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剑指四王子,再回黄海狱

剑指四王子,再回黄海狱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没什么,没什么,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彭尌仰着头不去看王璇璎,一个劲的往前走。

    “喂,你知道那门在那里吗,走那么快,真是的。”王璇璎半笑半埋怨的说道。

    王璇璎从小就在这里溜达,这诺大的王宫中没有那一处是她不知道的,远路近路她也全知道。那里有守卫,那里没有守卫,那里的守卫最森严,那里的守卫最松懈,王璇璎都了然于心。

    才走了十杯茶的功夫,两人就到了年月时辰门这里,且一路避过了所有的防卫。

    绕是如此,还是没有四王子来的早。

    “哈哈,本王早就料到你们会来这里,小妹你可真是让二姐夫心寒呐,居然帮助杀他的人逃脱。”

    不等彭尌说话,王璇璎就开口了:“我相信二姐夫不是他杀的,他是不会做这样的事。”

    四王子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小子到底对你施了什么法,一向任意妄为的黄海公主居然肯替一个黄土人求情。”

    “她是有点任意妄为,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就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还有,我是黄土人怎么了,想你们的先祖还要学习我们黄土人的礼数呢!”彭尌挺身而出义正言辞的说道。

    四王子挥了挥手,笑道:“随便,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可不是歧视黄土人,我只是单纯的歧视你。”

    彭尌也笑道:“你歧视我?我跟你又不熟悉,你歧视我什么?”

    四王子瞟了王璇璎一眼,说道:“得不到人家女孩子的心就来强的,对于你这种人我只是深感厌恶并歧视。”

    王璇璎脸都红了,生气的说道:“四哥你胡说什么?”

    彭尌也看了王璇璎一眼,神情严肃的说道:“我根本就没有对王璇璎使用那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我也不需要!”

    确实,论长相彭尌的确很很帅气很漂亮,况且,跟三界第一帅杀神彭戬有几分相似的人能丑到哪里去?

    四王子道:“论长相,你的确不需要,可要是论人品那可就不不清楚了。”

    四王子的脸铁青,他的眼睛就快要冒出火来,整个黄海谁不知道,二公主一家人都是支持四王子的,二驸马还是一个少有敌手的将才,现在二驸马死了,那就意味着,他又少了一股能够跟三太子抗衡的力量。

    他怎能不气?

    “住口!你没资格说别人!”

    这句话是二公主说的,四王子万万想不到,二公主此次不是来帮助他,而是来揭发他。

    “二姐你来的正好,我……”

    “啪~”的一声,四王子的脸上挨了一巴掌,“你干什么?好好的你干什么打我?”

    四王子无辜的看着二公主,他是真的想不通二公主是要做什么。

    王璇璎跟二公主虽然是政敌,可是私下关系却很好,她从来没有见过二公主这个样子,她也没有见过二公主打过四王子。此时此刻,二公主生气的模样,令王璇璎不敢上前安慰。

    彭尌看着她,这个美丽可人的绝美少妇,半个时辰前还是一副绝世无双的模样,可此时此刻,她的眼睛已经哭红了,头发有些乱,若是没有经历过的人,谁也想象不到二公主此时此刻的心情。

    王璇璎想象不到,彭尌更不用说。

    这两人都是生活在蜜罐子里的少年少女,对于那些感情事故,他们是怎么也体会不到的。

    “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我们一家人全心全力的支持你,可是你呢,为了除掉三太子,不惜牺牲我们一家人,嫁祸给三太子,你自己做的事,你难道没有点心数。”二公主不断的拍打着四王子的胸膛,不断的咒骂,骂他丧心病狂,骂他不是人……

    四王子懵懵懂懂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止他一个人不懵懂,王璇璎跟彭尌也是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

    “二姐,你不要瞎说啊,我可是把二姐夫当做亲哥一样对待,这些年来,你们一家人怎么对我的,我可是心知肚明。每每想到我身后有你们一家人,我都不胜感激,你说我派人杀二姐夫,你可有证据?”

    四王子又是心痛,又是愤恨的说出这句话来,当然他并不是愤恨二公主,而是陷害他的那个人。

    “可恨,居然敢陷害我,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别给我找到……”四王子正暗暗思索着,二公主突然指着彭尌,厉声说道:“就是他!我的证据就是他!”

    四王子跟王璇璎将不解的目光转向了彭尌,而彭尌还没有缓过来。等他缓过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什么?”

    二公主指着他但是不看他,对着四王子道:“我的丫头已经看得很清楚,是你让这小子打着偷面具的幌子,接近三太子,想要刺杀他,没想到失败了,来到了我这里,接着又实施下一个计划,让他杀了我们一家人,嫁祸于三太子,我侥幸逃生,我已经向父皇告了你一状,现在奉父皇的圣旨跟我到大殿伏法。”

    二公主说完,拿出了圣旨,宣读完毕之后,四王子气闷闷的去了大殿,彭尌跟王璇璎也去了。

    到了大殿上,三太子跟孟则,钟望书,石嶙峋还有另外一个公主一家人都到齐了,由于是皇家私人的事情,所以没有召集文武百官,所以他们现在在偏殿滴水宫处理这件事。

    水帝一看到彭尌脸色就沉了下去,说道:“可是你杀了我的二女婿?”

    彭尌道:“我没有,不是我杀的。”

    二公主神情激动的说道:“就是他杀的,不过却是四弟指使他的,还请父皇,为我夫君做主啊。”

    四王子,赶紧跪了下来说道:“还请父皇明鉴,二姐一家与我的关系整个黄海的人都知道,唇亡齿寒呐,我怎么可能会去杀了他呢。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我,父皇明鉴啊。”

    二公主说道:“好一个唇亡齿寒,为了拿到皇位,你什么手段没有使过,我夫君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棋子罢了,你别在这里套感情。”

    水帝看着彭尌,道:“我听二公主说,是四王子指使你去杀三太子,可是你却没有杀成,于是逃到二公主家里,准备嫁祸于三太子,可是这样吗?”

    三太子吃惊的看着四王子,时不时的还瞟了瞟彭尌。

    彭尌道:“不是的,事情不是这样。”

    二公主说道:“你是四王子的人,你要是把实情给说了出来,他还会饶了你吗。”

    水帝说道:“你尽管把实情说出来,我在这里他不敢把你怎么样。”这句话说完的时候,水帝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四王子。

    四王子慌乱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念头,说道:“还请父皇明鉴,若真的是我指使,这小子去见三太子,那么我想问三太子半个时辰之前可见过这小子吗?”

    三太子仔细思考,到底是说见过还是没见过?要说见过,的确是他去找彭尌的,要说没见过,这顺水推舟就可以把四王子的势力削掉的机会就没了。

    水帝也望着他,良久,三太子才说道:“我的确见过他。”

    水帝瞪着四王子,道:“那么这小子可曾对你出过手?”

    “回禀父皇,是的。这小子趁我不注意想加害于我,好在被我给拿下了。”

    王璇璎看着彭尌,又看着三太子,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很矛盾,很纠结,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说什么,也许就这就是命吧,谁叫她生在帝王世家呢?

    一边是朋友,一边是亲人……可,站在这里的,除了彭尌以及大臣之外,又有哪一个不是她的亲人呢?

    二公主不知道为什么不再说话了,她突然闭上了嘴巴,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

    四王子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他说道:“那么我想请问三太子,您的寝宫守卫森严,这小子的法术我们都是知道的,他怎么可能会闯得过去呢?是您治管不严,连手下都整顿不好,试问你何以整顿天下呢?还是您的手下做事不力,连自己的主子都保护不好,试问将来这天下又怎能交给他们来守卫呢?”

    四王子这一连的发问问的三太子,哑口无言,本来局面上是他的不对,现在他这一发问,却反倒将罪名扣给了他自己与他的手下。

    水帝厉声道:“三太子怎么样管理他的手下是他的事,我现在问你,到底是不是你要刺杀他?”

    四王子道:“的确是我要刺杀他,我处处比他强,凭什么,他是储君,而我只是亲王,就凭他比我虚长一岁?”

    二公主顺水推舟,喝到:“既然你已承认,那就还我夫君命来,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慢着。拿下我可以,不过在此之前我却要问问这个小子,为什么行动会失败?是我的计划出了纰漏,还是他的能力不足?”

    四王子转过身来看着彭尌。

    彭尌的脑袋千回万转,正在思考着该怎么回答。

    他明明没有见过四王子,他明明没有接受四王子的命令,他明明是跟三太子约好了的去偷面具,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扯到四王子身上呢?

    四王子看着他,问道:“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失败?”

    彭尌回答道:“因为我不熟悉地形。”

    四王子嘴角微微上扬,说道:“那好,我问你,你是在哪里刺杀的三太子?”

    彭尌道:“冰池旁边不远处。”

    “哦,冰池旁边,你不是要到那里受刑吗?怎么会在冰池旁见到三太子?三太子又怎会到冰池旁边去?”

    “因为有人就救了我。至于,三太子,那我就不知道了。”

    “是谁救了你?”

    “我不敢说。”

    他们这两人在这样说下去,输的可就不是四王子。情况很可能就会转变为,三太子设一个苦肉计的假局来诬陷四王子。

    三太子急忙说道:“当然是你救了他呀。一个时辰,以前在大殿之上,所有人都看到了是我要杀他,你却要救他。这很明显到底是谁救了他,那他又为什么要杀我,一目了然嘛,这不是。”

    本来四王子就要占上风,没想到被三太子这么一说,局面瞬间反转。看来这三太子跟四王子之间的斗争,不是一天两天了。

    若不是明争暗斗习惯了,这两人又怎会这么快就抓到对方的弱点?

    难怪王璇璎很纠结。也难怪她非要支持这两人之间的一个人。

    她不是不能逃,而是逃不脱。

    现在的局面,三太子跟四王子不相上下,最倒霉的还是彭尌。

    就在四王子准备翻盘之前,他就明白了,四王子是将他与自己在无形之中,系在一个无形的线上。

    他虽然没有接触过四王子,他虽然没有接受到四王子的命令,虽然他跟三太子合作,可是他还是,要装作他跟四王子是一条线上的人。

    不然,死的就会是他!

    其实四王子跟他也是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他不熟悉彭尌,他也不了解彭尌,不知道他是傻还是聪明,更不知道他是否能够理解现在的状况。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居然敢将“宝”压在彭尌身上,可见他慧眼识人,神目如电。

    也许在一个时辰之前,水帝要杀彭尌的时候,四王子就已经看出来,彭尌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所以才会为他求情。

    “可是我并没有直接去杀你,而是与你约定好了,在一个地方见面,谈一个交易,要不然,你手下那么多人比我的法术又怎能打得过,见得到你呢?”彭尌说道。

    四王子犹如在悬崖边上看到一根稻草一般,看着彭尌。

    三太子道:“我跟你有什么交易好谈的。”

    彭尌道:“当然有,那就是刑天面具。所有人都知道这面具乃是,后天第一法宝,而这法宝现在在水皇大帝手里,你不敢偷,所以就叫我去偷。”

    水帝看着三太子,一言不发。

    钟望书突然说道:“启禀陛下,草民有话要说。”

    水帝点点头,示意让他说下去。

    钟望书道:“咱们这里有一道,年月时辰门,此门乃是灵宝天尊的法宝,只要心有所想,一推开门就能看到,想看到的画面,无论何时何地,何年何月,何人在做何事。两位皇子各有所争执,何不到年月时辰那里一看究竟呢?”

    水帝犹豫了一会儿。

    二公主道:“父皇,这位少年说的是,三弟跟四弟各有各的话,要想知道我夫君到底是怎么死的,直接到那里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这件源于二驸马之死,既然是二驸马遗孀的要求,水帝就算再有所犹豫也不能犹豫多久。

    “既然二公主,求贼心切,那我们就去看看吧。”水帝说完后,一行人都跟着去了年月时辰门前。

    由二公主站在门前,心中暗暗思索着事发之前的事情,不一会门开了,可是众人却看到四王子杀了三太子这一幕!

    “够了!这门坏了,我们走吧,这件事以后再说。”水帝大声吼道,紧接着一挥手,门就被他关上了。

    “这件事先就这样,把彭尌暂时押回牢里,所有人先回去休息,不准再出房间一步,违者,斩立决!”

    面对水帝这突然爆发的脾气,众人莫敢不从,几个人钩穿彭尌的琵琶骨使他不能使用法术,把他再次押回海牢。

    其他人都回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