”

    说着说着,癞蛤蟆妖张开嘴巴,吸食王璇璎的阴气。

    “啊~”癞蛤蟆妖的后背被彭尌捅了一刀,连着刑天面具也被彭尌拿走了。

    彭尌戴上面具,顿时感觉法力大增,一拳打在癞蛤蟆妖的肚子上,癞蛤蟆妖被打的吐血,并且变回了原形。

    彭尌想摘下这面具,可是,无论如何也摘不下来。

    他心里埋怨着:“怎么他们两个就这么容易拿下来,我就不可以呢?”

    他越是想拿下来,这面具就越是黏的紧。

    王璇璎只是被吸走了一丝丝的阴气,无伤大雅,看到彭尌吃力的想摘下面具,上前慰问彭尌情况如何。

    彭尌边摘边回答:“好难受,感觉身体就快炸了……”

    王璇璎看他的确是个难受样,就道:“我来帮你吧。”

    彭尌从刚才戴上面具开始,就感觉到有着无穷的力量涌进身体,现在这力量就要从他身体爆发,王璇璎要是过来帮忙,难免会伤着她,彭尌道:“不用帮忙,你快走开,不然会伤到你。”

    王璇璎听了,很识相的站到一边,可是看到彭尌实在是很难受而且到现在也没事,所以王璇璎又上去帮忙了。

    好巧不巧,王璇璎刚上前,彭尌体内的力量就涌现出来了……

    “啊~”

    王璇璎被这股力量给震开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随着力量的散去,彭尌终于摘下了刑天面具。

    看到倒在一边的王璇璎,彭尌蹒跚着过去看她情况如何。

    好巧不巧,彭尌刚过去,手刚搭在王璇璎肩膀上,本来想看看能不能推醒她,谁知道车轮风跟葛难挡还有蜘蛛精三人来了,也不知他们怎么来到这里的。

    葛难挡一上来就吼道:“你放开她!”

    彭尌心想这下要糟了,他们说不定又要以为这是在做什么肮脏之事。

    葛难挡上前愤怒的将彭尌甩了到一边,然后轻声细语的叫了几声王璇璎,见她没反应就将她扶到前面的树下靠着。

    那蜘蛛精一见到这样的事,就大叫:“两位大人,我没说错吧,你们看看,这小子居然想跟小姐在野外苟合……”

    话还没说完,就被车轮风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他人仰马翻,在地上久久不能动弹。

    车轮风走到彭尌面前,道:“快快将我们小姐的珍珠交出来,要不然,后果自负!”

    车轮风这句话说得轻飘飘,但是看他的神情,就知道这珍珠对王璇璎的重要性。

    彭尌缓缓道:“珍珠我没拿,是那个书生拿的。”

    蜘蛛精不知何时跳起,大叫大嚷:“看看,我就知道这小子最爱陷害人,前几天还陷害我,这下又当着两位大人的面诬陷那只黄鼠狼,嘿嘿,你怕是不知道就是那只黄鼠狼告诉我们你在这里吧,哈哈哈。”

    “好烦呐,你闭嘴!”葛难挡吼道。蜘蛛精不敢再做声了。

    彭尌问道:“黄鼠狼?莫非那个书生就是黄鼠狼变得?”

    车轮风反问道:“你没看出来?”

    彭尌尴尬的道:“嘿嘿,我……没有。”

    车轮风蔑视的道:“我当你有多厉害,看来你也不过如此,赶紧把珍珠交出来,否则我就要你的命!”

    彭尌冷笑道:“你不是看出来我是谁了吗?”

    蜘蛛精嘻嘻道:“我早就看出来,你是要死的人了。死到临头了还装什么?”

    蜘蛛精一拳打下去,还没沾到彭尌,就被车轮风给拦住了,车轮风道:“那好,你告诉我,你是谁?”

    彭尌瞪着他,道:“我是……”他想到自己下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此刻若是拿彭祖的威名来吓唬他们,那么他一辈子都要活在彭祖的盛名之下。

    “我是你老母的男人!”彭尌刚说完,就被车轮风踢了一脚,这一脚比刚才葛难挡甩得更远。

    好在彭尌也不是什么肉体凡胎,绕是如此,他此刻想着挣扎的爬起来,真的很难做到。

    车轮风的眼睛,还有蜘蛛精的眼睛就在彭尌挣扎的时候亮了,等到车轮风惊讶的时候,葛难挡才发现,他的眼睛也亮了。

    “你那可是刑天面具?”车轮风问道。

    彭尌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车轮风道:“是的话,就感觉将面具交给我,否则有你好看!”

    彭尌道:“凭什么要交给你,有本事自己来取。”

    车轮风害怕刑天面具便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彭尌不屑的哼了一声,但是也没有说不听。车轮风便道:“这个故事是关于这副面具的来历……”

    上古时期战神刑天与黄帝大战,结果被黄帝砍下头颅,将其埋在常羊山下。刑天以乳为眼,脐为口,操舞干戚。刑天就这样在人间到处寻找他的头颅。

    后来,刑天被蚕妖够青诱骗最后被打败,够青将他的身体吃掉,后来他的法力大增,够青不仅在妖界称王称霸,还企图占有魔界的地界,当时的魔尊与妖皇够青大战三天三夜,终于力竭而死。

    但是够青的体力、法力却丝毫不见少,依然率领众妖与群魔大战,这场战斗持续了十天,最终以魔族的失败告终。

    魔族失败后,地界全部归了妖族。群魔在故乡却要以外来者的身份才能走动,这样的日子,过了一百年,终于魔尊之子长大了,魔族也搞清楚了够青为什么那么强大。

    新的魔尊在私底下接任了,他一个人跑到常羊山,先找到刑天的头颅,再在妖皇寿诞之日,以献宝为名跑到太阳边上,取下一丝火焰,放在青灯中。

    寿诞结束后,魔尊以太阳神火煅炼刑天头颅,再用青铜塑形,在三年后,一副青面獠牙的刑天面具终于铸成了。

    这一战关系到生死存亡,为了以防万一,部分群魔以血肉,法力灌溉刑天面具。

    十天后,魔尊带领剩下的魔族与妖族开战,这场战斗,双方势均力敌,魔尊与妖皇大战二十三天。

    最后,魔尊战死,妖皇率领众妖退回妖界,并且归还魔界。

    妖皇回去后,变回了原形,吐出细丝将自己包围住了,众妖还以为够青是要破茧重生,结果韬光养晦了一百年,够青还是那个样子,无奈,只能将他安葬在王屋山。众妖重立妖皇,并且也搞清楚魔尊为什么突然变强的原因,妖皇不断的派人寻找刑天面具。

    再说魔族这边,他们因为魔尊的战死,再加上刑天面具不知所踪,所以跟妖族暂时停战,新任魔尊上位后,立即派人寻找刑天面具。

    妖魔两族暂时停战,但是对于人族则就大肆的杀虐。

    彭尌道:“你不会只是要告诉我这面具的来历这么简单吧?”

    车轮风道:“当然不是,我是要告诉你,这么多年,不只妖魔两族,三界内所有修行之人都在寻找这副面具,你要是拿到这副面具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而且,经过了这么多年,这副面具既有妖魔鬼怪的侵蚀,也有神圣仙佛的洗涤,这面具上有‘神魔’两股力量,任何人戴上去,一念成神,一念成魔!不管结果如何,这副面具只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给我,我带回去,我会用我水族‘芙蕖池’清洗。”

    彭尌想到刚才戴上这面具的时候,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这力量是任何修道者所想要的,如果真的放在手上,的确是会带来很大的麻烦。这么多年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将它的邪性清洗干净,要是带回南极,彭祖也不一定能够洗干净,而且也确实犹如他所说的那样,一念成神,一念成魔。就在刚才,他内心的邪念差点被这面具引发出来了。虽然说,他很想证明自己,可是这面具实在是太危险了,证明自己的办法有很多种,这东西带回南极实在是不妥,烫手的山芋还是扔给别人吧。

    心念至此,彭尌想把这面具交出去,可是转念一想:“果然这面具会把人内心的邪恶引发出来,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呐!不对,不对,我在怕什么,我可是要证明自己的!我……”

    车轮风看彭尌有些犹豫,哼了一声,彭尌抬头看了看他,发现车轮风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眼睛!

    突然,彭尌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将这面具带回去,家里的人控制不住邪念怎么办?不行不行,这东西太危险了,我还是将它扔给别人吧。”

    葛难挡看着彭尌将面具扔给车轮风,内心暗自得意:“车将军的‘诛心术’越来越厉害了。”

    这“诛心术”顾名思义,就是将一个人坚强的内心给摧毁,摧毁中术者的意志。

    车轮风跟葛难挡正在得意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蜘蛛精抢在前头,将面具给抢了过去。

    蜘蛛精立马就将面具给戴上,车轮风跟葛难挡从得意中反应过来了,伸出右手,一杆五丈龙枪,虎头狮尾刀分别显现在车轮风跟葛难挡手上。

    彭尌还在“诛心术”中回不了神,蜘蛛精现出原形,面具也跟着变大,将蜘蛛精的整个脸都罩住了。车轮一只脚刺向彭尌的后背,铛的一声,车轮风横着抢挡住了蜘蛛精的脚。

    葛难挡将彭尌推了过去,一声叮当响,一刀砍中了蜘蛛精的另外一只脚。

    车轮风结了个印,念着口诀,旋转起了长枪,枪尖现出蓝色的火焰,车轮风将枪给扔向蜘蛛精,并在一边继续念口诀,那长枪变成了两个,两个又变出了四个,四个又变出了八个,短短的一口茶时间,就变出了三百个长枪。这法术叫做“长枪带火”。

    只见三百多个带着蓝火的枪割在蜘蛛精身上,鲜血直流,然而长枪过后,蜘蛛精的伤口又好了!

    葛难挡立刻结印施法,将刀子插进地里,蜘蛛精的腹部下立刻有无数把刀子钻出来。

    每一把刀子都穿破了蜘蛛精的身体,可是蜘蛛精恢复的太快,这一招跟刚才一样,没什么用。

    车轮风再次施法,双手黄光微现,指向两边,两边霎时间长出来几十棵大树,车轮风施法用大树的树枝抽打蜘蛛精。

    抽打完了,每一个枝桠都延伸变长,将蜘蛛精捆住。葛难挡紧接着施法,将蜘蛛精脚下的土地给撕开了,蜘蛛精就这样掉了下去。

    蜘蛛精一会就掉到看不见了,葛难挡将土地重新合起。

    本以为这样就算完了,没想到的是,车轮风刚走一步,脚下就被刺穿了,葛难挡也是一样。

    再接着,蜘蛛精就破土而出,口吐丝线,车轮风跟葛难挡一会就被缠住了,蜘蛛精两只脚同时戳过去,它的脚出来的时候没有血……

    原来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两人同时先使了个分身术后用遁地术逃走了,现在两人一人拿枪一人拿刀,攻向蜘蛛精的面具,两人企图将他的面具从脸上撬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蜘蛛精脚上的毛变成了细针,往他们两个人身上射,这一招来的实在是猝不及防,车轮风跟葛难挡来不及变化,被刺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蜘蛛精笑嘻嘻得道:“哈哈哈,这面具可真好用,就是感觉有些胀,哈哈,你们这些笨蛋,全都被我耍了,哈哈哈~”

    “啊……”蜘蛛精笑着笑着,突然惨叫一声,“好胀,要炸了,我要炸了……”随着一声巨响,满天血肉横飞,还伴着令人恶心的臭味。

    彭尌到现在才从车轮风的“诛心术”中回过神来,看到现场这个样子,有些懵了。四顾环首,看到面具在一块石头旁,想去捡,笑嘻嘻的走过去,没成想,那块石头居然是虎妖变得,原来他没走,一直到在这里蓄势待发。

    现在车轮风跟葛难挡受了伤,蜘蛛精也死了,癞蛤蟆……彭尌看了看,早就不知所踪了,黄鼠狼也早就走了。虎妖立马捡起了面具,戴上去后,虎妖皮毛的颜色变深了。默念了个口诀,右手掌心雷霆霹雳汇聚一点,身形移动间,已经到了王璇璎身边,右手抬起就要砸下去。

    车轮风勉强站起,葛难挡正在挣扎,这一着,终究还是被彭尌挡下去了。

    “你干什么!”虎妖问道。

    “你打伤了蚱蜢精,我要替他报仇!”彭尌斩钉截铁的回答。

    虎妖笑道:“就凭你?”

    彭尌道:“错了,还有她。”

    虎妖道:“谁?”

    “我。”王璇璎默念了个口诀,五指叉开,把虎妖硬生生的抓了个半腰横断。

    王璇璎笑道:“你早就看到我醒了?”

    彭尌道:“是啊……不好,快让开。”

    那只虎妖虽然被齐腰抓断,可是他并没有死,戴上了面具,他也没有这么容易就死!

    虎妖恢复原状,大吼一声,口中生风,彭尌跟王璇璎被吹得飞起,向东边飞去,虎妖左手向前一伸,又猛地往后缩,彭尌跟王璇璎就又回来了。

    他俩的脖子被虎妖掐着,两人被掐的踹不过气。

    彭尌再次想起了之前学习法术的时候,叫他学他不好好的学,现在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他很后悔,讽刺的是,现在后悔没有什么用。

    就在这个时候,虎妖两只脚下伸出双手,将他拉往地下,葛难挡挥起左拳冲向虎妖背后,虎妖太过于关注这两人了,以至于忘了车葛二人。

    这一着,虎妖没防得住,不得已松了手。

    葛难挡道:“小公主快走,臭小子,你可要保护好我小公主。”

    王璇璎挣扎着爬起,想再次攻击,彭尌拉着她遁地逃走了。

    虎妖将身子拧了过去,挥起拳头就是朝着葛难挡头部打,一拳两拳,大约打到了十拳后,葛难挡半个身子被他打到地下后,虎妖这才将身子拧回来,想去追他们两个人。

    屡试不爽,虎妖又被车轮风拉到了地下,同时,虎妖背后一条大蟒蛇从地下钻出来,将他的半个身子给吞了。

    “啊~”

    一声惨叫,虎妖已经将那条大蟒蛇给撕了,细看之下,大蟒蛇是葛难挡变得。

    虎妖将手直接插入地下,想寻找车轮风,摸了半天,什么也么有找着,虎妖就起来了,然后将葛难挡的下半身从土里拿了出来,看了看,他的头的确没了!

    虎妖问了问,确定好了方向,再次默念口诀,展开翅膀向西边追了上去,不一会,虎妖到了一处山里,慢慢的到了地上,收了法术,四下望了望,嗅了又嗅,终于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一脚,彭尌跟王璇璎就在九尺处从地下被震了出来。

    彭尌拦在王璇璎前面,道:“你快走,我挡着。”

    王璇璎走到他前面挡着他,道:“谁要你挡,你先走,我殿后!”

    彭尌道:“不要再说废话了,快走!”

    王璇璎道:“我堂堂珊瑚族公主,怎会受别人的情,你先走吧,他不敢把我怎么地!”

    虎妖道:“珊瑚族公主?你是白泥人?”

    王璇璎道:“看不出来你还有点见识,听说过我珊瑚族,不错,我就是水皇大帝的小儿女,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毛发,我父亲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虎妖笑道:“以前我会怕,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我有这副面具,别说是水皇大帝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我也不会跑怕。”

    王璇璎道:“好,你不怕,算你狠。但是他跟你无冤无仇,你就放过他吧。”

    彭尌立即道:“不行!男子汉大丈夫,我是绝对不会跑的。”

    虎妖道:“你们都跑不了。”

    说完,双手一伸,他们两个就不由自主的到了虎妖手上,又被掐住了。

    虎妖将彭尌往地上狠狠的甩,又踩在他的头上。

    王璇璎几次想叫出他的名字却不能够。

    虎妖笑道:“这面具可真是好用啊,到时候别说你老爹是水皇大帝,就算他老爹是玉皇大帝,我也不带怕。”

    彭尌听到这句话真的很想说,他的老爹是南极养生大帝,他大伯是南极长生大帝,他的母亲是溯洄灵母,他的九十九个兄弟姐妹各个神通广大,要是敢伤他分毫,到时候他的家人不会放过这只虎妖的。

    可是,彭尌偏偏就不说出口,他下界是要证明自己的,绝对不能说!即使现在这只虎妖踩在他的头上,他也不能说!

    彭尌冷静了下来,默念口诀,使个替身术,本尊逃到了树上。

    虎妖感觉脚下的东西不对劲,一看,居然踩着一块石头,嗅了嗅,抬头一看……彭尌正朝面打来。

    可惜没打着,不过彭尌本就没打算去打他,而是将王璇璎从虎妖手上抢过去。

    彭尌抱着王璇璎,腾云驾雾刚飞没多远,感觉到身体突然变得沉重,硬生生的被吸了下去。

    虎妖赶过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被吸了过去。只见这里火光熠熠,灼灼耀目,令人不敢上前,叹道:“溺火海!他们是跑不了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