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患难道真情,共商脱身计

患难道真情,共商脱身计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虎妖见到他们二人被吸进了火海里,心里暗喜,这火海乃是后羿射下的九个太阳所化成的,其中怨气成堆,怒火滔天,任何人只要被吸进去就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虎妖本来想走,可是转念又一想,这个王璇璎是水族中人,这水火不相容,说不定王璇璎会有办法逃出来,彭尌可以暂时不管。要不是王璇璎他心上人也不会死,所以这女孩一定要死!

    虎妖决定在这里等上一个月,要是一个月他们不出来,到时候再走也不迟。

    说到做到,虎妖默念口诀,将手往地上一插,然后提起一大片土地,虎妖再将这土墙硬生生的砸穿了一个大洞,专门在这里守着。

    话说彭尌跟王璇璎,被吸进火海里后,得亏王璇璎变出了个水泡将他们两个人罩住,这才没有被火烧死,可是呢,任他们两个人怎么施法也上不去,于是两人开始互相埋怨——

    彭尌道:“你为什么要阻止虎妖救人?要不然咋俩也不会沦落到这里。”

    王璇璎道:“我哪里知道他们是一对的,我以为虎妖要杀害那个姑娘,我才出手的。倒是你,你是怎么跟那个蚱蜢精认识的?”

    彭尌道:“你管不着。”

    王璇璎道:“是啊,我管不着。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你连被人家利用了你都不知道。”

    彭尌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难道忘了,是谁患难的时候,是谁的好朋友抢走了她的珍珠?你还说蚱蜢精,要不是你打伤了蚱蜢精,蚱蜢精也不会吃女孩,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了。”

    王璇璎道:“蚱蜢精从我手上逃走了,我当然要去找他,谁知道会遇见这种鬼事情。”

    彭尌道:“鬼事情,的确是,咋俩很快就要见鬼了。”说着说着,彭尌还白了她一眼。

    王璇璎道:“好,这件事情就算是我做错了。”

    彭尌道:“什么叫就算,本来就是你做错了好不好。”

    王璇璎道:“是是,我做错了。我可告诉你,要不是我偷听到那只蚱蜢精要利用你救妖后,我也就不会为了拯救三界,导致热血一时沸腾从而打伤蚱蜢精,要是没有这些事的话,那就没了后来的事。你说,我是不是帮了你个大忙!”

    彭尌道:“少自自我陶醉,就你还拯救三界。再说了,蚱蜢精有什么好利用我的,他又不知道我是谁。”

    王璇璎冷笑道:“怕就怕,某人不知道自己是谁。”

    彭尌道:“开玩笑,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王璇璎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这肉身是谁给的?”

    彭尌道:“废话,当然是我父母。”

    王璇璎道:“我告诉你,你这肉身不是在母胎中孕育而成,而是你母亲缝线成形的,你只有精血才是你父母给的。”

    彭尌先是一怔,然后才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王璇璎道:“蚱蜢精说的呀。”

    彭尌问道:“他怎么说?”

    王璇璎道:“他说……”

    蚱蜢精说,当初妖皇够青吃了上古战神刑天的肉身,法力大增后,一统妖族,后来妖皇够青与第二代魔尊大战后,两族战平,妖皇吐出的丝线将自己包裹住。妖族的人将他葬在王屋山的一个山洞里。够青妖皇的本来面目就是毛毛虫,他吐出来的丝线就是他法力大增的源头,刑天的肉身,而彭尌就是用够青吐出来的丝线缝成的人形,再由他的父母再给他的精血。

    彭尌被她说的半天不说话了,王璇璎笑道:“怎么了,被我说中了?”

    彭尌道:“小时候,我其他的哥哥姐姐们跟我说过这件事,说我是丝线缝肉身,父母给精血,灵魂自然生。我还以为是他们跟我开玩笑呢,没想到是真的。”

    王璇璎皱眉道:“可是,我想不通,你父母为什么要用丝线缝成你呢?”

    彭尌道:“不缝成我,难道还缝成你?”

    王璇璎道:“不不,我是说,你父母为什么要用丝线缝一个小娃娃?而不是缝一个别的什么东西?”

    彭尌道:“据我哥哥姐姐们说,当时我的九十九哥出生了,我娘亲要缝一个肚兜给他,然后就在肚兜上缝一个小娃娃,也就是我,然后她被针刺了,我爹看到了,将针线接过去,不小心也被刺到了然后我就出生了。”

    王璇璎听得目瞪口呆,感叹道:“你的出生还真是古今第一啊!你父母也是奇人!”

    彭尌暗暗道:“我父母是谁你知道么?”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这不算什么,我大哥才是古今第一呢……啊,我知道了。”

    王璇璎道:“知道什么了?”

    彭尌道:“我知道为什么我很难摘面具了。”

    王璇璎道:“为什么?”

    彭尌道:“照蚱蜢精这么说,我的肉身本来是刑天的,而面具本就是刑天的头颅炼制而成啊,所以我才会这么难摘下来,但是其他人就轻而易举!”

    王璇璎道:“肯定是这样。话说你父母是什么人,滴血认亲我倒是听说过,滴血成子还是头一次。”

    彭尌道:“不用你管,话又说回来,蚱蜢精到底要怎么利用我?”

    王璇璎道:“你也看到了,面具那么厉害,你又是最适合戴面具的,他肯定是要将面具给你,然后再诱骗你内心的邪性入他妖界,救出被封印的妖后。你要是救出了妖后,你就是千古罪人,你说我打伤蚱蜢精,是不是简介的帮你一个忙?”

    彭尌转过身去不好意思面对王璇璎,然后才缓缓地说道:“不要得意,我不也帮过你,咋俩扯平。”

    王璇璎道:“你什么时候帮过我,不要瞎说。”

    彭尌道:“你逃出家外,打伤了蜘蛛精,蜘蛛精到你家告状,车轮风跟葛难挡来找我,我可是死也没说你的下落。”

    王璇璎微笑的看着他,道:“是吗,你有那么好,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关系就搞僵了,你真的没说?”

    彭尌道:“那是当然,我肯定没说啊。那只蜘蛛精可使得一手好计谋,我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王璇璎道:“什么计谋?”

    彭尌道:“你想啊,我打了他,你不仅打了他还扯断了他的一条腿,他跑到你家去告状。他在你家人面前说我将你拐走,你家里人来找我要人,我识破了蜘蛛精一石二鸟的计谋,所以不说,我不说,他们就打我。打完了我,蜘蛛精就想法子找到你,找到了你,你肯定又要受罚,这样,那只蜘蛛精的计谋不就得逞了么,你说,我能告诉他嘛?”

    王璇璎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彭尌道:“以为什么?”彭尌看她脸红了,“以为我喜欢你才不说的吧?哈哈哈~”

    王璇璎将头一扬道:“哼,本公主天生丽质,你喜欢我也是自然而然的,不难理解。”

    彭尌道:“公主?你是哪里的公主?对了,虎妖说你老爹是水皇大帝,那是谁?”

    王璇璎突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遮起嘴巴,敷衍道:“好了好了,还是想想办法怎么从这里出去吧。”

    过了好一会,彭尌突然垂头丧气的道:“早知今日,我就好好的学习法术了。”

    王璇璎不约而同的说了这句话。

    两人互相看了看,道:“你也没好好学法术?”

    彭尌道:“我就是觉得我家的法术太简单了,我才不学的,你呢。”

    王璇璎结结巴巴的道:“是,是,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彭尌微笑道:“是嘛?”

    王璇璎低下头,红着脸道:“其它的还好,就是新学的那个法术实在是太难了,要不然我就不会逃出来了。”

    彭尌笑道:“哦,你是逃出来的。”

    王璇璎看到他笑,就生气了,几乎跳了起来,道:“不许笑,有什么好笑的?是你的话,你也学不来。”

    彭尌道:“是嘛,至少我不会逃走。”

    王璇璎道:“不逃走是要禁足一年的,很难受的,你知道嘛?”

    彭尌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他比较调皮,他的家里人老是管他,他不听也要管,不管做什么事,他父母都要插手,不管他有什么念头,他的父母总是第一个浇他的冷水。

    虽然他的遭遇跟王璇璎不一样,可是这种被人管的滋味却是不言而喻的。

    王璇璎越是想到这些事情,她就越是生气,可是越气越无可奈何,越是无可奈何,越是生气,王璇璎终于流下了眼泪,不过她没有哭。

    彭尌看到她流泪,不禁有些心软,温柔得道:“你要是需要肩膀的话,我可以给你靠。”

    谁知道王璇璎冷笑的说道:“谁要你的肩膀,我们珊瑚族的人是从来也不肩膀的。”

    彭尌道:“珊瑚族?”

    王璇璎道:“不要你管。”

    彭尌道:“好好好,我不管,我到一边想办法吧。”

    王璇璎擦了擦眼泪,道:“如果你够聪明的话,我有办法。”

    彭尌道:“什么办法?”

    王璇璎道:“我珊瑚族有两大独门腾云驾雾的秘术。”

    彭尌道:“那是什么术?”

    王璇璎道:“闪电云和漂泊云术。”

    彭尌道:“闪电云?漂泊云?”

    王璇璎道:“闪电云的施术者,身形闪动间就是三十五万七千四百里。不过在水里就要看个人的法力的深厚了。所以,为了弥补这个法术的不足,才有了漂泊云术。漂泊云术在水里一个浪花就是一百一十万里!”

    彭尌惊叹道:“真的?”

    王璇璎道:“那还有假,我就是学不来这两门法术,才逃走的,要不然什么法术我学不会?”

    彭尌笑道:“是是,王小姐天生丽质,天赋异禀。那你赶快叫我吧。”

    王璇璎正色道:“教你倒是可以,不过,这是我珊瑚族的秘术,你要是学的话,是不是得叫我师傅?”

    彭尌尴尬的道:“那,那,不好吧。”

    王璇璎道:“我教你法术,你叫我师傅,天经地义,有什么不好的?”

    彭尌一时之间找不到反驳的话,但是又不想叫她师傅,随口一说:“你看,这万一,以后,我娶你做老婆,那是要叫你师傅好还是叫你老婆好?”

    王璇璎生气的踹了他一脚道:“拜师还没个正形,到底学不学?不学就算了。”

    彭尌挠了挠头发,想了想,道:“好吧,我不学了。”

    王璇璎瞪着眼,道:“你不学,你不想走了?”

    彭尌道:“走什么,虽然这里没有美酒和美食,但是有美人呐,我要是走了,那岂不是傻子?”

    王璇璎听了他的话,不禁倒退两三步,气道:“不学就不学。我可告诉你,你休想碰我一根毫毛。”

    彭尌也不理她,懒散得躺在水泡里。

    彭尌思忖道:“哼!想让我叫你师傅,想得美。”

    彭尌看着王璇璎的背影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脑子里,不禁想着她求他学习法术的样子,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屁股越来越热,猛地站起来,这才发现——王璇璎用一个小水泡将自己包裹着,而这个大水泡从下面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王璇璎转过身来,笑着说道:“怎么样,不想死的话~学不学?”

    彭尌叫道:“你不会来真的吧?”

    王璇璎冷笑道:“生死存亡,谁跟你开玩笑!学不学,不学就死!”

    彭尌心里暗暗的骂她,嘴上却道:“好好,我学,我学。”

    王璇璎道:“叫不叫我师傅?”

    彭尌道:“叫,叫。”

    王璇璎道:“那还不快叫。”

    彭尌看着水泡消失的越来越快,而他被这火里的法力吸引着,实在是飞不起来,再不妥协就只能死路一条。彭尌勉为其难的道:“师傅。”

    王璇璎笑道:“光叫还不行,礼不成不教。”

    彭尌急道:“什么礼?”

    王璇璎道:“你拜师是站着的?”

    看着这水泡消失的越来越多,彭尌不得不找个地,跪下来磕头拜师。

    王璇璎立马将水泡恢复好,走到他身边扶起彭尌,笑道:“徒儿何必如此客气,免礼吧。”

    彭尌瞪着她,此时此刻除了瞪着她,也没什么法子了,彭尌心里暗暗发誓:“从这之后,要是有机会学习法术,一定不会再偷懒,也不会再嫌弃难学还是不难学了。”

    两人都已经辟谷,十几天不吃不喝没有一点事。

    这一天,虎妖看到火海里,有一道闪电冲天而去,紧接着就是一道闪电劈到他面前。

    此时此刻,他面前站着一个人——王璇璎。

    虎妖二话不说就戴上了面具,默念口诀,一脚往地上踢,这一踢踢出了风卷尘暴,一道闪电劈过,虎妖面上就挨了一拳。

    紧接着,背后被什么东西给托着,倒不下,但是忽的又往前转,不停的转,原来是王璇璎往他身上施了“轮流旋转”术。

    王璇璎指着虎妖,让他往东边转,又让他往西边转,虎妖不停的转来转去,王璇璎不停的欢呼。

    “好玩吗?”

    王璇璎往身后一看,才发现虎妖就在后面站着,而她却不知道,要是就在这个时候,虎妖向她动手,王璇璎可以说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偏偏人家虎妖,有了这个刑天面具,所以无需偷袭。

    默念了个口诀,虎妖指尖冒青光,光芒射向王璇璎,一道闪电自王璇璎身上冒出,虎妖的青光就这样躲了过去,只是可怜了后面的那座大山,好好的没招谁也没惹谁,就崩塌了!

    虎妖思忖道:“好快,这丫头什么时候练成了这等神速?”

    来不及反应,一道闪电又向虎妖劈过去,若不是及时遁地,这一拳虎妖挨定了。

    当然,虎妖并没有遁地逃走,而是使了个法术,一部分地面变成了一只华山般的高大的老虎,不过这只老虎戴着面具~

    闪电再次劈过,虎妖抬起前爪就是一下,可惜没拍着。虎妖使了个法术,一抖擞,无数沙尘飞扬,遮人眼睛,华山般高大的猛虎不见了,虎妖也不见了。

    王璇璎走在这沙尘里,仔细的观摩着,生怕一不留神就丧了命,忽的一声响,地面破裂,王璇璎半个身子被困在地里。

    虎妖默念口诀,掌中银光闪耀,一把长剑已经射向王璇璎。

    虎妖笑道:“怎么,就你一个人,那小子呢?死了?”

    王璇璎咬牙切齿,道:“是你……害死他的!”

    虎妖冷笑道:“如果不是你,她就不会死,现在你落在我手里,就别想这活下去!”

    王璇璎哭道:“别杀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她还没有说完,虎妖就吼道:“少说废话,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因为你,她才死的。”

    王璇璎哭着道:“可我也不是故意的,要不然这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