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彭尌斗蚊虫王,小老虎求帮忙(上)

彭尌斗蚊虫王,小老虎求帮忙(上)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能来能来当然能来。”彭尌看着她那些珠宝问道,“这些是给镇民的吗?”

    王璇璎淡淡的说道:“我肯定是给他们的,因为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彭尌笑了笑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我要是有这么多钱,我也会给他们的,你给不给我都无所谓。”

    那些镇民们,看到有人送钱解围来了,个个高兴得不得了,纷纷围上去想看看,送珠宝的人是谁。那些瓜子商们,两眼放光,前仆后继的到达珠宝前面,逐个检查。

    “你们看天上那是什么?那一片黑压压的,是什么东西?”

    人群之中,谁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所有人顺着这句话,往那个人说话的人看去,再顺着那个人所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天上一片黑压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那黑压压的一片越来越近,离地面越来越近。逐渐可以看清,是一个人。

    不过他身后那些都黑压压的,依然是黑压压的,看不清,但是却做着嗡嗡响。

    彭尌跟王璇璎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妖气,赶紧叫镇民们散去,可惜有的人就是不肯散去,因为他的珠宝还没有拿走。他的结果就是被那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包围住了全身,然后被吸干血液而亡。

    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敢要钱,不要命的纷纷逃走,不过,为时已晚。那片黑压压中的那个人,指挥着那一片黑压压的东西,让它们追赶镇民。

    彭尌双眼冒绿光,仔细一看,提起了长枪,默念口诀,实施了个法术,吐出三昧真火,将那片黑压压的东西烧掉了一大片,然后说道:“是蚊子,大家快走,不要被吸干的血。”

    王璇璎默念口诀,使了个法术,他的右手掌心,现出了一个日晷般大小的,但是很薄很薄的弯刀片,不断的旋转,然后抛了出去。

    这是所学的法术叫做“圆月弯刀”。

    蚊子群中的那个人,比较走运,躲过了王璇璎的弯刀,但是,他身后的那座房子却比较倒霉,因为它被弯刀给切成了两半。

    那人心中暗自得意:“还好老子躲得快,要不然就被这刀子给切死了。”他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他嘴上却是说道:“呦呦,我还没动手,你们两人怎么就先动起手来了?我有那么可怕吗?”

    这人瘦高瘦高,他的皮肤很白,跟王璇璎不同的是,他的是惨白,再加上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而且还披了个披风,更显得他高深莫测,阴险可怕。

    他不笑还好,一笑就更加可怕了,因为他的牙齿是血红的,不仅如此,他的牙齿,还很尖,就像狼的牙齿一般。

    彭尌仔细的观察了他的装束,问道:“你是不是蚊虫王?”

    那人反问道:“你知道我的名字,难不成你就是打败刺猬怪的那个家伙?”

    彭尌道:“不错,我就是打败他的那家伙,呸,我就是打败他的那人。你既然知道我打败了他,那你是不是把他给……”

    蚊虫王咧开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笑嘻嘻的道:“我把他吃了,他的味道很不错哟。你破坏了我的计划,那么,我也要尝尝你的味道,你是准备束手就擒,还是让我先揍你一顿,舒展舒展筋骨?”

    “舒展筋骨?让我用刀子来给你舒展舒展吧!”这句话是王璇璎说的,他早已暗中使出了这法术,就等着蚊虫王不注意再扔出去。

    王璇璎的这个法术,完成,王刚才已经见识过,知道它的厉害。所以,他虽然在说话,但他时刻在防备着王璇璎,这一刀他自然轻松的躲过去了,不过,彭尌这一枪他能否躲过去呢?

    铛的一声,彭尌那一枪被挡住了。

    那一枪离蚊虫王的喉咙仅仅一拳远,他只不过转了个身,手脚还未动,他是怎么挡住的?

    蚊虫王笑了笑,拿住了那杆枪,投向了王璇璎。

    彭尌驾起闪电云及时把枪拿到手里,然后又快速的把枪射向蚊虫王。蚊虫王来不及吃惊,就被那一枪给射中了。

    “啊”的一声惨叫,不过这惨叫声并不是蚊虫王发出来的,而是他的手下。原来那一片黑压压的蚊虫,都可以变成人形。

    王璇璎怒道:“你怎么连手下都……”

    不等蚊虫王说话,彭尌就说道:“是那个蚊虫妖自愿的,我刚才看的一清二楚。”

    蚊虫王听到了彭尌说的话,好奇的问道:“你那是什么眼睛,怎么冒着绿光?”

    彭尌脱口而出,道:“要你管,反正不是屁……”

    王璇璎脸一红,打断他的话,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跟他废这么多话,赶紧出招啊。”

    “好嘞。”

    两人就要施法,出招的时候被一大群蚊虫给拦住了。没办法,彭尌只好先使出三昧真火,先烧死那些蚊虫再说。王璇璎左手,冒出一片红光,那红光变成了火焰,也烧死了一大片蚊虫。

    彭尌好奇的问道:“你那你左手怎么会冒出红光?”蚊虫王也好奇的问了她相同的问题。

    不过,王璇璎是对着彭尌回答的,她伸出左手,摇了摇手腕上的手链,道:“这个虹手链就像彩虹一般,有七道不同颜色的光,每一道光都有着不神通,刚才的红光就是这手链发出的。”

    蚊虫王突然锤手,叫道:“我知道了你那事,东海的法宝对不对。”

    王璇璎脸色一变,避开了彭尌的目光,道:“你怎么知道?”

    蚊虫王道:“你就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既然我知道这法宝的厉害,那我就要你留下它,或许我会放你一马。要不然,你会死,法宝也会到我手上。”

    彭尌赶紧拦在王璇璎前面,一伸手,那杆长枪就到了他的手上,他然后才说道:“要打就打……”

    “你的脸上……”王璇璎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只因他发现彭尌的脸上有一道细小的伤疤,从伤疤那里流出了一股血,那股血居然飞向蚊虫王的右手。

    彭尌就是看到了他那奇怪的动作,才拦在王璇璎前面,不过他却不知道,那血液是从他自己脸上流出来的。

    “我脸上怎么了?”

    王璇璎再三的看了看,蚊虫王正在往嘴里灌着血液,再看看彭尌的脸色,才说道:“你脸上的血被他给吸走了。”

    王璇璎正要给彭尌擦血的时候,蚊虫王使了个分身术,变出了无数个细小的蚊子,那些蚊子嘴里都吐出了血液,变成一根根细小的血箭。

    这正是他的法术之一“吐血飞箭”。

    两人一边挡一边退,因为那血箭,有非常浓重的异臭味,令人作呕。

    彭尌感觉越来越晕了,思忖道:“我还以为那血是从王璇璎的伤口流出来的,没想到是从我自己的伤口流出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什么时候受的伤呢?”

    王璇璎思忖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得赶紧给彭尌疗伤,要不然他会失血过多而死……既然蚊虫王知道我的法宝的厉害,那我就利用这一点,将他引过来,然后再将他给切成两半。”

    思量好后,她默念口诀,放出红光,将那片文虫给烧死了,她想用手链给彭尌疗伤,不过她的目的,被蚊虫王给看穿了,祭出一把凤翅镏金镗冲了过来。

    王璇璎暗自高兴,脱口而出,道:“来的正好。”她早已将“圆月弯刀”术给祭好,就等着蚊虫王过来。

    蚊虫王见大事不好,赶紧指着王璇璎,使了个法术。

    那把刀已经抛出去,就要切开蚊虫王,突然之间,王璇璎耳边一阵嗡嗡作响,弄得她意志大乱。

    那把刀在距离蚊虫王九寸之处,消失了。

    王璇璎就被蚊虫王给伤着了。

    彭尌因为失血过多,早已躺到地上残喘着,要是他知道,敌人是怎么出手的,他就可以提早使出金刚不坏之术,再厉害的利器,他也可以防的住。只是他连敌人怎么出手的都不清楚,自然就没来得及使出金刚不坏,自然就不知不觉的中了招。

    蚊虫王道:“我早就说过了吧,你的法宝会属于我,你的命也会属于我,你长得这么漂亮,我想你的血应该也会很好喝吧。”

    蚊虫王使出的法术,随即王璇璎的脸上就割开了一道伤疤,那伤疤流出了一股血,被蚊虫王不停的吸在左手处,汇集成血球。

    等血球到了苹果一般大小的时候,蚊虫王才将它灌进嘴里。

    就在蚊虫王施法的那一瞬间,彭尌看到了他的施法过程。可惜的是,他已失血过多,无法再站起来。

    王璇璎也一样。

    蚊虫王将虹手链给拿走了,然后他叫手下将,彭尌与王璇璎的琵琶骨给钩穿,是他们不能使用法术。

    再然后就叫他的手下,逼迫那些镇民汇集到一处,还命令他们手中都要拿着火把。

    蚊虫王一字一字的道:“这两个人破坏了我的计划,所以,我要烧死他们。”

    镇民们没有一个上前。

    蚊虫王笑着说道:“看看你们,既不想烧死他们,但是你们手里又确确实实的拿着火把,既然你们不想烧死他们,那就自己烧死自己吧。”

    蚊虫王做了个手势,想要默念口诀,也不知道是那个镇民第一个跑过去,要往他们身上点火。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镇民,都将火把往他们身上。

    蚊虫王笑得更厉害了,边笑边说道:“看看你们,看看你们,我就喜欢你,看着你们这些虚假的人类,惺惺作态。明明想烧死他们换取平安,只是没人带头,一旦有人带头,你们有谁会记得,是他们两个奋不顾身,来救你们的呢?哈哈哈哈……”

    彭尌跟王璇璎被烟火熏的睁不开眼。

    再加上失血过多,他们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眼皮子是越来越重了,终于,闭上了眼。

    蚊虫王看也不看他们,他只顾把玩,那件东海的法宝。

    “喂,喂,醒醒……”

    王璇璎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然后他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彭尌。

    他居然还没有醒过来,他,难道是?

    王璇璎挣扎着爬起来,几乎是跑过去的,跑到彭尌旁边,王璇璎叫了几声,又推了几下,彭尌没有什么反应,直到听到了他的呼吸声。

    小男孩道:“你放心,他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现在睡着了而已。”

    王璇璎像小男孩到了谢,便问道:“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小男孩道:“我叫小老虎,我是刺猬族的。这里是我藏身的地方,嗯,是我用土遁术救了你们。”

    王璇璎道:“小老虎很威风的名字哦,那你怎么会在这里住呢?而且你为什么要救我们呢?”

    小老虎道:“我是出来寻找我父亲的,这里是我暂时居住的地方。”

    王璇璎道:“那你的父亲呢?怎么没看到他。”

    小老虎恨恨的道:“我父亲死了,被那个蚊虫王,吃了。”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王璇璎赶紧道歉,生怕提到这个小男孩的伤心之处。

    他又怎会知道这小男孩,虽然年纪小,但是他所经历的事情却不少,而且每一件事情都足以让他哭上个好几天。

    但是哭又有什么用呢?小男孩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得知自己的父亲死了之后,他并没有哭,而是想着要报仇。

    王璇璎道:“蚊虫王为什么要吃你的父亲?”

    小老虎道:“这件事情就要从妖魔大战开始讲起了……”

    于是小男孩就把刺猬怪跟彭尌说的话跟王璇璎讲了一遍。

    恰巧,彭尌醒了过来,他其实一直都在听着。

    彭尌看着小老虎,道:“想不到你居然是他的儿子。”

    小老虎道:“你见过我父亲吗?”

    彭尌道:“我见过。”

    小老虎充满着急切又崇拜的目光看着彭尌,道:“父亲为了拯救刺猬族,不惜忍辱负重,让他驱使。你见过我父亲,你觉得,他的法术怎么样?可以打败蚊虫王吗?我不想被烧死,我不想被剥下皮做铠甲。”

    彭尌当然知道,蚊虫王的法力如何?他也当然知道以刺猬怪的法力是绝对打不过蚊虫王的。

    王璇璎道:“你不是知道你父亲的死讯吗,你为什么还要这么问呢?”

    小老虎捏紧了拳头,道:“因为我在家里经常把父亲给打败了,我比他强。如果父亲打不过蚊虫王的话,我想我可以打得过他,不仅仅是因为我的法力强大,主要是我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还有如果再加上你的话,我觉得胜算会更高一点,所以我才救你们。”

    彭尌跟王璇璎急切的问道:“他的弱点在哪里?”

    小老虎道:“如果它变成人形的话,那么他的弱点就在,他的屁股上。如果变回原形的话,他的弱点就在它的尾巴顶端。”

    彭尌问道:“你怎么知道呢?”

    小老虎道:“我出来寻找父亲的时候,身上受了重伤,好在我被一男一女给救了。是他们两个人告诉的我,这个蚊虫王的弱点,也是他们叫我要多找几个人来帮我,才能打败蚊虫王。”

    王璇璎道:“既然他们知道,那为什么,他们不帮你呢?”

    小老虎道:“因为那个男的好像中了毒,他们要找到灵丹妙药才能解,要不然那个男的就会死。”

    彭尌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赶紧去吧。我已经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受伤了,因为我用‘琳琅目’看到他的施法过程。”

    王璇璎道:“是什么样的过程呢?”

    彭尌道:“他施法的时候,会先用一根极细极细的针,划伤对方的脸,我想应该也会可以划伤其他的地方,等到划开一个伤口之后,他在施法将对方的血从伤口吸出来。”

    小老虎道:“对了,他们也跟我说了这个针。他们说这个真叫做‘蚊嘴针管’,是蚊虫王的法宝。这个法宝是配合他的吸血术使用的。使用它,无需口诀,能够随着使用者的思想行动,谁拿到就是谁的。”

    彭尌道:“还能这样,那就好了,那我就来把这根针给抢到手。”

    小老虎又拿出一串手链,道:“这是谁的手链?”

    王璇璎笑道:“我的我的是我的,怎么会在你手里呢?”

    小老虎道:“是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的,给抢过来的。我土遁术可快了,他追不上我。”

    彭尌摸了摸他的头,道:“好小子,厉害厉害。”

    王璇璎突然道:“你说你比你的父亲厉害,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法力有多高呢?”

    小老虎很高兴的表演了他的法术。

    其实也就是花拳绣腿,没有丝毫法术可言。

    但彭尌跟王璇璎还是为他鼓掌了。

    出发的时候他们叫小老虎在一边观察做辅助。这小孩子哪里肯,一心想大展拳脚亲手打败蚊虫王,于是两人边走边哄,买了一串糖葫芦,这才让小老虎答应在一旁观察。

    镇民们再次被蚊虫王给汇集到一处,供他吸血。

    蚊虫王吸到酣处时,一把刀将他的所在的高楼劈成了两半。

    “你这个死蚊虫,给我滚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彭尌又骂了几遍脏话,蚊虫王才出来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