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夜幕降临,背后有手

夜幕降临,背后有手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夜幕降临,背后有手

    王璇璎,天哪,她怎么在这里?

    我不是让孟则将军把她送到三太子府上了吗?怎么会,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不行,我得赶紧把她送走。

    四王子抱起王璇璎,就要出门而去,谁会想到,他一开门就看到了水皇大帝黑着个脸。

    “你这个畜生!”

    “啪”水皇大帝怒气冲冲的打了四王子一巴掌。

    “来,赶紧把小公主带回去。”

    水皇大帝身后来了几个丫鬟,将小公主抱了过去。

    四王子在一边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你这个逆子,我还以为他们说的是假的,没想到,你还真敢这么做,你可知道你们两人是血溶于水的亲兄妹啊,你在怎么胡闹也要有个限度,这么做可是有违天理的。”

    水皇大帝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四王子。四王子本来还胆战心惊,但是她一听到,水皇大帝说自己胡闹要有个限度,他就生气了。

    “我胡闹?我哪里胡闹了?这摆明了就是有人在陷害我,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住嘴,你这个畜生,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跟我说话你还敢用这个语气信不信我废了你?”

    听到水皇大帝说这样的话,四王子的内心又怒又惊,就在这一瞬间,四王子爆发了。

    “好啊,你废了我吧,反正你早就看我不顺眼,在你眼里永远也只有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早已暗中发誓,我这一生要是不能当皇帝,我情愿做平民。”

    水皇大帝再次打了四王子一巴掌,道:“好,既然你让我废了你,那我现在就了却你的心愿,来人……”

    水皇大帝年轻的时候脾气很暴躁,靠着武力征服了一切,靠着武力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一向讨厌那些文绉绉的人,但是自从当上了这水中的皇帝之后,她就开始明白,光是靠武功治国是治不好的,要文治武功兼施。所以他早就改了把暴躁的脾气改了,平时从不轻易发脾气,一旦发脾气,那肯定是因为发生了绝无可能挽回的事情。

    四王子深知他这一点,所以四王子怕了,但他绝不认输,也绝不认怂,他计划了这一切,眼看就要成功了,他怎么可能,就此放弃?眼看他想得到的一切,唾手可得,他怎么可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所以他也爆发了。

    “你敢!”

    四王子指着水皇大帝说道。

    水帝道:“好哇,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幸好我没有把储君之位给你,要不然,我辛辛苦苦得来的王位就要断送在你的手上。来人……”

    “你放心不会有人来的。因为我已经让车轮云大元帅,派人围住了整个瀚海皇宫,这样的话,就断绝了你们从外面叫来支援的路。”

    四王子的脸上现出了恐怖之色,如果现在给了他一把刀,我相信他肯定会杀了将这把刀捅向水皇大帝的身体。

    水帝道:“那又如何呢?车轮云的,兵权刚刚被我拿回了一半,他只有一半的兵力围住整个瀚海皇宫而我,则有一半的兵力擒住你。”

    四王子说道:“你知道的,我是从来不打无不把握的仗。你那另一半兵权的兵符,我已经叫人偷了过来。”

    说着,钟望书就穿墙过来了,跪着呈出兵符。

    水帝望着他,道:“好啊,不愧是我的儿子,做事果然周到,很好。四王子道:“可惜你并没有将王位交给,要不然,我会做得比你更好。”

    水帝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将王位传给你吗?”

    四王子道:“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我比他晚出生一年,比他小一岁。论文治比武功,我哪一点比他差?你不将王位传给我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我比他小一岁吗?”

    四王子越说越生气。

    水帝道:“你虽然文武双全,可惜你刚愎自用,而且你十分嫉妒人才,你可知道,水廷之中一半的治世能臣未得伯乐之前都来找过你,但是你都将他们拒绝,而这些人之后又经三太子引荐,才有了今天的成绩,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所以朕,才会做的比历代水帝都好。”

    四王子在那么一瞬间,有些内心有些犹豫,不过这一瞬间的犹豫,转瞬即逝。

    因为他说:“只要我能,杀了你或者是说我逼你拿传国玉玺,再不济,逼你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禅让于我,那么我所想要的一切就得到了,我做的肯定比他好!”

    “你当真要杀我?呵呵,也罢,你连你妹妹都不放过,何况是我这个你看不顺眼的父亲!”

    “我也再说一遍,我纵然机关算尽,我也不会将小妹卷入这里面,她不是我……不是我抱过来,你爱信不信?不过你说的很对,我的确看你不顺眼。你也不用在这里打感情牌,你当年,不也是,杀兄弑父才得到这位子的吗?我现在不过是学你罢了。”

    四王子越说越离谱,水帝被他这一番话语说的征住了,他,实在是想不到,他这个儿子居然对他有这么怨恨,纵然他知道,在他这儿子眼里,甚至心里,自己永远都不会是个好父亲,但是水皇大帝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四儿子居然会这么恨他。

    “四弟,三弟已经带着车轮风以及三万部下突击车轮云大元帅了,你看我们……”

    这一句话把水皇大帝给惊醒了,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女儿,是他的大女儿。

    以及她的丈夫。

    “是你?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也会来。”

    “你应该想得到的,水廷文武百官谁不知道,我们一家人都是支持四弟的。”大公主说道。

    水帝道:“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想不到你会来杀我。”

    大公主道:“你自然想不到,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同理,你想不到的事情也多着。”水帝,四王子,大公主都吃了一惊,说这话的人,居然是三太子!

    他不是带着车轮风,以及三万部下突击车轮云大元帅了吗?

    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二公主。

    水帝看着这两个儿女,他们两人都是平时她最喜欢的两个子女。

    再看看对面那两个子女,突然之间水帝一股不该有感情,贯彻全身,他觉得无论今天,对面这两个子女怎样对他,他也不会把他们怎样,因为他们始终都是他的好孩子,跟他身边这两个子女一样,都是他从小养到大的。

    二公主说道:“大姐,你们带来的人,正在跟我带来的人厮杀呢,看来咱们这一局持平了。”

    四王子笑道:“谁说的,你以为车轮风,能挡得住车轮云?”

    三太子道:“你觉得车轮风挡不住车轮云?你是听谁说的?当年他才是我们黄海第一大元帅!”

    四王子道:“你也说是当年好汉不提当年勇,你没听说过吗?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当年的车轮风已经不是现在的车轮风。”

    说着说着,四王子的脸,不知是因为太过高兴,还是因为什么,居然扭曲的像是来自地府中的饿鬼一样。他继续说道:“就好比现在的我,再过一会儿,我就是水皇大帝了,过一会儿,我只能跟现在的我相比?”他睥睨的看着二公主,“我不知道是谁杀了你丈夫,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绝对不是我。还有,我已经让七太子去东海调度兵将了,等一会儿他就会过来。”

    三太子道:“等不了多久,因为他就在我身后。”

    不说还没发现,一说,四王子才看到三太子身边的石嶙峋。

    “你反悔了,你不想娶我小妹了。”

    石嶙峋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当然想,不过我却是要光明正大的娶她,不仅如此……”石嶙峋向水皇大帝,做了个揖,“侄儿斗胆希望到时候,皇伯能为我们证婚。”

    水帝看着在一旁昏迷的王璇璎,道:“只要璎儿同意,我一定为你们证婚。”

    四王子道:“如果我做了水皇大帝,我就不能够为你征婚吗?”

    石嶙峋道:“那不一样。”

    四王子笑道:“好吧,你说不一样,那就不一样,反正死人说的话我一般就当做耳边风。”

    四王子拔出长剑,想要动手,水皇大帝突然大喝一声:“难道你真的动了杀心?”

    四王子道:“难道我这剑拔出来是给你看的吗?”

    水帝道:“听我说几句话,你再决定动不动手吧。”

    四王子恼羞成怒,那里还肯听他讲那许多话,一剑刺向了三太子,只可惜这把剑还没有刺到伤害,就被水皇大帝给斩断了。

    水帝道:“既然你知道,我这皇位是怎么来的,那你就应该知道,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今天你也拿不了这皇位。我只想你听我说一两句话。”

    四王子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

    水帝拿出一块玉牌,道:“你还记得这是什么吗?”

    四王子看着他手里的令牌,他当然知道,这是他成人那天,水帝送给他的。

    “我跟你说了,不要再打感情牌,我不吃你这一套。”

    “我并不是在打感情牌,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块令牌,除了给给了你,他们几个成人的时候我都给了他们,这是我,特意令人打造的,只要将你们的玉牌合在一起,就可以拼凑成一个六芒星。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们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但都是我的孩子。”

    大公主道:“既然都是你的孩子,你为何只偏爱三弟跟小妹?”

    水帝道:“因为他们两个人遗传了,我们家世世代代遗留下来的‘返璞病’,得了这个病的人,病发的时候会变成一堆白泥而死,具体发病的时间,我也不知道。我之所以立老三为储君,是因为他答应了我,在他死了之后,将位子传给你。因为你没有这个病。”

    三太子将头转向一边,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眼泪。

    四王子哼了一声,道:“反正都要死了,还做什么皇帝,岂不多此一举?”

    水帝道:“那是因为你事事都比他强,他,其实,很嫉妒你但同时也羡慕你,但是他不肯承认。他希望能赢你一次,所以他才求我,在他死之前,将王位传给他,他死了之后,再将王位传给你。”

    “不可能,你说的那个病,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那是因为这个病,极其罕见,而且唯一可以医治这个病的人,现在也找不到了,我怕你们知道之后,会偷偷的跑出去,所以我便没有跟你们说。”

    四王子看着三太子,他流下了眼泪,他紧紧的抱着三太子,道:“三哥……”

    三太子答应了他一声:“哎,四弟……”

    还没说完,四王子使了个法术将手穿进了三太子的心脏,抓破了他的心。

    水帝一巴掌拍向四王子。

    “你这个逆子……”

    他骂了个不停,突然发现四王子居然没有回一句话,他走到旁边,看了看四王子,这才发现,刚才一激动,打到了他的天灵盖上,并且那一掌,击碎了他的魂魄。四王子再也回不来了。

    “哈哈哈哈……”

    钟望书突然笑了,石嶙峋惊道:“你笑什么?”

    钟望书道:“我笑,我的计划终于成功了,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进行着,我所希望看到的画面,现在终于看到了。”

    水帝道:“那你现在开心?”

    钟望书看着水帝,道:“难不成你已经发现了我的身份?”

    二公主突然拔出长剑,刺向钟望书,然而不及一个回合,就被他给制住了。

    水帝道:“二驸马冤魂不散,来到我床前向我诉苦申冤。”他瞟了一眼二公主,“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他也跟我说了,不过,按照二驸马的意思,他希望我从轻处罚你。”

    钟望书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吼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揭穿我。”

    水帝道:“那是因为我杀了你的父亲,拿走了本应该属于你的一切,我心怀愧疚。对于你所计划的一切,我觉得只要不闹出太大的事情,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钟望书道:“不可能,我的这个计划我已经计划了很久,难不成,你连孟则将军的身份都知道?”

    水帝点点头,此时此刻的他,早已万念俱灰,道:“既然我夺走了你的一切,现在你就拿回去吧。”

    他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钟望书一剑刺出,被石嶙峋挡住了,不过没挡太久。

    又是一剑刺出,被大公主给挡住了,同样,也没等太久。

    第三剑刺出的时候,王璇璎醒了,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怎会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杀死,不过他也没有挡住太久。

    钟望书的那一剑终于刺出,一代水帝王已终于毙命,钟望书远不甘于此,还想将他的魂魄驱散。

    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彭尌出现了,虽然没有挡住那一剑,但是让钟望书给刺偏了。

    钟望书正要一剑刺死他的时候,孟则出现了,他及时止住钟望书的这一剑,现出了原形,道:“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这个人还不能杀。”

    钟望书收回了那一剑,道:“你面具拿到了吗?”

    彭尌看着眼前这个人,道:“果然是你啊蚱蜢精,我真的没有猜错,直到现在,你还不肯放弃这个面具。”

    蚱蜢精道:“妖魔两族最近就要大战,如果我不把妖后救出来,那么我们妖族就会被魔族踏平,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说完,蚱蜢精就把彭尌带到了从善楼那里,给他戴上了面具。

    彭尌一戴上面具,就感觉力量不断的涌进他的身体里就要爆炸了。

    蚱蜢精默念口诀,彭尌身体里的那道黄符已经起了作用,他不得不劈向从善楼。因为这道黄符,他不得不被蚱蜢精所操控。

    从善楼终于被劈开了。

    妖后也终于出来了。

    就在她刚刚出来的一瞬间,就被一道白光所灭了,是灰飞烟灭的那种。

    吹须老祖来了。

    蚱蜢精也被他灭了。

    钟望书的法力被废。

    彭尌的面具被他摘了下来。

    王璇璎一家人被他救活了。除了四王子,因为他已经魂飞魄散,就算是三清来了也没用。

    最后,彭尌想要拜吹须老祖为师。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