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被擒黄海狱,受审寒冰殿

被擒黄海狱,受审寒冰殿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屋子里到处都长满了海带,还有一些螺蛳什么的,彭尌使了个法术,变出一口锅来,然后随随便便的摘了几个海带,捡了一大堆螺蛳,再从窗外舀了几碗水,生了一把火,这一顿海带汤就这样做好了。

    彭尌估计这里是海底,因为窗外有水,而且这水是咸的。

    彭尌在这里呆了这么久,窗外的水没有溢过来,呼吸也顺畅,还生了一堆火,足以说明彭尌呆的这地方不是普通的水域。

    绝对是有什么人在这里施了法,让这里变得跟地上一模一样,能呼吸,能生火。这人把彭尌抓过来,说不定就是为了那副面具。看彭尌的吃相,可以感觉得到,他不怎么着急,因为他真的很饿。

    “你在吃什么,分给我一点怎么样?”

    彭尌吃着吃着,不知道那个人从哪里说话传到这里,把他给吓了一跳,彭尌缓了缓叫道:“是什么人?有胆子的,出来说话。”

    “出来就出来。”

    话一说完,彭尌就看到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穿墙过来了。彭尌仔细的审视了一遍这位老者,发现他虽然已经到了耄耋的年纪,但是他的精神还是那么爽朗,眼睛还是很有神。

    最重要的是,他的肤色跟王璇璎的一样,是乳白色的。

    彭尌问道:“敢问前辈是何方神圣?”

    老者道:“我说的话别人都不信,大家都叫我吹嘘老祖。但是呢,我说的话确实是真的,绝无半点参假,再加上年纪大了,胡子长了,我就改‘嘘’为须,自称‘吹须老祖’。小子,看你肤色是黄土人,地上的人怎么到水底来了?”

    彭尌心想被人叫做“老祖”的,绝对不是等闲之辈,立即拱手作揖的道:“不敢瞒前辈,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我也不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敢问前辈……”

    那老者说着问着,走着看着,不知怎么的就到了海带汤前,也不顾地上是否干净,直接坐下来。也不管那筷子上是否残留着彭尌的口水,直接夹起海带来吃。吃了一口,再拿着勺子准备喝一口汤,却被彭尌阻止了。

    老者生气道:“你干什么,前辈吃饭你居然拦着,是何道理?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对待前辈礼数?”

    彭尌本来以为他是个得道高人,没想到他只是个来骗吃骗喝的臭老头,彭尌也气道:“这是我的海带汤,你没经过我的允许,就在这里又吃又喝,你是何道理?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倚老卖老是为无礼吗?”

    老者笑道:“嘿嘿,好小子,还学会了顶嘴,那好,我告诉你,女娲娘娘确实没告诉我这些道理。”

    彭尌气道:“我说你家人,你扯上女娲娘娘干什么?”

    老者道:“自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女娲娘娘在地上捏黄土造人,又在水底用白泥造人,所以我才扯上女娲娘娘。”

    彭尌奇道:“女娲娘娘用白泥造人,难怪你们的皮肤都是乳白色的了。不过,我怎么听说过这件事?”

    老者反问道:“你们?你还见过,别的白泥人?”

    彭尌道:“是啊,见过两三个呢。话说,你还是给我讲讲女娲娘娘用白泥造人的故事吧。”

    老者双手交叉,背过去,道:“我肚子饿了,没力气讲。”

    彭尌把汤端到老者面前,笑道:“前辈,请。”

    老者也不啰嗦,狼吞虎咽般的吃着喝着,不一会就吃完了,还打了个饱嗝。吃完后,老者就给彭尌讲了,女娲娘娘是如何用黄土造人,之后又为什么要用白泥造人。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身体化为大地,体内的血液化为水。之后,万物有形,宇宙初成,大地一片寂静,这个时候有一个名叫女娲的女神用黄土造人,天地之间这才有了生机,不过呢,大地上有各种各样的猛兽对人们的生命造成了威胁,再加上当时的大地洪水泛滥成灾,水里也有不少的猛兽。许多人掉入水里后都会被水里的猛兽吃掉,这个时候,女娲娘娘就深入水里,在水底用白泥造人。让白泥人在水里帮忙降服猛兽,这样黄土人就可以少了一种威胁。

    由于黄土人比白泥人先造出来,所以白泥人的礼仪什么的都是向黄土人学习的。

    又由于,水里猛兽成群,白泥人里规定,谁杀的猛兽最多,谁就是王。而这群白泥人里有好多人都是杀兽猛将,第一个被拥戴称王的白泥人就将那些杀的最多的人,分封水域,高官厚禄,如同黄土人的管理一样。

    因为,他们出生自水里,如同鱼类一般,非水里不能活,所以第一个上岸还能生活的人,被第一个白泥人王禅让成王。

    之后的发展也就跟陆地上的一样了,不管什么他们都是向黄土人学习。随着时间的发展,黄土人的领导者改称皇帝,所以白泥人的领导者也跟着改成皇帝,第一个白泥人王也被追封水皇大帝。

    不过他们的称号都是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时至今日,“水皇大帝”这个称号已经传到了四十五个君王。

    彭尌道:“原来如此。又长了一个见识,那为什么之前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你们对我传说呢?”

    老者道:“因为,大部分的百姓还不能上岸,再加上在岸上我们的法力就会减掉一大半甚至全无,所以我们历代的水帝就规定,除非特别情况不许任何人上岸。”

    老者舔了舔舌头,继续道:“你这个汤不错,很有彭祖做的菜的味道,你从哪里学的厨艺?”

    彭尌得意的道:“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

    老者把头撇了过去,道:“反正不是我的儿子。”

    彭尌气道:“你这个老头好无礼,白吃了人家的汤,还这么说话,我原以为你是得道高人呢,啧啧啧……”

    老者不以为然,捋捋胡子,道:“我只是稍微的夸一下你,说实话你的厨艺还不如一只癞蛤蟆呢。”

    老者见彭尌不说话,继续道:“你可别看他只是一只癞蛤蟆,他的天赋也很高,我只是教了他两三天,他的法力就提升了不少……至少,我的功法让他少炼个三百年。”

    彭尌听着他说的话,一下子就把什么都弄明白了,原来那只癞蛤蟆说的得道高人就是他。

    彭尌思忖道:“那照这么说的话,这老头的法术还真的很厉害呢!可是……”

    老者见彭尌还不说话,就道:“可惜了,老夫算出我近日要收一个徒弟,所以我就回来等着,要不然,我就可以天天吃那个癞蛤蟆做的菜了。”

    彭尌笑道:“那只癞蛤蟆我见过,我承认,你的法术的确是精妙绝伦,可是比起你的法术,我觉得你的口味更是天下地上独一无二。”

    老者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彭尌道:“你知道那只癞蛤蟆给你吃的是什么吗?”

    老者道:“我知道,不就是一盘子蚊虫嘛,有人连蛆都吃过呢,不过我嫌太恶心了,没吃。”

    这下子彭尌笑不出来了,老者却道:“怎么样,既然你见过那只癞蛤蟆,那么你应该知道我的厉害,要不要做我的徒弟,我不收钱,只需你天天给我做饭菜,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每一顿不重样就行了。”

    彭尌不屑的道:“像你这种不分好坏的老头,即使法术再独特,法力再高我也不会认你做徒弟……不对,认你做师傅的。”

    老者捋微笑的捋胡子,他知道彭尌是在说他,吃了一只癞蛤蟆的一口饭就教他法术,左道不分的人又怎么做人家的老师呢?

    老者笑道:“正所谓:有教无类,那只癞蛤蟆的天赋很高,而且他做的菜的确很好吃,我见他心诚,就随随便便的教了他一点法术。”

    彭尌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知道那只癞蛤蟆,本来就在胡作非为,被我教训之后,心怀不满,你再教他那么厉害的法术,他现在已经变得变本加厉了。”

    老者捋捋胡子,不以为然的道:“且不管他,我只你问你,你到底答不答应我所说的要求?”

    彭尌抱着双手,有点生气的反过身去,道:“不答应。”

    “真不答应?”

    “坚决不答应!”

    半晌没听到老者的声音,彭尌转过身一看,原来他早就走了。

    正准备继续吃喝的时候,彭尌才发现,那个老头子将他的汤,一锅端走了~

    正在气头上,彭尌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好像是在往他这里来的。果不其然,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彭尌怕是怎么也想不到,来的人居然是王璇璎!

    “你怎么在这里?”

    彭尌又惊又奇。反观王璇璎虽不惊奇,但是满脸的慌张,她一边解锁一边道:“我把门打开后,你就快点走,一直走,千万别回头!”

    门开了,彭尌果然不啰嗦,跟着王璇璎一起走,可能是天意,刚出门他们就被人给堵住了,其中一个人莫约五十多岁的年纪,肤色乳白跟王璇璎一样,关键是他穿着龙袍!

    彭尌一看就知道他应该就是那个老者说的“水皇大帝”!

    怪就怪在,这位水帝旁边站着一个跟蚱蜢精有些相似的人,不过肯定不是他,因为这个人的肤色跟周围的人一样,都是乳白色。

    水帝瞪着王璇璎,王璇璎低着头,不敢说话。当他与彭尌的目光接触时,他的眼睛中似乎要爆射出火焰来!他的眼睛也瞪得更大。

    水帝目光不转,身子不移,问道:“孟则,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姓彭的小子?”

    “回水帝的话,是的。这个小子就是彭尌。”水皇大帝旁边的那个人回答道。

    看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彭尌不知不觉的也紧张起来了。突然之间,彭尌腰畔的面具飞了出去,到了水帝手里。

    好好的,他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好好的,他的汤被人一锅端了。

    好好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惹上了这个祸?

    好好的,他的面具就到了别人手里。

    水帝二话不说,一声令下,就命令手下将彭尌带走,看也不看王璇璎,不过王璇璎还是低着头跟在了后面。

    不一会,彭尌就被押到了一座名为“寒冰殿”的地方。

    虽然是跪着的,但绝对不是他心甘情愿。

    大殿之上,王璇璎站在右边与另外两个少妇站在一起,看她们三人的样子,真的好像,很可能是三姐妹。

    左边当先的那个一个年轻人穿着蟒袍,气质卓越,颇有帝王风范,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就是太子。他身后有一个跟他年龄,相貌相仿的人,如果没有猜错他们两个人应该就是兄弟。

    仔细看下去,王璇璎居然跟这两个长得有些像,莫非这几个人都是一家人?王璇璎难道是一个公主?

    “殿上所跪的可是彭尌?”

    说话的正是刚才那个穿着龙袍的人,彭尌果然没有猜错,此时此刻此地,坐在龙椅之上的人,除了水皇大帝之外还有何人?

    “你刚才不是问过了吗?”彭尌慢悠悠的说道。

    “大胆!你这个无知小子,居然敢跟水帝这么说话,你难道不怕死吗?”说话的这个人既不是孟则,也不是那个太子殿下,而是另外一个穿着蟒袍的少年,这个少年也是乳白色皮肤。

    彭尌只是奇怪,怎么会有两个储君?丝毫不理这个少年,那少年见彭尌不理他,索性直接进入主题,向着水帝拱手作揖的说道:“陛下明察秋毫,待我将这小子的所作所为说出来后,恳请陛下了我心愿,让这个小子死的痛快些。”

    水帝点点头,道:“嗯,话叙休繁,七太子捡要紧的说。”

    彭尌睥睨着看了他一眼,七太子气道:“臭小子,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要是敢有半个谎话,‘后果’可不如苹果好吃!”

    彭尌把头一歪,不理他。

    七太子更气了,厉声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因为一件小事跟小公主打闹过?”

    “是。她跟我抢最后一个冰糖葫芦,我气不过,就说了她几句,因此吵了起来。”

    “好。之后,你是不是气不过,唆使一个蜘蛛精报复小公主?”

    彭尌笑道:“没有。”

    七太子道:“真没有还是假没有?”

    “打,我倒是打了那个蜘蛛精一顿,但是绝对没有唆使他干坏事,更不会因为一串冰糖葫芦而去做这种蠢事!”

    七太子也不气,道:“也就是说,你见过蜘蛛精?”

    彭尌思索道:“见过,不过是在梦里。”

    这下子别说是七太子,在场的这些人都生气了,除了王璇璎。

    彭尌不时的看了看她,看到她满脸的着急之色。

    “你这小子,满口胡言。唆使蜘蛛精报复小公主不成,又叫黄鼠狼妖骗走小公主的‘碧绿珍珠’害的她差点被虎妖杀死,在她受伤之际,你又看小公主年轻貌美,欲强行不轨之事,要不是孟则将军遇到我们二人,小公主就被你这小子给毁了。之前你不知何故受伤,被车轮风将军带了回来,我们本可将你碎尸万段。陛下公平公正,才有你现在在这里受审,要不然你早就死了。如今,你不仅不感谢陛下公正,还在这里满口胡言乱语!微臣,恳请陛下将此人,以天雷轰顶。”

    说这么一大串话的人是七太子旁边的那个少年。

    七太子赶紧附和。水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眼看大事不好,那个太子殿下居然也插了一口:“儿臣也觉得杀死此人比较好,居然胆敢侮辱我皇室成员,罪无可恕!”

    太子殿下这一句话刚说出来,他身后那一年轻人立即说道:“回禀父皇,儿臣觉得此人暂时杀不得,可以使用后天第一法宝,刑天面具的人,肯定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们要是不请来任用,绝对是一大损失。”

    彭尌来不及变脸色就又要变了,因为王璇璎前面两个少妇一个说杀了他,一个跟刚才那个人说的一样,是个人才,可以任用。

    水帝似乎在做决定,问道:“你觉得如何?”

    这句话问的不是别人,而是王璇璎。

    王璇璎看了看彭尌,又看了看那个太子殿下,终于说道:“冰刑吧!”

    所谓“冰刑”,就是将人慢慢的变成冰块,慢慢的冻死。

    彭尌万万想不到,王璇璎居然会说这种话!

    不一会,彭尌就被压到了“冰池”,跟往常一样,实行冰刑,都是将人推到冰池之内,然后往里面灌水,只要将脖子以下浸透就好,然后施法,将水慢慢凝结成冰。

    如果一下子就变成冰,那么这个冰刑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因为创这个刑的人,正是要人感受寒冷。

    押送彭尌的人,虽然是两个酒囊饭袋,可是他们却将彭尌的琵琶骨够穿,使他不能再变化,使不出来法术。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惨叫传来,彭尌在池中,渴望的盼着,那人是他的二哥彭戬。

    可惜不是,不过来救他的却是……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