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三太子求帮忙,漂亮王染祸害

三太子求帮忙,漂亮王染祸害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车……轮轮轮轮,风,你……”彭尌冻得连话都说不顺畅。其实这个冰刑,只对一般虾兵蟹将有用,那些得道高人,对付这些只需要用法力来抵挡寒气就行了。

    “别说那么多,是小公主叫我来救你的,你快走吧。”车轮风说完后,默念口诀,一指点在彭尌的身上,一瞬间,他的身体就不冷了,紧接着,彭尌整个人就被车轮风往外面拉。

    “你说,是王璇璎要你来救我的?”彭尌不解的问道。

    车轮风着急道:“你别管那么多,这是她们家的事,别说是你,就连我都管不了。你快走吧。”

    “可是,她既然要杀我,为什么又要你来救我?”

    “实话跟你说吧,现在整个水廷文武百官都分成三太子跟四王子两党,今天要杀你的是三太子,救你的是四王子,小公主是三太子一党的。这就是生在帝王之家的命,她没得选。好了,我只说这么多,你快走吧。”车轮风说完了,再也不肯多说半句话,拉着彭尌就往前走。

    过了一会,车轮风指着前面那一条路,说道:“你往前走,到了头再左拐,过了八个亭子之后,再右拐,之后就会看到一道大门,那是一道会说话的们,你需要唱一首歌或是将一个笑话它才会放你走,出门之后,你就可以上岸了,赶紧走。”

    车轮风说完了,看着一脸茫然的彭尌,道:“没听明白?那我再说一遍……”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多谢相救,后会有期……”

    “还是后会无期的好。”车轮风头也不回的走了。

    彭尌看着他的背影,毫不犹豫的往回走,因为他要拿到刑天面具,要不然的话,他下界来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大约半盏茶的时候,彭尌终于发出感慨:“迷路了,怎么办……”

    “你果然在这里,可让本宫好等啊!”

    这句话好熟悉,是三太子的。

    彭尌转过身来,果不其然,除了他还有钟望书跟孟则以及石嶙峋,后面还跟着好多铁甲随从

    这个人刚才要杀彭尌,现在带着这么多人来找他,是要干什么呢?

    “你,找我干什么?”彭尌缓缓的问道。

    三太子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慢慢的走到他旁边,彭尌既不退也不闪更不避。

    三太子道:“本宫来找你,是要你帮本宫一个忙,不知道你肯不肯?”

    彭尌思考了一会,看着三太子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他回答道:“你先说,我再做决定。”

    三太子也不摆架子,直接说道:“前几日,车轮风刚把你抓回来的时候,你脸上那个面具,我们所有人都试过,没一个人能够摘下来。我刚才听孟则将军说,今天去抓你们两个人的时候,看到你的脸上已经没戴面具了,那面具可是你自己摘下来的?”

    彭尌道:“我的面具,自然是我自己摘下来的。”其实,要不是三太子跟他说这些,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有人试着拿走他的面具。

    三太子微笑道:“好,你现在本应该冻死,可你现在却身在此处,想必是有人暗中救下了你……”

    彭尌依旧面无表情,可是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彭尌还是很害怕的,一颗心不断的乱跳。

    “这件事,我不想管,前提是你要帮我这个忙,帮我从陛下那里偷到刑天面具,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三太子的表情先是不屑一顾,紧接着恢复往日的冷漠,但是他的眼睛却是犹如千万个箭镞向他射过来。

    不知怎么的,彭尌居然害怕了起来。

    仿佛那些箭已经在他的面前。

    不管怎么说,害怕总是一时的,彭尌恢复了意识,暗中思索着:“等我拿到了面具,我害怕什么呢……”

    三太子看彭尌一时间没有话说,他继续说道:“是小公主叫人来救你的吧?”

    三太子虽然没有面对彭尌,可是有意无意间却在观察他的表情——由害怕到稳定紧接着就是怔住,现在看他的表情,应该是在矛盾与思考之间挣扎。

    “好,我帮你的忙,不过我不知道往哪里走。”彭尌回答道。

    三太子指着前面那条路说道:“看见那条路没有?到了哪里,再往前走左拐之后再右拐,你就会看到一个小屋,从小屋左边转过去,走上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需雩宫,那就是我父皇的寝宫。从这里到需雩宫,这中间有许多的守卫,你要仔细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明白吗!”

    彭尌道:“明白。”说完,彭尌就照着他说的走。

    钟望书走上前对三太子说道:“看他那个样子,他能够顺利的找到需雩宫吗?”

    三太子思忖着,然后把彭尌叫了回来,道:“拿着这条鱼。这是一条带路鱼,跟着它走,你就会找到需雩宫。”

    彭尌高兴的道:“好嘞。”

    他跟着这条鱼,需雩宫没有找到,倒是到了一个叫做花颜宫的屋子外面,这里居然没有守卫,好奇怪!

    “好香~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香?”彭尌闻着闻着居然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突然门开了……

    “啊~”这一声啊,其实是两个人叫出来的,一个是彭尌,另外一个自然就是开门的人了。

    彭尌缓解了下来,他认得这个女的是不久之前,在大殿上的,在王璇璎旁边的那个少妇。

    王璇璎是小公主,她站在王璇璎身边,而且两个人长的这么像,应该是姐妹。再加上她刚才在大殿上为彭尌求情过,嗯,她应该是四王子一党的。

    彭尌毕恭毕敬的说道:“刚才在大殿上,多谢你为我求情。”

    少妇半晌也不说一个字,但是一双眼睛却不离开彭尌的脸,似乎是身处在迷幻中,彭尌打了几个响指,少妇才从迷幻中醒来,她说道:“快进来。”

    说完,彭尌就被她给拉进去了。

    进去之后,那少妇自我介绍道:“我是王璇璎的二姐,你跟小妹是好朋友而且你们年龄一样大,你也别见外,叫我二姐吧。你是叫彭尌吧?”

    彭尌道:“是的。”想起刚才向她道谢,她却一句话也不说,应该是没有听到,彭尌想再次向她表示感谢,于是拱手作揖,道:“多谢二公主刚才为我求情。”

    二公主道:“没什么,你没醒来之前,小妹经常来我这里,叫我到时候为你求情,虽然我们在某些方面是敌对,不过她毕竟是我看大的,我跟她的私下关系很好。对了,你别再叫我二公主了,叫我二姐就行了。”

    彭尌听到王璇璎在这之前就要为他求情,可想而知,这件事的严重性,虽然这是一件莫须有的罪名,虽然王璇璎刚才在大殿上没有为他求情,甚至还说要杀他,在那一瞬间,彭尌的内心是真的伤心,现在得知这件事之后,他实在是又惊又喜。

    除了惊喜之外,彭尌也终于明白了,车轮风说的那句,“这是她的命,她没得选”这句话的无奈。也明白二公主说的某些方面是那些方面。

    “喂喂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二公主微怒道。

    彭尌回过神来,道:“我听到了。”

    “你听到了,你听到什么了?”

    “呃……”

    二公主微怒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彭尌道:“我……”一时间他想不出理由来,突然那只鱼浮了起来,彭尌立马抓住它,“是它带我来的,我想是它饿了吧,闻到了你这里的香味。”

    二公主笑道:“是你饿了吧。你可真会找借口。”

    彭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一会,二公主端来了好几盘菜,与彭尌一起吃,两人相见恨晚似的,从这里聊到那里,又从那里聊到了以前,而且二公主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老是挑逗他。

    二公主突然说道:“十八年前,我还没有嫁人,那个时候,我第一次上岸,你知道吗,我上岸的时候,发现一个小男孩被一群人追着打,于是我上前去救他,那些人看我啪的出现在他们眼前,又啪的打了他们几巴掌,吓坏了,爬的爬走得走,可好玩了,那件事我一直都记得。”

    彭尌并没有笑,而是很吃惊,道:“你嫁人了?”

    二公主道:“是啊。”

    彭尌立马起身,惊道:“那我得走,我还有事。”

    二公主笑了笑,扯住他的马尾,道:“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走,我夫君又不在,再聊一会啊。”

    彭尌道:“就是因为不在我才要走啊。再说,也没什么好聊的啊。”

    二公主神情突然变了,道:“知道吗,你有点像一个人?”

    彭尌知道这是个非常老的聊天话题,虽然知道,但还是敷衍的问了一句,:“谁?”

    “三界第一帅杀神彭戬!”

    彭尌有些惊讶,不过这种惊讶稍纵即逝,因为三界第一帅杀神彭戬是他的二哥,两人长得很像那是自然的。

    虽然说,他是他的母亲照着第九十九哥彭尯的样子“绣出来的”,非比寻常人家从母体中出来,兄弟姐妹之间很像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凡事都要换个角度想,他的第九十九哥彭尯,是从母体中出来的,与彭戬很像那是自然,而他是照着彭尯“绣的”,所以两人很像是没有丝毫的疑问。

    彭尌道:“你见过我……心中最崇拜的彭戬?”

    二公主道:“十万年前,他曾经来到我们黄海寻找兵器,并且帮助我父亲参加了珊瑚之变。那是我第一次见他,自从他走了之后,我天天想着上岸,我想去找他……”说着说着二公主的眼睛被寂寞与崇拜填满了。

    彭尌正打算偷偷的走,没想到踩到了一把剑,没站稳,一下子摔倒了。这一声响,把二公主从十万年前拉到了现实。

    “你干什么,你要偷偷的走?”

    “不是,我,我打算耍一耍剑术给你看。”

    彭尌随随便便的耍了一段剑术,看着二公主红晕又吃惊的脸色,他顿时不耍了,扔下剑就要走。

    谁知左边一面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撞向了彭尌的剑,刚好撞在那人的心脏处,二公主大吃一惊立马起身,不过她并不是看受伤的那人,而是把彭尌往外推,叫他立马出去。

    彭尌有些着急,说道:“等一会,等我看他有没有事……”

    还没说完,彭尌就看到二公主在那人的心脏处放了一颗绿珍珠,不一会那人的伤口就好了,只是晕了过去。

    二公主说道:“这是我们珊瑚族特有的‘显灵珍珠’万年才产一颗,对于疗伤和练功特别管用,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彭尌有些哭笑不得,刚才是她一个劲的要人留下来,现在又逼着人家走,也罢,是时候了。

    彭尌头也不回的走了。

    出了花颜宫,彭尌跟着带路鱼大约走了半个时辰,还没有到需雩宫。

    奇怪的是这路上的守卫不知为何变多了,而且个个神情严肃,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

    难道是刑天面具已经被偷了?

    彭尌越想越多,而想的情况也越乱,越糟糕。

    “得赶紧走!”

    心念至此,彭尌小跑了起来,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被一股力给拉倒一边的珊瑚山里。

    “是你。”拉他的人正是王璇璎!

    “你怎么在这里?”彭尌问道。

    王璇璎道:“车将军告诉我,他让你自己出去了,我有点不放心就出来看看,然后遇到了七太子石嶙峋,我看他神情慌张,就问他出什么事了,他说二驸马也就是我二姐夫死了。”

    彭尌怔住,惊道:“他是怎么死的?”

    王璇璎道:“被人用剑刺穿了心脏。”

    彭尌惊得脱口而出:“怎么会,不是用绿珍珠治好了吗?”

    “你在说什么?什么绿珍珠,谁治好了?说呀。”

    彭尌冷静了下来,把半个时辰之前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王璇璎听,包括三太子找他帮忙的事情。

    王璇璎当即决定去一个叫“年月时辰门”的地方。

    “那个门不是普通的门,那是灵宝天尊十万法宝中倒数第一的法宝……只要面对那个门,就可以看到心中所想的任何一个时间任何地点,所发生的事。”王璇璎解释道。

    彭尌笑道:“好啊,赶紧走吧……不对,这件事既然半个时辰之前就发生了,那么不能排除有人先我们一步去了年月时辰门等我们,不对是我,也不对就是我们。”

    王璇璎说道:“你放心,我早就已经让车将军通知三哥在那边等我,既然你们在合作他应该会帮你的。”

    彭尌看着这个女孩,感叹道:“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这么聪明!”

    王璇璎突然转过身来,斜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说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