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一不做二不休,三不倒四不屈

一不做二不休,三不倒四不屈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彭尌再次回了那个监狱。

    他也再次看到了那个老者。

    老者说道:“这是他们一家的命运,改变不了。”

    彭尌道:“你老是说命运,王璇璎也老是说命运,这个命运到底是什么?什么是他们家的命运?”

    老者道:“好,那我就再告诉你,什么是他们家的命运……”

    第四十五位水皇大帝王已十万年前连同心腹忠臣密谋篡位,杀了太子。

    当年,王已征服其他十九个族群以及其他生灵族之后班师回朝,却听闻第八代水皇大帝要立大哥为太子,仅仅是因为太子比他年长一岁,心中不服,第二天,让车轮风到妖界寻找妖后帮忙,当时妖后拿着刑天面具,妖界无人是她的对手。王已答应妖后成功之后娶她为妻,当天,王已带着三十万兵将以及妖后的十七万部下先杀了太子一家人,之后在瀚海皇宫之中杀了第四十四位水皇大帝,成功登上皇位。但是王已却没有履行约定娶妖后为妻,所以妖后一怒之下率领妖界千万雄师攻进黄海。王已连同其他二十七个族群的人却还是只有六十三万人,最终王已请求来黄海寻兵器的仲夏神彭戬帮忙,彭戬赤手空拳以一人之力阻挡了妖后的千万妖将,共杀敌二十三万,绕是如此,彭戬还是与拥有刑天面具的妖后不分上下。在王已的请求下,开天辟地的第一个白泥人吹须老祖终于答应帮忙,最终在彭戬的引诱下吹须老祖将妖后封印在黄海之底的从善楼里。而王已为了表示感谢给了仲夏神彭戬,灵宝天尊十万法宝中排行第三万七千八百一十三名的水字像火剑。

    这些事彭尌也听他二哥讲过一些,他说他的兵器是从黄海捡来的,之前他还不信,现在他信了。

    “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命运呢?他们家的命运到底是什么?”

    “哎,孺子不可教也。我是想告诉你,现任水皇大帝王已,杀兄弑父谋朝篡位,现在这件事要发生在他身上了,而这就是他们家的命运,在上一代水帝的位置也是这么来的。”

    “照你这么说,他们家就逃不了这个命了吗?”

    老者叹了一口气,道:“权利蒙蔽人的眼睛的时候也把人的感情给禁锢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家逃不逃得了这个命运。”

    彭尌黯然不语。

    老者捋捋胡子,道:“你是不是还有一件事要问我?”

    彭尌道:“什么事?”

    老者得意的说道:“那个开天辟地之后第一个白泥人,吹须老祖是不是我,难道你就不想问吗?”

    彭尌头也不抬,道:“同名同姓而已,有什么好问的。”

    半天没听到老者回话,彭尌抬起头一看,老头气得炸胡子了。

    那样子果然很“吹须”。

    老头在彭尌身上点了一下,彭尌立马感觉到全身上下,就像被针扎了似的。

    “喂,赶紧走。”

    彭尌转过身来,就看到了王璇璎。

    她居然又来救他了!

    他想到了在这种时候,能够来救他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他没想到的是,这人居然来的这么快,快得在意料之外。

    这种心情,没有体会过的人是不能够理解的。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铁栏杆前……看着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王,王,王……”

    王璇璎嫌弃道:“喂,你不是吧,一个大男人的,这么容易就哭了。”

    彭尌强忍着,擦了擦眼泪,道:“我,我……”他指了指老者,“我被他施了法,好痛啊,救命……”

    王璇璎呼了一口气,白了一眼,道:“再痛你也给我忍着。”

    老者道:“你放心吧,不会痛太久的,一会就好,一会就好,哈哈哈。”说着说着,老者不见了。

    “他是谁呀?”王璇璎问道。

    “不知道,不过他自称吹牛大爷。”彭尌一本正经的回答她,说完,感觉身上更痛了。

    “啊,好痛……”

    王璇璎带着彭尌离开了黄海牢狱,是从一条小道逃得,本以为可以顺利过关,却偏偏遇到了四王子跟另外一个公主与他的夫君。

    四王子对那个公主道:“大姐,将小妹带走。”

    原来这位是大公主。

    大公主一家人居然也是支持四王子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支持三太子,没想到啊没想到……事实总是出人意料。

    王璇璎拦着大公主,道:“你快走,这里有我。”

    彭尌道:“要走一起走,不要忘了,我会闪电云。”

    四王子诧异道:“你会闪电云?”

    彭尌斩钉截铁的道:“是的。”

    四王子道:“你知道吗,闪电云在水里不好用的,要用漂泊云,你会吗?”

    彭尌呆了呆,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不用试了,因为四王子,一指头就将彭尌给戳伤了。

    两人相隔五十几步。

    没人看到四王子是怎么样出手的,也没人看到他是怎么样到彭尌面前的。

    若是在陆地上,彭尌的闪电云也有这样的速度,但偏偏这里是水里。

    不过,在水里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也非常的少,因为很少有人能够练成漂泊云术。

    戳伤彭尌后,四王子又看一眼王璇璎,就将她弄晕了。

    “你干什么,她怎么样了?”彭尌着急道。

    四王子道:“你放心,我不过是对她使了个幻术,让她睡了个觉,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妹妹。”

    彭尌道:“你找我想干什么?”

    四王子道:“刚才在大殿上,你表现的不错,看得出来,你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做聪明事,跟我走吧。”

    彭尌道:“去哪里?”

    四王子道:“先跟我走,到了就知道。”

    彭尌被四王子施了法,他的身体不能动了,只能被人抬着走。

    王璇璎被大公主的丫头搀扶着,一起去了。

    不远处,彭尌看到了一座楼,一座十八层的楼,横匾上有“从善楼”三个字。

    楼旁边还有一个人,那人居然就是水帝身边的孟则将军,四王子当先走过去,孟则将军躬身道:“微臣恭迎水帝。”

    四王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冷的说道:“还是等我开了这扇门再叫我这个称呼吧。东西带来了吗?”

    “微臣幸不辱命,带来了。”

    孟则将军左手摊开,手心中自虚到实出现了一副面具——刑天面具!

    这副面具不是在水帝那里?

    他是怎么偷过来的?

    这人可真有本事!

    四王子冷冰冰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微笑,这微笑有些恐怖,仿佛是地府的恶鬼附身一般。

    “你给我戴上它,然后使用全力,劈开这扇门。”

    四王子以绝对命令的语气命令彭尌。

    “你就不怕我带上这面具,劈了你?”

    彭尌用有绝对的把握的语气问他。

    四王子睥睨着道:“若是不早做准备,我会让你戴上它。”

    他解开了彭尌身上的法术,给他戴上了面具,还给了他一把刀,一把好刀。

    彭尌一戴上面具,拿着刀劈向了四王子……

    刀,还没有砍下去。刀,在四王子额头上,仅仅差着一厘,就可以砍断他的头。

    彭尌的身体被铁链给捆住了,这铁链比刚才的“缚身术”还要厉害。只要彭尌有丝毫的动静,这铁链就会越来越紧,他不动,这铁链才不会动。

    四王子道:“这是灵宝天尊十万法宝中排行第九万三千名的割身链,只要你再动下去,这铁链就会把你割成几段。赶紧给我砍那扇门。”

    四王子最后一句是吼着说得。

    割身链松开后,彭尌才把刀劈向那扇门。

    当的一声,火光四溅,那扇门就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怎么可能,肯定是你没有用全力,再劈!”

    又是一刀下去,火光四溅,那扇门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甚至两次的刀砍,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怎么会,再砍!”

    彭尌又砍了几下,这扇门还是没有开。

    四王子看着他,道:“我教你用全力,你听不懂吗?”

    彭尌道:“我用了。可是结果你看到了,不关我的事。”

    “整个黄海,就只有你才能揭开这面具,也就是说,只有你才能使用它。这面具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你告诉我,你戴上它,劈不开这扇门,除了你没用全力之外,我想不到任何你劈不开这门的理由。”

    四王子厉声的说道。

    彭尌道:“有可能它是假的。”

    四王子一听,把目光看向孟则。孟则立即跪了下去,道:“四王子不要听他胡说,微臣对你的衷心日月可鉴,这面具的确是我从水帝那里偷过来的。”

    四王子看着他,看了好一会,才道:“那么我问你,你是怎么偷来的?”

    孟则道:“水帝回去后,立马召集了所有的文官,除了车轮云大元帅之外再无其他武官,所以微臣趁着这个机会去了他的寝宫,摸索了好一会才偷来的。”

    四王子道:“绝无虚言?”

    孟则道:“绝无虚言。”

    四王子想了想,想说什么有没有说,只是示意让孟则起来,然后看着彭尌,眼珠子转了转,伸出手去拿他的面具。

    四王子没有耗费丝毫的力气,就拿下了面具。

    哐当一声,面具被四王子狠狠的往地上一扔。

    大公主道:“四弟为何如此?”

    四王子道:“他刚被擒的时候,父皇召集不少的人去拿摘的面具,没有一个人能够摘的下来,现在我一摘,就摘了下来,这不正是说明这面具是假的吗。”

    孟则道:“看来,陛下还是对殿下有所防范。”

    四王子道:“何解?”

    孟则道:“经我判断,陛下十之八九早就知道,我是你这边的。我是陛下的护卫,时刻不离他身边,对他的行为我大概都掌握的差不多,陛下向来偏袒三太子,肯定不希望殿下强过他,这个面具,恐怕是……”

    四王子接着道:“恐怕是在试探我。”

    四王子毫无表情的脸,渐渐的深沉了起来。他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彭尌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那鼓起的腮帮。

    彭尌咳嗽了一下,道:“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大驸马突然吼道:“你也配在殿下面前说话,没叫你说你就给我闭紧嘴巴,听到没有?”

    彭尌白了他一眼,把头转过去,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四王子不说话,谁也不敢说话,众人足足沉默了一刻钟,“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原因。”

    彭尌转过头来,看了看四王子。

    他的神情依旧严肃,双拳紧捏,似要捏出火来!

    “再告诉你之前,我先问你两三个问题。”

    “你说。”

    “如果一个本领非凡的人,仅仅是因为年龄小的问题,而把他本来轻而易举就能够得到的一切,拱手送人,要是你你会甘心吗?”

    “我当然不甘心,不就是年龄小吗,有志不在年高。”

    “很好。我再问你,如果这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决定夺回这一切,而使用下作的手段,你觉得可行吗?”

    对于这个问题,彭尌仔细的想了想,因为,四王子说的这个人,就是他自己。若是四王子想法极端,而他的回答正合他的意思,四王子很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夺回他认为他该得到的一切。

    彭尌答道:“我觉得,凡事不可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对于这种情况,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使用极端的手段。”

    四王子看着他,道:“如果,现在就到了极端的情况,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彭尌道:“这,这……”

    四王子道:“我样样比他强,论文治,比武勇,他那一样都不如我。可是呢,储君不是我,没办法,就因为他比我先出生一年,就因为他比我先出生一年,我就要屈居于他之下,凭什么!皇宫里的人,水域里的人,那一个不知道本王比他强,凭什么,他就是储君?”

    彭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早就受够了,我早就想杀了他……”

    大公主,大驸马,孟则三人一齐着急的说道:“殿下,隔墙有耳,不可胡说。”

    四王子吼道:“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大元帅,你怎么来了?”

    四王子本来还想说些话,没想到看到了一个人,彭尌在仔细的观察他,发现这人居然跟车轮风有些相似。

    “我刚才听到,孟则说‘车轮云大元帅’,莫不就是他?他跟车轮风是不是兄弟关系呢?”彭尌思忖道。

    四王子看到这个大元帅来了,神情明显的变了。

    这人就好像冬天的炭火,能够给四王子温暖,即使站在寒风中也不怕;即使是顶着烈日,唯一能够为他抵挡阳光的,就只有他一人!

    四王子道:“大元帅因何事闷闷不乐?你不是被父皇叫去了吗?”

    大元帅道:“我被陛下削去了一半的兵权。”

    这消息突然就来了,如晴天霹雳,照顶击中了四王子。

    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四王子再次捏紧了他的拳头,问道:“那,被削去的一半的兵权,交给了谁?”

    大元帅道:“殿下放心,陛下自己收了回去,并没有交给三太子。”

    四王子一拳头打碎了旁边的珊瑚礁,厉声道:“他,他,他要是给了老三,我绝对不会放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那么偏袒老三,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要反了这天命。那面具是假的,这从善楼里的水字像火剑暂时是拿不出来了。不过,即使拿不出来,我也要让他看看,谁才是真命之子!”

    “原来他是想要水字像火剑,可那老头不是说,水字像火剑给了我二哥,我也确实见过他的那把剑呐。难道四王子不知道这件事?他贵为的皇子,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是不知道,那么他就应该是真的不知道。可如果是真的不知道,那么又是谁告诉他这从善楼里,有水字像火剑的呢?”

    彭尌自问自答,暗自思忖着。

    大元帅道:“这水字像火剑,乃我们先祖征伐五湖四海时所用的神兵法宝,这法宝的威力,在我们水域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被我珊瑚族压迫的外族人,不敢反抗的原因,至少有一小半是因为怕这神兵利器。这神兵也是我们水域里至圣的象征,殿下若是不先把神兵拿出来,恐怕到时候会事倍功半。”

    彭尌暗自思忖道:“原来如此,这水字像火剑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法宝,还是震慑人心的一道关,若是被外族人知道这把剑送给了我二哥,那么外族人肯定会起义造反。既然这东西这么重要,为什么还要给二哥呢?”

    彭尌这一次的自问自答依旧没有想出答案。只听四王子道:“这从善楼的钥匙在我父皇手上,要他给我那是不可能了。本以为可要靠着这面具的力量打开从善楼,没想到这面具居然是假的。不过没有关系,我早已有计划,大元帅无须担心,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大元帅不再说话。

    四王子问道:“三太子现在在府上吗?”

    大元帅回答道:“好像是迎接什么客人了。”

    四王子看着彭尌,再看看王璇璎,道:“再帮我一个忙。”

    不等彭尌说话,四王子就已经往他身上施了法,将彭尌变作三太子的模样,然后说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他要削我兵权,夺我势力,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大姐,你现在将小妹送到太子府……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大公主怔住了,久久才说了一句话:“四弟,你是认真的吗,这可是败坏伦理常纲的大事,况且这可是我们的小妹啊!”

    四王子已经红了眼,为了权势,他已经么都不顾了。

    他点点头。

    大公主道:“要送你去送,我不去。”

    四王子也不恼,道:“孟则将军,那就有劳你了,送我小妹去太子府。顺便再把三太子也给送过去。”他望着彭尌,就好像计划已经得逞了一样。

    孟则将军带着变作三太子的彭尌以及王璇璎,朝着太子府去了。

    三太子既然已经出去了,要去太子府那就只能让彭尌变作三太子的模样,混过去。

    彭尌跟王璇璎坐在轿子里,孟则在一边守卫,他也变做三太子身边的心腹大将。

    然后……

    孟则从轿子里拉出彭尌,在他身上施了个黄符,叫他把王璇璎送到四王子府上,彭尌不肯,可是他已经被人家的黄符控制住,由不得他不肯。

    那些手下都是四王子的,孟则将他们烧成了灰。

    彭尌大惊,在水里还能使用火,这人到底是谁?

    “你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你告诉四王子,从善楼里有水字像火剑的。”

    孟则冷笑,我马上就要成功了,而你马上也要死了,我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他道:“我不仅仅告诉了他一个人,我还告诉了全黄海的人,我就是要让他们大乱,这样我就可以见到我想见到的人了。哈哈哈哈……”

    笑声停止之后,孟则将彭尌变作四王子府上的人,将王璇璎也边做另外一个人的模样,在她身上施了个黄符,她立即就睁开了眼,不过王璇璎依然是浑浑噩噩的。

    孟则拿出带路鱼,对他们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人自己走到四王子府上,遇到守卫,你们就说是奉四王子的命令买东西去了,去了之后,你们再去四王子的寝宫,然后再按照四王子的意思办。到时候,彭尌就施法把她变回原样,去吧。”

    彭尌虽然不想王璇璎那样浑浑噩噩,但是他被控制住,不得已而为之,只能听孟则的话,一步一步的走到四王子府上。

    回想起来这里的种种事件,彭尌才开始后悔,没有好好的学习法术,也没有好好的修炼法力,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的被人家给控制住,不过他想他已经知道这个孟则是谁了,至少猜的八九不离十。

    “想想三太子,他让我偷刑天面具,他应该也是听了孟则散布的谣言,想要拿出水字像火剑,来抗衡甚至杀死四王子。”

    四王子同大公主,大驸马,大元帅吩咐一些事情,才回的府上。

    回府之后,洗了个澡,正要上床休息,却看到床上有个女人。

    王璇璎!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