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乌蝇魔霸占清水河,彭王二人偷解药

乌蝇魔霸占清水河,彭王二人偷解药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彭尌驾着闪电云,带着王璇璎跟小老虎,一眨眼就到了刺猬族。

    三人刚下云彩,就看到到处都是刺猬的尸体,也有一些刺猬还没有死但是却奄奄一息。

    小老虎忍着眼泪,在刺猬群中到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

    “娘,娘,你怎么了?”小老虎不停的摇晃着他母亲的身体,生怕她有个万一。

    王璇璎赶紧走到旁边,看了一眼他的母亲,只见他母亲全身发黑,背上的刺也都变得非常柔软,她道:“你的母亲应该是中毒了,让我用法宝将她的毒素吸出来。”

    说完,王璇璎伸出左手,默念口诀,她手腕上的虹手链冒出绿光,将小老虎的母亲笼罩着,大约一杯茶的时间,王璇璎才停止施法。

    小老虎见她不再施法,心想应该是把他的母亲医治好了,又叫了一两声,他的母亲才缓缓地睁开眼来。

    看到自己的儿子,小老虎的母亲不禁流下泪来,紧紧的抱住他。

    “儿子,你可算回来了,你一个人偷偷跑出去,你知不知道可吓死我了……对了,你找到你爹了吗?”小老虎母亲一个劲的问,他也就一个劲的回答。

    说到他父亲的时候,小老虎终于忍不住了,哭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哭了呢?”小老虎的母亲不解的问道。

    等到小老虎哭完了,让才将自己所经历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的母亲。听完之后,他的母亲热泪盈眶,久久不说话。

    彭尌与王璇璎也没有开口,毕竟这种生离死别的滋味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安慰的好的。

    半晌之后,小老虎的母亲擦干了眼泪,望着王璇璎,恳求她救救未死的族人。

    王璇璎面露难色,道:“我这个法宝,可以医治疾病与伤残,但是对于毒素,却只能是将之先吸到绿珠子里,然后在慢慢的消化干净,若是不太强烈的毒素,一眨眼就会消化干净。但是这毒素太强了,绿珠子都变黑了,估计要等个两三天才能消化完全。”

    彭尌道:“不会吧,我刚刚看到好多刺猬都中了这毒,这要是再等个两三天,他们恐怕……不过,有毒药就有解药,只要我们找到解药不就可以救人了吗。”

    小老虎的母亲,叹息道:“那蚊虫王,前几天刚走,没想到又来了个乌蝇魔王,一开始他与他的手下将那些蚊虫妖打得四处流窜,声称是来解救我们的,对我们倒也客客气气的。然后在我们的清水河旁建窝,不成想他们天生带有毒素,污了河水,导致我们中了这毒。我们族中壮丁曾去要解药,谁知被他的手下活活打死,好在,有人告知那乌蝇魔王将解药挂在他的脖子上,让我们去偷,可是他们手段残忍,谁还敢去偷?”

    彭尌早已气愤得道:“我去!”

    王璇璎也要一同前行,临走之前他们安顿好了小老虎母子,打听到了清水河在哪里,也知道这个乌蝇魔王很好色。

    王璇璎问了小老虎的母亲,告诉她解药在哪里的人是谁,谁知道,小老虎的母亲也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过来的,但是她却知道告诉他们的人是一男一女。

    彭尌驾着闪电云带着王璇璎,一眨眼就到了清水河。

    果然见到了乌蝇魔王的窝……这哪里是窝?分明是一座大城池!乌蝇城!

    里里外外守护的还很严。

    不过再严对于彭尌的闪电云来说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他们两个人已经到了乌蝇城里面。外面那些守卫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任何的异样。

    城池毕竟是城池,大得很。两人虽然进来了,可这是第一次来,怎么会知道乌蝇魔王具体居在何处?

    彭尌刚要走动,就被王璇璎给拦住了,然后使了个法术,两人一起进入了墙壁里。只听到有人细细的说道:“娘娘刚才已经看到,其她那些娘娘跟着我们大王不知有多快乐,您能被我们大王看中,真不知是几辈子才修来的福份,娘娘就不要再苦着个脸了,待会大王会不高兴的。”

    来的有一大排人,前面有一个高贵的夫人,身后一群丫头以及侍卫,刚才说话的就是,夫人左边的那个丫头

    “听那个小丫头的意思,她们现在要去面见乌蝇魔王。”彭尌顿时心生一计,出墙来使了个定身法将他们都给定住了。

    王璇璎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彭尌道:“你们听见那个丫头说她们现在要去面见乌蝇魔王?咋们不是正愁不知去何处找他吗,现在不就好了,让他们给我们带路。”

    王璇璎心领神会,转了个圈圈变作前面那个高贵夫人的模样,道:“怎么样,像吧?”

    彭尌拍了拍手掌,道:“像是像,不过还是让我来变做那贵夫人的模样,免得你吃亏。”

    王璇璎一个劲的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不过,我看那个夫人很是不高兴,肯定是乌蝇魔王抢来的,咱们救救也她吧。”

    彭尌点点头道:“正有此意。”

    说完,就解开了夫人的定身术,问清了她的姓名与来历,彭尌驾着闪电云一眨眼就将她送了回去。

    之后,两人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彭尌就变做了高贵夫人的模样,王璇璎就变成了右边那个丫头,准备妥当之后,彭尌就解开了他们的定身术。

    左转右拐,这才来到了乌蝇魔王所居之处。

    米田共宫!

    名字不咋地,修饰倒是不错,高屋建瓴,雕栏玉砌。

    乌蝇魔王一见到夫人,双眼就大放异光,神情显得特别的高兴,他长得不高也不矮,奈何本领强大,显得他有九尺高似的。相貌不俗,只是皮肤黝黑,就是今天这一身红衣服,实在是不搭配。

    “夫人,你来了……”

    乌蝇魔王见到了心中所想见的人,异常的高兴,只是他却不敢碰这位夫人,彭尌对这一妙计,很是自信,自信这大魔王识不破他,对于这一点他倒是没有留意,反而很庆幸,不但庆幸还对着乌蝇魔王暗送秋波。

    王璇璎在一边就留意到了,暗中思忖道:“明明这么想见她却不敢碰,看来这其中必有蹊跷,希望他小心应答。”

    乌蝇魔王收了收笑意,客客气气的说道:“夫人请坐。”乌蝇魔王指着左边头一个位置说道。

    彭尌在一进来的时候,就用琳琅目看见了乌蝇魔王脖子上有一大小与玉牌差不多的小瓶子,他一心想快点拿到解药然后走人,佯装微怒道:“好不容易见了面,大王怎么只要我做在旁边呢,贱妾相与大王亲热亲热么。”

    说完,一屁股坐在乌蝇魔王旁边,还往他身上拱了拱。

    这可把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王吓坏了,绕是如此,他咽了咽口水,镇定的道:“夫人可脱了那件衣服了?”

    彭尌没多想还当他是色鬼投胎,笑道:“大王干嘛这么急呢,要脱也是你先脱……要不要贱妾帮你呀?”

    王璇璎在一边红了脸,又好气又好笑。

    乌蝇魔王听到这句话之后喜出望外,也就那么一瞬间的高兴,他就收起了笑意,道:“夫人来我这里这么久,难得这么高兴,好,我要喝他个千八百杯。只是夫人,我听说,你们人间有个习俗,女儿家嫁出三天之后,要归宁一趟,明天就是了。我这一时间想不起来夫人你老家所在何处,岳父岳母又姓甚名谁?”

    彭尌暗自高兴道:“还好我刚才问了。”他说道:“瞧你这挂篮子脑袋,怎么忘得这么快,我再说一遍,你可要记好了。”

    乌蝇魔王道:“夫人请讲。”

    彭尌道:“我呀,出生在北边的白虎国,我父亲是白虎国国王,母亲是王后,国中的人都是些白虎修炼成人形的。你可记好了,可别再忘记了。你可不要告诉我,你连我的名字也忘了,那我就告诉你,我叫白千媚,给我记好了,你这个挂篮子脑袋。”

    彭尌说这些话的时候,时而扭动屁股时而挺了挺胸,说完还戳了大魔王脑门一下。

    王璇璎在一旁害羞了起来,暗骂道:“这家伙……看我等会怎么教训他。”

    乌蝇魔王道:“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夫人你的名字呢?来吃菜吧。”

    乌蝇魔王小心翼翼的将彭尌拢到怀里,然后夹了一口菜喂给他吃。彭尌丝毫没有觉得,这乌蝇魔王有什么不对,还认为他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岂不知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待会会要了他的命!

    彭尌实在是想,早点那会解药然后解救那些刺猬,他扭了扭,学着女人撒了撒娇,道:“来吧,大王不是早就急了嘛,走啊。”

    乌蝇魔王笑道:“夫人今天怎么比我还急?”

    彭尌笑道:“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

    乌蝇魔王怔住了,思忖道:“这句话是用在这里的吗?”他想了一会,很快就心领神会,笑的更欢,甚至有些猥琐,道:“好,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传男不传女的绝世神功:直捣黄龙!”

    两人笑的更加的不堪入目,对话也是乱七八糟。

    王璇璎在一边简直是羞红了脸。

    乌蝇魔王抱着彭尌进了房间,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发现他眼前的这个夫人,是一个男人变化的。

    彭尌内心非常的高兴,思忖道:“这家伙的法力应该不低,但是头脑却不咋地。还好我有先见之明,要不然王璇璎就要吃亏了。”

    就在乌蝇魔王在脱他的衣服的时候,彭尌用琳琅目看了他一眼,使他的思想陷入了幻觉当中。

    彭尌扯断了挂在他脖子上的解药的绳子,正要走的时候,回过身来,眼冒绿光,又看了一眼乌蝇魔王,问道:“你脖子上的东西真的是解药?”

    乌蝇魔王已经陷入了他的幻觉当中,受他的控制,所以他问什么乌蝇魔王就会一五一十的回答什么。

    “是的。”

    “怎么用呢?”

    “把它放到水里泡一泡就好了,不需要太久,随放随取。”

    彭尌要走的时候,王璇璎进来了,问清楚了乌蝇魔王是怎那么一回事,然后就让彭尌再问他,解药是不是就这么一个?

    乌蝇魔王目光呆滞的道:“不是,清水河东边一百里处,有一座山,这座山的山顶有一颗松树,专门解我们的毒,想要拿到松树就必须要爬上去,因此这座山得名‘必爬山’。”

    彭尌笑道:“我的闪电云一眨眼三十五万七千四百里,我干嘛要爬上去。”

    王璇璎瞪了他一眼,道:“要是不爬上去会怎么样?”

    乌蝇魔王道:“不管是飞还是站着,只要有人不是爬,那颗松树会移动位置,没人知道它下一次会移到那里去,即使快速的拿到它,它也会枯萎。”

    彭尌不屑的道:“照你这么说,是必须得爬上去了?”

    乌蝇魔王点点头,道:“是的。”

    “先不管这么多,我们快走吧。”

    “我自己会腾云驾雾,不用你的闪电云,你先走吧。”

    彭叔怔住了,问道:“干嘛呀你?”

    王璇璎斜着眼看他,道:“你这三年来,学的都是些什么,那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彭尌笑道:“那个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还是直捣黄龙?”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彭尌一把抓住了王璇璎的肩膀,再然后他的下面就挨了一脚。

    王璇璎推开他,生气的道:“下流!”然后就走了。

    彭尌毫无防备,弓着身,思忖道:“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那套传男不传女的神功用在她身上。”

    多说无益。

    彭尌驾着闪电云一眨眼就到了刺猬族,打来一桶水,把玉牌放在水里随即就取了出来,再叫那些中毒的刺猬来喝,没成想他们喝完之后,脸色越来越黑,气得彭尌一脚踢翻了水桶。

    等到王璇璎来了之后,更加确定那块玉牌是假的,不是解药,而是毒药。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苍蝇飞了过来,落地后变作了人形,领头的一个人,正是刚才左边那个丫头。

    彭尌道:“你来干什么?”

    那个丫头道:“我是来替我们的大魔王传话的。”

    王璇璎道:“传什么话?”

    丫头道:“赶紧去必爬山找松树,要不然那群刺猬会死的更快,记住一定要爬上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